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了 > 第八十章 我吃排骨你吃面
 
  “爹爹答应你,一定好好活着,等到了南境,就给你和你娘写信。”
  良久,容朔凝视着容宝怡的眼睛,认真的回应。
  容允浩仰头看他,问:“爹爹,南境是什么样子呀?”
  “南境混乱,北境寒苦,”容朔说道,“南境与魏国和几个小国接壤,常年都在打仗,百姓民不聊生。”
  顾澜低声道:“既然与各国接壤,那必然有很多商贾往来,获利众多,可多经商。”
  “你小子,不愧是周家的外孙嘛,挺有经商的头脑,”容朔赞赏的点了点头,“的确,南境那边因为临近众多小国,所以往来的商贩极多,你们周家的布铺,还在鄞州城还开了一家。”
  顾澜记得,原书中便是鄞州被魏国攻破,容朔战死在鄞州城。
  “鄞州如今有多少守军?”她若有所思的问道,“王爷这次回去,我记得是因为边关急报,说将士们的军饷迟迟未发。”
  难道,鄞州失守,是士兵太久没发军饷,发生了哗变?
  容朔扬起眉毛,沉稳的说:
  “鄞州是本王主力驻扎之地,也是南境的中心枢纽,足足有三万步卒,两万铁骑,顾老弟莫非是担心鄞州有变?不会的,这五万将士的军饷户部之前已经拨出,只是因为水灾,在路上延迟了半月而已,等本王回去,将士们自然不会再有怨言。”
  顾澜道:“王爷,你手下一共有多少骑兵?”
  “骑兵极为珍贵,供养不易,本王也只有这两万而已,你爹那里骑兵多些。”
  这时候,容宝怡小声开口询问:“父王,骑兵又不能用来守城,你全放在鄞州做什么?”
  顾澜亦点了点头,看着睿王,轻轻地说:“王爷,那些骑兵放在鄞州,不就像这一营的百战精锐,却用来守城门吗。”
  原书中并没有提到睿王究竟如何兵败,据说,是魏国突然出兵,将燕国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睿王兵强马壮,也不至于措手不及就战死了,她只能尽量在这些现有的布局中,寻找一些可能。
  容朔惊讶的看着顾澜和容宝怡,他没想到眼前的少年小小年纪还懂排兵布阵,而自己的小女,也是一句话就说到了利处。
  他沉思片刻,见顾澜没再叫自己大哥,也就不开玩笑了,说道:
  “顾小侯爷,此事本王也曾想过,本王之所以将这些骑兵全都放在鄞州,是因为之前大捷,魏国已经与咱们大燕签署了暂时闭战,互通商贾的文书。
  本王总不能还将这些骑兵陈兵边境,做出一副随时要出兵的样子,把魏国那群孬种吓死吧。”
  睿王的语气透着深深的自信,顾澜看得出来,这不是狂妄,而是真的对自己的士兵充满信心,对自己的能力也极为清楚。
  而他的解释合情合理,这些骑兵放在极为安全的鄞州,是如今的唯一举措,除了长此以往可能会让骑兵失去锐利,暂时,也只能如此了。
  “原来是这样,爹爹,那魏国是不是真的打仗很差啊,万一他们又来进犯我们大燕,怎么办?”容宝怡反应过来,又问。
  容朔笑了笑,目光中露出几分不屑:“魏国自诩为天下文道之源,早些年广开科举之门,的确选出了不少才华横溢的文人墨客,但打仗,他们不行。
  如今,魏国太子元朗都送来了,他们还打个什么?就算他们真的阳奉阴违出兵,边境守军也都是精兵老卒,他们打不过的。
  也就靠魏国大将军撑着,否则,本王上次便可以长驱直入,直接兵临汴都。”
  汴都,是魏国都城。
  睿王说的没错,连一国太子都被阵前抓了做质子,魏国似乎短时间内,的确不可能与大燕开战了。
  总不能不顾太子死活。
  顾澜心道,难道睿王死在十二年后?那时容璟才改了国号为建德?她还得等十二年剧情才正式展开?
  那......这事她似乎好像不需要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
  这时,唐战粗粝的声音出现:“容五公子和县主之前他们还说,皇上将王爷你手下的精锐调回来收守城,长此以往会让兵无常将,帅无常师呢。”
  提到容珩,容朔沉默了片刻,随即转移了话题:“唐战,你做什么好吃的?”
  他何尝不知道频繁调兵的后果,但如今,他也只能听从圣旨。
  唐战瞥了一眼顾澜,放下手里的面盆:“今日吃面。”
  桌上,是一盆煮好过水的雪白面条,散发着面食本身的香味。
  容朔皱了皱眉:“菜呢,本王的下酒菜呢。”
  唐战轻飘飘的开口:“酒都没有,要什么下酒菜。”
  军中不得饮酒,睿王本人最为恪守规矩,整个军营,恐怕除了随军大夫那里有些处理伤口的烈酒,是找不到一滴酒的。
  所以睿王之前嚷嚷着要下酒菜,也只是......要一份菜。
  大燕王爷就是这么卑微的。
  唐战看着容朔吃瘪的脸,感觉自己心中一晚上的悲愤终于得到了纾解。
  “吃吧。”
  他又将碗筷分给几人,然后端来一碗黑色的不明汤料。
  小世子本来充满期待,见到这酱料惊恐的说:“唐战伯伯,你不会真的给我们下毒了吧,我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毒死我?”
  唐战阴沉着脸,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对,下毒了。”
  他就不信顾澜敢吃。
  然后,几人就看见顾小侯爷先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面,随即端起那碗汤料,往面碗里舀了两勺。
  顾澜顺着面条拌起来,黑乎乎的液体融入面中,却随着搅拌将雪白的面条染成了通透的金黄,充满诱人的色泽。
  顾小侯爷搅拌完葱油拌面,抬眸看了一眼众人,特意对唐战微微一笑,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干面。
  熬制好的葱油与酱料鲜香扑鼻,闻着就令人食欲大动。
  拌好的面条劲道爽滑,混合着面香,油香,葱香,色泽明艳,香味浓郁,入口之后,整个味蕾仿佛都已经被香味填满,好吃的让顾澜眯起了眼睛。
  怪不得睿王选唐战当亲卫啊;
  怪不得容珩和他结拜啊;
  她都想娶回家......带回定远侯府做厨师。
  要么以后让容珩给她和唐战赐婚吧,唐战还能做做饭做家务。
  顾澜几筷子,吸溜吸溜,一碗面就见了底。
  她吃的笔尖冒出一点薄汗,卷起衣袖,又盛了一碗。
  容朔几人瞪大眼睛,纷纷下筷子抢面。
  “好好吃!”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食。”
  “等等,容允浩你慢点吃——给你爹留点!”
  这样的表现,无疑是对厨师最好的夸赞。
  唐战冷哼一声,道:“营外恰好生了一片小葱,末将就花费了半个时辰熬制了葱油,佐以面条,这葱油熬好加上酱料,便是这个颜色。”
  说着,他把之前熬过葱油而被榨干成焦黄的葱段端了上来。
  顾澜夹一筷子放进碗里:“你怎么切成葱花了?”
  唐战盯着大快朵颐的顾澜,仿佛她就是那把被剁碎的小葱,一字一顿的说:“练习刀工。”
  顾澜觉得唐战终有一日会被自己气死的,可能他切的不是葱,是她吧。
  她也没想到,在古代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葱油拌面,感谢架空小说。
  顾小侯爷虽然厨艺不行,只会做小火锅,但是她对吃还是很考究的。
  顾澜心想,有空可以拉唐战和二婶交流一下厨师经验,交换菜谱,互相学习。
  不知不觉,一盆面条就见了底。
  顾澜护住最后两大碗,又分别浇了葱油,拿着两双筷子,端着面走了出去。
  “顾老弟要去干嘛?”容朔愣愣的问。
  容宝怡打断她爹的话,小声道:“小侯爷的事儿你少管。”
  别打扰她看顾小侯爷给容五公子送饭!
  远远地,顾澜便看见容珩正坐在校场外将士们休息的地方,手里,似乎端着一份饭菜。
  此时是午膳时间,军营简陋,这里的将士们大多都蹲坐着吃东西。
  秋风四起,周围黄叶纷飞,尘土飞扬,顾小侯爷护着自己的两碗面,将碗放在怀里端着,小心翼翼地走到容珩面前。
  “珩兄,来,吃这个,肯定比军中其他人的伙食——”
  她说到一半,看清了容珩碗里的饭菜,默默的把“要好”两个字咽了下去。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容珩吃的是炖排骨配白馒头?
  顾澜放眼望去,发现这些士兵每个人碗里,似乎都和容珩一样。
  空气里的肉香,完全盖过了顾澜手中两碗葱油拌面的香气,容五公子还在高兴吃肉。
  远处分发饭食的几名火头军还在呼喊道:“诸位,不够的再来取馒头啊,明日咱们就离开这里了,我宰了头猪给大家将补尝尝。”
  容珩看见她手里的两碗面,看懂了她的来意,扬了扬手中馒头:“我也已经给小酒送去饭食了。”
  顾澜深吸一口气,挨着容珩坐下来,开始暴躁吃面。
  她几大口就将脸塞得鼓鼓的,容珩忍不住道:“顾澜,你慢一些。”
  他经历过吃不饱饭的时日,吃东西时候才快一些,可是顾澜自幼娇生惯养,又没人人跟她抢,怎么吃起饭来也很猛?
  他想到,顾澜饭量也很大......罢了,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些也能长高点。
  顾澜充耳不闻,吃完这碗,又开始吃本来打算给小酒的那碗。
  容珩意识到她不对劲,蓦地夺过面碗,皱眉问道:“顾澜,你在做什么?”
  少年抬起头,两颊鼓鼓的,像一只白白嫩嫩的小仓鼠,双眼亮晶晶的望着他,眼里盛满了委屈。
  一瞬间,容珩忽然一通百通,想明白了顾澜的意思。
  ------题外话------
  之前提过,现在是成平六年,而顾澜只知道剧情开始是在建德二年,所以她只能通过皇帝什么时候改年号,来判断剧情时间。
  至于皇帝什么时候改年号,这她哪知道,全凭皇帝心情。
  葱油拌面真的好好吃,我一下子能吃两大碗。
  某日,容珩终于开始怀疑顾澜身份,最终因为她饭量太大打消了疑虑。
  顾澜:我凭本事化险为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