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小师叔酒楼听八卦
 
  酒楼不愧是八卦集散地,没有多久,甄衍就听到了一耳朵的八卦。

  除了皇室中的八卦,众人不敢说以外,其他官员勋贵的八卦,众人谈论得兴致勃勃,甄衍也听得兴致勃勃。

  这些八卦中,就有曲子阳为主角的。

  在众人的口中,曲子阳就是个丑角。

  一个纨绔,如何能够继承侯府,更是配不上有着京城第一才女之称的何家小姐。

  何家小姐才华出众,可是京城众多年轻人倾慕的对象。然而却因为一纸婚约,以后不得不嫁给曲子阳这么个废物纨绔。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有一个人出声:“不会了,据说何家已经向曲家提出退婚了。”

  一般退亲这种事情,对女子十分不友好,但在这里反过来了,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都纷纷赞好。

  “太好了,何家小姐没有了婚约,咱们也就有机会了。等我回家就找媒人上何家提亲。”

  这话一出,酒楼中的人一下子消失了一半。

  应该都是回家找媒人的。

  甄衍忍不住对那位何小姐好奇。

  这是怎样的魅力,竟然能够吸引那么多的男人。

  酒楼的人还在谈论何小姐,让甄衍和小师叔通过他们的口了解更多这位众人的梦中女神。

  何小姐是才女,写的诗词全都是能够千古传唱的。

  比如那什么“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再比如那“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再再比如那什么“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还比如……

  甄衍掏掏耳朵,问小师叔:“这些诗词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小师叔:“你玩红楼梦那款游戏了吗?‘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是薛宝钗写的海棠诗。”

  甄衍恍然:“这何小姐跟辛芹她们是一样的来历。”

  小师叔点头:“很有可能。说不得我们现在待的这家酒楼,也是那位何小姐的手笔。”

  现代意味太浓了。

  甄衍啧了一声:“这一位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若是运气不好,怎么会捞到一个穿越名额?

  若是运气好?怎么人家都能穿越到修真界修真,她只能在凡人界做个普通人?

  甄衍对何家小姐立刻没有了兴趣。

  小师叔的视线投射到楼下,开口道:“我好像看到何家小姐了。”

  甄衍:“你都不认识人,怎么说看到就看到?”

  小师叔指着大街上一个女扮男装的人,对甄衍道:“这何小姐身上的气质跟别人不同,很容易认的。”

  这位何小姐身上现代人的味道很浓,小师叔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甄衍顺着他所指看过去,看到一个一眼就能够看出是女子的人。

  甄衍仔细看了看,点头:“这人很有些高高在上,以为是从其他世界来的,就瞧不起周围的人了。心态不行,便是修真,都走不长远。及不上辛芹,更及不上卫采晴。”

  小师叔是同样的想法。

  两人看着何家小姐与身边的男子亲密的举动,心道幸好曲子阳退婚了,否则这脑袋上要多绿啊!

  何家小姐和男子一起进入酒楼,看掌柜和小二对何家小姐的态度,小师叔的猜测没有错,这酒楼跟何家小姐又关系。

  何家小姐和男子进入三楼包厢,包厢门一关,隔绝了所有的视线和声音。

  不过这对两位修真者没有用,他们放出神识,便能够看清楚包厢中的一切,听到里面人的谈话。

  “启莲,你的婚事真的退了?”男子问何小姐。

  何小姐何启莲有些不高兴地道:“退了。曲子阳不知道发什么疯,今天一早跑到我家来主动退婚。”

  男子:“你不高兴?”

  何启莲:“他这样做,像是抛弃我看不起我的样子,我怎么可能高兴?他一个纨绔,竟然还嫌弃我!”

  男子忙安抚何启莲:“我帮你对付他,给你出气。你说,打断他两条腿如何?”

  何启莲:“别,断了腿始终不好,将人打个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就是了。”

  男子应下,但眼中却闪过狠厉,想来这人是不想轻易放过曲子阳的。

  小师叔和甄衍收回神识,甄衍呵了一声,对小师叔道:“果然穿越者就没有几个安分的。”

  小师叔:“辛芹挺安分的。”

  甄衍:“就她一个。卫采晴当初也不怎么安分,还是吃了亏才变成如今这样。你看那吕海莣,再看看这个何启莲,我感觉她们两个好些地方挺像的。”

  小师叔:“你才见过几个穿越者?晓云大陆数十万年有过不少穿越者,不都没有闹出什么事情吗?兄弟,放下成见吧。”

  想他小师叔也曾经当过穿越者,去其他世界晃悠过。

  两人没有再争论穿越者的话题,又听了一会儿八卦,没有再听到让甄衍感兴趣的东西,两人便结账离开了酒楼。

  走过一间茶楼,两人发现了曲子阳的身影。

  对视一眼,他们又进入了茶楼。

  叫了一壶清茶,两人放出神识,跟着曲子阳进入包间。

  包间中除了曲子阳,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浑身的气质跟曲子阳十分相似,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起来是跟曲子阳一样是个纨绔。

  不过进入包间后,曲子阳的纨绔气质就收了起来。

  “子阳,你怎么请我到茶楼?你什么时候喜欢喝茶了?咱们不是应该去酒楼吗?”年轻人叫嚷道。

  曲子阳开口:“因为茶楼比酒楼清净,更适合谈重要的事情。”

  年轻人眨巴一下眼睛,发觉了曲子阳的不对劲,忙道:“子阳,你怎么了?不会是因为退婚的事情而受刺激了吧?你、你不会想不开吧?”

  曲子阳道:“溪观,我要离开了。”

  “什么?”年轻人猛地站起身,凑到曲子阳面前,抓着他的肩膀关切地问道,“你要去哪里?你不会真的想不开,想要出家了吧?”

  曲子阳哭笑不得地挣脱他的手,道:“我没有想出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