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被修仙大佬迎娶的凡人 > 第140章 第 140 章
 
“慢着。”阿箬猛地用藤条拽住银发聆璇, “谨防有诈。”

“有什么可怕的。”银发聆璇不以为然,“这些妖精虽然看着吓人,虽然数目是多了些。但不过是乌合之众,我能轻松解决他们。”

“怪就怪在这里。”阿箬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不安的回答道:“还记得上次在船上想要刺杀我的那一群蛇妖、鱼精么?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幕后主使是谁, 但他们显然是冲着我的性命去的。而现在这群妖——你不觉得他们的实力差了很多么?说不定这只是让咱们放松警惕的阴谋, 你一旦大意了,就会被偷袭暗算了。”

银发聆璇却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姿态, 虽然被阿箬拽着,但就是跃跃欲试着想要冲过去与群妖们决一死战, “你不必这么担心, 我承认你的谨慎很有道理,但是, 在上洛这个地方,只有弱者才需要小心翼翼,只要你足够强, 你完全可以横行无忌, 因为在绝对的实力差距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有如易散的云烟。”

“你实力很强?强到可以在上洛没有敌手?”

银发聆璇如同被噎住一般语塞,他并没有马上回答阿箬,阿箬观察他的眼眸,看见了他黯然的神色, “……如果真能没有敌手就好了, 天衢阁中便有人比我要强。三十年前——罢了,不说了。”

三十年前羽衣之乱,前任太祝惨死,满门抄斩, 帝都血流成河。那时的银发聆璇没能护住自己的主人。不是他不想护,是他不能护。

和银发聆璇相处的时间越久,阿箬便越能感受到他与聆璇本尊在很多地方是不同的。银发聆璇与人生活的时间很长,也就沾染了人的感情,会有眷恋、不舍、内疚与责任感。对银发聆璇而言,既然他选定了前任的太祝做自己的主人,那么就一定会好好保护这个人。过去七千年来他与两百多任太祝相伴于深宫之内,看着她们从妙龄少女指白发苍苍。这一过程或许乏味无趣,但本不该有任何的意外。

“你去吧。”阿箬松开了缠住银发聆璇胳膊的藤条。

“你——”

“我仔细想了想,就算前方真的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你,其实也没必要害怕。”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不远处正在战斗着的望春汐,“我们会救你的。”

这算是一种别样的安抚,她是用这种方式告诉银发聆璇,过去经历的噩梦不会再重临。她不是前任太祝,她会保护好自己,他也不再是孤立无援,就算他不是天衢阁主的对手那又怎样?她会和他站在一起。

银发聆璇扬起眉梢,笑意展露在眸中,他飞身扑入敌阵,身形轻巧灵动得恍如一只白燕。

阿箬注视着他的背影,这一刻又觉得他还是很像本尊的。

就如同之前他们所估计的那样,这群妖精也就看着吓人,但实力真的不算太强。他们声势浩大的在这条长街内堵住了阿箬,可根本没有足够的本事将阿箬留在这里,就好比是渔人捕鱼,结果用的是不结实的网,还没来得及把鱼捞出来,网就在鱼的挣扎中被冲了个七零八落。

在银发聆璇凌厉的攻势下,妖群中出现了异动。似乎是有几只妖想要逃跑。而那几只妖还簇拥着一个身着黑袍,将自己浑身上下严严实实裹着的家伙。

“聆璇!”阿箬叫了一声,指向了那几只妖逃跑的方向。她虽然不知道那个裹着黑袍的是什么人,但见对方既然举止古怪,就有必要抓住好好探查一番。

银发聆璇在同一时刻也注意到了这群异样的妖,在阿箬话音还未落下之际,便踩着几只小妖做垫脚石,朝着那伙妖飞扑过去。

方才看着好像贪生怕死的妖精们却在这时如同舍身忘死一般保护那个黑袍人,银发聆璇轻轻松松的便擒住了一只龇牙咧嘴的虎妖,顺手就要扭断这家伙的脖子,那黑袍人却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身对银发聆璇大喊,“不要!”

是清澈的少年嗓音,阿箬下意识的皱眉,心中不知怎的竟涌起了一阵诡异的熟悉感,好像声音她在哪里曾经听过。

而伴随着熟悉感一起冒出来的,是一种奇异的不舍。她忽然就有些慌张,害怕银发聆璇杀死这个少年,“别、别杀他——”她的喉咙先于她的思维发出了这样一声阻止。

银发聆璇下意识的停手,黑发少年身边的同伴得以趁机从银发聆璇手中抢夺回了受伤的虎妖。眼看他们就要逃跑,银发聆璇想要去追。灵力涌动带起一阵疾风,掀开了少年头上的兜帽。

站在远处的阿箬没能看清楚少年的脸,银发聆璇却清清楚楚的瞧见了他的五官与面容。

这竟是那日在船上被黑蛇所食的少年!

那日阿箬出于一时善心救起了在浪潮中挣扎的渔民,渔民之中便有一个寡言少语且行为古怪的少年。当时阿箬便对他起了疑心,认为他虽穿着粗麻衣裳却细皮嫩肉,实在可疑。然而没过多久,那少年便被黑蛇一口给吃了,他们也就忘了他。

可是现在,原本葬身蛇腹的少年却又活生生的站在了他们面前,银发聆璇在错愕之中没能抓住他,一眨眼那群妖怪便带着少年逃了。

而少年走后,其余妖精便也如同丧失了斗志一般,竟一个接一个的撤退,眨眼间这条街道便空空如也,只剩下满地狼藉。

“你说,有没有可能那少年才是在幕后指挥那群妖精的人?”事后阿箬与银发聆璇分析,“今日你杀到了群妖之中,那些妖精们怕你伤着他们的主公,所以匆匆忙忙带他逃离,他一走,剩下的妖精群龙无首,也就都跑了。至于那天他被黑蛇所食……也许是我们理解错了。黑蛇不是吃了他,而是在逃命的时候急着带他走,可是蛇又没有手,只能将他含在嘴里。”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指挥那群妖精的人,但我知道他确确实实是个‘人’。”银发聆璇咬重了最后一个字的音,并且再三强调,“他是人,我向你保证,那个少年真的是人,和你一样的凡人,完全没有法力的那种。一个普通的凡人,怎么可能指挥得了妖族?”

阿箬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目前为止妖族给她留下的印象是桀骜不驯外加狡猾多变,她拿着风九烟的本体枝叶做信物都没能镇住这些人,一个似乎比她年纪还小几岁的凡人少年是怎么驯服那群妖的?

“可惜没能抓住一个活口,否则现在咱们也不至于坐在这里瞎猜。”

阿箬摆手,“没抓住活口不要紧,反正我有预感,他们还会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们等就是了。”

但阿箬的预感也是有错误的,他们最终并没有等待另一波的妖族。

不过没能等到他们的理由倒也很合理,天衢阁主在听说阿箬遭到了妖族刺杀之后,派遣了大批的弟子在上洛城中四处巡逻,凡是搜到了伪装成人的妖,一律格杀。

他这般雷厉风行的安排,就好像阿箬也是他的义女似的。阿箬说不准他这样究竟是想要向阿箬示好,还是要给阿箬招恨。但仔细想想,他大肆捉拿城内的妖族,也未必就是为了阿箬——天衢阁与妖族之间,毕竟早有矛盾了,阿箬只是个借口而已。

很快阿箬又发现,不止是天衢阁,九州四海,到处都有妖与修士开战的消息传出。

阿箬还记得罹都之中有大批的修士仍被困着,那些修士多是宗派的长老或是备受重视的弟子,他们不在宗门,剩下的人居然敢于和妖族开战,着实是让阿箬感到了惊讶。

至于他们开战的消息阿箬为什么能知道,这是因为尽管那些宗派大多修建在深山老林险峻之地,说是要避开人世烟火,方能静心修行——可是法力强大的修士与妖在斗法之时,难免不折腾个地动山摇,波及到人族也是在所难免,轻则是山洪、地裂、林火,重则是一村一寨的人成群沦为牺牲品。一时间各地诸侯纷纷送上奏表,请求天子赈灾救民。

阿箬在太阴宫中看着这些奏表,心里百味杂陈。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个词她如今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人类是无辜而孱弱的鱼,即便心中愤懑却又无能为力。

赈灾是没有用处的,今日治完一地的灾祸,明日哪位大能途径,说不定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陛下怎么看待此事呢?”

“陛下对此没有任何的回应。”侍女答道。

“他是皇帝,怎能无动于衷?”

侍女轻蔑而笑,“上洛城中真正的天子乃是太上皇她老人家,陛下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

阿箬想不通的就是这点,太上皇既然退位,却还握着皇帝的权力。可是她既然握着皇帝的权力,为何又要退位?

然而侍女却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即便最年长的女官也只能含糊的说,太上皇当年是因病退位。

为什么会病?

似乎,是因为触怒了天衢阁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