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谍影1938 > 第168:青木荒服的陷阱
 
  陈阳沿着大栅栏前门溜溜地转了一大圈,最后到了鼓楼附近。

  鼓楼再往前走,那就是南锣鼓巷。进了南锣鼓巷,十六条蜈蚣腿的胡同,没有三四个钟头,那可不好转出来。

  陈阳没有进南锣鼓巷,而是径直走进了鼓楼附近的爆肚冯的铺子。

  爆肚,老北平人的挚爱。说是“爆”肚,其实玩得还都是水,但是它还不叫“汆”,就叫“爆”,你说找谁说理去。

  爆肚讲究的是火候,时间稍长一点,那就没法吃了,比方说肚仁,五秒出锅,您蘸着芝麻酱吃着脆生生,甭提多美了。但是您要是多汆两秒试试,那可

  就不成了。

  爆肚冯在鼓楼这片,那可是远近闻名,多少人天桥逛累了,都是来他这里填吧一顿。

  陈阳走进店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单独的座位。他看到靠里面有一张桌子,就坐了一个人,就走了过去,和那人并了桌。

  陈阳要的是散丹,他喜欢味道厚一点。他慢条斯理地夹着散丹,仔细地蘸着小料,他仿佛咱要将散丹的每一个位置,都均匀地蘸上芝麻酱。

  陈阳嘴角露着微笑,将蘸好的散丹,慢慢地送入口中,仿佛在仔细分辨着它的味道。

  陈阳不着急,他看到店门口那两个尴尬的人影。他们不能进来。如果他们进来,陈阳吃完出去怎么办?跟还是不跟?所以只能在外面等着。

  陈阳仿佛都能听到他俩咽口水的声音。这爆肚可真香啊。陈阳吃完了散丹,觉得没有过瘾,于是又要了一份肚仁接着吃。

  陈阳觉得差不多了,整整溜了那小子一下午了,自己吃的挺饱,那俩小子可是什么都没吃么呢,即使是糖葫芦,他俩都没有整上一根。

  陈阳吃完了肚仁,用手擦了擦嘴,会了账起身出了店铺,不再朝前走,而是转身朝着大奎元旅社走去。

  陈阳路上买了半斤豌豆黄,拎着回到了大奎元旅社,那两个盯梢的人,见陈阳进了旅社,转身不见。

  陈阳知道他俩不会跟着进来,店里自然是那位坐探伙计负责监视。

  伙计见陈阳回来,低头在一个小本上匆匆记了几笔。陈阳笑道:“欸,吃了吗?”说着话一扬手中的豌豆黄说道。

  “没吃呢!”伙计带着气说道。

  “没吃家吃去,你看,爷把夜宵都准备好喽!”陈阳得意地一笑,转身朝着房间走去。伙计看着陈阳的背影,朝着地上使劲啐了一口,随后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陈阳进了自己房间的门,伸手准备开灯,突然感到太阳穴一凉,就听到有人说话:“要命就别动。”

  陈阳没有说话,身子迅速微退,左手一伸,就抓住了那人的手腕,随后右肘闪电般撞了上去!那人一声惨叫,手枪就撒了手,人也蹲在了地上。

  “住手!”一个声音在黑暗响起,随后屋里的灯也亮了。但是已经晚了,陈阳的膝盖已经重重地顶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人闷哼了一声,身子向后倒去。随后陈阳就看到了坐在屋子正中间的青木荒服。

  陈阳看到青木荒服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看到了斜靠在床上的大岛奔三。

  陈阳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道:“唉呀!这事弄得,我以为是军统的人来执行家法了,谁知道……”

  陈阳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误会,误会,你说也是,这家伙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挨两下也活该。”

  陈阳说完后,笑嘻嘻地看着青木荒服说道:“青木太君,我说的对吧。”

  青木荒服笑了笑,不说话。大岛奔三干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事不关青木课长的事,他是我的人,是我让他这样测试你一下。”

  陈阳一愣,纳闷地望着大岛奔三问道:“大岛君,这是……”

  “我都听说了。我很赞成青木课长的这个计划,而且我在这之前,已经悄悄地在布局,这些都是喜多先生的直接指挥。”大岛奔三看着陈阳,缓缓说道。

  陈阳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他好像觉得这一次派他去易县,并不全是试探自己,也有着利用自己真的去开发那里的想法,他在等着大岛奔三的继续说话。

  “青木课长将计划汇报给喜多长官,喜多长官让我们一起来完成这个计划。你到易县要联系的人,是我的下线,你在那里建一个情报站,负责向北平这里传递消息。”大岛奔三说道。陈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你在易县的联络人,以及联络方式,待会儿会和你的身份一起交给你,记熟之后烧掉他。”大岛奔三接着说道。

  “我在北平的联系人是谁?”陈阳问道。

  “你的联系人在易县县城,你在城外,得到情报后你传送到易县县城,由他来发电报。联络方式也和身份证明在一起,看完烧了。”大岛奔三回答说道。

  “那我们之间见不见面?”陈阳问道。

  “决定权在你。你知道他,他也知道你,但是想见不想见,都由你来决定。”大岛奔三说道。

  “我的任务是什么?”陈阳接着问道。

  “那个地方很复杂,出了城皇军对那里的掌控力差了许多。你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搜集那里所有的情报,我们不给你画框框,能搜集什么就搜集什么。”大岛奔三说道。

  “就这?”陈阳皱起了眉头,他想着应该不会这么容易。

  大岛奔三无奈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道:“那边的情况不要想得那么乐观。那里不仅是情报站,它还是一个交通站,你到那就知道了。”说到这里,大岛奔三迟疑了一下,说道:“可能要比你想得糟糕一些。”

  陈阳朝着大岛奔三点了点头。看来这个日本人对自己还算不错。

  潜伏的任务,陈阳已经大致了解。至于青木荒服的目的,他也已经清楚了。他们是用这个情报站来作为甄别自己的工具。这个情报站,就是青木荒服给自己设下的陷阱。

  陈阳明白了这个关节,不由得冷冷地一笑,想到看来喜多机关下的本钱还不小,为了对自己地甄别,他们不惜破坏掉一个潜伏点!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个潜伏点是多么的不受待见。估计潜伏的时间里,也没有做出什么贡献,属于可有可无的类型,所以这一次才拿出来作为对自己甄别的诱饵。

  陈阳知道,如果自己一过去,潜伏点就出事,那自己的身份无疑就暴露了。

  但是自己知道那些人是窝在根据地的探子,还得留着他们,这样的话,陈阳又怎能甘心!

  “只能先过去看看再做决定。”陈阳暗暗地想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