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穆严穆逸臣 > 第五十五章:人在孟买 红灯区域
 
  帝都的夜,车流奔腾不息,霓虹灯缀亮了半片天。

  即便再漆黑的夜晚,五颜六色的灯光总能点燃这座城市,位于二环地标性的one ten五星级酒店高耸入云,从酒店十八楼的落地窗眺望地面,繁华地段恢宏建筑,绚烂而富有魅力的大都市。

  他举着酒杯坐在落地窗,远处的风景依旧可伊人已不再身侧,落寞的情绪油然而生,良久他缓缓开口道:“何以暮,你是不是已经查到凉城的下落了。”

  以他对何以暮的了解,此刻出现于此,倒不至于落井下石,定是有了些线索才会说出方才那些话。

  “凉城目前很有可能在孟买。”

  提及孟买,无不联想到孟买的红灯区,那里可谓是人间地狱,人口贩卖,艾滋泛滥,黑帮贩毒,所有你想不到的黑暗都能在那里见到。

  南宫桀无法想象,凉城要真深陷那里,她该多害怕,多无助……

  “消息可靠吗?”

  “八九不离十。”

  何以暮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来找南宫桀,以他的身份,有些事情并不方便出面,而解救穆凉城最佳的人选,非南宫桀不可。

  南宫桀身后不仅有穆氏,还有宫家,那些人再无所忌惮也会顾及宫家。

  放下酒杯,慢悠悠站起身,南宫桀紧紧盯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淡淡地问道:“何以暮,你究竟知道多少?”

  平淡的口吻满是失望,南宫桀不知,何以暮到底还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是明早飞孟买的机票,你到那边会有人接应你,带你去找凉城。”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

  南宫桀毫无犹豫地接过何以暮手中的机票。

  “你既然早已有了打算,之前还说那些做什么?我这么做不是相信你,而是……哪怕有一丝找到凉城的希望,我都不会放过。”

  即便是你一早计划地好,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南宫桀在心底如此说道,但直至现在他对何以暮仍抱有一丝信任,他相信,何以暮即便再不堪,也不会对一个深爱自己的女孩下手,况且还是自己所喜爱的女子,基于这两点,这个险值得一冒。

  “我现在还不确定是谁动的手,对方的目的我们也不清楚,所以此番去孟买,你……要多加注意。”

  何以暮的话也正是他所思虑的,四天了!他一点关于凉城失踪的线索都没有,而何以暮竟然能查到凉城确切的地点,就凭这点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何以暮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可怕。

  起码在救穆凉城这件事上,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脏乱不堪的房间,简易的担架上躺着一个瘦弱的女孩,不知名的液体通过输液管不断涌入女孩的体内,几个身材魁梧的黑人看守在房间门口,距离房间不远处,一身着花衬衫白裤衩脚踩人字拖的黄种人点着雪茄,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眼站在身前巍巍颤颤的黑人男子。

  “达哥,尼曼刚来不久,你看给我一个面子,给他一个机会。”

  说话的是站在花衬衫身侧中年男子,他右脸下方有一道长长的刀疤,整个人看上去阴沉可怖,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唯独在看向花衬衫男子时才露出一丝敬畏的神情。

  花衬衫的男子深深吸了一口雪茄,仰头慢悠悠吞云吐雾。

  尼曼虽站着却有种将被凌迟处死的惊恐,寂静让房间的空气变得急躁,他小心地抬头望向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却不想落入一泓深不见底的眼眸。

  他身子一颤,还未回过神,“砰。”的一声,尖锐的子弹穿过他的胸膛,他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一丝挣扎和反应都没有做出,直直倒地,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直至死亡他都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

  以前不都是这样做的吗?不听话的女人他们可以肆意调教欺辱。

  腥甜的血腥味顿时飘满狭小的空间,先前说话的中年男子轻皱眉头却没再说话,他早已习惯达哥的行事作风,如此结果他早料到,只是兄弟一场多少有些悸动。

  可他更明白,这里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

  “李叔,那个女孩我要活的。”

  清冷的声音似来自最严寒的山川,李叔恭敬地回道:“明白。”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躺在担架上的女孩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沉睡的意识慢慢被唤醒,腐烂的气息与甜腻的血腥味交融汇合在在沉闷的空气中,令人作呕的味道侵蚀着她的精神。

  原来,先前一切都是她的幻想……

  她并未逃出生天,南宫桀也并没有出现。

  身侧嘈杂唏嘘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她耳畔,他们说着陌生的语言,从口音可以判断应该是东南亚国家,她现在有些担心,此刻身处的地方究竟是哪里?还在中国还是……

  清凉的液体不断输入体内,头疼脑胀似不存在了。

  她缓缓地动了动手指,为什么身体的酸痛越发明显,下体还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楚,她忽然惊恐地反应过来…………

  那种疼痛,是怎么回事了。

  昏迷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多少可怕的事情是她不知道的,他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她甚至都在想,此刻流入她体内的不是什么良药,而是摧残她身心健康的毒药。

  屈辱,愤恨,痛苦,无助的情绪交织成一张属于黑暗的大网。

  谨慎,缓慢地睁开眼,纯白的墙壁满是污渍,杂乱无章的物品随便堆放在房间的角落,空气中的霉味和腥臭味令她喘不过气来,她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因为不远处就有四五个黑人守在房门口。

  飘荡在彷徨无助的海洋,此刻的她什么都不能做,她选择继续沉睡,似乎只有如此才能保证安全,似乎只要不睁眼去面对,她就可以告诉自己,你是安全的,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境。

  内心无数个声音都在呐喊同一个名字:南宫,救我!

  穆凉城知道,南宫一定会来救她的。

  不知过了多久,手指处传来的痛楚令她清醒过来,吃痛地呼出声,当她睁开眼便看到屋内站满了凶神恶煞的人,其中一个身着花衬衫的男子坐在她床榻边,悠哉地吐着烟圈。

  不知为何,那双漆黑的眼眸看的穆凉城及其不舒服。

  “怎么不装睡了呢?穆大小姐。”

  穆凉城身子止不住一颤,他是如何知道先前自己在装睡的,眼前的男人给她一种阴沉狠毒的感觉,绝非一般的歹徒。

  “你……你抓我……作什么?”

  她声音沙哑,嘴唇干涩,加之身体虚弱用尽全力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有人出高价让我绑你来孟买,至于做什么不算清楚,不过穆小姐请放心,我呢,是个商人,买家没说要你性命,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当然……你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还得劳烦我的人守着你,这笔费用呢,我会另外算在你的头上。”

  “不知,你要如何偿还呢?”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肆意扫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其意图不言而喻,她羞愧地涨红了脸,愤怒的言语到了嘴边生生被她咽了下去。

  人在屋檐下,她惹不起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