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纨绔 > 第58章 4
 
4

空气中仿佛静了一瞬。

顾温仿佛没察觉到时渡情绪似的, 声音从容温和。

“工作有点累,想换个环境。”

“你放心,我不会立刻走, 大约半年吧, 怎么也要把李茜给你带出来,还有一些日常事务的处理, 我会尽快写一个工作手册, 这样万一有人不明白也可以查阅……”

她周全到连离职都完完全全为他考虑。

时渡面无表情, 看她。

原本还存着她不是真想离职的心思,但这样听下来,她早把一切都计划好了。

简直是一把温柔刀, 刺进他心里。

他抿了抿唇:“你认真的?”

顾温微笑起来,点了点头。

他又问:“什么时候决定的?”

顾温轻声:“之前就有过这个想法, 算是昨晚决定的。”

她故作轻松一笑, “没办法,发布会实在太累了。”

她知道这事突然, 也知道他向来习惯依赖她,也没催促, 只等他慢慢消化。

时渡沉默片刻,一口气郁结在心口, 明明不愿意,却丢下句“随你”,转身出门。

顾温划开手机屏幕, 很浅地笑了下。

果然如她所料, 连拦都没拦她。

她这会儿才回复宋春华好久之前发来的那条相亲的微信。

【好啊,妈,下次回家有机会见一见。】

她以为时渡走了, 不想没过多久他又折返回来,也没说话,就这么安安静静沉着脸陪在她身边,从手提包里翻出个平板画设计图。

他出去买了个小板凳,坐在上头,手肘撑在病床边,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只白色电容笔,神色过分沉静。

她原来很喜欢他这样子,安静,专注,像自己世界里的王。

但现在他在身旁,却有些如坐针毡,期望他能早点离开。

但一直待到晚上八点多,他丝毫没要走的意思。

顾温忍不住问:“你还不回去吗?”

时渡撩起眼皮,扫她一眼:“你自己在这儿?”

顾温像是觉得这是件不能再自然的事:“不然呢?”

她观察他神色片刻,明白了他的担心,不觉一笑,“放心,明天就出院了,以前有次阑尾炎手术也是我自己来的,只有出院时找何猛帮了个忙。”

时渡皱眉:“你做过阑尾炎手术?什么时候?”

顾温平静道:“三四年前吧。”

时渡追问:“怎么不告诉我?”

顾温脸上还挂着温柔的笑容:“你又不是医生,告诉你有什么用。”

并没有任何埋怨的情绪,只是平静的叙述。

时渡深吸一口气,忽然哑口无言。

他想起妹妹成素连感冒都要给他打越洋电话撒娇安慰,顾温却全然不同,温柔又顽强,像风雨里的玫瑰。

他收起笔,平静地起身:“我今晚在这儿陪你。”

顾温的手轻轻颤了颤,下意识说:“不用,我——”

他伸手,指腹按在她唇上。

一双漆黑的眸子看向她——不许再说。

隔天中午,顾温情况稳定下来,终于在时渡的陪伴下出院。

回到家,时渡似乎颇为嫌弃地四处扫了一眼:“我付你那么多薪水,你就住这种地方?”

一居室,大约不到五十平,老旧到十几年前的装潢,木质地板都起了皮。

薪水的确挺多的,但顾温大多存了起来或理财,没浪费在租房上。

但他这种大少爷是不会懂的。

顾温翻个白眼,懒得理他,坐到了沙发上。

时渡给她逗笑了:“你这什么表情?”

顾温恹恹道:“你觉得呢?”

自从在心里绝了跟他在一起的念头后,她在他面前反而自在许多,也没必要再保持完美的形象。

时渡倒没在意,恩赐般地给她倒了一小杯温水,递到她手上:“我在这附近有个公寓,要不去我那儿养着,还有阿姨照顾你。”

顾温怼他一句:“那个女模特住过的公寓?”

时渡:“……”

他无声笑了下,抬手捏住她下巴尖:“你现在胆子怎么这么大?”

语调里含着暧昧,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她跟他睡过,所以胆子变大了。

顾温别开脸,抬起无力的胳膊拍开他手:“是你过分。”

她身上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也没精神跟他多说,于是催他:“你可以走了。”

这样子,像极了那晚结束,她无情的模样。

只是那时她的无情藏在内里,而现在则完全浮在脸上。

时渡却没走,径直进了厨房,像是准备给她煮粥。

顾温声音有气无力的:“今天不是何猛的生日party吗?你不去?”

他语气平淡地说:“喂完你再去。”

顾温:“……”

“喂”这个字,哪里怪怪的。

他只煮了一点小米粥,三十分钟左右就盛了两小碗过来,陪她一起吃。

顾温快两天没吃饭,胃里空空的,早饿了。

她拿起小勺子慢慢喝了口,难喝死了。

她看他一眼,他自己倒不觉得,还吃得津津有味,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的厨艺有滤镜。

虽然难吃,但她记得他是连方便面都不会煮的人。

还真是刮目相看:“你还会做饭?”

时渡倒也坦然:“只会这个。”不知想起什么,他看她一眼,“我妹都没吃过。”

顾温心头浮起一瞬微妙感,却不由自主脱口而出:“千万别给她吃,我怕他不认你。”

时渡:“……”

时渡自然不可能刷碗,把东西往水池一丢,让人叫了个阿姨明天上门帮她打扫。

顾温也没拦着,一是没力气,二是几小时阿姨的费用她也算请得起。

吃完东西,时渡向后一仰,靠在沙发上,闭起眼,一脸倦意。

顾温这两天光睡觉了,一点不困,轻轻碰了碰他胳膊:“你不要回去睡——”

“嘘……”他低声,像是倦极,“我睡一会儿。”

昨晚他租了个折叠床在她身旁睡的,肯定没睡好。

顾温顿了下,起身去卧室给他拿了条薄毛毯,盖在他身上。

他像是觉得舒服,很快便躺下睡着,均匀地呼吸着。

顾温回到卧室躺下,垂眸微微叹了口气。

时渡醒来时,是下午六点,顾温没在身边。

没想到能在她沙发上睡这么久。

小破房子,他还觉得挺舒服。

他起身,看卧室门关着,猜测顾温在里头,先去浴室洗了把脸,再回厨房准备稍微收拾下,给她煮点粥,没想到厨房早已被收拾干净。

身后这时传来敲门声,是顾温订的菜到了。

她从卧室出来,穿着一双拖鞋,一身舒服的灰色居家服,头发也扎起来,拎着菜往厨房走。

时渡连忙走出来接过她手里的菜:“你还能做饭?”

顾温轻声:“好多了,我给你做顿饭吧。”

时渡勾唇一笑:“好啊。”

两个人其实吃不了多少。

她又煮了点小米粥,做了个凉拌虾仁,清炒百合和水盆羊肉。

时渡扫一眼,全是他爱吃的。

他挺挑食,不吃的东西很多,这么多年她都一直记着。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她简直是他现成的妻子。

他为人冷淡,又没什么耐心哄女生,以前两段恋爱都谈得不长,不到半年就宣告结束。

但顾温不一样,她在他身边这样久,久到像呼吸一样自然。

与其放她离开,倒不如把她永远留在身边。

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于是抬头看她一眼,她倒没什么表情,只是边喝粥边问:“你不用去何猛那儿露个脸吗?”

时渡:“不用。”

顾温很快喝完粥,又吃了几颗药。

时渡也很快将盘子一扫而空,放下筷子,浑身舒畅。

他看向她:“顾温,我有话想跟你说。”

顾温指尖轻轻颤了下。

她平静的表情掩盖了心里的波澜,目光对上他的,说:“这顿饭算是我感谢你昨天的陪床。”

她的幻想里无数次出现过这样的场景。

想跟他在一起。

想跟他生活。

几乎把一辈子都想尽了。

这也算是她最后的一个心愿。

时渡显然意识到什么,瞳孔微缩,盯着她。

她柔声说:“时渡,我已经决定辞职,这个想法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她怕时渡开口留她,她怕再受他影响而变得不坚定。

所以主动出击。

时渡脸色微沉。

“你觉得——我是为了让你不辞职才在医院陪你?”

顾温:“难道不是吗?”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别的原因。

时渡为人清冷,她除了见过他对自家妹妹有点温度,待别人都是冷冷的调调,之前谈女朋友时女生觉得委屈给他打电话哭,他听不了几句就觉得烦。

她对他这性格了解得一清二楚,自然不会觉得他是因为担心她才陪着。

一般他的处理方式,叫个护工或者下属来陪她不错了。

时渡脸色铁青。

他顿了下:“我就不能是担心你?”

顾温微微一怔,沉默下去。

她垂眸,巴掌大小的脸稍稍有了些血色,没说信还是不信。

白皙纤细的手腕搭在膝盖,柔软无力。

时渡伸手,握住她手腕。

她不自觉挣扎了一下,没挣开。

他掌心贴在她腕骨上,像是带了一丝电流。

她似是被这种感觉安抚,没用力挣扎,任由他捏着。

时渡也有些紧张。

以前都是女人主动往他这里凑,他还要思量思量要不要交往,合不合适,还从没主动说过这种话。

但他这阵子已经完全考虑清楚,想跟她在一起。

尤其是,都起了想娶她的念头——他以前对谁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他犹豫片刻,终于鼓足勇气开口。

“顾温,我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2 16:41:50~2021-10-13 18:34: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挚野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