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武庶人 > 第八章 灭门
 
  临近晌午,食肆之中,生意红火,人声鼎沸,人来人往。

  一位说书先生站在台上,穿着青色大袍,手持折扇,说着最新的话本。

  底下人们听得是如痴如醉,连连叫好。

  林正挑了个临窗的位置,直勾勾地盯着桌上腾腾升起白雾的茶水怔怔出神。

  没想到汭县竟还有过这么一桩往事!

  据那主吏老头所说,那充满阴气的石碑,则是后人为那些枉死之人铸建的往生碑。

  如此说来,那驼背老鬼,八成也是心有遗愿不愿往生罢了。

  念及此处,林正倏然皱起了眉头。

  可既然城隍庙中的往生碑不是祸患,那老狐仙口中的“凶灾”究竟是什么呢?

  ......

  目光漫无目的轻扫了一圈,落入窗外,却是陡然一凝。

  外面不知何时支起了个摊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坐在摊子上,面前摆着一个用破布包裹着的长物。

  周围来往的行人对此也也是司空见惯,权当没有看到,根本无人留步关注。

  “客官,请慢用!”

  恰逢小二上菜,正在忙活着的时候,林正忽然喊住了小二。

  “小二,那是在作甚?”

  小二抬目往窗外瞧了一眼,陪笑道:“客官,是卖刀的。”

  “卖刀?”林正愕然。

  “摆摊的是牛家那小子,两个月前就开始摆摊卖祖传宝刀,这么长的时间,就是没有卖出去过,依小的看来,恐怕这辈子都卖不出去了。”

  “此话怎说?”

  “客官有所不知,牛家那小子整天说他那把刀是他太爷爷留下的,当初还斩杀过大妖怪。”

  “可客官是没有见过那柄刀,锈迹斑斑,还没有我们厨房的菜刀锋利,偏偏这刀还贵得要死,那小子要价足足十两银子,说什么都不改口。”

  “你说这样的刀,哪个冤大头会买?”

  林正恍然,当即收回了目光,对那卖刀的牛家小子不再关注。

  一番大快朵颐,酒足饭饱之后,他正倚在窗边休息。

  突然,窗外闹出一阵嘈杂动静。

  “快!快点!”

  “衙门办案,闲人速退!”

  屋内众人愕然望去,只见一伙官差腰挎兵刃,在街道上横冲直撞,朝着街道尽头狂奔而去。

  路上行人见此阵势,纷纷靠边避让。

  “怕不是又出了什么命案。”

  一个坐在不远处的老夫子摇头叹息,唏嘘不已:“不知这次又是哪家遭了罪。”

  又?

  不是第一次么?

  林正微微蹙眉。

  看来这汭县远没有表面看得那般安宁。

  瞧着那消失在街道尽头的官差,他轻抚下巴,沉吟片刻,一枚银子拍在桌子上,随即快步走出了食肆。

  ……

  城西一户人家的院落门前,眼下已经围满了人。

  人们面色恐惧,议论纷纷,一片嘈杂。

  “衙门办案,闲杂避退!”

  随着一声高调的呼喊,围拢的人群霎时一静,随即让出了一条走道,一伙官差单手按刀,大步走入院子,消失在了厅堂深处。

  尾随而来的林正自然是跟不进去,混在人群中,听了一会儿,这才摸清楚大概。

  原来是这户陆姓人家遭了灭门。

  上下五口人,尽数殒命。

  “这次竟是陆老头儿家遭了灾,上次衙门不是说抓到凶手了么?”

  “屁儿!这年头信官差还不如信自个儿,今晚我就回去把仔细修缮加固一下。”

  “他们都说害人的不是人,你说你修缮有个屁用。”

  “你看见了那害人的东西么?那万一是人呢?”

  ……

  林正混在人群中,低垂脑袋,耳侧传来人群的嘈杂声响,微锁眉头,目中略含思索之色。

  忽然,一道身影从人群中冲出,正欲冲入院子,却被守门的官差生生拦了下来。

  林正定睛一看,竟是那在路边摆摊卖刀的少年。

  少年挣扎一阵,嘴里突然喊道:“我是陆老头家的女婿!我要进去!”

  “我要进去!”

  没喊上两句,院里传出了一道喝声。

  “何人喧哗!?”

  人未至,声先到。

  一个中年官差从内院走了出来,目光上下打量着少年,旋即目光一凝,厉喝出声。

  “拿下!”

  原本只挡在门前的官差齐齐出手,轻松将少年摁在了地上。

  中年官差走过来,蹲下,饶有兴趣地瞧着少年,问道:“你是这陆家的女婿?”

  少年被死死摁在地上,一张嘴泥土便往嘴里灌,根本说不出话,只有呜呜乱叫。

  中年官差朝着那羁押的官差打了个眼色,后者这才放松了一些。

  “是……”

  少年话还未说完,一道苍老的爆喝陡然从外面传了进来。

  “你这个孽障!”

  “平日里不好好干活也就算了!怎么又跑到这里惹麻烦!”

  外头一阵骚乱,不一会儿,便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拨开众人,勉力挤了进来。

  看着被死死摁在地上的少年,老者眼中闪过一缕心疼,朝着中年官差躬身作辑。

  “大人,牛侃这娃儿父母去得早,向来是小老儿我代父管教。”

  “还望大人放过这孽障,待小老儿我回去,一定好生管教。”

  中年官差笑盈盈地瞧着老者,揶揄道:“我倒是想放,可是这家伙方才说了他是陆家的女婿。”

  “你道这陆家一下子全都死绝了,唯独这外家的女婿还活得好好的,怎么都说不通吧?”

  老者脸色一下子僵住了,他侧身瞧了眼外面的众人,低声道:“大人,还请借一步说话。”

  ……

  也不知二人究竟谈了些什么,很快二人从屋内走了出来。

  中年官差负手而立,慢悠悠地走在后面,朝着羁押的官差打了个眼色,后者当即松开了手。

  老者忙去瞧少年身上的伤势,确认无甚大碍后,转身朝着中年官差作辑。

  “多谢大人网开一面。”

  “回去可要好生管教你这干儿子。”中年官差微笑道:“若是再这般犯糊涂,日后你可不一定兜得住了。”

  “大人说得是。”

  少年直勾勾地瞅着院落,想要看看里面是什么个情况,中年官差有意识地一个错步,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少年身前。

  “还不带回去么?”

  少年开口想要说些什么,老者猛地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伙同一旁同行的乡亲们,连拖带拽地将这执拗的少年拖出了院子。

  眼见此事结束,中年官差朝着门口众人狠狠一瞪眼。

  “散了散了!”

  “死人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再不离开,待会全部抓回衙门!”

  众人连忙散开,唯恐被这恶吏抓回了衙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