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武庶人 > 第十三章 清尘
 
  随意寻了个路边的面馆,讨了一碗素面,林正自顾自吃了起来。

  至于那年轻道人,心中也不知盘算着什么,脸色阴晴不定,直勾勾地盯着林正。

  很快,一碗素面下肚,林正随意擦了擦嘴角的油腻,笑盈盈道:“昨日你跑得可真快,今日怎不跑了?”

  年轻道人苦笑道:“小道那一手障眼法,在寻常人眼里是神奇,可在阁下眼里不过是小孩子玩的玩意,一次能侥幸逃脱,可第二次第三次就不一定奏效了。”

  “既是无用,何必再跑?”

  “居士可真是折煞小道了。”

  “你是道士?”

  “难道看不出来么?”

  “我权当这是你的装束罢了,没想到竟真是个道士,小道长如何称呼?”

  年轻道人沉吟片刻,讷讷回道:“小道祁山观清尘。”

  林正仔细思索,并没有从记忆中寻到这支道观的线索,轻声问道:“烦请问一句,昨夜清尘道长在作甚?”

  瞧到林正眸光中隐隐泛着的冷意,年轻道人连忙摆手道:“居士误会了,小道昨日也是被那妖气吸引过去,只不过比之居士早一步罢了。”

  “当时居士探查酒窖,小道只道是那作祟的妖患回来了,便连忙施展障眼法着急离开,并无其他敌意。”

  林正狐疑地盯着年轻道人,沉默不语。

  年轻道人轻叹了一口气,知晓若是不说及原委,恐怕难以逃脱嫌疑了。

  “实不相瞒,小道此来汭县,实乃寻我师兄。”

  “我师兄清风一月前离观远行,据小道目前所知的线索,清风师兄便是来了汭县,再之后便没了音讯,小道此番便是为了寻师兄而来。”

  “可有道碟做证?”

  “自然是有的。”

  清尘取来一张道碟,推到了林正面前。“居士请看。”

  仔细比对了道碟上的信息,确认无误,林正这才全然放下心来。

  脸色也好了一些。

  “可寻到了你师兄?”

  清尘神色一黯,摇头。

  “并没有。”

  “眼下这汭县表面上昌平热闹,暗地里却邪性得紧,贵师兄会不会糟了不测?”

  “不会的,别看小道只会一些障眼法,我师兄道术精湛,是即将要接任祁山一脉的下任观主,掌祁山尊令,区区妖魔根本无法谋害清风师兄,眼下依我猜测,清风师兄应是被困在了哪里。”

  看着眼前这位年轻小道一副笃定的模样,林正暗叹了一口气,没有将心中的话直言而出。

  所谓凶灾,无论你道术如何了得,一时不慎都会丢了性命。

  所以那老狐仙根本不愿踏足这汭县半步。

  唯恐一辈子的修行在这凶灾中打了水漂。

  “不知清尘小道长这两日可有什么发现?”

  “昨夜居士也在现场,应当发现了那酒液的异样。”

  看着小道士神神秘秘的模样,林正眉头一挑,“那酒妖气浓厚,小道长难道知晓是何缘故?”

  “不过是猜测,居士不必当真。”

  “小道长直言无妨,在下自可分辨对错。”

  “据贫道猜测,或有妖物匿于酒窖新酒之中,那酒液便是最好的证明。”

  “如何说?”

  “此妖于酒中化形入魔,故而现身之处,染得酒水皆是妖气。”

  林正深深蹙眉,陷入了沉思。

  他见过的妖魔不少,可也算不得多,但如此奇怪的妖气场景,着实是独一份儿。

  相比之下,这清尘出自祁山道,眼界自然比自己大得多,从目前所掌握的种种怪异中分析出的端倪,确实是一种可以自圆其说的说法。

  只是......

  酒中入魔?

  奇哉怪哉。

  等等!

  林正忽地脸色一动,瞧向小道士。

  “所以你今日假扮商贾,进各家酒窖查探妖气,是怀疑那那妖物平日里藏于酒中?”

  清尘颔首。

  “极有可能。”

  “只是我已查清,这汭县各家各户皆有酿酒,几近上千户人家,若想一一查探,只我一人恐分身乏术。”

  林正顿时回过味来。

  “你想让我帮你一起查验各家酒窖?”

  清尘却是摇头否认。

  “许多人家有特定的商户供酒,岂会让你进人家的酒窖?此法根本查探不全。”

  “我只是提醒你。”

  “三月十八,这汭县所有酒水便会在这日悉数启封,届时酒香漫全城,便是我们寻妖最佳也是最后的时机。”

  “而一旦过了这日,那些妖酒被商贾运往各地,进了寻常人的口腹,恐会酿就大患。”

  林正心头一震。

  “狐不语”极为醇美,很受外面之人的追捧。

  可寻常人怎么能察觉到妖气?

  这妖气入了口腹,会出现何种变化,谁都说不清。

  唯有断其根源。

  可当下最难的是,如何寻到根源?

  ......

  杨家小姐回来时脸色极为难看,就连坐在马车上都是闷闷不乐,些许是因为林正的擅离职守,但依林正想来,更多的是因为与那白发老头的沟通不甚愉快。

  也不知清尘小道士如何忽悠那白发老头,让其对自己如此信任。

  不过想想待过了几日,清尘易容的中年商贾不再现身,这白发老头估摸着便知晓自己上当受了骗。

  不过清尘这忽悠人的功夫,当道士可真的屈才啊。

  林正心中暗暗感叹着。

  一连登了好几户人家,足足洽谈了一日,迟暮之际,总算是踏着夕阳回到了客栈。

  恰时杨巧儿脸色也好了一些。

  “小姐。”

  方一走入客栈,黄护卫便满脸关切地迎了上来,“如何了?”

  “寻到了新的酒窖,总算是将李家损失的“狐不语”补了上来。”

  黄护卫顿时脸上一喜,“小姐第一次出门,就将各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此次回去,老爷一定会对小姐刮目相看。”

  杨巧儿微微蹙眉,道:“过两日便是三月十八了。”

  “你明日便去准备马车,待我们的人一到,立马离开这里。”

  “不知怎得,我总觉得这汭县不太安宁。”

  “小姐,这汭县的县尊虽然浑了些,但这城里又会出什么事情?”黄护卫笑道:“总不能说那盗匪入了城吧?”

  杨巧儿微微颔首,道:“话是这么说......总之你先去筹备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