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豪门塑料夫妇 > 第78章 立人设
 
想到司一闻的不在意, 周茵一时之间没了继续看照片的兴趣,对司雨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睡觉吧。”

司雨道:“好呀, 睡个美容觉。”

周茵自幼算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所以没有妹妹。她年少时第一次见到司雨就喜欢得不得了, 还特地把自己珍藏的限量版娃娃都送给了司雨。如此一来,司雨合情合理地叫周茵一声姐姐。后来周茵嫁给司一闻之后, 司雨才改口叫她大嫂。

姑嫂两人躺在一张大床上,各自盖着被子,一时之间还睡不着。

司雨好奇地问周茵:“大嫂, 你是不是和我哥结婚之前都没有谈过恋爱啊?”

周茵面对司雨侧躺着,单手枕在自己的手上,另外一只手掐了掐司雨的脸颊:“是啊是啊, 你有意见?”

司雨偷偷告诉周茵:“那我告诉你个秘密?”

周茵扬眉:“什么秘密?”

司雨说:“我哥在娶你之前也没有谈过恋爱?”

周茵从未过问过司一闻的情史,但说不在意是假的。听司雨这么说, 周茵的心情忽然变得十分美好。

“真的假的?”周茵追问。

司雨说:“当然是真的呀!我哥我还不了解嘛!他高中毕业后虽然就自己搬出去住了, 但是我经常会对他进行突击检查, 跑到他的住处去玩。这么多年, 我愣是没遇见过他身边有其他异性的出现!谈恋爱期间的男人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了。我很肯定他没有谈过。”

周茵勾着唇,心里美滋滋。

司雨接着说:“你还记得之前网络上有人爆料我哥是gay吗?”

周茵点头:“那必然是记得。”

司雨悄悄告诉周茵:“其实吧,我爸妈也偷偷怀疑过我哥的性取向,也怀疑他是不是同性恋。”

这下周茵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让爸妈担忧了。”

司雨说:“其实还好啦, 我妈还比较看得开,她觉得无论是喜欢男生还是女生,最重要的是不要辜负对方。”

“妈妈真好。”周茵感慨道。

她是打心底里喜欢自己的这个婆婆,以前还未嫁进司家的时候,周茵就很喜欢听董婧慈说话, 总觉得非常有深度也很有道理。后来进司家的门后,董婧慈明确跟周茵表示,只要她自己过得舒服自在,不用特地联络婆媳之间的感情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话董婧慈不是说说而已。

周茵和司一闻结婚这一年多的时间,董婧慈从来不会干涉小两口的问题,更不会在司一闻面前煽风点火挑破夫妻之间的感情。

一个女人能够拥有一个好婆家,其实比拥有一个好丈夫更难得。

“我也想以后自己的婆婆能跟我妈那样善解人意。”司雨说着打起了哈切:“大嫂,不行了,我好困啊……”

周茵说:“睡吧,晚安。”

下一秒,司雨的呼吸就开始变得平稳有规律,显然是秒睡了。

倒是苦了周茵,被司雨的话题挑起了兴趣,现在忽然对于司一闻的情史特别感兴趣。

虽然司雨说司一闻没有谈过恋爱,但周茵还是对这个事情持怀疑态度。

司一闻和周茵结婚的时候是二十七岁。

正常二十七岁的男人哪个没有过几段恋情的?况且就凭司一闻这个长相和家世,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他如果没有一点感情经验的话,在处理夫妻间亲密的事情时又怎么会这么得心应手?

不过,周茵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经验的。以至于,新婚时夫妻之间第一次的时候她完全都是跟着司一闻的节奏,不知所措。

后来周茵更加确定的是,司一闻在这方面肯定十分有经验,否则不会每次都把她“折磨”得半死不活,叫天天不应。

凌晨十二点,周茵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就从司雨的床上下来,打算偷偷潜伏进司一闻的房间骚扰某人。

意外的是,司一闻的房门并没有落锁,她轻轻一扭就可以推开。

房间里没有灯光,但窗帘敞开着,天空中明月的光亮照进来,能让周茵清楚地看到床上躺着的司一闻。

司一闻睡觉时和他平日里的作风一样,都是规规矩矩,自己静躺在一旁,也不会打呼噜更不会磨牙。

周茵小心翼翼地进了房间,已经尽量没有制造出任何动静。卧室的床没有家里的大,但也有一米八宽。她爬上床左侧的位置,动作很轻很轻,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月光下,周茵单手拄着脑袋看着睡梦中的司一闻。

等双眼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之后,好像房间里也并不黑暗。她能看清楚司一闻锋利的面部轮廓,好看的眉眼,挺拔的鼻子,以及性感的双唇。

不得不说,司一闻的双唇对周茵来说真的太有诱惑力了,毕竟不久前那个吻被司雨打断,她还心心念念着。

周茵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唇,竟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于是她真的这样做了。

深夜偷亲自己的丈夫,不违法吧?

不仅不违法,还很合理呢!

但让周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几乎是她俯身刚要碰触到司一闻的唇畔,就被他伸手按住了后脑勺,接着在他的压迫之下,被迫吻住了他的唇。

周茵一下子反应过来,挣扎:“唔唔唔,你还没有睡吗?”

司一闻躺在床上,骨节分明的手掌搭着周茵的后颈,声线沉而哑:“被你吵醒了。”

周茵反驳:“我动作那么轻都把你吵醒了?”

司一闻低笑:“这点危机意识还是有的。”

他这话就有点意有所指了。

好像是在说周茵半夜偷袭他。

两人的位置相较以往不同。

周茵用这种角度看司一闻的机会不多,竟然也有种把握着主动权的错觉。

她轻哼着拍司一闻按着自己后颈的手,贼喊捉贼:“我只是想看看你睡着了没有,是你主动亲我的好吗!”

司一闻干脆翻身将两人的位置对调,这下周茵成了躺在身下的那个。

“嗯,我主动。”

他说完再次吻住周茵的双唇,不是浅尝即止,而是在她的唇里搅起惊涛骇浪。

一个吻往往很迅速地调动起周茵浑身上下的感官,酥麻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她无法招架且快速沦陷。

尚存的理智让周茵选择及时阻止这个吻继续,否则只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她伸手捂住司一闻的唇,微微带着沉重的呼吸,对他说:“我有话想要问你的。”

司一闻抓着周茵的手,在她手掌心轻轻地吻了吻,语气依旧很哑,带着深夜才有的低音:“问什么?”

周茵说:“你以前有谈过恋爱吗?”

司一闻不吝啬回答:“没有。”

周茵却不信:“你是不是骗人?”

司一闻说:“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来问?”

周茵可是了半天:“可是,你不像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啊!”

“不像?”司一闻耐着性子,“哪里不像?”

“你太会了。”周茵咬了咬唇,“你很会接吻,很会调情,很会拿捏我!”

司一闻缓缓点头:“这是在夸我了?”

“才不是!我要质问你呢!既然你没有谈过恋爱,那你为什么那么会?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在外面找那个!”

“那个是哪个?”

“那个就是那个呀!”周茵着急地伸手轻轻捶打司一闻的胸膛,“你别给我装蒜!你们男人很多都会出去找小姐的!”

“没有。”司一闻一字一句在周茵耳边说得清清楚楚:“我从未找过。”

“那你为什么那么会?”

司一闻笑得有些邪气:“阿茵,这不就是原始的本能吗?”

后半句话司一闻没说出口:是一碰到你就会有的本能。

周茵还是将信将疑:“那,你以前怎么解决自己那方面的问题啊?”

虽然彼此是夫妻,但这种过于隐私的问题他们从未问过对方。

周茵这会儿也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看了眼司一闻的某处。并且,某处这会儿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一般,缓缓地抬起头。

“用手。”司一闻回答地干脆利落。

“用手?”周茵完全无法想象那个画面。

禁欲系的司一闻用自己的双手解决问题,这个画面未免有点过于让人好奇了吧!

至少,周茵从未见过。不仅没有见过,甚至觉得这简单的两个字好像一瞬间把将司一闻从高岭之花的神坛上来了下来。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有七情六欲,有自己的某些需求。

周茵忽然起了坏心思,故意往司一闻身上蹭来蹭去:“要不然,你用手在我面前示范一下?我想看。”

司一闻的回答是按着周茵胡作非为的双手:“你不用想。”

“为什么啊!”周茵一脸祈求,“别那么小气嘛。”

司一闻反过来对周茵说:“我倒是不介意用手帮你解决。”

“我才不需要!”

“你确定?”

男女力气本就悬殊,况且周茵原本在司一闻面前就小小的一只,他不费什么力气就轻松将她降服。

到头来,周茵反倒成了那个求饶的人。

“司一闻,你混蛋,可恶!”后面的话全成了嘤嘤的气声。

在司一闻从小居住长大的环境里感觉好像又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周茵有些紧绷,又被撩得情难自禁。她不敢出声,只能紧紧咬着自己的双唇。

多重感官的夹击,让她很想哭。

司一闻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阿茵,喜欢我的手吗?”

“不喜欢!”周茵声线带着浓浓的哭腔。

“口是心非,不是你说要用手的?”司一闻的声线里则带着浓浓的坏。

周茵指尖几乎都陷进了司一闻手臂的皮肤里,她摇头,双眼雾蒙蒙的:“不要了。”

他倒还真的有些慈悲:“阿茵,我们做个交换怎么样?”

周茵一脸天真地相信他:“什么交换?”

“换你用手。”最后两个字他几乎咬着她的耳畔道,“帮我。”

周茵还能怎么办?

只能是忍辱负重。

不过后知后觉的,周茵好像意识到,司一闻的第一次好像给了她诶。

这一晚上,周茵彻底知道了后悔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她就不该跑到司一闻的房间里上贼船,到头来还让自己的手酸得抬不起来。

结果到了第二天,还要被司雨质问:“大嫂,你怎么半夜就从我房间溜走了呀!太不够意思了吧!”

周茵也好无奈,嘀咕着:“就是,连老天也看不下去了,所以惩罚我。”

司雨凑过去:“大嫂,老天惩罚你什么了?”

“惩罚我不做人。”

今天周茵依旧还是要到滑雪场练习的。

严格说来,今天还算是比较正式。

教练denis早早的就在室内练习室等待着周茵。

除了雪地上的练习之外,室内的练习也至关重要。比如障碍跨越、蹦床空翻等一些技巧性的动作,都可以在室内进行熟悉的练习。

而现在这个练习室,是denis特地为周茵量身打造的。

如果进行顺利,denis相信,不过半年的时间,周茵就可以重新回到赛场去试试水。

如果进行得再顺利一点,接下来只要能够拿到x games和国际雪联世锦赛的奖牌,那周茵要参加奥运会就近在咫尺了。

“准备好从今天开始练习了吗?”denis的神色有些严肃,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今天的denis看起来和以往的时候不太一样,虽然他并没有在周茵的面前展露什么,但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

平日里denis都是嘻嘻哈哈的,经常动不动就逗逗人。

周茵一时之间还不太习惯denis这种认真的样子,笑着说:“是的!我准备好了!不过denis,你不用那么严肃的。”

denis问周茵:“你觉得我现在很严肃吗?”

周茵点点头:“可不是?”

denis扯了扯嘴角,叹一口气:“可能我太想你拥有成绩了。ina,其实我的遗憾并不比你少。我希望你能够得到更多的认可。”

周茵耸耸肩:“无所谓啦。”

denis是美国的一名退役滑雪运动员,而周茵是她带的第一个徒弟。

在denis的心目中,周茵有天赋,也有挑战精神,是他眼中的明日之星。他见不得周茵被人数落被人嘲讽甚至被人落井下石。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周茵能够拿到奥运会的奖牌,还是金牌。

“好吧,我们开始!”denis收拾起情绪,开始带着周茵进行热身,以便接下来的各种练习。

周茵穿着一身合体的运动服,绑着马尾,仿佛又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样子。

岁月很不公平,这几年的时间里在denis的脸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痕迹,反而让周茵看起来更加年轻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可以说是转瞬即逝,周茵大汗淋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几年前已经完全不能相比。

但denis鼓励她,这仅仅还是刚开始,身体还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

休息间隙,周茵拿出手机看了眼。

然后周茵终于知道denis今天的深情为什么会那么严肃了。

昨晚的时候有位网友在网上发了个爆料贴,爆料的就是周茵在六年前参加新西兰冬季运动会自由式滑雪比赛,意外受伤,爆冷出局。

爆料人称:【周茵参加x games得奖的视频我没有找到,倒是意外找到了新西兰冬季奥运会的视频。怎么说呢,看到周茵摔倒的那一刹那,虽然觉得挺于心不忍的。但若是作为一名专业的运动员,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吗?没有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更别立什么冠军人设。真的蛮可笑的。】

帖子里有当时的比赛视频截图,画面虽然有些模糊,但不难看出周茵在比赛的时候出现严重失误,继而摔倒在地。受伤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周茵挣扎着从雪地里爬起来,但因为脚步受伤,疼痛难忍。不过她还是强忍着疼痛,完成接下来的动作。

结果可想而知,周茵得了全场最低分,首轮就被淘汰出局。

网友看到视频之后评价也是两极分化,一部分是心疼周茵在赛场上意外摔倒:

[摔倒看得我好揪心啊]

[看得出来周茵肯定也是经过刻苦训练的]

[觉得好感人啊,爬起来完成那些动作]

[呜呜呜茵茵是最棒的!]

另外一部分则是疯狂嘲讽:

[立人设就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就这种水平,居然还去参加比赛?]

[视频看得我一脸尴尬,好丢脸啊]

[周茵还是在家里当她的富太太吧,直播炫富什么的才最合适她]

这个原本在论坛的帖子被营销号搬运到微博之后,很快就上了热搜,也被denis给看到了。

denis看到之后自然是不能忍,他立即用自己的账号在微博上转发营销号的这条微博,真情实感地点评道:【周茵是非常有天赋的运动员,你们除了会嘲讽,还会干什么?】

但网友显然不买denis的账,甚至冷嘲热讽:

[这位大叔是谁啊?]

[我们不是嘲讽,是实话实话啊]

[这个老外未免有点多管闲事]

[关你什么是啊美国佬,滚回你的美国去吧!中国可不欢迎你]

denis看网友评论看得要七窍生烟。

不过,到底还是真的还有懂行的网友发现了denis的身份,惊喜地发表评论:【草,是那个得过双板滑雪奥运冠军的denis吗?】

作者有话要说:  求留言呜呜呜

推荐好友小说,温馨的婚后文,特别好看!

《冬日姜饼》by唯酒

在燕家巷,蒋燃是天才般的存在,沉默寡言,温润如玉,独独没有正眼瞧过总趴在窗柩偷看他的邻家小姑娘。

唯一一次,他大发善心帮她绑了一次辫子,还被小胖姑娘蹭了一手的鼻涕虫。

长大后两人结婚了。

洞房花烛夜,林鲸想起自己曾经的“光荣事迹”,尴尬得抠出一座魔法城堡来,她红着眼睛摁住男人解衣扣的动作,“虽然我们是相亲结婚,无爱婚姻;哪天离婚了我也不求你说我什么好话,但是别把鼻涕虫的事说出去行吗?”

蒋燃黑着脸,答应了:“哦。”

婚后某次冷战,谁也不理谁。

蒋燃回家看到林鲸的东西全没了,紧张得瞬间冒汗,赶紧找朋友打听林鲸去向。

朋友调侃,“支棱起来啊,别当老婆奴。”

“你们单身狗懂什么?”蒋燃冷脸说道:“宠老婆的事怎么能算奴?”

文案2

—那天大雪,她穿着单薄的工作服挨家挨户敲门,温柔的男业主递给她一杯温水。

后来相亲,他们又遇见了。

—在物业工作的小姐姐x开豪车的男业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