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武庶人 > 第九章 夜袭
 
  一回到家里,牛侃就被锁进了屋里。

  牛侃努力推攘着木门,将门锁震得哐哐作响。

  “石爷爷!放我出去!你把我锁在里面作甚?”

  “锁你作甚?我要不锁你,你又要去衙门送死了!”门外传入了老者的冷哼。

  “要不是给周捕头送了银子,你觉得你还能活着回来?”

  “什么?你给周扒皮送了银子?”牛侃闻言,情绪愈发激动。

  “不然怎么办?就这样看着你被周捕头抓进衙门?”

  “那衙门进去容易,出来可就难了。”

  “算了算了,你且在这里面好好待着,冷静冷静,待晚些时候,什么时候想通了,我便放你出来。”

  门外石姓老者的声音愈行愈远,很快便听不到那脚步声了。

  牛侃空嚎了两嗓子,见无人应答,只好颓然坐在地上,一脸沮丧。

  就在这时,一道幽幽低叹在房间里轻轻荡起。

  “让我瞧瞧……这不是牛家那小子么?”

  ……

  牛侃身子一震,一脸茫然地抬起头,展目四望。

  四面皆是墙壁,根本无人。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倏然抬起头,只见那本用束好的茅草铺就的房顶,不知何时竟然被扒拉开一道小缝,一只眼睛正透过小缝往下瞧着。

  何时这房顶上竟然藏着一个人?

  “你是谁?”牛侃警惕道。

  “路人。”房顶那人回道。

  “你在房顶作甚?”

  “事有蹊跷,仗义助人。”房顶那人笑吟吟道:“观这形式,小哥可需帮助?”

  “帮我出去!”牛侃大喜过望,连忙喊道。

  房顶那人轻轻摇头,道:“帮你出去可以,但在下需要知晓这灭门案各中细节原委,还请小哥告知。”

  “原委……”

  牛侃略有踌躇,沉吟片刻,这才沉着面色轻吐出了两个字。

  “可以!”

  ……

  重新燃起油灯,本就不大的屋子里霎时间变得格外明亮。

  牛侃在床上躺了下来,仰目瞧着房顶的房上客,眼中如蒙着一层雾气般,一一赘述开来。

  “灭门案由来已久,最开始只是始于一个月前。”

  “第一个死得是巡夜的老鳏夫,打了一夜的更,第二天被发现剥了皮,死在自家的酒缸里。”

  “那时还未曾意识到是灭门案,可当第二起、第三起命案出现,所有人这才发现这是一宗不折不扣的灭门案。”

  “而且,这些案子都出奇得一致。”

  “那些死者皆是死在酒缸里,浑身皮肤尽剥,死相残忍。”

  “整整一个月,共犯下多少灭门案?”房上客探询道。

  牛侃回道:“算上陆家那起,应有六起了。”

  “如此多的命案,为何外乡人却无一得知?”

  “眼下“狐不语”新酿将启,这是汭县一年一度的盛事,亦是那些官吏大人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会将这等龃龉事公之于众?”

  “万一骇得那些大商人不敢来了,那些大人们又去哪里赚银子?”

  “在他们心底,别人的性命,哪有白花花的银子重要?”

  “可既然如此,为何他们不索性将此事了结了?”

  “你以为他们不想了结?”牛侃忽而冷笑道:“那些衙役豺狼性子,县尊大人下了死命令,据闻此前却有行动,但不知怎得,也就不了了之了。”

  “再之后,所谓的灭门案,也就囫囵办了。”

  究竟是什么玩意,竟是逼得衙门都放任自流?

  房上客有些困惑,左思右想,脑中油然生出了一丝别样的思绪。

  是妖鬼么?

  他在这里想着,底下的牛侃却是有些着急了。

  “喂!详尽过程我都说完了,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吧?”

  “放你出去作甚?送死么?”

  牛侃立马回过味来,脸色一变。

  “你骗我?”

  那房上客低叹了一口气,道:“你的性格太冲动了,多听你石爷爷的,好好在这里冷静冷静吧。”

  说完,房顶的茅草被重新铺上,却听一阵极细微的窸窣声在房顶迅速远离。

  牛侃气得脑门青筋暴起,朝着房顶破口大骂。

  ……

  年少意气是好事,可若是气盛冲动且不加节制,便是作死了。

  既然是人家爷爷的一片好意,林正自然不可辜扰。

  不过也多亏这个牛侃,正是因为气盛冲动,才能将汭县官家严令禁止谈论的灭门案吐露出来。

  持续了一个月的灭门案,就连衙门都对之莫名忌惮……种种怪异之处,无不指向“妖鬼”之流。

  林正仔细回味了一下,便觉得老狐仙口中的“凶灾”极有可能起于此处。

  可是……如何才能抓住这只作祟的妖鬼?

  ……

  夜色已深。

  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乌云遮掩了皎月,天地间一片昏暗。

  万籁寂静之中,隐约可以听见打更人的梆子声。

  “嘎吱!”

  一道极细微的开门声突然响起。

  客栈的后门缓缓打开,一个客栈小厮隐约露头,引入了好几道黑影。

  “饭菜里下了药,人早早便睡下了。”那小厮压低声音道。

  “好!待此事成了,赏钱自会托人送到你家。”

  小厮顿时满脸笑容。

  “诸位好汉,请随我来!”

  小厮引着几人走入客栈,轻慢无声地上了二楼,掩身在门边。

  一道黑影朝着小厮打了个手势,后者当即会意。

  小厮轻扣了两下门,低声问道:“公子,睡了么?”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黑影凑上前,取出竹签在门缝鼓捣了一会儿,只听咔嚓一声,门栓应声打开。

  一众黑影不约而同从怀里抽出明晃晃的刀刃。

  轻轻推开房门,摸着黑直奔床边,毫不迟疑地乱刀砍下。

  并没有刀刃入肉的触感,入手坚硬无比,甚至震得虎口生疼。

  “不好!”

  一人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猛地低喝出声。

  而旋即,门突然关上。

  一道声音从身后慢悠悠传来。

  “你们是谁?”

  “为何要杀我?”

  众人齐齐回身。

  只见林正堵在门口,面无表情,轻按着腰间的竹杖。

  众人互相对视,手中的刀刃攥得愈发地紧,空气悄然变得凝重起来。

  突然,为首的男人猛地喝出了声。

  “上!”

  一众身影齐身迎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