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我靠打脸渣男在恋综爆红了 > 第113章 第 113 章
 
漫长的颁奖典礼, 因为穿插了歌手表演和主持人的逗趣,一点不显得无聊。

唐玥作为新人,谁都不认识, 和左右明星礼貌打过招呼, 就感兴趣地关注着台上。后来她察觉有人看她, 才发现季泽言也来了, 她对他笑了下, 刚好镜头打过来, 她的笑颜一下子出现在大屏幕上,美颜暴击也不过如此。

好多人都看了过来, 做主持人的明星笑着打趣, “大家都没兴趣听我讲笑话了,都着急看校花了。说起来小玥演的《爆甜校花》真是勾起了我们青春的回忆,在校园里纯纯的爱恋,怦然心动、小鹿乱撞,真是好久都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我们让校花来说一说第一次拍戏的感受怎么样?小玥。”

主持人示意了一下, 立刻有人弯腰到唐玥面前递话筒。唐玥接过笑说:“拍戏太神奇了, 能在一段时间里变成另外一个人,好像多出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我喜欢演戏,希望以后有机会拥有不同的人生。”

主持人:“看来你已经拥有了演员最大的热情, 特别棒。演员这个行业, 需要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注入进来, 焕发更多的生机,创造更多的经典。

那今年就有几位新人特别优秀, 给出了非常好的作品,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入围的是哪几位, 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很快出现各个作品的最佳镜头, 《爆甜校花》就在其中,唐玥入围了最佳新人奖。很巧的是,上台的颁奖嘉宾居然是齐导。

齐导同另一位嘉宾寒暄两句,就毫不拖沓地打开卡片,念出了获奖者的名字:“本次最佳新人奖的获得者是——唐玥!恭喜!”

唐玥悄悄吸了口气,有点意外,更多的是惊喜,还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

掌声已经响起,旁边的女星笑着抱了抱她,“恭喜,快上去领奖吧。”

“谢谢!”唐玥笑着提起裙摆,慢慢走上台,从齐导手中接过沉重漂亮的奖杯。

齐导笑说:“恭喜你小唐,这是你的第一个奖杯,以后你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奖杯,最好现在就订做个展示柜,不然可来不及放奖杯了。”

大家都笑出声,齐导又对大家笑道:“我看了小唐的剧,十二集,一分钟都没落下,非常好看。今天是我特意和小孟换了位置,知道唐玥要获奖,我说这个奖一定要由我来颁。

我很多年没看过偶像剧了,也很多年没这么看好一个新人。小唐在我的新戏里表现相当好,在我心里,她不止是电视剧里的最佳新人,也是电影里的最佳新人。多的不说,明年你们看电影就知道了。”

大家又是一阵笑,唐玥笑道:“您要是再说,大家就要以为我们是来宣传《决战》的了。”

齐导点点她,“本来还有人不知道,你一说,大家都知道叫《决战》了。来吧,享受你的荣耀。”

唐玥微微鞠躬,走到立式话筒前,看了看奖杯,笑说:“刚才走红毯的时候,主持人问我想没想过得奖,我说拍戏收获了很多,得不得奖并不重要。

但现在拿着奖杯,我发现我爱这个奖。最佳新人,这对刚开始拍戏的我来说,是最棒的嘉奖。

说实话刚开始接这部戏,我最大的想法是要演女主,当然剧本我也是好好挑了的,但最重要的是我有个女主梦,要感谢我的经纪人、公司、团队。

他们支持我的选择,我能演齐导的戏,也是他们支持我,为我奔波争取的试镜机会,他们就是我最坚固的后盾。

然后是剧组所有人,最初剧本和镜头细节、情节安排,并不是电视剧呈现的那样,是在我经历一点小风波之后,冯导他们说他们相信我能演好,我们大家一起精益求精,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我们能力的极致。

这个奖属于我,也属于我的团队和剧组所有人,谢谢你们。当然还要感谢我的粉丝,谢谢你们一直信任我、支持我,还有一直保持冷静理智,你们太可爱了,希望你们一直保持下去,我爱你们,谢谢!”

唐玥又一次鞠躬,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她抬起头,看到台下满满的人,西装、礼服,全部都光鲜亮丽,在灯光下显得熠熠生辉。

大家脸上都挂着笑容,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感觉特别棒。

她举起奖杯冲台下笑了笑便稳稳地走回了座位。

之后唐玥有点走神,就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而且有点超出她的预料。她不止得了最佳新人奖,她还获得了本年最具人气女演员奖。

《爆甜校花》获得了优秀作品奖、最佳剧情奖、最受欢迎电视剧奖、最佳导演提名、最佳编剧提名、最佳剪辑提名。

《都市蜜恋》获得了最佳导演奖、综艺收视率年度季军。

这些奖项或多或少都和唐玥有关,对一个新人来说,这次颁奖晚会绝对是她的高光时刻。

晚会结束后,苏燕就跑来对唐玥说:“玥姐,季导给你发消息了。”

唐玥接过手机看了下,季泽言问她要不要一起庆祝,叫上大家热闹一下。他有个好地方推荐,朋友的私房菜馆,不会被狗仔拍到,没有别人打扰,晚上可以只招待他们。

当然要!唐玥立马回复,要到了菜馆地址,叫上团队、剧组的人一起庆祝,还有盛明萱、许东霖,然后她坐上车就给妈妈打电话报喜。

有的人没在首都,不能到场,但到场的每个人都超兴奋。作品成功了,唐玥也成功了,这是他们每个人的功劳,他们以后的履历也能漂亮好多。

唐玥点了菜馆所有看起来好吃的菜,开心地和大家一起享受喜悦,好多人来敬酒,她都毫不犹豫地喝了。

季泽言坐在她身边,在她喝完十杯白酒后,侧过头靠近了些,低声问:“不一定都喝,说酒量到了之后喝一小口就行。需要我帮你喝吗?”

唐玥转头对他笑了下,“不用,我千杯不醉。只是酒精让我有点点兴奋,就一点点。”唐玥抬起手,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

一个凑近,一个转头,这一瞬间他们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季泽言反射性地直起身避开了些,心脏却飞快跳动起来,眼前都是唐玥转过头的笑颜。

等又有人来向唐玥敬酒,他才冷静下来,看看唐玥唇边的笑容摇头失笑,什么有一点兴奋?这不就是微醺吗?

不过唐玥说不用,他就没帮忙挡酒,盛了些养胃的菜放到她的餐盘里,她喝完酒低头就能吃。

酒过三巡,大家都三五成群地聊天,还有拿了点歌机唱歌的,热闹又放松。

唐玥端了杯水走到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

季泽言拿起唐玥的外套跟出去,苏燕和江婷看到了,对视一眼,决定玩她们自己的。

季泽言将外套披到唐玥肩上,“天气很冷了,小心着凉。”

唐玥拉了一下外套,转头看他,笑道:“季导,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想庆祝的时候,你拒绝了我?”

季泽言立时就笑出来了,“这么记仇?当时在农家院录制,不方便……”他看见唐玥挑挑眉,摊手道,“好吧,说实话,是因为当时我和你不熟,不想帮嘉宾庆祝。但是我同意你点篝火吃好吃的了,还有后来你抓了犯人,我也陪你去了海底世界庆祝。”

唐玥点点头,看向四周,“海底世界很棒,这里也很棒。好像我开心的时刻你都在,好奇妙。”

季泽言的心跳漏了半拍,下意识说了句:“我希望你以后想这样庆祝的时候,我也在。”

说完他忙转移话题,“但不要再翻旧账,第一次没给你庆祝的事就算了,好不好?”

“ok,这件事我们不提,我们提一提你用大餐诱惑我去约会的事。”唐玥的表情一言难尽,“你知道和渣男约会有多难吗?我也该当一次导演,让你做嘉宾去和渣女约会。但是我用什么诱惑你呢?你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季泽言轻咳一声,看她还真的在想,突然说道:“你想让我试试的话,我可以,不用什么东西诱惑。”

他连忙解释,“当初我们不太熟,我希望节目好看,觉得你很棒,那样约会一定有很多看点。”

季泽言微微转头去看唐玥的表情,轻声道:“忽略你的感受了。对不起。”

唐玥扑哧一笑,“你还认真了?我逗你玩的。要是你没安排那么多看点,我靠什么红啊?大家都说你是扒皮专家,一环套一环故意让他们漏老底,多亏你,我才能光明正大地说他们不好啊。”

唐玥仔细看看他,笑道:“你和人熟了以后还挺好玩的,你刚才解释的样子好像犯了错一样,和你平时完全像两个人。”

季泽言笑着摇摇头,“我还有很多面,以后有机会你就知道了。”

苏燕远远地看见他们,偷偷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外面下雪了,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季泽言侧过头低头笑望着唐玥,无端看出几分喜爱;唐玥看着季泽言笑得很开心,不知道被什么话逗笑了。

照片看上去十分唯美,还很甜。要看到季泽言笑可不容易呢,要看到唐玥笑得这么放松这么开心,也很不容易。

苏燕默默吐槽自己,cp粉看到他们就觉得好甜,连眼神都能看出喜欢来了,然后悄悄保存了这张照片,放到了加密文件夹里。

唐玥真的是千杯不醉,第二天她照旧早起练精神力,出去健身,完全没有宿醉没有疲惫,看得别人都想和她一起健身了。

之后在其他的颁奖晚会中,唐玥又先后获得了偶像新力量奖、最具潜力新演员奖、尖叫女神奖、最具影响力艺人奖,还有不少提名。《爆甜校花》也是,她这才真正有了“红”的感觉。

她参加完最后一个颁奖晚会,回到家里,忽然看见客厅多了个很漂亮很大的玻璃展示柜,她的奖杯都在里面。

“surprise!”盛明萱笑着迎出来,“喜欢吗?我特意订做的,是不是很好看?还有好多位置,留着放你以后得的奖。我觉得不会太久,明年年底至少比现在多一倍。”

“哇哦。”唐玥惊喜地走上前,展示柜里灯光照着奖杯,“特别漂亮,我要好好珍藏它们。”

她把新获得的奖杯郑重地摆进去,笑道:“等我老了,一定要拿出这些奖杯慢慢回忆。”

不过唐玥的新鲜感也就到这了,休息一天,她就立马飞到横店,继续拍她的宫斗剧。什么得不得奖的,还是把手上的事情做好更重要。

倒是盛明萱很有兴致地给几个奖杯画了个合集,漫画特有的质感,有点点可爱,又很好地凸显了每个奖杯的形状特点,看上去特别有意思。

她在画上写了一行花体字——唐玥出道第一年成果。

这就像未完待续,告诉大家以后还会有第二年、第三年,甚至更久。而出道第一年就拿到这么多奖杯,谁还能这么荣耀?

唐玥的粉丝看到这幅画立马疯狂转发,几乎人手一份,有的打印出来摆在桌上,与有荣焉,有的换到自己的桌面、聊天背景等等能随时看到的地方,莫名有一种力量激励着他们努力奋进。

唐玥进剧组了,外界根本得不到任何消息,她在努力,在收获更甜美的果实。做她的粉丝凭什么不努力?之前喜欢她很多方面,但现在,又多加了一个正能量。他们真的感到了很强很强的正能量。

粉丝纷纷开始晒自己的年终总结和未来展望,会画图的像盛明萱一样画图,不会画的有人拍照、有人做导图、有人写文章。

总之大家都开始总结自己这一年到底收获了什么,还有在新的一年想实现什么目标。

这件事没有上热搜,但在粉圈却悄悄传开了。好多追星的粉丝都知道,唐玥的粉丝跟着偶像一起努力。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在心底有一点点羡慕唐玥的粉丝了,同样是追星,唐玥不传绯闻、不让粉丝吵架、不发乱七八糟的通稿、一出道就获得业界肯定、传递给粉丝的没有一丁点负能量。

唐玥还光明正大地在台上夸赞粉丝懂事,希望他们一直保持下去。

多少明星在和人撕逼的时候会故意煽动粉丝?不出声就看着粉丝到处撕,被人骂脑残,甚至被人告。在唐玥这样真心要粉丝理智追星的对比下,莫名就感觉自己追星追得不那么幸福。

当然也就只是短暂的一点现象,没什么人发现,随着唐玥低调拍戏,大家也都恢复了原状。

唐玥这次拍戏一直拍到除夕前夕,距离那些颁奖晚会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期间唐玥和季泽言的联系多了起来,几乎每天都会发微信说一些事情。

刚开始是对合作拍电影的设想,筛选剧本,了解一些必要的工作之类的,后来是一些资源,季泽言问她有没有兴趣,唐玥挑喜欢的接拍了一个手表广告。

再后来他们提起了拍戏时遇到的问题,身边发生的趣事,美食分享,不知不觉就成了很习惯的闲聊。自从唐玥发现季泽言台词功底学得很快,她还会和他视频对戏,让季泽言念和她演对手戏的角色台词,她在这边对戏表演。

一切都发生得很自然,唐玥在剧组拍完杀青,也提前一天告诉了季泽言,这天刚和大家道别,她就收到了季泽言的信息。

【我到这边出差,要一起回a市吗?】

唐玥有点高兴:【好啊,那你现在有空吗?我杀青了,我要去好好庆祝一下。】

季泽言:【有空,你回酒店换衣服,我过来接你。我租了车。】

唐玥:【好,我来选地方,剧组群里推荐了好多好吃好玩的地方,我之前都没去。】

苏燕知道唐玥要和季泽言出去的时候,表情有点微妙。唐玥问她:“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苏燕迟疑了一下,凑近说:“玥姐,你知不知道季导的身份啊,今天有媒体曝光,但还没确定是真的假的。”

“身份?你说他家人吗?没聊过,有什么特殊的吗?”唐玥接过她递来的平板翻了翻。

苏燕有点惊奇地说:“季导居然是富豪的儿子,就是那个地产大亨季伟涛,你见过吗?对了,你们都是富二代,以前从来没见过啊?

季导藏得可真深,他的粉丝都惊呆了,上次知道他是星耀集团创始人就够炸的了,这次居然还多了这么牛的身世。

关键是季导长得帅,有才华,还那么聪明,他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哇,有个这样的儿子也太幸福了吧。”

唐玥回忆了一下原主的剧情,微微皱眉,“我是见过季伟涛的儿子,但不是季导。那个儿子看着比季导小一点。”

苏燕立马脑补出一部电视剧,“该不会是小三上位,原配的儿子逆袭剧本吧?季导就是爽文男主啊。”

唐玥失笑,点了下她的脑门,“别瞎猜了,快回去休息吧,我要出门了。”

唐玥换好衣服上了季泽言的车,他们去了秦王宫、梦幻谷,拍了好多照片,可惜都是戴着口罩的,不然要被人认出来了。接着又去吃大餐,开车兜风去看夜景。

唐玥开着车窗吹夜风,开心道:“终于拍完了,我要好好玩一段时间。”

季泽言开着车,笑问:“最近是不是有点累?连着跑了好几个剧组。”

“累也不是,就是一直拍拍拍会开始无聊。”唐玥仔细想那种感觉,“你能体会吗?就是一个剧组接一个剧组,演不同的角色很有意思,但是我没有自己放松的时间了。

平时不拍戏的时候我还要和老师学习,练眼神、练表情、练情绪。我感觉该放假了,大家不都放寒假了吗?”

“我好像很多年没放假感受自己的时间了。”季泽言看她一眼,“要不要一起去度假?去国外自由一点,不会一露面就被认出来。”

“我答应了雪薇出国玩,和我妈妈一起过完年就去。你公司不忙了吗?是不是放年终假?你也找贺皓轩去打打球,放松玩玩,不能总工作。”

“嗯,好主意。”季泽言等红灯停车,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动,若有所思。

唐玥忽然察觉季泽言的情绪有点失落,疑惑地看了季泽言一眼,怎么就失落了?因为不能一起出去玩?之前明明还挺开心的,说起来好像季泽言和她在一起的是时候都很开心,比苏燕和盛明萱这两个小粉丝还开心呢。

还是因为今天的新闻?她想到季泽言出现在镜头上的时候一直带着帽子口罩,直到上次竞标才走到台前,现在被挖出家里的事,大概会不好受吧?

而且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季伟涛那个小儿子,不知道季泽言,想也知道其中肯定有大矛盾。

但之前他们玩的时候,她感觉季泽言还挺开心的啊,又不像是因为这种事难过。她想想上次是荒岛的时候,季泽言还开玩笑说不稀罕继承什么家业,那种语气根本是不在乎季家的感觉。

季泽言注意到她没说话,就问道:“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唐玥看看他,试探着问了一句,“我看到了今天的新闻,你需要人当树洞吗?”

季泽言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她说的新闻,本想说没事,顿了顿忽然决定趁这个机会让她多了解自己一点。

两人去了山顶看夜景,季泽言说:“我母亲是季可欣。”

唐玥有点惊讶,季可欣是二十几年前最红的女演员之一,演技特别好,据说人也很温柔,好多人喜欢她。唐玥请私人老师学表演,还看过好多季可欣演的片段,怎么都没想到,那居然是季泽言的母亲。

季泽言深吸口气,淡笑着说:“季伟涛当初大力追求我母亲,鲜花香车所有最浪漫的手段,最后用一颗真心打动我母亲,甚至因为季伟涛的父母不同意儿媳抛头露面,我母亲息影了。

但是季伟涛的真心不值钱,结婚才两三年就开始经常出轨,我母亲是那种……很温柔、很善良、很柔弱、不会和人吵架的人,但是她骨子里又不能接受这样的丈夫,就带我去了国外。

我听管家说,刚开始几年,我母亲还期盼季伟涛浪子回头,一家团圆。后来她死心了,再也没笑过,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发呆。管家想让她看心理医生,她拒绝了,她觉得那样就很好。

管家说……她是怕死了之后留下我一个人,所以她从来不自杀。”

听到这句话,唐玥就明白了季泽言为什么提起母亲总有种愧疚感,好像母亲过得不幸福都是他的错一样。原来是因为这个。

他的母亲痛苦度日,早就不想活了,却是为了他多承受了很多年的痛苦。在唐玥看来,真正爱孩子的人是决不会让孩子听到这种话的,一定会给孩子很多很多爱,让他在不恐惧不自责的环境中长大。

但毕竟人是有感情的,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特别是唐玥记得季泽言的母亲有抑郁症,大概想做个尽责的好母亲都做不到,因为根本就失去了喜怒哀乐,对孩子的爱也消失了,不肯死大概是最后的底线,是她作为母亲最后的责任感,她是个病人,没办法指责她什么。

只是这样季泽言可能要很艰难才能疗愈这种愧疚感了。

唐玥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默默把手放在了他的背上,释放精神力用自己的情绪安抚着他。

季泽言对她笑了下,继续道:“其实已经过去很久了,没有当初那么难过了。特别是遇到你之后,我想通了很多事。

我长大一些,发现我母亲看电视上出现她拍的戏,颁奖典礼,还有粉丝追星,眼睛会有些神采,我问她的时候,她说退出娱乐圈是她最后悔的事,她很遗憾没有得到更高的成就,很遗憾失去了粉丝。

当时我说她可以复出,不管还红不红,那都是她喜欢的事。

她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我一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把好好的路走得越来越窄,画地为牢,一辈子把自己困在家里。到后来她抑郁严重了,就更没办法改变了。

我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赶快长大,帮她好起来,帮她重回娱乐圈,帮她做所有她想做的事。

结果我还不够大,她已经不在了。

我最后问她想不想报复季伟涛,她说那已经是不重要的人了,让我过好自己的人生。”

季泽言低头笑道:“所以我进娱乐圈,想看看娱乐圈是什么样,明星是什么样,有点失望,直到看见你。

其实季家的事曝不曝光真没什么,我之前不愿意露面,只是因为公司还不够强大,不想横生枝节。毕竟季家现在有一位继承人,如果以为我回来要做什么,那公司发展会艰难很多倍。”

唐玥挑挑眉,“看你把公司当副业一样,但还要发展起来……是想对季家做什么吗?”

季泽言看着她笑出声来,“嘘,不要告诉别人。”

唐玥也笑了,“如果需要帮忙,告诉我。”

“你介绍给我那两位前辈已经帮到我了。”季泽言舒展了一下身体,有点奇怪地说,“好像把这些事说出来轻松很多。”

他看向唐玥说:“不用安慰我,我早就没事了。”

唐玥感觉他情绪确实不差,当然是相信他。季泽言在她心里就是很强大的人,过去那么多年了,能这么轻松的说出来,她也不觉得奇怪。

季泽言却在想,太多年了,只有认识唐玥以后,看到唐玥和他母亲完全不同的性格,那么积极向上,那么乐观,他才解开了一点心结,在母亲的祭日那天不再难过愧疚。

他早该发现唐玥在他的世界里是不一样的,他真是太蠢了。

这天之后,季家那边找上季泽言,季泽言就开始忙公司的事和应付季家。唐玥则是陪妈妈温馨地过年,直到她和秦雪薇要出国的前两天,秦雪薇给她打电话说:“我们要不要多几个人去啊?贺皓轩啊、季总、我哥、盛明萱、许东霖,人多热闹嘛,要不要?”

“嗯?”唐玥好奇道,“你怎么突然想加人了?”

秦雪薇嘟囔道:“还不是贺皓轩,昨天我和他出去吃饭,打赌输给他了,他就要跟着我出国玩,让我给他当导游。那总不能咱们两个加他一个吧?不如多叫点人,到时候露营什么的也有意思啊。”

“好啊,那你联系他们,我和明萱说。”唐玥挂了电话之后,撑着头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她忽然发现她和季泽言走得很近,比别人都近。季泽言也很爱找她,她杀青,他居然有时间陪她玩,那么巧出差?还有她那天才说了要和秦雪薇出国,贺皓轩就和秦雪薇打赌了,该不会也是巧合吧?

她不自觉地露出笑来,这家伙跟这温水煮青蛙呢?倒是挺不明显的,她决定验证看看!

唐玥和盛明萱他们约好,出发的时候就是六个人一起去,秦雪薇懊恼地说:“我哥就是个机器人,临时有什么会议,他就亲自去了,让我爸和我妈二人世界。”

唐玥好笑道:“那不是很好吗?各自开心。”

秦雪薇不甘心地看她一眼,想说什么都咽了回去。她真是越来越觉得唐玥好了,哪哪都好,她拉着她妈看电视,她妈都说唐玥好。她哥那个木头,要是能娶到唐玥简直是祖上烧高香。

可惜她家祖上没烧香,她看见季泽言又站在唐玥身边,唐玥也很习惯的样子,直接转过头眼不见为净,看来她哥是没戏了。

贺皓轩瞄了一眼季泽言,看季泽言一脸淡定就想吐槽。不是秦墨木头机器人啊,是季泽言心机,暗中让给秦墨一个好项目,秦墨怎么可能不要?

不过他可不能说,这种时候,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当然力挺兄弟了。

上飞机秦雪薇刚要和唐玥一起,贺皓轩就问秦雪薇:“昨天发给你的谜语你猜出来没?”

这时季泽言过来问唐玥:“一起坐吗?”

唐玥顿时笑了,碰碰秦雪薇,“你要不要和贺皓轩一起猜谜语?”

“猜就猜,我还不信了,我智商没问题。”秦雪薇瞪了贺皓轩一眼,蹬蹬走过去坐到了贺皓轩旁边。

盛明萱和许东霖一起,唐玥自然地坐到了季泽言旁边,特意关注,果然发现他期待的情绪变成了高兴。

唐玥托腮看向窗外,好整以暇地等着,心里默默数数,才数到二十八,就听季泽言问:“有什么想玩的吗?我查了一些旅游攻略,要不要看看?”

唐玥看向他点点头,像平时一样笑说:“好啊,你推荐去玩什么?”

季泽言就开始给她讲那些景点和好玩的地方,还没忘了她最爱的美食。唐玥注意到贺皓轩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脸笑地转了回去。

这么明显,她之前居然没注意到。

季泽言很早就对她好感度很高,还说过因为母亲一些事,特别想助她成功拿到影后奖杯,看她每一个决定,然后生活得更好。

所以他们联系频繁了,她也没多想。现在想想,她和江婷都没联系得这么频繁,江婷作为经纪人,还恨不得她爬上顶峰呢。

不过这种感觉还不赖,唐玥有种被珍而重之,小心靠近的感觉。好像只要她讨厌,他就会退开,完全没给她任何不安的感觉。

她听完季泽言说的攻略之后,甚至放松地在他身边睡着了。

盛明萱和许东霖对视一眼,许东霖悄声在盛明萱耳边说:“我还想介绍我战友给玥姐认识呢。”

盛明萱好笑道:“你可别乱介绍了,我看玥玥挺喜欢这样的,顺其自然。”

许东霖耸耸肩,给盛明萱盖上毯子,让她也睡一会儿,还要很久才落地呢。

等秦雪薇猜完谜语,心满意足地回头看,就发现两个女生都睡着了,她们旁边坐着的男士就像守护者一样,顿时感觉被喂了两盆狗粮,心塞地转回来。

贺皓轩嘴欠地道:“你也要毯子吗?我帮你盖?”

“谁用你?”秦雪薇翻了个白眼,盖好毯子半躺着闭上眼,嘟囔道,“谁要是做了你女朋友,肯定被你气死。”

贺皓轩看看她,笑起来,凑近点说:“那我就找个活泼的、心大的,怎么气都气不死那种。”

秦雪薇立马拍他一下,“你不是说要找当家主母吗?也太能自打脸了,走开,别打扰我睡觉。”

贺皓轩就老实地退了回去,又看看她,帮她把遮光板拉了下来,没一会儿秦雪薇就睡着了。贺皓轩不禁失笑,还真是心大,一天天的也不知道都在想什么,连别人的暗示也听不懂,够傻的。

同一时间,季泽言也帮唐玥把遮光板拉了下来。然后他拿出平板,在上面写写画画,处理这段时间的工作。

为了让贺皓轩和他出国,他把这段时间的工作都包了,还被贺皓轩调侃是昏君,别人眼里特别强的公司在他这永远是副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转正。

还有他以前否认月季cp,现在绞尽脑汁地追求唐玥,看到以前恋综安排的那些节目都有点懊恼,让贺皓轩笑了他好几天,说早就等着看他笑话呢。

他是迟钝了点,就希望现在还不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