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八零年代漂亮作精 > 第174章 番外4
 
江茉做了一个梦。

梦里, 她回到了她上一本穿的豪门文。

在这里,她是原本爹不疼娘不爱的真千金。

早早被爸妈从乡下接回家,可他们的眼里只有从小养大的真千金, 和她家早有婚约的富家少爷也只愿意娶假千金,从不正眼瞧她。

很俗套的剧情, 谁知发展还能更狗血。

有一天江茉家门口忽然来了一长列的黑色加长林肯,说她的身份弄错了,她其实是全球顶尖首富的女儿。

可以吊打她当前父母这种加起来绕地球一圈也抵不上的顶级豪门。

江茉被真正的父母接回家,一下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人生。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把她宠上了天。

以前的父母腆着脸来讨好, 被赶走。

有婚约的富家少爷还想来高攀,追悔莫及,闹得非常没脸地灰溜溜离开了。

在这里, 江茉终于明白自己可以活成怎样肆意的样子。

所有人都告诉她,你最好,值得拥有一切最好的东西。

吃穿住行, 全都精致得不像话, 甚至是江茉都难以想象的。

渐渐的,她也习惯了这样的快活日子。

无忧无虑,当一条精致的咸鱼。

不用上班,不用努力,银行卡账户里有数不完的钱。

再作也被家人认为是合理的,甚至他们宠得她不作不行,越作越爱。

江茉以前觉得, 这样的生活再好不过。

她想不到自己还需要什么。

直到现在梦中重回那样的日子。

梦里的时光好像格外长, 她待了几天就发现。

她想齐晔了。

这里什么都不缺, 可是没有齐晔。

她和齐晔在一起那么久, 习惯了吃饭有他,睡觉有他。

现在再也不能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转身就抱住他,整颗心都感觉跟着空落落的。

-

在家待着实在太无聊,江茉想起大学还没上完她就穿走了,于是又收拾起书包,继续去读书。

对于上学,江茉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听课,她觉得太枯燥,昏昏欲睡。

写作业,那更是一种折磨。

网络上经常调侃——什么学需要大小姐亲自来上啊?

认识江茉的人,也如此想。

这天,老师在讲台上继续念着咒语,江茉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目光看向窗外。

忽然,不经意间瞥见一道身影,江茉瞬间坐直了身子。

老师还以为她要回答问题,于是喊了她的名字。

谁知江茉根本不理会,拎起书包就冲了出去。

老师:……算了,看在她家捐了那么栋楼的份上,假装刚刚的尴尬没有发生。

而江茉,她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操场上。

没错,她看见的,是齐晔。

准确来说,是十九岁的齐晔。

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的齐晔。

-

在这个世界的齐晔,不像她第一次遇见的那个齐晔。

他穿着崭新的球衣,好看的眼神里映着细碎的阳光,正在扣篮。

他在这里,上着大学,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没有欺负他的叔叔婶婶,而是在爱他的家庭下平安长大。

父母健在,家庭殷实。

这是江茉轻而易举和他搭上话后,从他嘴里套出来的信息。

望着他微红的耳尖,江茉又骗吃骗喝。

不仅让他请她吃了饭,还给她买了一杯奶茶。

虽然成长环境变了,但齐晔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一副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

不过江茉很开心,能看到齐晔上大学,还是他们俩一起上大学,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家里人都开始诧异,江茉怎么天天去上学了,天天早起,一天不落。

都琢磨着,自家宝贝这么喜欢学校,是不是应该再多捐几栋楼。

然而江茉在学校,其实根本没干什么正事。

她每天,都在偶遇齐晔。

看他打球,给他送水,听他的同学们起哄,然后他的耳根悄悄泛起红。

就这样的场景,江茉觉得很有意思,经常上演她也不觉得烦。

上学最麻烦的就是写作业。

不过有了齐晔,那就好办了。

江茉会用各种各样的说法,让他帮她写作业。

比如……他帮她完成一门课的作业,她就亲他一口。

这样的交换条件一说出来,齐晔就像屁股着了火似的,逃得飞快。

但第二天,他又会支支吾吾地出现在她面前,把他熬夜给她写的作业拿出来。

两人的专业不同,但江茉的选修课,她都要拉着齐晔去上。

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听着老师遥远的讲课声,从抽屉里拿出齐晔切好的水果。

下了课,他会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去不同的地方。

有时候,是去买奶茶。

有时候,是去看电影。

又或者,只是去操场上,躺着看一看天边飘过的云朵。

风吹过江茉的裙摆,齐晔的发间,味道好像带着一股浅浅的甜。

这一切好像是梦,又如此真实。

-

江茉生日那天,齐晔红着脸和她表白。

他精心准备了很多惊喜,连带着网上很火的,从江茉出生到她现在,每一年生日的礼物,都给她补齐。

江茉故意逗他,板着脸问他,“齐晔,你是不是对所有女孩子都这么好?”

“……你肯定是的,不然的话,为什么当初第一次见面,我让你请我喝奶茶,你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这时候才来翻旧账,江茉轻哼一声,越想越气。

齐晔永远会在江茉生气时手忙脚乱,差点摔碎了手里的小水杯。

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水杯,粉粉的,印着一个小海豚,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岁。

可这是五岁小孩用的,也是齐晔送给五岁江茉的礼物。

他指尖用力攥得泛白,连忙认真地解释,“那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江茉:?

齐晔晃了晃手里的水杯,“五岁,我们曾在一个幼儿园,你不记得了吧?”

但他记得。

那时他还小,不小心打翻了江茉的水杯。

她哭了起来,他慌张地哄了她很久。

回家让爸妈带他去了好几个商场,才买到一模一样的水杯。

可第二天带去幼儿园,老师却说她不会再来了。

听说,她有了新的父母。

那时候齐晔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心里默默希望那个爱哭的小朋友以后不会再哭。

可再遇见她,就是她躲在角落里偷偷哭的时候。

那时候是小学三年级。

转学的齐晔重新遇见九岁的江茉,他一下就认出了她。

可她不记得他打翻过她的水杯,在他面前哭得很伤心。

齐晔蹲在她身边,哄了她一个下午。

后来,他每天上学都带着那个粉色的水杯,可两人不同班,学校那么大,竟再也没机会见面。

还是小学毕业远远见了一面。

人山人海,她没有注意到,他一直在远远看着她。

再后来,就是初中。

两人还是同校不同班。

他试图还她那个粉色水杯,可当时她长得漂亮,成绩又好,不少小男生给她塞情书,送礼物。

她以为,他不过是其中一个,敷衍地把水杯放在花坛边。

齐晔没多解释,反正她也早已不记得幼儿园的事,只是悄悄把粉色水杯从花坛边捡回来,放在身边带着。

就这样到了高中,依旧同校。

齐晔不知为什么,觉得见到她的次数越来越多,从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她。

他甚至清晰地知道她每次考试多少分,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好朋友长什么样子,说话时的神情和小动作。

可他对她而言,只是陌生人。

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曾经有过的交集。

后来高考,齐晔悄悄找人打听,鬼迷心窍地填了和她一样的志愿。

也如愿以偿考上了和她一样的大学。

谁知高考的那个暑假,就听说她又有了新的父母。

这次,她父母的名字对于每个普通人而言,如雷贯耳。

即便齐晔家境优越,父亲也算是上亿级别的富豪,可仍旧像是隔着触摸不到的世界。

他知道他可能不会再见到她了。

那个还不了的粉色水杯,也可能一直留在他的床头柜上。

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夏日午后,阳光灿灿耀眼。

她会出现在他面前,言笑晏晏地弯着眸子问他。

“同学,我身上没钱了,你能不能请我喝一杯奶茶?”

那一刻,他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脱口而出,“好。”

-

江茉眨眨眼,没想到齐晔和她的人生中,还有那么多的渊源。

他一直在注视着她吗?

江茉弯起甜丝丝的唇角,应下他的表白时,周遭好像恍惚了起来。

像是天亮了,梦也做得差不多。

但江茉能感觉到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江茉翻了个身,睡眼惺忪,环住齐晔的后腰。

原来,他那么早就认识她了。

比她认识他,要早了那么多年。

但是没关系。

以后时光漫长。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