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我的白莲人设不能掉(穿书) > 第145章 请假
 
还能做什么, 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等东影把刘川带下去之后,谢殊一个人坐在屋子里,他垂着眸子看着手边已经凉掉的茶水,心里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虽然心中早就有了猜想, 但听了刘川的话心里没有情绪波动那也是假的, 谢殊轻叹了一口气,揉着眉心, 自己也没想到来江陵一趟, 竟能查出这么些事。

东影显然是也没有想到, 回来之后也是久久无言,一直过了好半晌这才开口道:“世子,此事事关重大,已经不是单凭一人之力能够查清楚的,我们是不是该上报陛下。”

谢殊默了一下, 却说:“刘川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他背后一定还牵连着旁人, 他自己也没有完全吐干净, 这几日你好好审问他,务必让他把话说清楚。”

顿了一下, 谢殊又补充道:“别让人死了。”

这意思便是可以用刑。

东影赶紧应了一声,也知此事事关重大, 不敢耽搁分毫时间, 转身出去了。

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日头从阁楼的黄瓦上跃出, 洒下一檐的金光, 枝头摇曳, 也染上了橙黄的日光, 柔风温和,像极了轻抚的羽毛。

已经过了辰时,外面的长街彻底热闹了起来,喧闹吆喝之声不绝于耳,一片祥和的气息。

可只有局中人知道,这片祥和之下隐藏的到底是怎样的波涛汹涌。

谢殊起身站在窗边,金色的日光透过敞开的窗户洒在其身,可这柔和的气息并没有消散谢殊身上的寒意,谢殊内心震动的同时又不禁为家国担忧。

此时陛下虽登基已经有几个年头了,但许多事情尚还有些力不从心,如今又出这档子事,实在不免让人忧心。

还有戚家。

这些事情看似与戚家无关,其实刘川背后的玉全帮已经盯上了戚家,他们谋划着想把戚家拖下马,之前谢殊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在江陵待着的这许多时日,谢殊终于摸清楚了这是为什么。

江陵地处优渥,生活在此地的百姓较多,颇为富裕,每年光税收都不少银子。而且不仅如此,江陵连东西、跨南北,是重要的要道和物资集散地,几乎漕运的所有运送运输都要经过此地,这样的地方,若是能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论做什么都是如虎添翼。

而要想把江陵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戚父这个朝廷委派下来的巡漕运使自然是一大阻碍,若是不能将其除掉,等戚父发现不对,是可以直接上报朝廷的。

谢殊想,玉全帮的人一开始的主意一定是想收买戚父,后来发现此计不成,这才想要除掉戚家,等巡漕运使这一官职空闲下来,便可将自己的人顶上去。

可是这个能顶上去的“自己人”会是谁呢?

谢殊心中渐渐地浮现出一个名字。

余忠福。

目前发现跟玉全帮有勾结的除了余忠福便没有旁的人了,况且余忠福的舅舅是江陵郡守,他自己也是监兑通判,若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由他顶上去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这样也并不是万无一失的,若想保证“自己人”一定能顶替戚父的官职,朝堂之上还需有人说话举荐。

谢殊可以肯定,朝堂之上一定有和玉全帮勾结的官员,而且这个官员的官职还一定不会小,不然他的话,陛下不一定会听。

戚家的事不过是一个引子,背后还牵扯的更深更广,若是没有戚秋对自己的坦诚求助,他们这些人一定还会被蒙在鼓里,等他们察觉出这背后的阴谋时,怕是始终会晚了一步。

紧拧着眉头,谢殊始终压不下心中戚秋向他坦诚此事时那委屈又隐忍的泪水。

他更不敢想象,若是戚家真出了什么事,那戚秋该怎么办。

外面日光明媚,鸟语花香,可谢殊的心里却是不太安宁。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不知何时,桃花已经有谢败的趋势,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河边的柳树越来越青,波光粼粼的河水在清风的吹动下慢慢流淌着。

京城这几日天却不怎么好,阴雨绵绵的,乌云盖在整座宫城之上,将整座宫城都衬托的阴郁压抑。

没过一会儿,大雨便瓢泼而至,泼泼洒洒之间,雨水将万物打湿,顺着屋檐淅淅沥沥地往下落着。

宫城之内,皇帝从霍贵妃的寝殿内出来,坐上龙撵,准备回养心殿。

快到上阳宫的时候,宫人熟练的抬着龙撵绕过此处宫殿,走去御花园,从这边的路回养心殿。

这已经成了规矩,宫人也不知为何,明明这处宫殿还曾是常领着皇上一起玩乐的先帝膝下已故的四皇子曾居住过的宫殿,可陛下每次经过此处时都要绕路而行,绝不从上阳宫殿的门口经过。

从来没有人敢过问此事,宫人虽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违逆陛下圣心,只能小心地抬着龙撵,顶着这漫天的大雨,饶了足足两炷香的路,这才回到了养心殿。

养心殿内,秦丞相等一众朝廷官员已经等候在此,见到皇帝进来,齐齐下跪叩拜。

皇帝先进去换下一身湿漉漉的衣袍,这才出来,呷了一口热茶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秦丞相道:“关于江陵漕运总督占用百姓土地一案,锦衣卫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一应事务也均上报给了内阁,那对夫妻现在就安排住在官府之上,绝对安全。”

前几日,一对老夫妻突然上京到衙门处击鼓鸣冤,口口声声称自己从江陵来此,要状告江陵漕运总督私占土地,民宅一事。

此事不过几天便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因为涉及朝廷大员,很快就被皇帝所知,当即下令彻查。

这几日,锦衣卫和内阁大臣都几日没睡,纷纷商讨此事该如何解决,如何分配人手和安排调令。

皇帝揉了揉眉心,翻看着秦丞相递上来的名单,想了一下说道:“此次跟随的御史可有人选?”

“陛下的意思是?”秦丞相好似愣了一下。

皇帝不动声色地按下名单,抬眸道:“江陵那边乱得不成样子,是要派遣几名御史跟随前去。”

秦丞相顿了一下,没有说话,一旁的朝臣赶紧道:“陛下言之有理,还是跟着御史前去,也能让人放心一些。”

皇帝已经发话,众人自然没有意见,交代完了差事,纷纷退了下去。

几日后,内阁便拟定好了名单呈上去。

顶上,钱御史的名字赫然在内。

东光一连调查了几日,特产一事终于有了眉目。

东光从一个码头搬运货物的男子身上套出来了话,原来那日他搬运货物的时候手滑了一下,货物磕在了地上,裂开了一个小口,那个男子心虚之时下意识往里面一瞅,便瞧见了里面的东西并不是柑橘。

东光说:“那个搬运货物的伙计说怪不得那几箱箱子这么重,原来里头装的并不是橘子,而是银子!”

纵使戚秋心里早有了准备,闻言还是心中一跳,“都是银子?那几箱都是吗?”

东光摇了摇头,“这属下便不知道了,那个男子只能肯定他搬运的那一箱里头装的确实是银子。”

东光话音一落,系统的提示音便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调查钱御史特产之下隐藏的秘密任务已经完成,隐藏任务进展2/3。】

【嘀——经检测,宿主成功激发最后一项任务,请前往芙蓉书斋,借阅书籍《前朝记事》。】

还没消化完钱御史特产的事,听到新的任务,戚秋的眉头又不免皱了一下。

借阅书籍,就这么简单的吗?

但隐藏任务已经摆在这里,到了最后一个进展,戚秋自然不能不去,只是吸取上回的教训,等一日天稍稍好上一些,戚秋约了井明月和霍娉一起,又带着谢殊留下来的暗卫,这才出了门。

好在一路平安,等到了芙蓉书斋便发现里面人还不少,许是又有人在书斋的后院举办诗会,不少书生都挤在前面,也有不少贵府小姐。

戚秋本以为这个任务总要给一些磨难出来,比如这本书早就被人借走了,比如这本书被人损坏了,或者是在路上出现什么意外。

可等将这本《前朝记事》的书拿到手里之后,戚秋才发现这个任务原来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恭喜宿主,前往芙蓉书斋,借阅书籍《前朝记事》任务已经完成,隐藏任务完成,获得金玫瑰2,谢殊线索片段2,戚家真相线索片段3。】

戚秋顿时感到一阵恍惚,她已经习惯了拼死拼活的完成任务,如今遇到这么简单的任务,心中还顿时感到有一些不太真实。

拿着这本沉甸甸的书,戚秋刚想翻看一下,只听后面传来一声,“戚秋!”

她扭头一看,只见霍娉欢快地跑了过来,她只好先把书收起来,等霍娉走进之后,问道:“怎么了,瞧你这春光满面的样子,是什么事情竟然这么高兴。”

霍娉抿唇笑了一下,“不能是因为见你所以才高兴的吗?”

戚秋但笑不语。

果然,还是霍娉先忍不住了,拉着戚秋找了一处相对来说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之后,低声说:“方才宫里传出来了消息,我姐姐有了身孕!”

戚秋惊了一下,“真的?”

霍娉连连点头,“这自然是真的,如今陛下的赏赐已经送到了府上,哪里会有假,恐怕要不了多久,满京城都要知道了。”

霍娉说起这个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戚秋心里自然明白霍娉为何这么高兴,当今皇上子嗣比较少,高位嫔妃里只有宁贵妃膝下有皇子傍身,霍贵妃虽然得宠多年,但膝下一直无子,曾经还有传言说,凭借着霍贵妃的恩宠,若是能诞下皇子,一定会被封为皇后。

如今霍贵妃终于有了身孕,会不会被封为皇后还不好说,但有皇子公主傍身那自然是好事。

霍娉说:“皇上一大早就命人抬了好几箱的赏赐,还把母亲叫进了宫里去陪姐姐。”

戚秋不禁一笑,“恭喜你呀,马上就有小外甥或小外甥女了。”

霍娉也是咧嘴一笑,顿了一下说:“这几日我们可要好好玩玩,过几日我也要跟着母亲一起进宫去陪姐姐了,怕是到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跟你们一块玩了。”

说话间,井明月也来了。

井明月住在魏安王府,显然比戚秋消息灵通,见到霍娉便说恭喜,“我听王妃娘娘说贵妃娘娘有了身孕,本以为今日还要见不到你了。”

霍娉疑惑,“为何会见不到我?”

井明月笑着说:“听说陛下下令让霍夫人进了宫陪伴贵妃娘娘,我以为你也会跟着去,可不是见不到了。”

霍娉嘿嘿一笑,“我过几日再进宫去,这几日先跟你们好好玩玩。”

井明月故意打趣说:“那感情好,能跟霍小姐一处玩,可是幸事。”

眼见霍娉要扑上来,井明月赶紧躲到戚秋身后,两人闹了一会,好在书斋今日四处都是热热闹闹的,倒也没有吸引旁人的注意。

打闹了一会之后,两人这才坐了下来,井明月说:“听说陛下知道贵妃娘娘怀有身孕后龙心大悦,不仅赏赐下来了不少东西,还恩准家人进宫陪同,这可是天大的恩典啊。”

霍娉听了心中自然服帖,抿唇一笑,刚要开口说话,三人身后便突然传来了一声冷哼,“这算什么大的恩典,当谁没有一样。”

三人顿时一愣,扭过头一看,就见秦仪一脸冷笑的站在身后,旁边还跟着已经回京的关冬颖和戴着面纱的女子。

那女子虽然戴着面纱,但凭借着眉眼也能认出,这正是秦韵。

戚秋眸光一闪,将手里的茶盏放回桌子上,静静地看着身前的三人。

很可以,女配齐聚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