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LOL之竞技时代 > 第七十八章 蹲人
 
  第三局,we再次来到了蓝色方,TPA为红色方。

  we继续三ban辅助风女,琴女,莫甘娜,知道你辅助只会玩软辅,直接摆明车马要搞你下路。

  TPA教练有苦说不出啊,他们这把红色方,男刀要ban,版本强势,杀ad快到不行;卡牌也要ban,因为根本没有想到破解全球流的的办法,只能ban掉;慎要ban,这英雄既是草莓抗压招牌,还能支援下路,和卡牌有异曲同工之妙。机器人也要ban,上把机器人也是噩梦,抓一个回来就要收一个人头。

  ban位根本不够用啊,混蛋月牙,十个ban位多好啊。

  tpa教练最终ban掉了男刀,卡牌,机器人,将慎放了出来,we直接一抢慎。

  。。。

  最终阵容敲定,

  we蓝色方:慎,梦魇,豹女,伊泽瑞尔,牛头

  tpa红色方:阿卡丽,皇子,发条,飞机,安妮

  下路辅助的选择tpa教练真的是苦恼了好久,大多数软辅都是以保护为主,有控制手段的辅助都被ban的差不多了,千选万选才选出一个有不错反打能力的安妮。

  安妮虽然是一个冷门辅助,但是安妮使用四次技能后下一个技能可以对敌人造成眩晕,如果tpa的辅助用的好的话,安妮的W和R都能成为群体控制技能。

  在tpa辅助COLALIN会用的大多数软辅都被ban得差不多的情况下,这算是为数不多的好选择了。

  看得解说台上的小苍都忍不住为tpa的这名女辅助打抱不平:“哇,we真的非常针对这位女辅助啊,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的,哎。”

  但很可惜,电子竞技没有性别,只有冠军,既然你是队伍的短板,就要做好被针对的准备。

  比赛正式开始,双方都是正常出装,各自守在自己的野区路口,避免被入侵,直到野怪刷新的时候。

  “我们可以看到tpa这边选择的是红buff开局,让上单帮忙抗一下。”长毛说道:“而蓝色方we则是也是红buff开,上一把we疯狂针对下路,这一把打完buff说不定要来一个二级抓下。”

  但是管泽元立刻看到了小地图里的异样:“但是慎怎么在自家蓝buff区,什么意思?慎要拿这个蓝buff吗?慎有没有蓝条,不太需要这个蓝buff。”

  导播立刻把镜头给到慎,只见慎打了几下蓝buff,被蓝buff锤了一下,之后立刻拉开,头也不回地上线了。

  小苍没能理解慎的意思:“这个慎只是皮一下?调戏一下蓝buff吗?”

  但是作为专业(毒奶)型解说的管泽元立刻会意了we的战术:“哦,we让慎抗一下buff,让tpa这边以为自己梦魇是蓝buff开,实际上梦魇是红buff开,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啊!”

  “we这套路好有小心机啊!你以为我梦魇选出来就是速六之后再gank的,但我前期就要gank你一波,看来教练组真的是有所准备的。”小苍感叹道。

  现场观众立刻精神一振,有好戏看了。

  比赛内,tpa的上单看到慎血量不满才上线,立即给队友报消息说梦魇是蓝开的。

  果然,梦魇打完红buff,直接就一路溜进了红色方的蓝buff野区,直接在蓝buff坑内插了一个眼,就在下面一点,野区人口处蹲着,等着皇子过来拿蓝。

  不一会儿,带着一个红buff的皇子就出现在视野中。

  皇子刷野还是不如奥拉夫,盲僧一类的打野英雄,刷野还是挺伤血量的。

  这个皇子应该是打完红buff又刷完F4才过来下半野区的,血量只有三分之二,还在不停磕着血瓶,慢慢回血。

  他并没有意识到野区已经被入侵了,仍然优哉游哉地插个旗子,走进蓝buff坑内,熟练地把蓝buff拉出来,开始a起野怪来。

  梦魇就蹲在墙壁下方的阴影处,盯着皇子刷野,看得场上专职打野的观众菊花一凉,想起了自己的悲惨经历。

  “这波梦魇应该是想要抢buff再杀人,我觉得有点冒险啊,皇子前期可是刷了F4的,而你梦魇打完红就过来了,万一梦魇抢buff失败,皇子成功拿下蓝buff,那皇子就3级了。”管泽元说道。

  长毛点头:“是的,3级皇子打2级梦魇,血量低一些也无伤大雅,梦魇可能会偷鸡不成十八米。”

  可惜这只是可能,皇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入侵了,打得非常放松。只见蓝buff血量已经到了惩戒线,皇子准备再a一下,然后惩戒拿下血量。

  但是就在皇子最后一下平a出手的途中,一阵金光闪烁,一只梦魇忽然贴脸出现,吓得皇子直接一哆嗦,急忙按下惩戒。

  但是皇子的惩戒并没有进入cd,因为梦魇的惩戒提前出手,惩下了蓝buff,皇子完全没有可以惩戒的目标。

  梦魇的脚下浮现出双buff的标记,这时的梦魇已经动手了,直接q技能梦魇之径给到皇子,而后开始平a皇子。

  皇子虽然说野区单挑能力不错,但是他为了打buff血量只剩下一半,eq技能刚刚也用过了,还处于cd之中,哪里打得过接近满血的梦魇。

  更何况梦魇的被动还能够回血,q技能还有攻速加成,皇子根本a不过他。

  皇子直接向后撤,并没有急着交闪现,他想等梦魇先交e技能恐惧,到时再闪现把恐惧拉断。

  但是厂长的梦魇心里也清楚的很,你不交闪现,我也不交e,就平a你。

  靠着q技能的攻速和移速加成,梦魇就黏住疯狂平a,半血的皇子哪里抗得过梦魇的超快攻速,很快就残血了。

  皇子这才急忙交出闪现后撤,但是此时q技能的效果并未消失,梦魇借助梦魇之径很快就追上了皇子,e技能恐惧拉住,两下平a带走皇子,控制效果都还没触发,皇子到死都没等到eq技能的cd完毕。

  “first blood!”

  场上响起了we粉丝的欢呼声。

  “靠!崩了。”tpa打野捂了捂脸,这波又交了一个死亡闪现。

  梦魇拿下皇子人头后,在下路双人组的帮助下,安然无恙地撤出了tpa的野区。

  这波结束,we可以说是三buff开局,而tpa的皇子则是零buff开局,因为we的蓝buff还没有打掉。

  回家补给好装备后,梦魇就回到自己的上半野区,把自家的蓝buff让给了豹女。豹女从中路赶来,一标收掉梦魇打成丝血的蓝buff。

  Toyz的发条补刀正补刀补的好好的,忽然之间对面的豹女就带着蓝buff回来了,顿时就差点爆了粗口。

  “中路是你爹吗?梦魇刷野不也是个耗蓝英雄吗?”

  再仔细看了看自家皇子,刚复活出来,正在吭哧吭哧的刷着三狼,脚下一个buff都没有。

  好吧,梦魇确实一时半会不缺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