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武庶人 > 第十五章 除恶
 
  随着侏儒突然发作,现场诸多头领眼神愈发不善,舍下面前的酒肉,提着刀刃站了起来。

  几个体型彪悍的匪贼也走了过来,将去路堵死。

  图穷匕见。

  满盈杀意。

  “在下不知,究竟是何处招惹了诸位。”

  林正只是清冷地瞥了眼缓缓朝着自己合围而来的一众盗匪,脚下一步未动,轻声问道。

  “取尔首级,以慰三当家在天之灵!”

  众头领之中,有人尖声喝道。

  “三当家?”林正只是一寻思,立马恍然大悟。“原来是一个大泼皮领着一群小泼皮为一个小泼皮报仇啊!”

  “如此便好说了。”

  说着,他从腰间竹杖中缓缓抽出细刀,刀指正前,语气迅速转冷。

  “诛尔贼,领赏银。”

  一群盗匪如听闻什么天大的笑话般,顿时一片哗然笑声。

  上首的黑熊面目狰狞道:“原以为你是个好汉,但眼下看来,不过是个蠢货罢了。”

  “究竟如何,一试便知!”

  林正冷哼一声。

  猛然间。

  他一跃而起,眨眼便迈出数丈,突入人群。

  手上持刃暴起,狠狠挥斩而下。

  一个头领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脑袋便搬了家,鲜血喷涌而出,那无头的尸体噗通一下栽在了地上。

  “陈友胜,为财屠主人全家一十七人,恶贯满盈,杀之!

  “赏银二十两。”

  声音随风涌入耳翼。

  众人脸色大变,齐齐抄起家伙,就朝着那混入人群的少年狠狠砍去。

  谁知。

  林正身子一扭,躲过了这要命的袭击,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一个癞子头的汉子身侧,轻描淡写地挥刀,便将那汉子割了喉。

  “杨绍明,屠邻家全家四口,而又***女,此罪天怒人怨,杀之。”

  “赏银二十五两。”

  眼见林正在这须臾间如鱼得水,众人脸色大变。

  就在这时——

  “须臾间施展不开,别让这小子浑水摸鱼!”

  “诸位且先退开,容我将他斩于刀下!”

  众人如临大赦,纷纷退散开来。

  留着中间一块空地。

  唯独一个刀疤脸汉子站在那里,手持双刀,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原来是二当家“血狼”。”

  林正站在不远处,瞧着这汉子,声音轻慢,毫不紧张。“二当家,你的首级可值钱得很。”

  “足足一百二十两。”

  血狼气得脸色发青,手中双刀挥舞得密不透风,朝着林正砍来。

  看着血狼这像模像样的刀法,林正轻轻摇了摇头。

  这刀法看着是风声赫赫威力不俗,可在林正眼里,确是毫无章法的漏洞百出,毫无可取之处。

  不过想想,偏安一隅占山为王罢了,能有什么精湛刀法。

  林正站在那里,盯着血狼密不透风的刀围袭来,整个人好似被吓呆了一般,一动不动。

  直至那刀到了面前,他才终于动了。

  身体一寸未动,手上却猛地持刀直刺,刀刃如入无人之境般穿过那密不透风的刀幕,精准刺入了血狼的喉咙。

  血狼手上一顿,手下动作顿住,眼神迅速黯淡。

  再收刀时,那身形如大树般轰然砸落。

  四周一片寂静。

  无人说话。

  所有人盯着林正的眼神满是怪异和忌惮。

  只一个照面,黑熊寨的二当家便被送了阎王。

  “吃我一斧!”

  一道嗡嗡暴喝乍起,伴着身后凶厉的呼呼风气,林正脚下轻点,错步往前移走几步,身后随之传来一道巨大的轰鸣。

  林正转身望去,那一直未动的黑熊不知从哪儿讨来一柄半身高的大斧,此刻竟是将青石板铺就的地面狠狠砸裂开来。

  眼见这小娃娃躲了开来,黑熊双目赤红,鼻腔呼出一片灼热气体,持着大斧便又是狠狠一砸。

  可是……

  “太慢了!太慢了!”

  “虽有几分气力,可不够灵活,就连那使双刀的都不如。”

  “就你也配当大当家?”

  林正脚下只是移动几步,便是躲开了这恍若泰山压顶的砸击,嘴里却净是些不讨巧的话语。

  黑熊气得脸色隐隐有些发黑,那大斧在手上挥舞得风压不断,好不骇人。

  连续几个回合后,纵然是如黑熊那般巨力,也被累得后力不继,手底下的斧头不自觉慢了许多。

  反观林正,却才刚刚起势。

  他持刃护身前,刀光凛然,若霜寒雪。

  面色平静,气息圆润,渐行刚猛。

  突然向前踏步,刀锋势如雷霆。

  察觉到这一刀的非凡,黑熊脸色大变,本能地收斧护身。

  刀斧相交,只听“铮”地一声脆鸣。

  已是收刀归鞘。

  黑熊维持着那持斧护身的姿态,忽地踉跄退后,身躯晃了晃,一道血线从颈部逐渐出现,再然后,脑袋便整个落了下来。

  鲜血从颈部喷涌而出。

  至于那斧头,已经被斩为两半,掉在地上,成了两块根本无用的铁疙瘩。

  所有人呆呆看着眼前这一幕,渐渐地,已经有人错步往外溜去。

  而更多人,则是被金银冲昏了头脑。

  只听——

  “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这一人不成?”

  “拿下他!为大当家二当家报仇!”

  刹那间,厮杀声乍起。

  如同发号施令一般,无数盗匪朝着他这里涌来。

  林正轻抚竹杖,面容上是未曾有任何变化的平静。

  一盗匪恰时冲至面前。

  林正猛地紧握刀柄,身形如流风一般,与那盗匪错身而过的瞬息,那盗匪身形陡然一滞,那脑袋如皮球般咕噜噜滚落在地。

  ……

  首级横飞,白刃搏杀。

  挥刀!

  挥刀!

  再挥刀!

  枯燥无味的挥刀,在所有人眼中,却如恶鬼降世,恐怖至极。

  这些盗匪一个个自诩杀人如麻,可见得这般场景,还是不由心颤胆寒。

  近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短短片刻功夫,便有三四人如割麦子般倒了下来。

  在这本就拥挤的大厅中,兵器不便施展开,倒是给了林正可乘之机。

  人数多了打不过,人少了更是打不过。

  呵!

  武艺这种东西,可真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

  ……

  许久,林正终于停下了动作。

  也再无人迎击。

  举目四望,漫眼鲜血,伏尸遍地。

  自然,绝大多数都被他骇破了胆儿,顾不得那么多,逃离了此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