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武庶人 > 第五章 入城
 
  片刻之后,遍地被林正敲晕的盗匪。

  以一敌多,哪怕林正武艺再好,身上也难免添了几道口子,鲜血染红了衣衫。

  信手将一个盗匪敲晕,在那盗匪噗通倒地的瞬间,一道魁梧的身影陡然从那盗匪身后冒了出来。

  赫然正是那三当家胖汉子。

  大片阴影陡然洒下,胖汉一脸狰狞,挥舞大刀,朝着林正当头劈下。

  刀势狂猛,风声啸啸。

  气大力沉,威势不俗!

  女子心头一紧,下意识喊出了声:“恩公!小……”

  一个“心”字还没说出来,林正目光微抬,不紧不慢地瞥过胖汉,手中的竹杖如灵蛇一般绕了过去,当头朝着胖汉脑门砸了下来。

  然而半空之中,那竹杖生生停了下来。

  胖汉已经一手捏住了竹杖,满脸冷笑。

  另一边的大刀狠狠砸落,近在眼前。

  千钧一发之际,林正却微微摇了摇头。

  那身子如游鱼般扭过了这当头的一刀,几乎是同时,一点寒芒陡然间在竹杖间闪过,面对那呼啸着风声狠狠劈下的大刀,身体不退反进,如燕归巢般迎了上去。

  下一刻!

  “噗嗤!”

  闷响乍起,刀入左胸。

  透体而过。

  大刀举在空中,再无握力,沉闷落地。

  胖汉狰狞的面容霎时一滞,他微微抬头,看着身下这个少年,满脸不可思议。

  那眼中的光芒缓缓黯淡下来。

  噗通一声,倒地不动。

  满场寂静!

  所有盗匪面色恐惧。

  ……

  中年男人从昏迷中幽幽醒来,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张陌生的少年面孔。

  “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幸而性命无虞,最好还是待进了城,寻个郎中看看。”

  林正自顾自将一个小瓷瓶塞回了怀里,表情平淡。

  我……我这是被人救了?

  中年男人呆呆地看着眼前,忽然间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心头升起了一丝羞愧。

  自己是活了下来。

  可是小姐呢?

  那群盗匪一看便不是善茬,若是将小姐捉了回去,不知又会怎么折磨小姐!?

  愧对老爷重托啊!

  “那便多谢少侠了。”

  身后冷不丁响起了一道翠若黄鹂的女音。

  中年男人眼睛陡然睁大,回头望去,自己小姐正直直盯着自己。

  “小姐,你没事?”

  “还得多谢恩公搭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女子惊魂未定道。

  搭救?

  中年男人眉眼微动,没有说话。

  他想要站起来,忽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一低头。

  右臂处空空如也,只有一个空荡荡的袖管随风飘扬。

  黄护卫霎时间犹若雷击,念及方才这少年的话,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怔怔发楞,脸色很是难看。

  一旁的女子面色担忧。

  “黄护卫?你真的没事?”

  黄护卫眼神恍惚,强笑道:“不过是一只手臂罢了,能有甚事?”

  他单手勉力撑了起来,举目四望,见得是一地盗匪尸体,一脸震惊地望向林正。

  “这些都是恩公的手笔?”

  “黄护卫,恩公好生厉害,若非恩公出手,我们可就真的遭了。”

  “那胖汉子呢?”

  “死了,恩公出手诛杀的。”

  黄护卫闻言肃然起敬,他与胖汉交过手,这只右臂便是被胖汉砍下来的,自然知晓胖汉的难以应付。

  “在下黄正天,这位是我家小姐杨巧儿,还未请教恩公名讳?”

  “林正!”

  林正风轻云淡地回了一句,随后提着砍刀到一具尸体旁,手起刀落,将那脑袋生生砍了下来。

  女子眼睛蓦然瞪圆,脸上浮现了一抹恐惧。

  黄护卫却一脸严肃。

  “黄护卫,恩公这是作甚?”

  “领赏。”黄护卫若有所思道:“这些盗匪为祸一方,不知堵截了多少行路商人,临近的郡县无暇与这些杂鱼纠缠,索性便会颁布悬赏。”

  “只要将这些人的脑袋斩下来带去临近的郡县,一般都能换取一笔不菲的赏银。”

  “看来恩公可没少做这等义事!”

  说着,他用仅剩的左臂拿起一把砍刀,走到一具尸体前,狠狠将脑袋砍了下来。

  “恩公,某来帮你!”

  ……

  夕阳西下,残阳似血。

  遥远的地平线上,忽而出现了一支商队。

  这支商队说来也怪,足足有两队马车,人却只有三人。

  一个独臂的中年护卫,一个女人,还有一个骑着驴儿悠哉悠哉的少年。

  守在城门前的军士大步上前,仔细查探了三人来历,确认无误之后,却还不让进城,反倒是各自端上了一碗水。

  “喝下去!”

  林正瞧着水面漂浮的点点黑沫,眉头微皱,没有动作。

  黄护卫瞧出了他的心思,将呈递到他面前的水一饮而尽,朗笑道:“林兄弟尽管喝便是了。”

  “这是符水,辟邪罢了!”

  辟邪?

  林正心思微微一动。

  ……

  刚入城,林正便瞧见了张贴在城门边上的一整排悬赏。

  他一一循望过去,发现其中好些面孔都眼熟得紧。

  可不眼熟么?

  这些人的脑袋正在马车货物里压着哩!

  其中以那个满脸横肉的胖汉悬赏最高,足足悬赏八十两。

  林正双眼亮晶晶的,目光在一连串的悬赏令上不断巡睃。

  在所有悬赏中,胖汉“小弥勒”只能算作排行第三的悬赏,在此人之上,还有“黑熊”和“血狼”,分别是黑熊寨的大当家二当家。

  其中“黑熊”最高,足足有二百两之巨。

  林正瞧着那个眼神阴翳壮硕无比的“黑熊”画像,心里默默盘算着是否要去黑熊寨走上一遭。

  锄强扶弱是一方面……

  既有几分本事,少年意气在所难免。

  “不知林兄弟作何打算?”黄护卫寻了过来,笑问出声。

  “可能要在汭县呆上一段日子了。”

  林正随口回了一句,忽然想起了进城的那一茬,问道:“方才你说那是驱邪的符水,好端端的,为何要喝符水?”

  黄护卫面色讶异,“原来林兄弟不知。”

  “林兄弟可知此去向东十里是何地?”

  向东十里?

  那岂不是狐仙痒序?

  林正心头微动,面上却毫无波澜,轻轻摇头。

  “一概不知。”

  “那是狐山。”黄护卫好似惊惧于那些妖物,声音不由压低了几分。“据说那里盘踞着好些狐妖。”

  “食人饮血,残忍至极。”

  “这符水便是防止那些妖狐混入城中,祸乱凡间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