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被修仙大佬迎娶的凡人 > 第141章 第 141 章
 
自认为是天衢阁主亲女儿, 对其忠心耿耿恨不得抢着上去做其狗腿的崇嘉上皇居然也有得罪天衢阁主的时候?阿箬从侍女口中听到这段旧闻之时,还以为自己是听了个不大好笑的笑话。

然而太阴宫中那些年长的嬷嬷都在阿箬面前用力点头,认真的告诉她,她们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可要是仔细询问她们当年崇嘉上皇被迫退位的原委, 她们却又一个个都说不上来。

罢了, 说不上来便说不上来吧。阿箬这时倒也没有太多的空余精力和时间去理会某些逸闻琐事。九州各地遭灾, 那一连串的山洪、地动虽不算是天灾,但为了安抚人心, 阿箬这个做太祝的也得正儿八经的举行好几场祭礼,一场超度亡魂、一场上告天神、一场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灾祸不会因这三场祭祀而平息, 阿箬在祭礼结束之时乘肩舆回太阴宫, 一路上看见了不少因灾祸而流浪至上洛的民众,他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 却又在看见太祝的那一刻眼中迸发出了明亮的光彩,就好像阿箬身上承载着他们的希望一样——这样的眼神让阿箬感到心酸。

然而朝廷除了让阿箬出面祭了几次鬼神之外,就再没有别的动作。用上洛公卿大夫的话来说就是:诸侯各自割据一方, 其下辖领地遭灾, 天子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使其粮草消耗、车马劳累,此乃天子之大幸。

又说上洛无需担心灾异,那是因为上洛有天衢阁庇佑,妖族与修士之战无论如何也波及不到京畿。如此一来,对天衢阁的追捧甚嚣尘上。莫说是高官贵胄, 就连寻常百姓都自发的在里坊之间塑了天衢阁主的泥像, 从早至晚都有人前来上香供奉。

阿箬在心里想过,如果她是皇帝,那么这时候至少会打开国库拨出钱粮——至少会救济那部分流浪到京都的难民。不管出身自何方,他们都是天子的子民, 是和上洛黎庶流着同样血脉的同族。

不过这种事情她想了没用,她不是皇帝,甚至不是上洛城中的掌权之人。虽然有“太祝”的身份,但她这个太祝不比过去,一来声望不足,二来她资历不够,三来她背后并没有庞大的家族可以支撑她。

阿箬只能让侍女将太阴宫内储存的粮食分发给附近的饥民——这还得偷偷的发,不能让朝廷误以为她是在收买人心,想要与上代太祝一样与皇帝争权。做完自己能做的事情之后,她索性命人关了太阴宫大门,不去听宫外的哀号痛苦,一心将自己埋在了太阴宫的藏书阁中。

藏书阁中有历代太祝留下来的札记,阿箬主要是想在其中翻找云月灯留在人世的只言片语。然而她找出的都是些无用的东西,譬如说什么敬神之时要如何保持内心虔诚、身为太祝切记戒骄戒躁之类的训言。

没有任何与曈有关的内容,更别提如何胜过曈。

除此之外太阴宫中还有过去两百多任太祝的档案,七千年来两百多任太祝有善有恶,更不乏庸碌之辈。阿箬不知道自己的转世是哪一个,或许也是尸位素餐、浑浑噩噩的那一批也说不定。

可是……

可是云月灯曾经许下愿望,说是生生世世都愿为了人族而死。所以每一世她的转生,一定都不平凡。

如果阿箬不是云月灯的转世,她一定会敬佩这个女人,然而身为云月灯的转世,她只感觉疲惫。

先别提她愿不愿意救世了,她连怎么救世都不知道。就比如说现在妖族与修士混战,殃及人类,难道是要她主动跳出来对着开战双方大吼:你们别打了,要打就先杀了我吧!

想不通出路的阿箬颓然的倒在藏经阁的书海之中,任由竹简将自己掩埋。银发聆璇在这时出现,拨开了盖在她脸上的木牍,问她:“你这是在做什么?”

阿箬盯着他剔透而华丽的眼睛,“你能看穿皮相之下的魂灵么?”

“能啊。”他轻轻说。

“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告诉我,之前两百多任太祝,那些是我的前生么?”

“知道这个对你有什么意义吗?”银发聆璇将她从地上拽起来,“你是打算效仿?还是想要用她们给自己增添压力?省省吧,你已经够累了。”

阿箬没有回答,却是一直攥着他的手不曾松开。

银发聆璇如何不懂她的意思?叹息道:“就这么和你说吧,前任太祝,便是你的前世。”

“她?”

“是不是既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有些丢人?她和皇帝斗了一生,最终死在天衢阁主的手中,死时还连累了整个家族。她也拥有着云月灯的魂魄,然而她不是英雄,最终只能作为落败者被挤在史册的角落,背负千载的嘲弄与怜悯。”

阿箬久久无言。前任太祝月长明的生平实际她早就在藏经阁中读过了,的确是糟糕的一生,和万丈光芒的云月灯比起来,月长明简直就是月亮上的阴翳,是可怜可笑的耻辱。

“那么你呢?你是怎样看她的?”阿箬其实想问银发聆璇的是——他是否也觉得月长明丢人。如果她活成了另一个月长明,他又会如何看她?

“我很喜欢她。”银发聆璇却这样答道。

“我很喜欢她。”银发聆璇重复这句话,目光落在了阿箬身上,他们久久的对视着,银发聆璇的声音温柔苍凉,“如果不喜欢,又怎么会为了她而死。”

阿箬一愣。

“你不用再找聆璇的另一只眼睛了,因为他是真的不在了。月长明死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破碎了。如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可以为了你去死。”

阿箬豁然站了起来。

银发聆璇这句话显然不是玩笑,但正因为其郑重,所以反倒叫阿箬无所适从。

她该欣喜于他愿意为了她而交付性命吗?

她需要他的命吗?

她凭什么得到他的命?

她脑子里呼吸乱想着许多事,不知不觉讲就走出了藏经阁。侍女问她想要去哪,她发了好一会的呆,说:“去见太上皇吧。”

不能做一个庸庸碌碌的太祝,也不可以像月长明一样丢了自己的性命。她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侍女前来禀告阿箬说,太上皇不在秋蝉宫,今日一早便去了紫清殿。

紫清殿那是天子的居所,太上皇和天子之间的关系向来不是很好,她去见那个小皇帝做什么?

而且足足一个上午,她都没有从紫清殿出来。

阿箬其实对皇家那点破事没多少兴趣,听人说太上皇是因为天子并非她亲生所以不喜欢他,但这对阿箬来说都不重要。然而在听说太上皇忽然驾临了紫清殿后,她忍不住心头一动,对侍女说:“我们也去紫清殿。”

以她太祝的身份,出入宫禁是很自由的事。她想要去拜访皇帝,甚至不必提前打招呼,直接乘轿辇过去便是了。侍女们按照她的吩咐为她准备好了太祝出行的仪仗,然后将她送到了紫清殿门前。

今日的紫清殿有些古怪,门前居然不见侍卫与宦官。只有太上皇从秋蝉宫带过来的侍从守在殿外,他们在见到阿箬之后露出了惊慌之色,为首的女官谄笑着上前,便要阻拦阿箬。

他们如果不阻拦还好,上来一拦阿箬更加觉得情况不对劲。打了个手势,示意望春汐解决掉所有试图挡住她的宫人,阿箬自己则快步走到了殿门前。

她听见了瓷器破碎的声音。

接着传来的是责骂声。女人尖利的咆哮简直如魔音灌耳,阿箬认出了那是太上皇的声音,“你这个孽障!瞧瞧你都你做了些什么!”

阿箬皱眉,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掺和进皇族的家事之中。

“如果不是我的儿子死了,你又怎么有资格做皇帝!”太上皇还在继续叱骂着,“你个卑贱、肮脏的贱种,你就不配穿上这一身龙袍,踏足于我然渟氏的宫殿之上!”

好歹也是做过女帝的人,怎么出口如此粗俗?阿箬心想。

“好啊,你还敢反抗是么?那不如我直接杀了你!反正你也没有资格做这皇帝,我杀了你——”

女声愈加凄厉,伴随着怒吼传来的,竟真的是长剑出鞘的声音。

阿箬吓了一跳,连忙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臣拜见陛下——”她揖身行礼,装作自己只是前来朝见皇帝的无辜之人。

抬头那一刻,她愣住了。

皇帝狼狈的倒在地上,浑身是血,太上皇则凶神恶煞的用剑指着他,眼看就要一剑刺穿他的胸膛——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事情是:紫清殿内的皇帝,有着一张与阿箬同胞弟弟一模一样的脸。

“阿梧、阿梧?”阿箬惊讶的喃喃。

这必然是她的弟弟,绝非什么巧合。因为就在二人视线相接的那一刻,年轻的皇帝匆忙低头,用袖子挡住了自己的脸,如果他不认识阿箬,何必如此掩耳盗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