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错认偏执反派的下场[穿书] > 第84章 番外之现代篇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 多万,才凑够钱在那买了一栋楼。余家的人也基本都搬过去了,郊外的老别墅里只生下余老太太和几个佣人居住。

所以余洛说回家吃饭,一定是回红枫岭。

但是就算是寸土寸金的红枫岭,价值也是远远比不上林寂买在岚山的那个别墅。

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地段。

但是余洛不知道。

“你去我家吗,给我补课这么久了,我也应该介绍你给我爸认识一下。”

余洛看到那档案袋里都是自己看不懂的英文,忽然觉得头又发晕了。

“嗯,还是等有机会我再去拜访。”

红枫岭很快到了,余洛刚下了车,就冲着林寂摆摆手,一个人走进有些空旷的别墅区。余家的房子不远,就在直数过去的第三栋,等到人进了那屋子车辆才缓缓驶走。

“余家门口停的那辆车是谁的。”

“啊?”

司机根本都没注意到余家门口还停了一辆宾利,还是秘书眼尖,赶紧从后视镜看了眼车牌号,有些眼熟。眯着眼睛说,“好像……好像是南柯文化的车。”

“对,裴总小儿子刚去米国读书,今天上午也刚回来。他们两家本来就住得近……”

余洛也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裴寒凛。

他可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只大自己一岁,小时候就常常被拿来比较的对照组——别人家的孩子本子。

“阿洛,刚考完月考吧,快高考了这复习得怎么样啊。”

“还,还可以。”

“哦对,洛洛,要不你让阿凛给你补习一下把,他去年也是参加了高考的,考了六百八十多分呢,阿凛,应该还没忘把……”裴伯伯看着自己儿子,对他使了个眼色。

裴寒凛瞄了一眼余洛,

“补不上的,已经来不及了。”

余洛眼眶登时就红了。

“诶,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裴伯伯有些不好意思,“洛洛,你别生阿凛的气,他就这个臭脾气……”

一顿饭又给他吃抑郁了。

对未来七天的假期也一点都不期待。

“洛洛

,今天谁送你回来的,怎么没让陈叔去接你。”

“林老师送我的。”

林老师,哪个林。

“就我给自己找了个补课老师。”

“洛洛,怎么回事。”这次爸爸都开口问,“你要补课,可以让哥哥给你介绍啊,自己找的多不靠谱。”

“就是两个月前,哥说给我找了个补课的,说要我去云锦华上顶楼那家咖啡厅见面……”

补课的?去云锦华上补?

那这餐位费都比补课费贵吧。

面对余老爷子狐疑的眼神,余泽只能招了,“是那个孙总的儿子,我最近不是跟他家有点生意往来嘛,他家正好弟弟也是高三,和咱们洛洛一个学校,还是重点班的,我就想可以一起学习学习……”

当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余洛没敢戳破。

你说的是给我找了个补课的,这直接导致闹了一个大乌龙。

提到这件事,就让余洛回忆起来了两个月前的情景。当时还在暑假,他本来每天要睡到十二点的。却因为哥哥安排的一个“补课老师”不得不起了个大早。

景云大厦顶楼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座城市,虽然说这里随便一杯咖啡都是四位数,一个下午茶就能花费上万,但是不得不说是个精致的好地方。

余洛跺着脚焦急地等着电梯。

哥哥跟他说了,这次见面很重要,如果搞砸了回去有他好看。

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迟到三分钟了。

电梯门一打开,他就往里头冲。

现在是上午十点,这个时间点,会在这里吃饭的人不多。余洛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落地窗边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迟到的,实在是那个电梯有点久……”余洛坐在他对面,很不好意思地道歉。

年轻的男人抬起头,上下扫了眼自己。

哎呀,这补课老师可长得真好看,而且很年轻,看上去就二十四五的样子。

余洛掏课本的动作一滞,咧开嘴笑了,“孙老师是吧,你好,我是余洛。是我哥哥介

绍你给我补课的,但是他没跟我说你要给我补哪一门,所以我就把书和作业都带来了,你看你比较擅长哪一门……”

余洛把厚重的书包往桌子上一放。

精致的大理石桌面被震得哐当响。

很难想象这只细胳膊细腿地怎么把这么大一个书包拽动的。

那男人鸦羽似的睫毛下投出两片极好看的暗影,“啪”地一声把面前的笔记本合起来,手指交叠放在桌上,“你想补哪一科。”

余洛把这句话自动翻译成了“你哪一科比较差”。

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我每一科分数都很平均……”

全都不及格。

“您好,请问要点一点什么吗。”

余洛打开咖啡菜单,居然全是英文!他的脑袋又有点发晕,对面那个好看得让人心脏怦怦直跳的男人还在盯着他,他不好意思显现出他英语这么差的样子,故意摸了摸书包像是在找眼镜似的:“诶,看不清啊……”

“好的,cappuo。”

蒙混过去了。

余洛轻轻咳嗽一声,耳朵都因为紧张有点发热。

“余同学,如果都很平均的话,就随便选一门吧。”

男人薄唇微微勾起,稍微调整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带。

余洛拿出了数学。

孙老师的手也很好看啊,我的天,握笔写字的时候眼神也太专注了吧。一看就是学习很厉害的样子,哥哥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厉害的补课老师。

“这里,把ag连起来做一条辅助线,取中点o,连接om,设om长为x,则……”

声音也好好听。

和煦的日光照在他半边脸上,把那下颚骨的轮廓模糊化一些,竟然像是渡着一层金光。

“我讲明白了吗。”

“额,明,明……”

余洛低头,看着被推到自己面前的那张数学卷子,脑子轰地一下炸了。

脸都憋红了。

他根本没听啊。

“是我没讲太明白。”对方垂眸,看着余洛带错的高一下学期的教材和试卷,“这题是不

太容易。”

余洛的手机忽然响了,哥哥打了个电话来:“洛洛,你还在云锦华上吗。”

“嗯。”

“唉,别等了,孙家那弟弟今天一早去打球把腿摔了现在还在医院呢,没法见你……”

余洛的手忽然僵住。

快速地抬眼扫了一下面前年轻的男人。

孙老师没来。

那这个人是谁。

电话挂断了,余洛慌慌张张地又开始收拾东西,“对,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我的补课老师,我……”

“我姓林。”

“林老师对不起,今天真的打扰了。”余洛脱口而出,“耽误您时间了,我,我可以按小时支付您补课费,不知道您觉得多少合适……”

少年额头沁出一点冷汗。

细白的手指紧紧抓着手机,林寂扫了眼,问,“好,微信转我吧。”

“那我扫你。”

余洛慌慌张张地想,现在补课费怎么算来着。

他听班里同学说,专业的一对一好像一般是两百到四百一个小时。刚刚补了多久,差不多一个小时吧。

那就折中,算三百。

非常实在地给林老师转了三百过去。

林老师也收款了。

余洛慌慌张张地又拉着大书包跑了,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咪一样一下钻进电梯没了影。

服务员正好来上咖啡,“林总,这咖啡……”

“没事,记我账上。”

余洛刚刚经历过社死,直接楼下打车回了家,尴尬得不行,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是一张付款单。

全英文的,看不懂。

林老师又发了一段话过来:余同学,咖啡两千三,你忘了买单了。

啊啊啊。

他居然精打细算地只给人家三百,却让他付了两千三的咖啡钱!

【对不起!!!!】

后面跟了一大排感叹号,还带了个土下座jpg。

正要把剩下两千再转过去。

手机又嗡了一声。

【不然,请我吃个晚饭吧。】

时间掐得刚刚好。

余洛的支付

密码刚输到倒数第二位,差一点点就转过去了。

心脏忽然砰砰跳了起来。

他是什么意思,是自己想的这个意思吗,啊啊啊啊内心土拨鼠尖叫。

红着脸,别别扭扭地发了个,好。

【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定位给我就好。林老师。】

刚发过去,一个定位就甩过来了。

这一头。

余洛还沉浸在回忆里,筷子一下没动,忽然大门口的门铃不知道被谁摁响了。

张妈去外头开门,将一个熟悉的身影迎了进来。

看着斯斯文文的,个头很高,腿又长又直,往玄关那一站,总有种遮不住的贵气。

“林老师。”余洛惊住了。

更惊住的是身后的哥哥和父亲,以及裴伯伯。

那人倒是很自然地把礼物先送上了,然后说,“打扰了,我姓林。”

余泽打开微博,点进热搜对比了一下,真他妈就是这个人啊!盛世科技萧总的独生子嘛。半个小时前刚在新机型发布会上露过脸的,热搜都还热乎着呢,刚下发布会就同时有好几个技术宅大v开始转发隔空对线论战新旧技术革新,微博评论区直接都炸了。

只有余洛笑嘻嘻地将人拽进来,“我们刚好在吃饭呢,爸,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补课老师,姓林。”

“林老师,这是我爸妈。”

几位面面相觑。

“洛洛啊……”

“哦对了,林老师,上周的补课费还没给你,一共六百,我给您微信转过去啊。”

“……”

就他妈。

离谱。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抓两百个红包~

下一本开《失忆后我渣了仙尊[穿书]》,可以戳专栏~十月开

文案:

大佬仙尊攻x毛绒绒戏精沙雕受

1

江茸穿书成下场凄惨的恶毒反派,本来洗心革面兢兢业业地走着洗白剧情。

人畜无害地跟在朝灵仙尊身后当亦步亦趋,任他封了自己的灵力,将自己当个宠物似

地养着,犯了错就圈禁,动一点邪念就受罚。

饶是如此,江茸数十年如一日毫无怨言,不曾有过丝毫反抗。

三界都说,这天生妖兽是对仙尊动了真情。

江茸表示:都是苟命。

2

一朝失忆。

他忘了自己是恶毒反派,忘了自己的洗白大业。

趁着仙尊闭关,回了魔界开始咸鱼养老的生活。

仙尊听说了这件事,只冷淡地说:“他魔气尽封,胆子又小,离开了本座只有任人欺负的份。不出十日就会回来。”

然后一个月过去了。

还没回来。

仙尊去往魔界。

他好师弟给他带来一筐仙草:“这几十年你没少在仙尊手下吃苦,多吃些仙草补补。”

他嫡传亲弟子伸手替他挠着头,哄着他,“阿茸,你还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

而他死对头将那人细腰揽入怀中,“你可算醒悟了,那籍封雪有什么好的,不过道貌岸然罢了。”

江茸一下恢复了原身,舒舒服服地趴在那人怀中被顺毛,哼哼唧唧,语气张狂:“道貌岸然!伪君子!等我有朝一日修成大魔,一定先拿他开刀!”

仙尊:“……?!”

地养着,犯了错就圈禁,动一点邪念就受罚。

饶是如此,江茸数十年如一日毫无怨言,不曾有过丝毫反抗。

三界都说,这天生妖兽是对仙尊动了真情。

江茸表示:都是苟命。

2

一朝失忆。

他忘了自己是恶毒反派,忘了自己的洗白大业。

趁着仙尊闭关,回了魔界开始咸鱼养老的生活。

仙尊听说了这件事,只冷淡地说:“他魔气尽封,胆子又小,离开了本座只有任人欺负的份。不出十日就会回来。”

然后一个月过去了。

还没回来。

仙尊去往魔界。

他好师弟给他带来一筐仙草:“这几十年你没少在仙尊手下吃苦,多吃些仙草补补。”

他嫡传亲弟子伸手替他挠着头,哄着他,“阿茸,你还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

而他死对头将那人细腰揽入怀中,“你可算醒悟了,那籍封雪有什么好的,不过道貌岸然罢了。”

江茸一下恢复了原身,舒舒服服地趴在那人怀中被顺毛,哼哼唧唧,语气张狂:“道貌岸然!伪君子!等我有朝一日修成大魔,一定先拿他开刀!”

仙尊:“……?!”

地养着,犯了错就圈禁,动一点邪念就受罚。

饶是如此,江茸数十年如一日毫无怨言,不曾有过丝毫反抗。

三界都说,这天生妖兽是对仙尊动了真情。

江茸表示:都是苟命。

2

一朝失忆。

他忘了自己是恶毒反派,忘了自己的洗白大业。

趁着仙尊闭关,回了魔界开始咸鱼养老的生活。

仙尊听说了这件事,只冷淡地说:“他魔气尽封,胆子又小,离开了本座只有任人欺负的份。不出十日就会回来。”

然后一个月过去了。

还没回来。

仙尊去往魔界。

他好师弟给他带来一筐仙草:“这几十年你没少在仙尊手下吃苦,多吃些仙草补补。”

他嫡传亲弟子伸手替他挠着头,哄着他,“阿茸,你还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

而他死对头将那人细腰揽入怀中,“你可算醒悟了,那籍封雪有什么好的,不过道貌岸然罢了。”

江茸一下恢复了原身,舒舒服服地趴在那人怀中被顺毛,哼哼唧唧,语气张狂:“道貌岸然!伪君子!等我有朝一日修成大魔,一定先拿他开刀!”

仙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