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星捕 > 第65章温暖大叔
 
看见了,终于看见了同伴,百名领家少女相遇了。

几乎是本能,少女们簇拥着山本爱理,一座简易的战阵形成。

紧绷的心稍松驰,山本爱理警惕地盯着涌动的原野。

“义父,终于又见到你了!”山本爱理喜极而泣。

两百余辅助人员,形同乌合之众的辅助人员,丘比神观察许久?却没有认出谁是头领,哪怕是临时的头领!仿佛是散兵。

山本爱理纵跃,如倦鸟归巢,扑向一处角落,那里有一个人。

少女们不甘示弱,紧跟山本爱理的身后。

杂役!角落里蹲着一个杂役,是有点年纪的中年杂役!

很普通的杂役,中等身材,不胖不瘦、没有任何特色的杂役。

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笑容,温暖的笑容,让人安心的笑容。

“义父!义父!......”少女们围住杂役,爱慕之色溢于言表。

杂役?呃,不妥,不是杂役,而是首领。

唉,怎么说呢?借用流行的词汇,是大叔,温暖的大叔。

“义父?三井重山,天神宫的神使!”梦成真失声惊呼。

自浪人寮入驻云上坪后,乐天教的小神棍就上了心,源源不断地送来天蚕星域的情报,特别是神道教的内幕,非常详尽。

马小神是老牌的神棍!世人尊称小神棍?只是模样嫩了!

神道教?是山寨版的乐天教!小神棍想要渗透?简直不是事!

花解语太过骄狂,隐有图谋梦天堡之意,是想趁水梦天“失踪”的好机会,趁机拿下梦天堡,毕竟,富庶的梦天堡值得冒险。

哼哼,水梦天晋升捕快,随时可以离开云上坪,也想做一票。

花解语是玄尊,无论是梦之坊,还是虚月宗,都想斩杀玄尊立威!

于是,一个局成型!花解语大喇喇地带着主力,混进丘比卡屋,一个计划,是虚月星庭总管水淼淼制定的计划,悄然实施。

即使花解语不出手?丘比子也不会停手,会继续撩拨花解语。

陷阱?是没有问题,成功将花解语圈禁!

唯一的漏洞?是没有算到霜雪仙子会引动天道之力,功亏一篑!

霜雪仙子出手,是意料中的事!水淼淼是将诸据点的战力,全数囊括进去,水棒棒率领的草木魂宝、梦成真备下的地力金芒,都是阻敌的主力,凭进了陷阱的诸据点实力?不可能突破防御。

可是,霜雪仙子宁受天道反噬,瞬间引动天道之力,影响了梦天堡的岁月空间,霜雪仙子又打开一条逃生通道,终令花解语逃过一劫。

剩下的?是残局!交丘比神处理!

三百余领家的人,并非入侵梦天堡的敌寇,不便强力剿杀。

而且,水梦天的目标是花解语,领家的人死多死少,并不重要。

三井重山很快安抚住少女们的情绪,对着悬浮的丘比子拱手:

“比子先生!雨已过,风既停,请打开岁月空间,放我们离去!”

丘比子警惕,假如三井重山相助花解语?则毋须霜雪仙子出力,自可破了岁月空间,再率人从容离去,可神使大人一直隐忍不发。

三井重山能一眼看穿岁月之间,准确找到丘比子,想破并不难。

丘比子眨眼,既是做下了陷阱,谁说只能坑陷花解语?

像是猜到丘比子的内心,三井重山笑了:

“比子先生,甭会错意!我是源陆人氏,不是外域人!”

丘比子尴尬,很大的概率,三井重山是玄尊,还是土著玄尊!

嘿嘿,丘比神走南闯北,不会因三井重山一席话,就忘了初衷。

就算三井重山真是土著,丘比子也要强“摁”一顶外域人的帽子。

“是不是源陆的人,你说了不算!而且,我不是官老爷,只认侵门踏户的贼寇,不断贼寇的身份,难道,源陆的人犯事就无事?”

三井重山的笑意更盛,摆手道:

“比子先生,你不能决定我的生死!我只想将实话说出来!”

“水梦天听着!我有双姓、双名!一是三井重山,是我母亲的姓氏!还有,我叫霍重山,从祖父的姓!霍通鹤,祖父霍祥云!”

隐秘的岁月空间,梦天堡的管事们面面相觑。

霍祥云?是乐天教的功勋人物!是精怪,本体是鹤!

乐祖初入巫地时,曾顺手“逮”六十余野怪,它们是乐天教的狂信徒,是第一批狂信徒,其中,虎、猿、鹤、蛇、棘是五位头领。

因第一批狂信徒,乐天教才得萌芽,乐祖才成了教天教的教主。

乐天教能一统巫地,并一直发展壮大,六十余精怪功不可没。

咳咳,水梦天剧烈地咳嗽,三井重山是智者,非常狡猾。

六十余精怪虽是乐天教的功勋人物,却又是叛逆!

只要敢踏进晨风星域?于公于私,甚至是为了颜面,乐天教必倾全力围剿,是不死不休的死局,还有可能,功德神王会出手清理门户。

但是,若是六十精怪的子嗣?

事情就变了味,是非常尴尬、复杂的局面。

毕竟,六十余精怪的子嗣,既不是乐天教的信众,再不是乐天教的麾下,除非他们打着乐天教的招牌弄事,或者侵害乐天教的利益。

视而不见,是乐天教的最佳选择,权当什么事没有发生。

虚月宗曾受乐天教的大恩,自不愿伸手代劳。

是的,花解语曾算计梦天堡,但是,她败走了,三井重山没有出手,甚至,没有表露一丝敌意!什么侵门踏户?与三井重山有关系?

水梦天踌躇,假如三井重天隐匿身份,自己可以痛下杀手。

想趁机做掉天神宫的神使,是师出无名!就此打住,又不甘心!

丘比子是玲珑心,见水梦天没有动手?就知其内心!

“哎,霍重山,权当你是霍重山,你不是领家的首领吧?”

三井重山仍挂着笑,心里早骂翻了天,小丘比贼坏,想引我入局、掉坑,他撇下乐天教的因果,只谈眼下事,稍不留神,会出事。

“比子先生,你的话有问题,我是天神宫的神使,他们是天神的忠实信徒,我不会任他们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更不会任人欺凌!”

“天神无量!赞美神使!”三百余人无分老幼,匍匐行礼。

呃,丘比子被噎住,原想将领家的人,与花解语“拴”作一堆,顺手一锅烩了,没曾想,三井重山不是凡人,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简言之,花解语虽是首领,却可理解为私斗,领家不必承担相应的因果;三井重山不是首领,却是一通神话,将众人解脱了。

丘比子不服气,眨眼间,又有了主意:

“大人,毋论什么身份,呃,你的身份太复杂,记不住!”

三井重山是大人物,涵养不是一般地好,闻言仍是微笑。

“比子先生不用挂记我!什么神使?当不得真!我只是天神宫的普通一分子,是为天神尽力的神仆,要不,你把我当神棍也成!”

神棍?小神棍才是真正的神棍!

近些日子,乐天教的马小福曾分身来梦天堡,丘比神有幸见识中土的正封神,收敛仙金是小神棍的最爱,哦,还有,他爱逛肆市。

令人惊愕的时,仿佛随时随地,小神棍的身边,会莫名浮现一个漏斗,不停地狂吐仙金,然后?再被存进衍财阁的户头。

据可靠的内幕消息,小神棍是衍财阁的大金主之一。

相较小神棍,三井重山算个屁!

你瞧瞧,三井重山不建道场,不传教布道,整日里跟义女混堆。

貎似,天神宫不置产业,是顶穷顶穷的神棍。

天神宫耽于享乐,便有些成就,也十分有限!

丘比子连连吃瘪,脸色有些难看,只好打乱拳,常言道,乱拳打死老师傅,三井重山自诩神棍,嘴上的功夫,肯定不会差了。

“神使大人,请为我解惑,花解语首领是什么品阶,能指挥你?”

笑容僵住!此问不是问题,一般人不屑一顾。

但是,若是特定的环境?此问,又是生死难题!

无论花解语指挥神使,还是神使领导花解语,都是一样的结果,是被“拴”作一堆,是相互承担对方惹下的因果,丘比子心黑着哩。

“花解语的事,早过了!要不,你们去寻她的晦气?凭着水梦天的手段,还有身后的靠山,想擒、欲杀,还不是翻掌间的事!”

四两拨千斤!三井重山轻轻一拨,就将花解语“送”来了。

丘比子不服气,可寻花解语出气?不必拿领家说事!

实言之,玄尊是顶阶的大佬,哪怕再弱的玄尊,并非可轻易打杀,阶非是落入预设的陷阱,再被重重坑陷,最重要的,要有必杀技!

像是梦天堡围猎花解语,若不是花解语不识岁月空间,才动手就可逃之夭夭;还有,水梦天连续劈出刀芒,却要岁月空间助力。

假如水梦天“偶”遇花解语,谁弄死谁还是两说。

唉,三井重山“误”入杀局,暂时不能脱身,是见子打子。

丘比子气极,终于拿出“撒泼”的本领:

“神使先生,你再能诡辩,却不能抹杀事实!”

“花解语图谋梦天堡,亲率领家主力混进梦天堡取事!”

三井重山仍保持微笑,水梦天还未动手?生死杀局不复存在!

“花解语失利逃走,领家却失陷梦天堡,难道,就此罢休?”

开心地笑了,三井重山很愧疚,语气非常诚恳:

“我的心很疼!因花解语的原故,给梦天堡造成了困扰,让比子先生念念不忘此辱!说罢,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领家愿意赔偿!”

赔偿?领家拿什么赔?

丘比神集体发呆,不是盘算损失,而是,领家太穷了。

三井重山的笑?有点猥琐,还有点暧昧!

“唉,领家是穷人,最最值钱的是修行有成的少女,领家的少女是天神宫的骄傲,是最值钱的财富,要不,拿她们抵债?”

丘比子大怒,少女哪里是财富?是祸根!

捕王*月昇阳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