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翟逸陈羽尧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宿命终结(下)
 
  司徒阙
我没想到,翟逸竟然真的能把陈羽尧给请动,一块儿来找我算帐。
这样也好。省得我一个一个地去解决。
金琦已经在我手上了,而那两个傻瓜正在来的路上。我几乎就要笑出声来,小雨,真希望你能看到这一幕啊!
你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今天都来了。而且,再也回不去了。
老屋多年没有修葺,里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门口的那把锁就是用来做做样子的,真不知道陈羽尧把它买下来干嘛。
不过,现在我知道了。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归宿。
金琦一直试图和我沟通,他以为我是他的舅公,我一定不会真的伤害他。我只能说,你妈妈还没有把世道人心的险恶告诉你,她可是早早就经历过了。我说,你妈妈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勾搭男人。结果自作自受,十二岁的时候,差一点被一个老光棍强*奸。是的,就在你现在坐的那张床上。后来,你大伯和你妈妈也在这张床上发生过关系。再后来,就有了你。不过,你不是你妈妈生的,你是你爸和另一个女人酒后乱*性的产物。而那个女人,是你妈妈最好的朋友。怎么样,觉得刺不刺激?
金琦红了眼睛,显然被我刺激到了。他几乎要呕吐,毕竟对于一个不到九岁的孩子,要接受这些事情是不那么容易的。就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才说的。
“你闭嘴!”门被从外面一脚踹开了。听声音,我就知道,是他来了。
我一抬头,果然看见了他盛怒的脸。“怎么,我说得不对么?”
“琦琦!”他身旁的翟逸径自朝被我缚在桌角上的金琦扑过去,却被我的话生生止住步伐,“别乱动,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话。”
我把刀架在了金琦的颈动脉处,作为警示,便信手在了薄嫩的皮肤上划上了一道。
“住手!”翟逸说,“我不动就是。”
陈羽尧看了金琦一眼,对着我说,“你把孩子给放了。剩下我们三个大人好好算一算账。”
“你以为我会这么傻么?”我睨着他,“没了他,你们今天会过来?”
“我会的。”陈羽尧说,“没有他,我一样会过来。”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我问他。我希望他说不是。
他点头,“你不觉得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吗?血债必须血偿。”
“那我先让小鬼为你引路。”我唇边绽开了一个微笑,立即就要将金琦杀死,当着他们的面。
“不要!”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大喊。
“你放了他!”翟逸颤着声音道。
“那你,朝他磕三个响头,快点!”即使他恨我,我还是想为他报不平。“明明是你的儿子,你凭什么拉上他和你一起?”
“明明是你……”
“你磕不磕?”我冷冷打断他,顺便又给金琦的胸口划了一道。
他的皮肤实在太嫩了,所以血珠很快就沁了出来,染红了衣襟。可他小小年纪性子却强,满脸痛苦,却始终咬牙不吭声。
像极了当年的阿宇。我心中生出一丝怜爱之意。暂且住了手。
翟逸看见儿子胸口渐渐晕染开的红色,二话不说便照我的话做了。一声高于一声的钝响,令我感到了些许的快慰——好戏正式开场。
“你这是做什么?”陈羽尧一面说着,一面朝我走过来。
“站住!不然,我还会再给他一刀的。”我说。
“好啊,你直接一刀毙命就好。”陈羽尧说,“反正他又不是我的儿子。”
“你!”翟逸指着他,悲愤交加。
说得好有道理。我还真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东西。我突然内心感到一丝丝难过,我其实从来都没想到要威胁他。也舍不得他难受。想到这里,我就更加难过了。
“阿宇,我从来没想杀死你的那个孩子的。”我哽咽道,“我只是不想她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他的语气突然温柔了些许,“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我从前真的没想到……你对我不仅仅是朋友之谊……对不起。”
我几乎拿不住刀子,浑身颤栗,心头有一万句话想要倾诉,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先说哪一句。而他却忽然变了脸,朝我扑了过来,来夺我的刀子。
原来,那片刻的温情都是假的!
我径直朝金琦刺过去。我知道他为什么要救金琦,因为这是那个贱人的宝贝,他不想她伤心,所以不惜再一次来伤我的心!
刀锋刺尽了温热的肉体中。但不是金琦的,却是他的。
顷刻间我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而他却趁我愣神的空当,一刀拔出了刀,就手刺向了我。
孩童的尖叫声和中年男子的惊呼声交织着响起。而我们再次缠斗在一起。
“这一刀,是替小雨讨的!是你害她失去了脾脏!”他恶狠狠地拔出了刀子,继而再一次朝我捅过来,而我有了防备,死死地格开,没有让他得逞。
紧接着我背后发生“砰”的一声响声,一个酒瓶在我肩头开了花。
这是我买来消磨无聊的等待时间的。却成了这个卑鄙小人作祟的利器。
我扭头看向他,腹部冷不丁又被陈羽尧刺中。“这一刀,是为我死去的孩子的!是你,毁了我本该得到的幸福!”
我却停止了挣扎,平静地望着他:“你满意了吗?不满意的话,再来。”
陈羽尧眼睛赤红,还要再出手,金琦却从后面抱住了他,“表舅,不能再捅了,他会死的。”
“他若不死,今后你们还是没有好日子过。”他冷冷看着我。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了解我。
我冲他笑,“你说得没错。尤其是小雨,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她可是你的外甥女!”陈羽尧吼道,“为什么?”
翟逸却在此时幽幽发声,“因为你。”
没想到,他却懂我的心思。
我笑了笑,“真好。”
陈羽尧眉头微蹙,紧抿双唇。过了半晌,他才道:“什么真好?”
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慷慨以告:“马上我们所有人都要离开了。”我瞥了眼已经被翟逸松绑的金琦,和蔼可亲的打趣道,“这大概就是‘黄泉路上无老少。’”
他们一听,就变了脸色。
“你做了什么?”陈羽尧失声惊呼。
“我……我很用心准备的这一切。”我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殃及无辜。但是现在这屋子里的人,没一个是无辜。谁让你们都是她最亲近的人呢。炸*弹是我好不容易才配好的,为此我还炸聋了一只耳朵。可是,你一直都没有发现……你根本都没有关心过我……”
“快走!”陈羽尧粗鲁打断了我的絮叨,他想要破坏我设定好的结局,我当然不愿意。
我希望,所有人都陪着我一起。
尤其是他,不能离我而去。
金急雨
立冬,十月节。立,建始也;冬,终也,万物收藏也。
我生了一个和我同一天的生日的女孩,琦琦给她娶了个名字,叫做“翟思禺。”
我问他,为什么起了这么个名字?他说,我查了字典,禺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猴子。她不刚巧就是个小猴子吗?
我笑着说,“那她的小名就叫做‘果然’吧。”
“果然?”翟逸怔住。
“这种被称作‘禺’的猴子,相爱而居,相聚而生,相赴而死。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说,“果然”是它自呼其名的声音。人若捕住一只,则会引起它们成群地啼叫追赴,即使被杀也不离开。称它为‘果然’,是取其必然来追之义。”
翟逸陷入了沉默。而琦琦则低下了头去。
“怎么了,这个名字不好?”我问他们。
“好。”翟逸连忙道,“对了,而且妹妹还是日落的时候出生的,用这个名字正合适。”
我笑了笑,禺谷——传说中的日落之处。
旧日落下,才有新阳升起。这样看来,名字的确起得很不错。
他们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端午那天,我在睡梦中惊醒,起身走到客厅,才发现桌上落下的是翟逸的手机。
他不是那样粗心的人,而且……我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他居然都没有回来。我换好衣服,按电梯去了地下车库,结果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一个蓝色的电话手表。那是琦琦的东西!
一定是出了事!我火速去办了部新手机,打给我原本的手机,一连数次都没有人接。最后,我联系了阿威,可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过了许久,他才回复了我。
“金小姐,我把一切都告诉陈先生了。”他说,“我终于用我自己的方式报答了你。”
我的新手机“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回到了S市,有那么一瞬,我真想直接跳进古城河。但是我不能,他用命去换我余生的安康,我怎么能够辜负?我从领口扯出了那块无饰牌,摩娑着,它是那么地温润,却被我冰凉的泪水打湿了。
我该如何若无其事地活下去。如果我还是做不到,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临行前,我去了趟“猫空”,在“寄给未来”十年的专区里发现了一张孤零零的明信片。
因为它实在不好被归类,寄出的时间不是十年,也不是二十年,而是“永远”。
寄出的时间是永远,那就等于永远也不要寄出。
永远,真是太远了。所以老天让我现在就看见了。
是他的字迹,我认的出来。
他写的是聂鲁达的一句诗,含蓄之至,但我知道,那是情诗,并且透着绝望。
所以他从来没指望我能看见。就像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爱”字。
他只是说: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全本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