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乡村神农 > 第2025章 灭魔
 
“轰隆隆!”
邬承尘是做梦都没想到陈平对付荆棘血藤的经验这么丰富,还完全克制他的荆棘血藤。
他真的拼了,将积蓄了几百载的修为功力瞬间爆发。
一个墨绿的光球,在大地上点燃,扩散,附近的地面直接被恐怖的能量泯灭,原地升腾起数百丈高的蘑菇云,肉眼可见的环形冲击波横扫四面八方。
这爆炸的威力,堪比一个羽化四重天强者全盛时期的自爆。
谁也没想到邬承尘这么狠,当凛冽的罡风气浪席卷而来,好多人连逃跑都来不及了,就被震的口喷鲜血,有十几个倒霉蛋直接被震碎心脉神魂,当场暴毙。
看着那还在向上升腾的蘑菇云,从冲击波的肆虐中缓过劲来的众人全都不知所措。
“陈……陈平就这么死了?”
“可惜了这位天骄,我之前还怀疑他是干尸老魔,我真是该死!”
“他是英雄!”
“妈的,都怪蓼高和殂燃那两个老王八蛋。”
“对,要不是他们拦着,让萧刑衍去助阵,陈平不一定会死。”
“呵,看热闹的强者还少吗?都他妈不是好东西!”
萧刑衍目眦欲裂:“我干你们娘,你们都得给陈平陪葬!”
蓼高和殂燃一点都不慌。
萧刑衍根本不是他们俩合力的对手。
剩下那个玄天剑宗的真羽境强者,还有丹帝挲、田心怡就算之前护着陈平,但陈平已经死了,他们怎么会为一个死人同时跟两大势力火拼。
就在萧刑衍怒发冲冠,要对蓼高和殂燃动手之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萧叔不要冲动,我没事!”
萧刑衍眼中精光爆闪,蓼高和殂燃脸色惨白。
除了刚才想要动手,却被陈平用神念传音阻止的丹帝挲和田心怡,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目瞪口呆。
那团蘑菇云虽然翻滚上了天空,还未散去,但下面已经没有烟尘了。
毫发无伤,连头发丝都没有乱的陈平,傲然伫立在那里,如同神只!
在他手中,还残留着小半截燃烧到尽头的符箓。
“嘶~!”
一大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周围的空气都被抽空了大半。
好多人都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可是一次相当于羽化四重天强者的自爆,陈平还处于自爆核心处,他就算不死,也应该被炸个半残吧?
“那……那是什么符?”
“还用猜吗?肯定是仙符无疑!除了仙符,我真不知道什么玩意能护住陈平毫发无伤。”
“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陈平有个屁的仙符,他手中不过是一张封印玉瓶玉盒的普通灵符,用来混淆视听的。
他之所以毫发无伤,是刚才他察觉到邬承尘消耗了几百年修为,灵气逆冲而上时,用了鸿蒙结界。
鸿蒙结界可不能让人轻易看到,当初江公尚就认出了结界,陈平不敢保证现场的老怪物能不能认出来。
所以在扛住了爆炸最强的威能之后,陈平就散掉了结界,点燃了这张灵符。
陈平手中的符箓燃烧殆尽,黑灰随风而散之际,邬承尘惨笑的声音随之传来:“陈平,你赢了,但老夫也逃脱了你的掌控。”
“你给我等着,等老夫屠戮天下,神功大成之际,必灭你满门亲眷好友,留着你最后一个死,让你下辈子都后悔得罪我。”
陈平一巴掌就拍在了地面:“想跑?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他话音刚落,众人就看到地面猛的颤动了一下。
“啊~!什么鬼东西,怎么可能,你……”邬承尘的声音戛然而止。
地面的颤动也越来越轻,当陈平的手掌猛的拔起来的时候,地面的颤动才彻底停止。
此刻陈平的手上,出现了一具脸色惨白,死不瞑目,眼中带着浓烈绝望和恐惧的尸体。
陈平撸下了邬承尘的空间戒指,将尸首扔在了地上。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一位肆虐人族数百载,修为达到了羽化境六重天的魔头,竟然败在一个气羽境武者手里?还死的这么惨!
说实话,邬承尘用几百年修为功力逆冲而上,炸掉了所有藤蔓,只留下根系的时候,陈平就没法再控制他,伤害他了。
他要是想跑,累死陈平也抓不住他。
可陈平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雷鸾呢。
雷鸾也契约了荆棘血藤,也能遁地,她早早就接到了陈平的指示,潜伏在了地下。
身受重创的邬承尘还在嘲讽陈平的时候,雷鸾突然在地下对他进行了偷袭。
邬承尘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就憋屈的死在了他自己最擅长控制的荆棘血藤之下。
他的尸体,都是雷鸾用荆棘血藤送到陈平手里的。
直到陈平把邬承尘的尸体扔下来,蓼高才从无尽的震惊和惶恐之中回过神来:“这……这不可能!”
陈平冷笑道:“怎么?老狗你希望我死啊?还是为了这魔头伤心难过啊?”
“之前萧叔要来助我的时候,你们拦着他,我好像听你们这两条老狗说什么要相信我能灭掉这魔头,还说我善于创造奇迹来着。”
“说实话,那时候我还对你们升起了一丢丢的好感。”
“现在看来,你们是压根就没想过我能灭掉这魔头,巴不得我去死啊!”
他们的心思别人不知道吗?在场没有弱智和傻子。
可陈平当着天下群雄的面,直接撕开了他们伪善的嘴脸,无异于解开他们的面皮,往他们血淋淋的肉上来了好几个大笔兜。
别说是他们这种出身顶级宗门,成名已久的真仙境大能,就算是普通人都不一定能受得了。
俩人面目扭曲,身上的气势全都动荡了起来,时而狂暴,时而沉寂,很明显到了忍耐的极限。
丹帝挲、田心怡和玄天剑宗的那位真仙境强者同时飞了过来,警惕的看着他们。
陈平哈哈大笑:“咋地了?你们两个婊子被我拆穿了心思,连牌坊都不想立了吗?”
笑完之后,陈平突然脸色一寒,抬手指向蓼高和殂燃:“两条老狗,我宰了干尸老魔,你们还不马上履行赌约,给我三拜九叩,更待何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