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废柴十年长老求我接班 > 第145章 调戏被打,眼光独特
 
  “那就从风试试。”青烟不勉强。
“不行,我来。”李落寒又反悔了。
他就是这种人,给他他不要,给别人他更不要。
“为师不强求你,还是给从风吧。”
“不强求,一点也不强求。”李落寒说着就开始了。
一个招式未完,外头就有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周副将?”兰深开门。
只见周副将一脸慌张,看到他们师徒四人都在才放下心来。
“你如此紧张所为何事?”青烟看向他。
“侍卫禀告花园有异,末将担心青烟长老及诸位公子。”
青烟看向李落寒,李落寒立马惊讶的大叫一声。
“什么?快带我们去看看!”
周副将带头,李落寒跟在后头不忘对青烟挤眉弄眼。
浮夸。
青烟翻了个白眼。
他们正在花园中各种分析草木为何突然凋零衰败,不远处散琉住的院子里传来喧闹声。
像吵架更像在打架。
“走!”青烟率先反应过来。
不只他们几个,连琴画的也到了。
一堆人围着江碧和一瓢,江碧头发散乱,散琉中有位弟子还衣衫不整。
青烟见了不由皱起眉,这是闹得哪出?
“把人拉开。”青烟一个命令,李落寒动作最快。
一根长竹竿一隔,分了两拨人。
连他都惊叹自己的速度,自满地看向从风和兰深。
两人有志一同笑着为他鼓掌,殊不知他们本就不喜欢做这种琐事。
青烟看了眼哭哭啼啼的江碧,“一瓢你来说,发生了什么事。”
一瓢已与散琉弟子打红了眼,不顾李落寒阻拦,还想去打人。
“他们欺负师妹!欺负师妹!”
说话没重点,几个字重复也说不清缘由,青烟看向站在前面的两个散琉弟子。
“别以为长老不在就可以诬赖我们,明明是你的师妹寂寞难耐自己跑来找我们玩,怎么就是我们欺负她呢。”其中之一说得理直气壮。
“我和庄重好好在院子里练功,这女人鬼鬼祟祟偷看我们半天,定然是爱慕我们两个。”另一个附和。
庄重?她看是半点都不庄重。
青烟嗤笑,更逗的是他竟然与庄老一个名字。
“你胡说八道!”
她怎么可能会看上这两个尖嘴猴腮、面目可憎的男人。
被当众羞辱,江碧气不过,扬手就想打他,反倒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你放开我!”江碧用力挣脱,还被揩了把油。
李落寒看不惯,拿着竹竿用力一敲,把男人的手背打红。
“欺负女人算什么东西!”
虽然他不喜欢江碧,但男人也得有个男人的样子。
“良玉,你没事吧?”庄重见他被打,怒指着青烟。
“你不是长老吗?就这样纵容弟子随意打人?你们伍仙学院未免欺人太……”
庄重没说完,李落寒又是一竿子,打得更重。
“说话就说话,我师父是你这小子能随随便便指的吗?”
“半点规矩都不懂,李大侠今日就教你如何做人!”
万众瞩目之下,李落寒更加意气风发。
为彰显侠义风范,打人毫不手软。
青烟用宽袖遮挡,无声大笑,看向从风和兰深。
“咱们落寒今日真是光芒万丈。”
一阵风过,吹乱她的发丝。
从风自然地伸手一拨,神色淡淡,好像完全不觉得这动作过于亲昵。
反倒是青烟有点窘,目光游移,不好意思直视。
她躲开视线,忽地瞥见琴画学院那帮人中奕君子正望着自己。
他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青烟觉得尴尬,微微红了脸。
从风见她看到奕君子眼睛都挪不开,一张脸红扑扑的,转身就走了。
青烟望向他的背影,疑惑地看着兰深。
兰深摇头,他也不知从风为何突然离开,“大概是去泡热泉了吧。”
“哦。”青烟没多想,见中义和中智来了,自然退居二线。
中智见江碧衣冠不整,让沈林和透辉先带她回去。
庄重和良玉看到中义长老出现,不敢再造次,乖乖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
“嘿,你们这么老实是什么意思!”
李落寒不乐意了。
众人不解,刚才两人狂妄他不爽,现在两人老实他又不爽。
庄重和良玉警惕地看着他的竹竿子,生怕一个不防备又被他打到。
“在我师父面前气焰嚣张,在中义长老面前就畏首畏尾?”
“看不起谁呢?”一竿子捅向庄重。
“嗯?”又一竿子捅向良玉。
此时不只庄重和良玉,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在青烟身上。
外头传言很多,反正没一个好的。
以至于她这个长老没有半点威信,连一瓢都可以给她脸色。
中义、中智和卫籁见识过青烟的本事,看她的眼神各不相同。
大临山的不明白她为何连简单的御剑都不会,卫籁却认为是他们学院故意对外散播谣言,隐藏实力。
青烟丝毫不在意,轻笑出声。
“当然是你的废柴师父喽。”
李落寒紧紧拧起眉头,“兰深,师父是在说她自己吗?”
青烟踢了他一脚,看向院外正在往里走的人。
“孔群长老已经回来,这里的事就不用你们管了,还不回去练功!”
李落寒一看日影,“哎呀,晚了!”
话音未落就拉着兰深跑走了。
练功、背功法、泡汤,剩下的时间才能出去玩。
他当然要抓紧。
两边人一问,说法没什么太大的出入。
孔群让庄重和良玉道歉,这事就算了结。
中智就算气愤也无可奈何,江碧自己跑去散琉的院子又说不出理由,就算真的被欺负,他们伍仙也站不住理。
好在庄重和良玉被李落寒打得不轻,也算解气。
看热闹的人都散了,回到伍仙住的院子,中义就命一瓢和江碧跪下。
“还不谢谢青烟长老?”中义看向江碧。
她明明只在一旁看好戏,凭什么要谢她!
江碧红着眼,咬着唇,一副死也不从的样子。
“算了,小丫头不懂事也正常。”青烟宽宏大量地说。
江碧激动地站起来,“我怎么不懂事,分明是你装模作样假惺惺!”
中智见中义脸色不对,率先责难,“跪下!”
一瓢看到中智长老生气,扯了扯江碧。
江碧没办法,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软膝盖。
“若非青烟长老默许李落寒为你出头,你以为今日你能在散琉那两条嚣张跋扈的野狗面前讨得了什么便宜?”中义语重心长。
青烟笑看着中义,这话说得真是又毒又贴切。
中智眼神警告,江碧逼不得已,只能低头,“多谢青烟长老。”
青烟还想着逗逗她,远远望见奕君子朝这边走来。
这种事情关起门来打骂可以,被外人看到总归不光彩。
中义挥手让他们先退下,屋里一下子只剩三位长老。
“奕君子怎么亲自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