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豪门塑料夫妇 > 第55章 冰雪女王
 
如今的室内滑雪场规模也并不比室外的差, 甚至在室内有更多的可控性。

但司一闻没告诉周茵的是,他为了她也买下了一座室外滑雪场。只不过这个季节还未开始下雪,室外滑雪场还是闭馆状态。等到十月份下了第一场初雪之后, 司一闻买下的那座室外滑雪也可以派上用场。

对于滑雪一窍不通的司一闻难得像是一个萌新小白似的,站在周茵的一旁,弱弱的, 萌萌的。

周茵虽然第一次来这家属于她的滑雪场, 但对于所有的东西都是轻车熟路。

进入雪场要先换装备, 羽绒服、护目镜、头盔、手套等等。

一般滑雪用具到滑雪场地都可以租赁,也可以自行购买。

周茵当然不可能用别人用过的, 自己去挑选各种设备的同时,也不忘帮司一闻挑选。她也没有忘记身后两个摄像大哥。

外貌协会的周茵挑选东西的时候也是往好看的了挑,不过这里的东西显然不能满足她的需求。

几套装备下来, 够摄像大哥几个月的工资了,周茵大笔一挥,让人接着:“等会儿记得帮我拍得帅气一些哦。”

摄像大哥连忙点点头:“没问题!”

所需要的东西选择完毕, 周茵冷不丁问司一闻:“你想玩单板还是双板?”

司一闻反问周茵:“你以前是玩双板吗?”

周茵点点头:“嗯。”

“那就双板吧。”

周茵忽然侧头上上下下打量了司一闻一下,扬了一下眉。

司一闻问:“怎么?”

“你很高。”

司一闻188厘米的身高不掺杂一丝水分, 双腿修长逆天, 犹如行走的衣架子。

“谢谢夸奖。”

“不是夸你。”周茵十分专业地说, “高个子相对来说重心也会高,滑雪要费劲很多。你之前没有接触过滑雪, 等会儿估计有得摔。”

不过只是来玩玩,倒也不用在意那么多。

周茵一想到人高马大的司一闻摔倒在滑雪场里,这画面怎么想也觉得挺有趣的。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

把司一闻从神坛上拉下来了!

周茵把口罩和护目镜递给司一闻,提醒他:“雪场冷,注意别着凉。”

司一闻点点头, 第一次觉得周茵不再是那个需要被关照的娇气包小公主,反而成为了冰雪世界里的女王。

到了这里,周茵整个人自然而然散发着一种全然不同的气场。

室内滑雪场里的雪质不错,让周茵十分满意。

“滑雪项目引进国内的时间并不长,在大众的心目中也算是比较陌生的一项运动。

现在世界比赛正规的大项目分为高山滑雪、北欧滑雪、自由式滑雪、冬季两项滑雪、雪上滑板滑雪等。

周茵以前参加的大多是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技巧比赛,大跳台,以及u型池。

自由式滑雪非常具有观赏性,包括空中技巧、雪上技巧、u型场地、坡面障碍技巧和障碍追逐等。

就滑雪板来说,可以分为单板和双板,周茵以前所参加的自由式滑雪采用的是双板滑雪。

当然,除了双板意外,单板也可以进行自由式的滑雪。不过不论是哪种板,都是在滑行的基础下进行自由式的发挥,加入不同的动作和技巧。用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玩得要更牛逼一些。”[1]

对于新手来说,没有学会在雪地里滑行,就别想在天上飞。

周茵换衣服快,她的是一套连体滑雪服,颜色是红白黄相间。周茵很喜欢红色和黄色,因为五星红旗就是由红色和黄色组成的。周茵曾经想过,她想能够为中国自由滑雪拿下世界冠军,不过最终是她天方夜谭了。

在等司一闻的时候,周茵去看了看雪板和雪鞋,她不能用别人用过的雪板,更不可能穿别人穿过的雪鞋。雪场内提供租赁和购买,租赁的价格还算实惠,但购买的价格要比市面上贵出不少。

周茵在自家滑雪场购买设备,等于是把左边口袋的钱放进右边口袋里,没有任何损失。购物窗口的员工并不认识周茵,但周茵也不介意。

让周茵有些意外的是,这里提供板子牌子还挺多,市面上常见的volkl滑雪板、dynastar滑雪板、bluemagic滑雪板等这里都有售卖。

根据司一闻的身高和体重,周茵选择了适合他的板子。这里不得不说,司一闻这个身高想找合适他的板子还挺不容易。一般对新手而言,滑板是要比自身身高短十公分左右,也就是说,司一闻至少要选175左右的板子。

周茵以前的滑板都是独家定制,市面上并没有,这会儿她也并不介意牌子,随便挑了一款试试。

挑板子的时候,周茵将口罩拎在手上,一脸脸全部露了出来。由于颜值瞩目,路过的男人会下意识侧头打量周茵一眼。

来这里玩的人,有一些是兴趣,有一些纯粹是好奇,有一些是为了猎奇。

等司一闻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周茵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满意地点点头:“挺帅的。”

继而她将手上的头盔扔给司一闻:“戴上,要注意安全。”

此时此刻的司一闻就像是误闯入猎物领地的雄狮。

但雄狮并不狩猎,他一副慵懒的样子打量着面前的周茵。

穿上滑雪服的周茵看起来很不一样,整个人不显得臃肿,反而神采飞扬。

周茵问司一闻:“会穿雪鞋吗?”

说起滑雪的设备,五花八门,滑雪鞋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样。

对于专业的滑雪运动员来说,滑雪鞋甚至要比板子重要很多。

周茵给司一闻选买了一双硬度130的竞技款,笑着对他说:“你现在是一个true skier了。”

然而现实是,自诩聪明一世的司一闻面对这双滑板鞋有些犯难。

周茵站在一旁嘲笑:“求我啊,求我我就帮你穿。”

“求你。”司一闻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说。

“太没原则了吧!让你求你就求。”周茵吐槽。

“彼此……”

彼此彼此,她有时候求他的时候也很干脆,甚至还会嘤嘤嘤地撒娇。

只不过司一闻后半句话堵在喉咙里,眼睁睁看着周茵在他面前双膝跪了下来。

这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居然丝毫没有任何顾忌和怨言,干脆地帮忙。

滑雪鞋得调得精确,并且舒服,否则到了雪场上就来不及了。

周茵动作利落,甚至可以说有些用力。滑雪鞋确实不太好穿,需要费点了力气,一般新手都需要别人帮忙。

司一闻虽受宠若惊,但神色上并未表露,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周茵亲自为他服务。见她拧眉用力的样子,他实在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周茵的小脑袋瓜。

周茵拧着眉抬起头,“你摸小狗啊?有没有感觉到脚会顶到前面并感觉脚趾很紧?”

司一闻点点头。

周茵说:“那就对了,按照我刚才的方式,另外一只你自己穿。”

司一闻享受着周茵的服务,竟然有些吊儿郎当地耍赖皮:“不会穿,你帮我。”

周茵不客气地拧了一把司一闻的小腿,倒还真的跪在地上帮他穿起了另外一只滑雪鞋,最后扣紧鞋扣。

等到穿好后,司一闻双手扶起周茵,伸手拍了拍她膝盖上的灰尘。

周茵自己还没穿滑雪鞋,准备坐下来自己穿,没想到这次司一闻倒单腿屈膝在她面前顿了下来,帮她穿鞋。

司一闻现学现卖,还不忘抬头问问周茵:“是这样吗?”

周茵满意地摇头晃脑:“孺子可教也,不愧是曾经b中的学霸呢。”

“过奖了。”

夫妻两人的一举一动,在外人看起来还是挺有爱的。先是周茵帮司一闻穿鞋,接着又是司一闻帮周茵穿鞋,最后两个人一起抱着滑雪板进入雪场。

后期的节目组人员到底还是发现了一些华点:

“觉得茵茵好像很懂滑雪的样子。”

“是的,感觉她来到雪场之后整个人就不一样了,就特别专业的那种。”

“听说b市室内滑雪世界就是他老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真的假的?太壕了吧!”

简单地进行了滑雪前的热身运动之后,周茵就和司一闻进入到了初级道。

初级道相对来说要简单许多,只需要乘坐传送带到小坡上,再从小坡上学习基本的滑雪动作。

这里游客多,相对应的初级道的人也很多。

司一闻双手拿着雪仗,难得模样有些笨拙地问周茵:“你不想上山吗?”

像周茵这种高手,肯定对于初级道不屑一顾。

周茵并未回答司一闻的问题,而是俯下身教他如何穿板。

滑雪鞋穿进滑雪板,也是需要一些简单的技巧。

穿戴好一切,上了小山坡之后,司一闻正式的滑雪生涯也拉开了帷幕。

周茵站在司一闻的身边,十分不客气地往后推了他一把,只听“啪”的一下,司一闻双膝跪在了周茵的面前。

“哈哈哈哈哈。”周茵幸灾乐祸,“壹壹,看不出来啊,你是真的一点都不会。”

司一闻:“……”

周茵居高临下拍拍司一闻的肩膀:“不用行此大礼,平身吧。”

司一闻:“……”

后期的节目组人员: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司总看起来好憋屈啊!”

“茵茵翻身农奴把歌唱!”

接下来周茵手把手开始教司一闻:“偏航很正常,用身体去感受,放松,身体不要紧绷。”

“肩膀放松,大腿到膝盖夹紧。”周茵说着拍了拍司一闻的大腿,“双脚微微内八。”

周茵属于在滑雪这件事上有一定天赋的人,三岁那年接触滑雪之后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学得很快,并很快会厌倦简单的动作,开始挑战更高难度的动作。

可以说,司一闻现在玩的,是周茵三岁的时候就玩剩下的。

但周茵在教司一闻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不耐烦,她孜孜不倦地教着他,一遍不行就来第二遍第三遍。有时候周茵怕司一闻不懂,也会亲身示范。她将自己的双臂分开,雪杖刺入雪地,身体压下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完全已经成了身体的一种本能般。

“看,身体微屈让重心平衡,目视注视前方。”周茵说。

如果说,前两次司一闻看到周茵滑板的时候觉得她像是空中飞舞的一只小鸟。

那么到了滑雪场,周茵就像是一只鹰。她张开丰满的双翼,将全部的力量积蓄,风一样地迅速往下滑。

周茵只是在进行着最基础的下滑动作,可滑雪这项运动本来就极富观赏性,加上穿着昂贵羽绒服的摄影师特地为周茵抓拍角度。于是镜头里所呈现出来的周茵飒得一塌糊涂。

后期的那帮人都疯了:

“我的妈,周茵还有这一手啊!”

“什么宝藏女孩啊这是!”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周茵虽然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再碰滑雪,但这两个小时在初级道教司一闻的时间,也算是给自己进行了一项热身运动。

司一闻见周茵时不时总往小跟高处的大跳台看,主动提议:“去试试吗?”

周茵在犹豫了好几秒之后,点点头。

几年时间过去,她心底里那点阴霾早一扫而空。

曾经周茵因为大跳台受伤,一蹶不振,如今却仍然会对这个地方抱有一丝向往。

周茵脑子里仍然清晰地记得自己曾经做过的动作:double redeo 1620、ter triple cork 1620、倒滑两周,偏轴转体1800……[2]

“去吧。”司一闻拍拍周茵的肩膀,“我陪你。”

周茵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我想自己一个人,你不要陪我。”

“好。”司一闻并不强求。

临走前,周茵还给司一闻布置了一个任务:“把我刚才教你的再联系一下,等会儿我来验收成果。”

随即,周茵踏上了前往山顶的缆车。

拍摄队伍这时候分成两组,一组跟着周茵,一组则在司一闻这一边。

周茵上了缆车之后渐渐地就往最高处滑行,走向了大跳台。

“大跳台需要运动员从高处滑下而跃入空中表演各种空翻、回转等空中绝技。对运动员的创造力、表现力具有很高的要求。”[3]

周茵上次在滑板的时候尝试过空翻,对此就像是刻进了自己的骨髓之后,完全成为了一种本能。

可当周茵站上大跳台的最高处时,她却退缩了。

周茵双手拄着雪仗,望着底下白茫茫的一片,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上升。身体里的某个角落似乎有个声音在叫嚣:“你不行!别白费力气了!你早已经过了跳台的年纪!周茵,放弃吧!”

周茵站在跳台上许久,许久。

一旁有几位青年来回都跳了好几次,见周茵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在这里,忍不住小声议论说:“怕就下去玩初级道呗。”

“哎呀,女孩子嘛,可以理解的。”

“理解个屁啊,一个小时几百块钱呢,我好心在为她考虑呢。”

“你看她这一身行头,像是缺钱的人吗?”

周茵侧头看了这两位看不出年纪的男人一眼,说:“谢谢关心。”

其中一个男人笑着说:“小妹妹,不会滑的话哥哥可以免费教你的哦。”

滑雪时要佩戴头盔、护目镜和面罩,可即便是如此,周茵似乎都能看到面罩下男人猥琐的嘴脸。

能去大跳台玩的一般都有两把刷子,这两位男士显然也自信过了头。

周茵轻笑一声,没有理会。

她看不上对方,自然是连话也懒得多说了。

可这位男士却一副被冷落后不干的样子,故意走到周茵旁边:“我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小妹妹?”

说着还用手搭着周茵的肩膀。

“放开。”周茵警告一声。

男人笑着说:“呦,脾气还挺大。”

周茵这次没有多余的废话,弓起身,双臂一用力,借助雪杖推动身体。

继而,只见周茵急速下滑,滑过跳台,在空中进行了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周茵在空中旋转的那短暂几秒,脑海里迸发出这些年在雪场里的点点滴滴。

这一刻,画面如同放慢的镜头,一帧一帧,细枝末节地在上演。

在大跳台足足有上百人,所有人如定格一般看着周茵如同空中飞人一般飞过头顶。在场的一切都停下了手上的滑雪动作,仰着头看着那个穿着红白黄滑雪服的女生稳稳落地。

落地后惯性使得周茵继续往前滑行,她伸出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心脏仿佛跳出了嗓子眼一般。

不紧张是假的,甚至周茵还做过一个最坏的打算——受伤。可即便是受伤又如何,她现在不在乎了。她现在不需要参加比赛,也没有打封闭针,纯粹只是在享受滑雪带来的快乐。仿佛回到了最初接触滑雪的时候,好奇又新鲜。

场地里忽然间爆发出轰鸣般的掌声。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高手。

不远处,司一闻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欣慰地同人群一起为周茵鼓掌。

在镜头看不清晰的护目镜下面,司一闻的眼眶竟然有些潮润。

他想,她应该是过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他为她感到高兴。

而刚才那位企图搭讪周茵的男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一张嘴巴大大地张开,一时间合不拢。

后台看着实况转播的工作人员更是激动地狂拍桌子:

“操!周茵太帅了!”

“绝了!真的绝了!”

“好爽啊我操!”

“这段播出后网友肯定要疯!”

作者有话要说:  有关自由式滑雪查了一堆的资料,希望大家在看的时候不会觉得太艰难。

[1]相关资料源自百度百科。

[2]有关大跳台的技巧名称源自网络

[3]有关大跳台的解释源自文章:《自由式滑雪大跳台是什么?最新冬奥会项目》

弱弱地问一下,喜欢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