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离婚后,神医暴露身份成为万人宠 > 第458章 邬绍寒确认姜楚湘神医身份
 
程璟皓本来是想由他来给姜君言金针渡穴的,但他迟了一步,姜楚湘已经动手了。

一般来说,金针渡穴时肯定会找一个安静密闭的空间,不被外人看见并且打扰,但姜君言的伤确实紧急,而且姜楚湘过度的关心,来不及去找这么一个私密的空间,竟然直接在甲板上就开始金针渡穴了。

程璟皓把邬绍寒推开之后,喊来晏应德,“离宝宝三米距离,拉起警戒线。”

晏应德于是又推了邬绍寒一把,将他推得离姜楚湘更远一些,依言在姜楚湘四周拉起警戒线,不让外人靠近。

此时,邬绍寒被拦在了外围,可是警戒线毕竟只是一条线绳,阻挡不了邬绍寒的视线,邬绍寒看见金光浮动中,姜君言身体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

金针渡穴!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针渡穴!!

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金针渡穴!!!

邬绍寒惊呆了,他无比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姜楚湘神情无比的专注,一股无形的气从手中涌动而出,倾泻在手下的金针,针与针之间,光芒浮动。

姜楚湘就是传说中的姜神医!!!

邬绍寒直到此刻,终于确定了这个真相。

然而,他并没有感到兴奋,而是觉得无比的荒唐和讽刺。

两年来,邬绍寒一直在找姜神医这个人,却没有想到这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是他的妻子!

而他的妻子,却从来没有告诉他,任由他在外面东奔西走地寻找。

由于太过震惊,邬绍寒竟忍不住发出咆哮,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姜楚湘!欺骗我很好玩吗?你自己就是姜神医,还说什么你是他的助理,只有你能联系到他。原来你自己就是!”

他冲进警戒线的时候,被特动队的人拦住,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爆发出很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把特动队的一个小年轻给扇倒在地。

他实在太气愤了,他不由地想到,如果姜楚湘要是早点告诉他她就是姜神医,她要是肯早点治好庄婉贞,那么他也不会因为庄婉贞的心脏病而冷落她,自然庄婉贞也不会因为心脏病去抓了姜君言做什么移植手术。

“姜楚湘!你他么的!”

在邬绍寒继续扑过去的时候,被程璟皓抓着他的领子,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然后在他小腿上踢了一脚,把他甩出境界下。

刚好,邬绍寒倒在姜世谦的旁边。

其实姜世谦也是第一次确定姜楚湘的身份。但他看着姜楚湘金针渡穴,脸色越来越差,他隐隐约约猜测到金针渡穴可能对姜楚湘的身体损耗很大。

姜世谦揪心地望着姐弟俩,又垂头看看邬绍寒,感到有些烦心,“邬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是你让湘湘不要跟你提她的事情,你不感兴趣吗?不是你让湘湘不要试图让你爱上她,不要跟家里的关系带到你的面前,给你增加烦恼吗?”

邬绍寒一怔,“难道我让她不说,她就不说吗?这件事那么重要,她明明知道!”

“你的意思是,湘湘她明明知道你旁边有个庄婉贞,她还死心塌地嫁给你?”

姜世谦的问话让邬绍寒彻底黑了脸。

姜楚湘在结婚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庄婉贞的存在,甚至离婚的时候都不知道。

姜楚湘也不知道他在找姜神医。

邬绍寒有一阵的语塞。

晏应德嘲笑道:“邬总,姜女士肯定是欠你的吧?”

“什么?”

邬绍寒不悦,他听出了晏应德话中的嘲讽。

姜楚湘是不欠他的,可是当年她嫁给了他,作为他的妻子,夫妻之间就有相互扶持的义务和责任。

晏应德道:“要不是姜女士欠你的,明明知道你在外面还有个小三,你也不打算承担自己身为丈夫的责任,随便把她往内宅一丢。

我看庄婉贞的微博上说,你跟姜女士结婚从未给过任何家用,一周回家吃饭一次,甚至从未跟姜女士同居。而姜女士却要伺候你妈妈和你妹妹,带你妈上医院,帮你妹妹处理跟她同学的矛盾。

<div class="contentadv"> 庄婉贞还说,因为你不爱姜女士,如果换了是她,你不会让庄婉贞受这种委屈。毕竟你和庄婉贞才是真爱。”

晏应德调查了庄婉贞很久,好多线索都是从庄婉贞的微博上得来的,所以,对庄婉贞发过的言论了如指掌。

邬绍寒:“-——”

彻底没话说了。

晏应德道:“邬总,你这个人,做生意是很精明,手段挺毒。但对家里人未免太刻薄了一些。邬总,不如我给你看个面相?”

“你还会看面相?”

“会一点。”晏应德笑,“邬总,我看你的面相日后一定孤独终老!”

邬绍寒抿紧了薄唇,知道晏应德是在为姜楚湘出气,而晏应德的身份地位,邬绍寒也不适合跟他硬怼。

邬绍寒把头往外别了别,算是忍下晏应德的这两句话。

但他心中隐隐仍然不甘,明明姜楚湘就是姜神医,明明她知道他有头痛病,明明她用金针渡穴就可以治好他,可是两年了,她都没有那么做!

但凡姜楚湘用金针渡穴治好他的头痛,他就会知道姜楚湘就是那个姜神医。

那么一切的一切,结局都会跟现在不同。

他不用忍受那么多头痛,庄婉贞也不会沦落到绑架姜君言手术的地步。

邬绍寒人退到后面,只见几名特动队员正在游艇上统计伤亡人数,把受伤的古武者挪到海警船上,拘捕和救治。

邬绍寒心想,他这艘游艇算是报废了,等这件事情了了,他要把游艇专卖掉。

正想着,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消瘦的身影,被特动队的人押着,这个人竟然是庄婉贞。

邬绍寒正想不好应不应该跟庄婉贞打招呼,而庄婉贞已然看到了他。

“绍寒哥哥。”庄婉贞泪盈盈满目含愁地唤他,“我是被逼的,不是我要绑架姜君言的。绍寒哥哥,——”她往他手里塞了什么。

邬绍寒:“-——”

庄婉贞很快就被特动队带走了。

邬绍寒的手里多了一块又薄又小的sim卡,看起来是某类数码相机的存储卡。

庄婉贞说她是被逼的,邬绍寒心里想,那么这里头肯定是什么证据。

很显然,庄婉贞不相信特动队的人,却相信他。这让邬绍寒心里有些莫名的慰藉。

他的人生中,身边的人尽皆冷漠,不管是谁,跟他总是隔着一层,只有庄婉贞,是那么的喜欢他,而且又依赖他,就好像柔弱的小白兔一样。

邬绍寒其实此时并不想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毕竟他背后家大业大,庄婉贞的存在让他抹黑,但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地收起手掌,不动声色地把sim卡藏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了。

他要看看那是什么,万一庄婉贞真的是被逼的呢。

如果能证明庄婉贞的无辜,至少对挽回他的形象是有好处的,邬绍寒心想。

另一边,姜君言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姜楚湘收起金针,姜世谦拨开警戒线走过去,先不去看姜君言,倒先看着姜楚湘,“湘湘,你没事吧?你脸色好差。”

姜楚湘道:“君君的伤,我已经处理好了,但是之前失了很多的血,必须立即输血,我刚才看到内舱有医疗设备的,先把君君抬到里面去。”

姜世谦着急:“我不是说君君,我说的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