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豪门塑料夫妇 > 第64章 告白之后
 
周茵不清楚司一闻到底是什么态度, 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对于她的表白回应也十分冷淡。

她的心脏跳得好快,比以前在赛场前等候的时候更快, 手脚也莫名开始冰凉。

这让周茵觉得自己仿佛在唱独角戏,还成了一个笑话。

然后,周茵还真的看到司一闻锋利的唇角抿起极淡的弧度, 不知是他口中的高兴还是什么。

“你笑什么笑。”周茵不甘示弱。

司一闻淡淡扬眉, 嘴角上扬的弧度看起来坏极了。

周茵完全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司一闻扛在了肩上。他大步流星从书房转移到卧室, 因为书房摄像头实在太多, 一个个关掉过于麻烦, 而卧室里只有一个摄像头。

打通的三层复式,卧室在最顶层, 所以周茵被扛着一颠一颠地跟随司一闻的步伐上楼。她整个人晕乎乎的, 下意识扯着司一闻后背的衣服。

这一路镜头不停地跟随着两人移动,后期的工作人员都疯了:

“干嘛干嘛干嘛!”

“呜呜呜没眼看了!”

“壹壹也太man了吧!”

“壹壹刚才在周茵耳边说了什么啊?”

镜头一晃,司一闻扛着周茵进了卧室,画面里再也找不到两位主人翁。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 周茵被扔到了床上。她这个时候大脑一片空白, 刚冲动表白后只有两个字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后悔。

后悔自己开口表白。

司一闻微微弓着身子, 单手拎住周茵的脚踝, 将她整个人扯了过来, 一头深色长发在淡色系的床单上铺开来。

不久前周茵才在这里和司一闻经历过一场腥风血雨,她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力气,惊叫:“下午才!”

司一闻用仅有的理智俯身逼问:“下午才什么?”

周茵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闷闷地说:“司一闻,我再也不想动了!”

“所以你想要?”

“我不要!”

司一闻垂眸望着周茵, 平静神色下沉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不再多言语,双唇用来吻她都不够。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周茵的下颚,脖颈,她这会儿没有那方面心思,平日里让她酥麻的吻,这个时候就觉得很痒。

躲闪间,司一闻拉过周茵的双手拽过头顶,单手牢牢禁锢。

周茵面红耳赤,落在一旁的手机铃声如及时雨一般陡然响起。她挣扎着要接,被司一闻反手抓起来扔更远。

“我爸的电话!”周茵着急。

司一闻微微凝眉。

老丈人有点不懂事。

到底还是把手机拿回来递给周茵。

不过周茵接她的电话,他自顾自继续。

脖颈下方的吻痕被衣服遮挡,要缓缓撩开才会发现一块暗色印记。司一闻像是一只正在进食的绅士狼,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撩开几寸,就着之前留下的痕迹继续吮吻。

周茵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接起电话,喂了一声,“爸。”

那头周建修的语气中气十足:“茵儿,今天怎么不来医院看看爸爸啊?”

“不是您说的不让我来吗?”想到周建修的痔疮,周茵忍不住一笑。话虽如此,但她怎么可能不会去看望周建修,即便是小痔疮,可大小也算是一个病。她想着的是稍晚点的时候再去医院,顺便买点容易消化的食物带过去的。

周建修轻哼:“我让你不来你就不来!小没良心的!”

周茵立马搬出司一闻生病的事情:“我今天也在家里照顾壹壹呢。”

许是提到了某人,某个人便暗搓搓地使坏,缓缓往下移动。

周茵咬着唇控制着自己不要溢出声,下意识抓住司一闻的头发。

周建修不明所以,倒也担心女婿的身体情况:“怎么不来医院检查检查?”

周茵强忍着说:“家庭医生来过啦,是感冒。”

与此同时,周茵莹白的双脚无处安放,只能被迫踩在司一闻的双肩上。

周建修:“感冒?怎么突然感冒了?”

周茵解释:“昨天去了一趟滑雪世界,可能着凉了。”

一提到滑雪世界,周建修整个人就来了精神。

想当年,周建修花重金打造b市滑雪世界,目的就是为了送给女儿当生日礼物。那时候是周茵开高三时,再过一个学期就要参加高考,也算是给女儿的高考礼物。

周建修心里一直知道女儿喜欢滑雪,离开美国之后周茵因为家人的阻挠不像之前那样疯狂,毕竟国内的滑雪场大多都在北方,来回一趟也很麻烦。他们一家人定居男方,一年四季都看不到雪,更别提什么滑雪场。

有一次周建修见女人坐在客厅里看体育频道有关滑雪赛事看得入迷,他心中忽然十分愧疚,便秘密开始准备滑雪世界的项目,为的就是给周茵一个惊喜。

怎料,惊喜不成,周茵不愿继续留在b市,回了美国。

“茵儿,喜欢这个滑雪世界吗?”周建修就跟讨糖吃的小孩子似的,想从女儿嘴里讨一句好。

可周茵这会儿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听周建修说话,她手指紧紧搅着床单,怕自己开口就露出马脚。

于是敷衍着:“还可以,下次打算再去玩玩。”

周建修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你尽管说,爸爸马上让人重新规划,一切都按照你的要求。”

“唔!”周茵到底没忍住,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巴。

周建修问:“怎么了?”

周茵说:“爸!司一闻咬我!”

周建修:“?”

身为过来人的老丈人心想:他是不是电话打的不是时候?

周茵顺势破脏水:“他说你的滑雪世界一点不好玩!爸!你快教育教育他!”

正被某人揪住头发的司一闻:“?”

周建修说:“这样啊,那你把电话给一闻吧。”

司一闻被迫接起老丈人的电话,直起身子跪在周茵两腿间。

周茵顺势想逃,但被司一闻单手掐住大腿根,无处可逃。

电话接起,司一闻面不改色喊了一声:“爸。”

周建修道:“你带茵儿去的滑雪场啊?她喜欢吗?”

司一闻说:“喜欢。”

周建修松一口气:“那就好。对了,你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让爸费心了。”

周建修轻叹一口气,颇有点过来人的经验道:“年轻人,咳……还是要注意点身体。”

“会注意的。”

电话挂断,司一闻将手机直接关机。

接着,周茵身子一凉,再无处可躲。

表白过后的周茵觉得自己和司一闻之间的相处怪怪的。

明明两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做着同样亲密的事情,但她就是觉得自己处于下方,十分被动。

司一闻喊她,她会故意装作听不见,或者久久不回应,主要的原因就是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晚上也夜深人静时,周茵忽然又醒过来,看着身边这个熟悉的人,忽然又觉得好陌生。

原来表白就是这种感觉吗?

并没有觉得欣喜若狂,反倒越来越患得患失。

让对方知道了她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好像连最简单的朋友都做不成那般,特别尴尬和惆怅。

周茵好想穿越回到下午狠狠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让你胡说八道!

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嘴巴缝起来!

这种情绪一时半会儿得不到缓解,一直到第二天夫妻两个人去了gibang杂志的顶级录音棚拍内页大片时,她还是会下意识会躲避司一闻的视线。

期间周茵倒是联系了一下闺蜜辛咛,得知辛咛已经平安落地阿姆斯特丹后也放心了许多。她想跟辛咛说自己多嘴跟司一闻告白的事情,却又觉得这种蠢事实在不值一提。

辛咛倒是问周茵:“商之尧还有联系你吗?”

周茵说没有。

辛咛松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到了挪威之后跟你联系,祈祷能够见到北极光!”

周茵让辛咛一个人千万要小心,不过辛咛觉得周茵的担心纯属多余。

司一闻最近一段时间倒也忙,抽空来和周茵一起拍杂志照片时还拿着手机在办公。男人身上的气息冷然,给他化妆的造型师大气不敢出。

化妆间里夫妻二人各坐一边,几位造型师和化妆师围着两人团团转。

倒是面对周茵的时候,化妆师嘴里的彩虹屁更是一个接着一个:

“茵茵你的皮肤是怎么保养的?真的太好了吧!”

“眼睛好大呀!睫毛好长,我都不用贴假睫毛了吧?”

“野生眉简直绝了!”

这位化妆师在业内十分有名,周茵偶尔出席一些活动的时候都是这位化妆师经手,所以倒也还算熟悉。

被夸奖当然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周茵和化妆师有说有笑,还互相分享起了近期的爱用好物品。如此一来,倒是和一旁沉默认真工作的司一闻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反差。

司一闻的造型十分简单,他的脸上根本不需要做什么修饰,甚至连粉底都不需要打。不过因为拍摄的原因,加强了一些面部阴影部分和眉毛的处理,再在发型上多费了一些心思。

周茵不经意往司一闻那边一看,见他微微垂首,造型师给他做了一个侧背发型,一股浓浓的港风席卷而来,显得十分有质感。

正式拍摄的时候,夫妻两人一共换了三套衣服,每套的风格都不同。一套休闲、一套正式、还有一套有点天马行空。无论是哪一套穿在两人身上,都是人衬托衣服,半点没被华丽的服侍抢走风头。

不同的是,别人的衣服都是造型师提供,但他们的衣服是自己提供的。顶级大牌搞定家里随随便便就能找出一大把,根本不用穿别人穿过的。甚至有高奢品牌听说这对夫妇要拍杂志,立即联系公关送上未出的下季新款。

换第二套服装的时候,由于周茵的衣服领口比较低,瞬间露出了脖颈下方的一个吻痕。

周茵自己都还没有注意到,化妆师立马围了上去,笑眯眯地用遮瑕掩盖这处红痕。

周茵画蛇添足地解释:“我说不是吻痕你信吗?”

化妆师一副我懂的表情:“信信信,是蚊子咬的。”

周茵:“……”

拍摄期间,夫妻两人的搭配还算默契,摄影师提出的要求他们很快就能get。

可整个摄影棚里却莫名笼罩着一股低低的气压。

平日里交际小能手的周茵今天话特别少,而司一闻本来也就不是话多的人。尤其,周茵还在有意无意地躲闪司一闻。

司一闻倒也没有特地去戳破周茵的躲闪,他想她或许还需要一些平复的时间。事实上,更需要平复心情的人是司一闻。

在昨天以前,司一闻从未想过周茵会喜欢他,从未。

他的心里曾经建起的高墙被周茵一句话肆意崩塌:“我喜欢你!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

这句话如同倒带一般反反复复在司一闻的脑海里响起,每想起一次,他的心脏就不可抑制的疯狂跳动。

于是夫妻两人的相处在外人看来就非常匪夷所思。

说默契吧,非常默契。

说陌生吧,非常陌生。

说奇怪吧,非常奇怪。

整场拍摄下来,周茵和司一闻两个人说过的话几乎没有超过三句吧。

一次是司一闻主动问周茵要不要喝水,周茵摇头说不用。

一次是周茵见司一闻的袖扣没扣好,主动提醒他。

最后一次是两个人一起跟在场的所有人说再见,司一闻牵起了周茵的手,但周茵的表情好像很排斥。

不久后,有gibang杂志的员工在网上发帖爆料:【亲眼所见,司一闻和周茵在拍摄片场一句话都没有!塑料到不能再塑料了!】

[说塑料我信了,拍摄当天夫妻两人真的说过的话没有超过三句。我觉得这完全就不是正常夫妻的相处模式,所以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但两个人的颜值真的好绝,我们拍摄过那么多大牌的顶级艺人,都没有这对夫妇的质感。]

附当天杂志拍摄片花。

不过,网友的焦点却一致在这对夫妇的颜值上,毕竟,网友这对夫妇的塑料关系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楼主到底是来爆黑料的,还是给这两位夫妇吸粉的啊?你po的这组拍摄片花未免有点绝!]

[忽然就get了这对夫妻的颜值,以前一直觉得有点偏浓颜系了,现在觉得真的好好看啊!]

[他们身高差也挺萌的诶!]

[gibang杂志是吗?九月刊还是十月刊啊?]

[顶流的颜值也不过如此的吧,真的好绝!]

[明天《恋爱进行时》第一期就播出了,有一起蹲点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更新前,25字2分彩虹屁依旧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