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我的江山,你随便捏 > 第123章 套圈
 
七哥哥三个字入耳, 刘珂整个人瞬间从脚底板一路酥到头发丝,方才什么惋惜,什么遗憾全一股脑儿抛了, 眼里只有尚瑾凌那双新月弯弯的眼睛和珠子。

不过珠子, 什么珠子?

他顺着尚瑾凌的手指望过去, 瞬间了然了。

那是一个套圈的小摊而已,远远地摆着各种小玩意儿,什么木雕, 珠花,陶瓶, 粗瓷, 扇子,字画……一排排一列列摆放着,越远东西越大,看起来也越值钱, 唯有一个五颜六色的手串, 个头最小,却放的最远, 也是唯一还能看得过去的东西。

此刻边上有三个年轻人正站在摊主划下的白线后, 手里拿着竹制套圈正比划着往上头丢,丢的正是那串看起来似乎用不同宝石打磨的手串珠子。

一位穿着体面又漂亮的姑娘正站在那手串不远处, 招手喊着:“对, 再往中间一点, 轻一些, 慢慢掷过来……对, 对对……哎呀, 太用了!”

“你们怎么这么笨呐, 都套了上百个都没套中!”姑娘跺脚埋怨,嘴角撅起能称二两肉,“还说什么骑射双全,就这样,你们都吹牛的吧?”

手里拿圈的一个男轻男子闻言苦笑道:“兰妹妹,若是射中自然不难,可是这圈太轻,就是套中了也得跳出去。”

姑娘眉梢一吊,“所以呢?”

男子好脾气道:“你若是喜欢,不如为兄问摊主买下来送给你便是。”

“是啊,兰妹妹,套圈的钱估摸着都可以买下来这串珠子了,要不我给你去找,保管比这个好看,怎么样?”另一边同样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好言相劝。

“时辰已晚,再不回去,世伯该担心了。”

这你言我一语地劝,姑娘的脸色顿时沉下来,负气地扭过头,“是你们说的我要什么就给我套什么,说话不算话?”

三个公子哥也顾不得互相看不顺眼,面面相觑,皆是无奈。

“就是凑个乐子,买下来算什么事,显得你们家有钱吗,既然没那本事就别大话,哼!”

很显然这姑娘家世不差,长相又漂亮,有些刁蛮任性,边上几个男子陪她出来,都是带着讨好的。

刘珂见此回头看尚瑾凌,“你也喜欢?”

尚瑾凌笑着摇头,“泱泱喜欢这种好看的珠子,我们家里人只要看到了都会给她收集起来。”

闻言,刘珂顿时站起来,心说就冲刚才那声七哥哥,别说区区串珠,就是天上星星他也得摘下一箩筐!

他挽起袖子,对尚瑾凌道:“乖乖坐着,哥去去就来,团子!”他伸手一招,正在跟长空一边闲聊一边等面的小团子立刻颠颠凑过来,“主子?”

“给点铜钱。”

小团子纳闷道:“您要做什么?”

刘珂朝边上的摊子努努嘴,“套圈儿。”

小团子一看,瞬间了然了,必然是小少爷看中某些东西,他家主子准备大献殷勤呢,于是热切地问:“奴才这就去办,您要几个圈?”

“几个?以爷的本事当然一个就够……”刘珂还未说完,见喝水的尚瑾凌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想了想他道,“那就三个吧。”

“好嘞!”

然而小团子才刚转身,就听到一声,“等等。”

小团子回头,就见刘珂小小地犹豫了一下,最终道:“还是给爷整五个吧,有多就再套点别的。”

小团子此刻已经看到了满地的圈,以及那纹丝不动的手串,有些迟疑地问:“您确定吗?”别说了大话,回头让小少爷给笑话了。

刘珂眼睛一瞪,“开玩笑,爷读书不行,投壶掷签那是打遍京城无敌手,五个完全绰绰有……”然而他的海口还没夸完,边上的尚瑾凌直接道:“来十个。”

“凌凌?”刘珂看着他,心说这是不相信他呀?

尚瑾凌眨了眨眼睛,“若有多的,就给我玩玩呗。”

那头三个男人还在哄兰妹妹,这边刘珂拿过小团子的圈子,一派轻松地站在白线后,对着双手撑着脑袋望着他笑的尚瑾凌扬了扬手,接着捏着一个圈,稍稍一掂,轻巧地就送了出去……一下子落在了那串珠子上!

“主子,中了!您真是厉害……”小团子马匹还没拍完,却发现那圈儿在地上一摇摆,又翻了出去,“哎呀,差一点,主子您轻一些。”小团子的声音充满着无尽的可惜。

刘珂见此皱了皱眉,回头一望,尚瑾凌眼里笑意加深,支着脑袋看得欢乐。

他清了清嗓子道:“再来。”

这玩意儿跟宫廷投壶虽然类似,但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串珠放得那么远,就是为了不让人套住,摊主好以整暇地站在边上,今天三个男人套了百十来个圈儿,已经够了本,没想到又来一个冤大头,心说站到天明他也乐意。

第二个套圈撞到串珠前面的矮瓶,直接跑了,连边都没碰上。

“主子,可得稍微重一些。”小团子看得简直比刘珂自己都着急。

然而一连五个圈,不是重了就是轻了。

这个时候刘珂发现这个珠子摆放的角度有点刁钻,前头有个矮瓶,圈想要不撞到,力道就要稍微大一些,可一旦把握不准重过了头,就得飞。

那头三位公子哥看着不由地松了口气,不是他们没本事,而是大家都一样。

刘珂往左右两边换地儿瞄瞄准头,发现都有遮挡,这力道得把握十分精准才行,又飞了两个之后,他看了边上摊主一眼,心说怪不得一堆烂七八糟的破烂玩意儿里面会放个这样漂亮的手串,原来都是小贩子为了吸引讨女孩儿欢心的冤大头而设下的小手段。

他对这种地摊上的东西不感兴趣,之前也没怎么玩过,如今手上只剩三个圈,看来今日得出洋相了。

想到之前夸下的海口,刘珂不由地抽了抽嘴角,很想将那话给吃回去,于是忍不住瞪了小摊主一眼,心里暗骂一声奸商。

被他这么一看,小摊主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刘珂这打扮就不是普通人,他堆起笑容道:“爷,您请,您请。”

“怎么了,套不中?”这时,尚瑾凌走到了刘珂的身边,揶揄道,“不是说打遍京城无敌手吗?”

刘珂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有些没好气地回答:“也不是套不中,就是那玩意儿放的刁钻,左右前面都有东西挡住,从哪个地方投,都很难套进去。估摸着等到年末,夜市消停了,这串珠子还在,是吧,摊主?”

此言一出,那小摊主立刻心虚地讪笑起来,“爷,要不,小的把边上的挪挪,您再套?”

刘珂还没回答,那边上看着的三个公子哥立刻就不干了,怒道:“混账,原来是你在耍把戏,故意这么放,怪不得我怎么套都套不进去!这本来就套不进!”

“好啊,今天不把你这个奸商的摊子给掀了,本少爷倒着走!”

“来人,给我砸了!”

“哎哎哎,几位爷,小的就小本买卖,真的不敢戏弄您啊,小的退钱,退钱还不行吗?”

摊主着急地张开手去护着地上的东西,虽然在这些公子哥眼里不值几个钱,可对于他来说,重新置办一份,这一个月熬夜摆摊就白费了。

可是那三人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丢失的面子,有了出气地方,一个比一个声音大,那姑娘听着直皱眉,觉得丢人现眼。

这头尚瑾凌接过刘珂手里的剩下的三个圈,“若说小算计,肯定有,不过明码标价,愿打愿挨,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后世的小游戏里都有这种小把戏,也不少见多怪,他说,“不要那串珠子,就套最前面的那些,总不会也有猫腻吧?”

刘珂道:“没有,但那些不值钱。”

“不过是图个乐子而已。”尚瑾凌也没非得要那珠子,不过是在吃食还未上桌之前打发时间罢了。

刘珂于是冲着身后借题发挥的三个男人挥了挥手,不悦道:“干什么呢,气不过要回损失也就罢了,砸人摊子就过分了啊!”

“嘿,钱算什么东西,本少爷在乎那点钱吗,这老小子拿个套不上的东西骗人,让我们丢了面子,这笔账一定要算!”

“要不是这奸商,我们会像傻子一样白白在这里废上半个时辰吗?”最重要的是还被兰妹妹给嫌弃了。

刘珂打出道,不是,能出宫混开始,跟人打嘴仗就没输过,此时此刻根本无需摆明身份,直接嗤笑了一声,“你们不是傻子是什么,爷丢上几个就知道怎么回事,只有没脑子的蠢货一个接一个闷头丢,看着都可怜。”

那三人顿时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两个小白脸,不关你们的事,最好少管!”

“那爷还真是要管了,我家凌凌想套圈,这所有的东西你们都别动,动一个老子将你们的脑袋拧下来按上!”刘珂伸手指了指地上码放的瓶瓶罐罐,一脸嚣张。

三个公子哥原本就闹了一肚子火,这会儿气得火冒三丈。

“好大的口气,那本少爷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来啊,给他点颜色瞧瞧!”

小团子看家丁围过来,立刻跳到刘珂的面前大喊:“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我们爷是谁吗?”

那头三个冷笑道:“管你们是谁,今个儿不给本少爷跪下求饶,别想走!”

“对!”

“你们……我家主子可是……呜……”小团子话未说完,忽然从后头捂上一只手,将他接下去的话给闷了回去,只听到刘珂道,“吵什么,边上凉快去,就这几个傻逼,爷不用一会儿就让他们跪下叫爷爷!”

说着,刘珂便卷起了袖子。

“七哥哥,你要打架吗?”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惊讶声。

刘珂回头,见尚瑾凌拿着圈,睁大眼睛看着他,那模样,就跟个受惊的兔子似的。

瞬间,刘珂心道一声坏了,挽起的袖子很想放下来。想当初他在京城撵鸡逮狗,惹是生非的时候,其中一项就是打架,跟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子哥单挑,群殴,回头再被弹劾关禁闭什么的,家常便饭。

但是自从到了雍凉,他已经很久没动手了,一时间头脑发热,倒是忘了尚瑾凌一个文弱书生,定然不愿意看到这种野蛮粗俗的画面。

“怎么,怕了?”

“不是口气挺大的吗,怂了?”

“怕了也行,跪下叫爷爷。”

这番动静早已经惊动周围,吃面的人也纷纷伸长脖子往这里看,有些甚至站在不远处看热闹。

刘珂:“……”猪头三,若是在京城,不揍得他们哭爹喊娘,他刘珂从此做孝顺儿子!

但是……他看了看身边扯着他袖子的尚瑾凌,心道算了,别人可以不在乎,但尚瑾凌不行,好不容易约出门,若是受到惊吓刘珂不得自责死?放过这三傻逼吧,于是他回头看了小团子一眼,正儿八经地吩咐道:“让附近的护……”

“等一下。”突然尚瑾凌打断了他的话。

只见他放开刘珂的袖子,一溜跑向后面支棱起来的面摊棚子,然后蹲下身从撑脚下挑挑拣拣,最终捡了半块砖,颠了颠,似乎较为趁手,接着跑回来,扬起手里的砖,站在刘珂的身边道,“好了,动手吧!”

小团子:“……”

长空:“……”

刘珂:“……”

尚瑾凌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

所以这不是受惊吓的表现,感情是兴奋的?

发现这一点,刘珂内心分外复杂,他慢吞吞地唤了一声,“凌凌。”

“嗯?”

“万一拳脚不长眼,伤了你……”

“怕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打架哪有不受伤的?”尚瑾凌回头理所当然道。

刘珂抽着嘴角,很是无语:“……真不愧是尚家人。”

他内心咋了咋舌,将放下的袖子又重新给挽起来,这个时候要是不打了,尚瑾凌就得先鄙视他。

“团子。”

“主子放心,奴才明白。”小团子往尚瑾凌身边靠了靠,另有一脸懵的长空也夹在了自家少爷的另一边。

哪怕尚瑾凌斗志高昂,颇有社会人的气息,但是这拳脚软绵,砖头也只能拿起半块的虚弱体质,别扯后腿就阿弥陀佛了。

正当这剑拔弩张的时刻,忽然传来一个清脆声音。

“呀,中了,中了!”

众人回头,看到那位兰姑娘正拍着手高兴地欢呼,而在她的脚下,一个圈正稳稳当当地套在那珠子上。

地上白线后一位梳着高高马尾长辫的姑娘掸了掸手指,将手里多余的圈丢到一旁,鄙夷地望着准备动手的两边,“啧,男人果然是天底下最无聊的东西,套个圈都能打起来,呵。”

一看见她,尚瑾凌脱口而出地唤道:“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