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错认偏执反派的下场[穿书] > 第83章 番外之黄粱一梦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 你害死了余家人,还要再杀了裴家吗。”

怎么做。

这个任务……太难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阻止反派把好人全都杀光,避开那惨绝人寰的be结局呢。

根本阻止不了吧。

就连他肚子里怀的,也是反派的孩子。

余洛闻到林寂身上的血腥气,看到他的脸色不再是过去几个月那么温柔和善,像是撕开了一道表皮裂缝,露出一些冰冷残虐的血肉来。

林寂只挥了挥手,宫人们就把门掩上。

偌大的皇后宫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至少,至少裴家人……裴家人不要杀掉……好不好……”

余洛被逼得踉跄着退两步,撞到了身后的桌案,身体一下失去平衡往后栽倒。

却被一只手拦腰,带往了那满是血气的怀抱里。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一只手默默地抚摸着他的肚子,顺势亲吻着他的头顶,一下一下,语气清淡,“阿洛,不是我要杀裴家人,是他们要杀我,二十万兵马就停驻在金陵城外,是裴寒亭要我死。”

“皇权之争,怎么会是说停就能停的。”

林寂瞒不过去,捧着阿洛的脸颊,“你想要我死吗。”

“我……我……”

余洛说不出来。

“不想要我死的话,他们就得死。”林寂嘴角凉薄地掀起,“阿洛,别怕。我会让你当皇后的。”

皇后。

他果然还是想当皇帝。

他果然——

还是书里那个反派。

余洛一下从他手臂处挣脱,一连几步往后退,退过珠帘,再往里走。

指骨匀停的手掀起珠帘,慢慢悠悠地追了上来。

“林哥哥,沈……沈棹雪,至少,至少他……”余洛哽咽着,脚下一绊,跌坐在柔软的床榻上,“至少,放过他……”

阿洛的脸色苍白得好像下一刻就要晕厥过去。

“好啊。”

林寂这次答应得很快,暗缁色的眸子盯着余洛慌乱的脸色,像是在衡量什么,脚步也停住,没有再继续靠近。



可以做到的,我都答应你。裴家人也好,沈棹雪也好。只要他们不反抗,我都可以不杀,阿洛,我只是想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我本不想杀任何人,你知道的,你别怕。”

余洛已经分不清他那一句话是真的,那一句话是假的了。

他的轮廓如刀削似的凌厉,隽秀而清朗,一点也不像杀人如麻的恶人。

就算是走到眼前这一步,阿洛依旧还想要再一次相信林寂。

“云州之战是个意外。”

林寂面露惋惜地解释道,“谁也没想到,流民会绕过南境,直往云州去。你父亲和你阿姐她们的事情,我也很难过。”

余洛呼吸猛然滞住。

云州之战这一段,他是看过很多遍原著的,流民之乱绝不是意外。

一定是反派所为。

他在撒谎。

那么刚刚,他说不杀裴家人,不杀沈棹雪,也是撒谎。

看着那熟悉的眉眼。

又好像今天才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人。

“林哥哥,你在骗我。”

余洛绝望地摇头,“你让我走,我要去裴家!”

林寂最后一点温和的假象褪去。

“阿洛,你知道的。你哪里也去不了。”

“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吗……”余洛低头捂着自己的肚子,忽然恸哭起来,“我怀错了,我本来……本来要怀的不是你的……你放我走吧……”

怀错了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

林寂仿佛被刺痛到某一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

“阿洛,是你说你喜欢我的。”

林寂又抬脚,朝着床榻处走过来,“是你说了,要跟我成亲。”

不断缩短的距离只让阿洛感到肝胆俱寒,使得他不断地用力摇头。

“是你告诉过我,是我的东西,就要拿回来。”

“不是,不是……”

余洛通红的眼眶处泪珠一颗颗坠下,砸在被褥上。林寂隔着两丈距离看着,陡然间脸色一变,看到他身洇出的鲜红。

阔步往前将人捞起来,触及他单薄的衣摆下渐渐涌

出濡湿。

“御医,快去叫御医!”

一把抱起余洛,拿厚厚的被褥将他的身子裹住,“阿洛,阿洛……你听我说,你看着我……”

他这下是真的有些慌了,全然没有方才压着怒气的冷峻模样。

嗓音竟有些难遏的抖动。

“你姑母还在宫里,你想见见你姑母吗。”林寂手指头尖染着一点血,触摸着余洛因疼痛而惨白的脸色,“你放松,别紧张,阿洛,我不会伤害你,等到一切都太平了,我们可以像从前一样……不对,我会对你比从前好一千倍,一万倍,阿洛……”

御医来了,先嘱咐人将艾草熏了满屋,然后施针止血,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

可是余洛的眼前却开始渐渐发黑。

眼泪沾着脸上那点血,不断地落在林寂的掌心。

“你那么好的……”

他如油尽灯枯一般,声音渐渐低下去,“为什么,会杀那么多人……”

闻言,林寂眼神里顿时染上沉郁的痛色,竟一点点发红。阿洛从没见过林寂哭,他的手指尖沾着他的一点眼泪,可是却已经感觉不到那种触感了。

林寂有些狂躁地捧着他的脸:“不杀了,阿洛,真的,这次是真的……不杀了。你别闭眼睛,你看看我,阿洛……”

那惊惧的声音远去,身体渐渐被冰冷的痛感侵袭。

然后化作一片麻木。

仿佛沉入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像是忽然有一口气喘出来。

他极其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猛地睁开了眼:“林哥哥!”

“阿洛!”

眼前一切渐渐清晰起来,他看到床边上做起,正扶着自己肩膀正轻轻摇晃着自己的那人。

是林哥哥。

刚刚好像做梦了。

余洛捂着头,却感觉那个梦很模糊,好像已经离他远去了,只能隐约记得一些片段。

血,难产,还有一双掀起珠帘的指骨分明的手。

渐渐地,这些画面也都从脑海里散去。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林哥哥给他倒了点水,喂了半杯,余洛渐渐神智清明。

他们在云州。

“什么梦,这么吓人。刚刚你一直在哭。”说完了捏着一点袖子,擦着他眼角的泪水。

到现在眼睛都是肿的。

“我梦到……”余洛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抓住最后一点影子,“梦到我生阿琽,好像,好像我们吵架了,然后我死了……”

林寂脸色稍稍一变。

说完了,指着窗边月色下那一张小竹床,他们的儿子在上面睡得正香甜,半点没被吵醒,“阿琽不是在那儿吗,没事的,你也好好的,都是噩梦。”

阿洛虽然已经生产完了半年,可林寂至今也都还时不时地会梦到阿洛难产的模样。

只能叹息他们运气着实不错。

“没事的,都过去了。”

林寂轻吻着阿洛的眉心。

阿洛隐约记得梦里是凛冽寒冬,而睁眼,却是凉凉夏夜。

果真已是完全不同的季节了。

不过是一场缥缈的噩梦,很快阿洛就已经完全记不起了,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林寂去煮了香甜可口的鱼肉粥来,阿洛一口一口喝着,感慨着云州果真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六月的天气,可比金陵城凉爽多了。

“林哥哥,我们今天带阿琽去爬山吧,顺道给他求个平安符。”

虽然是盛夏,但是山里的风依旧是凉的。

林寂给阿洛披上一件薄薄的披风,给他系着绳结,“好。”

阿洛没什么记性。

昨晚的噩梦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只记得来了云州就要去寺庙还愿——

感谢那棵姻缘树,将他和林哥哥的缘分系得紧紧的。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又熬夜了~

感谢在2021-09-13 18:53:59~2021-09-15 02:54: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心火香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ielless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偶尔 10

瓶;静奈 5瓶;cielless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