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替嫁太子爷 > 第18章 悬案
 
  陆绮回到自己的屋子,连连打了几个喷嚏。离落从外间进门,手里端着热乎的姜汤。

  “殿下心疼姑娘,让人送来姜汤,姑娘快喝下吧。”

  陆绮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懒得辩驳。上官夙会心疼自己,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

  陆绮喝着姜汤,回想起他跟自己说的越王的故事,嘴角牵起一抹冷意。

  文仲于越王打败吴国有功,可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被逼自尽的下场。

  一旦身份暴露,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陆绮届时的下场必然很难看。

  上官夙擅攻于心计,待在他身边,切不可掉以轻心,错付信任...

  “姑娘想什么呢?热水备好了。”

  去安排洗浴回来的离落,看着想事情出神的陆绮,出声提醒。

  ......

  早晨出门时,以往上官夙都与陆绮一起,今日却让陆绮先行去国子监。

  就在陆绮想不明白之时,马车快到国子监之时,就被门口围堵的一众百姓包围的走不动道。

  “怎么回事?”

  陆绮打开车门,看到一众手里拿着还范家公道标语的百姓。

  “范易钊失踪,范家一案成了悬案,坊间怀疑皇家利用权势之便,暗地除掉范易钊。

  皇族贵胄无法无天,枉顾范家四条人命,民怨四起,围堵国子监控诉。”

  赶车的侍从将今日发生的事告诉于陆绮。

  陆绮站在马车上看着那些眼中带着憎恶看着自己的人,心中冷笑,难怪上官夙今日不来国子监,原来是想拿她挡箭牌!上官夙,呵,好的很!

  “姑娘这是?”陆绮欲下马车,侍从想拦她。

  “没看到民怨四起吗?你与他们相拼,损的是殿下的名声。”

  陆绮挡开了侍从拦着自己的手臂,自顾自跳下马车,走入围堵的百姓。

  他们要示威的对象是上官夙又不是自己,陆绮才不怕呢。

  她混入百姓之中,突然大喊了一声。

  “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乌央乌央的人们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投去目光,陆绮趁乱在东宫侍从的眼皮底下逃跑了。

  上官夙,周扒皮,拜拜了您内!

  溜走的陆绮,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这次的逃跑显得更加谨慎。

  她避开了大道,穿街过巷,绕到了渡河边。人到的时候,太阳早已西下。

  陆绮想搭船渡河,但是全身找遍,除了上次拿走上官夙的印鉴,什么盘缠也没有。

  “小姑娘,你到底渡不渡河?”撑船的渡头伯要收船回家,看着陆绮要上不上,没耐心。

  “阿伯,我出门走的急,没带钱。您看,能不能先撑我过河,我找钱还你?”

  陆绮面露难色,囊中啥也没有,放低了语气请求着。

  “没钱,渡什么河!”渡头伯不理她,直接撑船过河去。

  “阿伯!”陆绮喊破喉咙,渡头伯都没搭理她。

  上官夙那印鉴,一看就价值不菲,就算要出手,她一定要出个大价钱,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只拿去渡了个河,那她不得亏死!

  这赔本的买卖,陆绮可不做!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渡不了河的陆绮只得想往回走,找个歇脚的地方暂过一夜。

  陆绮路过一家卖牛肉面的店,可怜巴巴的抱着肚子,看的眼睛都直了。

  早上出门前吃了点东西,现在肚子里空空,半个铜板都没有,糟心啊...

  陆绮正想去找家当铺把上官夙那印鉴当了,却听到了上官夙冷嘲热讽的声音。

  “一碗面而已,你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要你管!”她下意识的怼了句。

  可是意识到这是谁的声音,陆绮僵住了,愁眉苦脸的转过头去看向上官夙。

  “殿下,好巧,您也出来赏月吗。”

  陆绮尴尬笑着,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想跑。

  “我已经跟水陆两方守备军打过招呼,你就是有翅膀,你也逃不出京都。”

  上官夙连动一下脚步都未曾,他自信满满欣赏着她的慌张。

  “你一直跟着我?”

  上官夙对于自己动态的了若指掌,让陆绮皱眉。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那么这人根本就是把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自己却还自以为聪明、沾沾自喜。

  “给你个选择,要么现在跟我回去,要么让守备军送你回宫。”

  上官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一脸冷漠瞧着她。

  陆绮舔了下自己干涩的唇,低头笑了。有什么区别吗,王八蛋!

  心里腹诽千万遍,出声也只是讨巧要他请客吃牛肉面。

  上官夙跟陆绮坐在路边,卖牛肉面摊子里,陆绮连吃了两大碗牛肉面,这才心满意足的摸着自己此刻有些圆滚滚的肚皮。

  上官夙对于她的毫无形象,倒是第一次见,嫌弃的瞧着她。

  “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我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陆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摊主过来收钱,陆绮下巴朝上官夙抬了抬。“他付!”

  上官夙瞧着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轻笑出声,结账带着人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