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谁动了我的天使 > 第3章 始于微笑,逝于眼泪
 
  一直以来,陈安要么说忙于读书,要么说部队有事走不开,七年多时间愣是没有回家探亲一次。

  以前舒心对此,深信不疑!

  而现在随着杨静的出现,舒心对于陈安的信任,忽然有些动摇。

  舒心一时心乱如麻,忽然想起陈安的来信里面,可能有她疏忽了地方,转身直奔卧室跑去。

  她发疯似的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掀开被子,随后埋头扎在信封里一阵翻找,终于找出杨静所说陈安回家探亲前后的来信。

  有些事情急需要求证,舒心拿捏信封的双手忍不住颤栗!

  明明只是简单的动作,她却几次三番才如愿抽出并打开信纸。

  熟记于心的字迹和令舒心曾经悸动不已的称谓顿时映入眼帘,舒心一目十行快速地浏览着信件内容。

  “宝宝,今年我原本可以回家探亲。但是我来到部队后起点就比别人低,这次我就不回家了。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我要抓紧时间复习,读夜校考大学……”

  末尾落款时间是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日。

  “宝宝,六号除夕阖家团圆的日子,这边下雪了,冷得受不了!我想家了,也想你了……我们快四年没见面了,你有想我吗?我只是简单吃了几口年夜饭,因为特别想你,我茶饭不思,寝食难安!”

  落款时间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十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舒心翻阅信件的速度越来越快,她的眉头却是越发紧锁起来。

  “这些信件的内容,无外乎家长里短的生活琐事,从中根本无法找到陈安回家探亲以及出轨的任何蛛丝马迹。”

  对此结果,舒心谈不上满意,也谈不上失望。

  不过舒心至少松了口气,她安慰自己:或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恰在此时,客厅传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叮铃,叮铃……”

  舒心直奔电话,她接电话之前习惯性地看向来电显示的窗口,发现号码竟然是陈安部队里的公用电话,一时五味杂陈,又产生一股不可遏制的怒意。

  因为她的爸妈思想有些守旧固执,在这个家里有着说一不二的话语权。

  很多事他们认为该怎样就是怎样,即使旁人费尽心思解释,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

  就像舒心和异性交往的问题上,舒心父母从她刚读初中那会,就经常耳提面授的叮嘱: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将来争取考一所好的大学。你绝不可以像别人一样,毛都没长齐就开始早恋……

  舒心以为她毕业后,父母的观念会有所改变,曾经试探性地想要跟她父母坦白自己的感情问题,结果还没说出口,舒心父母就强势地打断她的话。

  他们固执地认为,现在还不是谈恋爱的好时机,最起码得工作稳定下来才行。

  正是这样,舒心从初中开始,就陷入苦苦挣扎之中,又不得其门得到解脱。

  同学偶尔打电话到家里找舒心,女同学还好,舒心父母的态度和蔼得不可开交;但是只要接到的是男同学的电话,他们的态度立马来个大转弯!

  舒心爸妈就像查户口一样,不仅问清楚对方是哪位,而且还要追问找舒心的理由。

  除了学习问题上的交流会让舒心接电话外,其他情况哪怕舒心就好好呆在家里,甚至坐在电话旁边,她爸妈也会强势地跟人说“舒心不在家。”,根本不让舒心接电话。

  要是碰到打电话的男同学,支支吾吾半天答不出满意的答案,舒心爸妈更倔,不等人家说完,就直接告诉对方“你打错了,这里不是舒心家!”

  所以,尽管舒心和陈安交往七年多,舒心也仅仅只是让陈安知晓家里的电话号码,却从来不敢让陈安往家里打电话找她。

  这么多年过去,陈安一直遵守着这个不成文的规定。

  可是今天,陈安居然打破常规,把电话直接打到家里。

  舒心不确定陈安是否遇到什么紧急情况,眼瞅着她爸妈就要回家了,略微迟疑后,调整一下状态才拿起话筒:“喂!”

  “喂,麻烦找一下舒心。”陈安和舒心失联半年多了,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看能否联系上舒心。

  换作以往,舒心不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而今天见过杨静后,舒心一直压抑着无法宣泄的情绪,在听到陈安连自己的声音都分辨不出的时候,刹那敏感的觉得:陈安所谓的深爱,也就那么回事!

  舒心沉默片刻,语气有些生硬:“陈安,我是舒心!有什么事?”

  “大宝宝,你想我吗?这段时间没有你的电话,没有你的来信,我的生活完全不在状态,时常彻夜难眠……”

  类似的话语陈安说得多不胜数,舒心听得有些漫不经心,忽然觉得继续这样的对话,很没意思。

  她灵机一动,如果陈安当真像杨静说的回家探亲过,陈安百分百一定会找他的好哥们。

  舒心于是打断陈安说话。

  “陈安,前段时间我去m县城,偶遇你的好哥们石头。他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九七年元旦,你们聚了一次后,都没有时间再聚。”

  “石头呀,我们确实那次聚会后,就没见过面。”陈安几乎没有思索,就脱口而出道。

  “哐当!”电话从舒心手中滑落,悬挂在架子上面晃来晃去,舒心呆愣在原地:陈安既然不否认回家探亲的事,那么杨静说的话八九不离十是真的。

  这一刻,舒心的心脏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来回撕扯,痛彻心扉的感觉蔓延全身,难受得令她喘不过气来。

  “喂!宝宝,在听吗?”

  “喂,舒心,听到吗?”

  “舒心,舒心,你在吗?”

  任凭陈安喊破喉咙,舒心都没有一丝回应。

  她的意识就像处于游离状态,不受外界打扰!

  半个多小时,舒心就维持着蜷缩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安静得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气!任凭滚烫的泪水,从眼角一滴一滴滑落下来。

  “卡擦!”门外忽然传来开锁的声音,以及舒心老妈中气十足的说话声:“老舒,今天正好儿子女儿都在家。晚上把小弟一家叫过来吃饭,我们一起热闹热闹!”

  “嗯!你安排吧!”

  舒心心里一慌,害怕爸妈发现她的异常,赶紧一骨碌翻起来,抱起睡衣冲进浴室。

  春节刚过,空气中还弥漫着微微的凉意。

  可是舒心好像不知冷暖一般,穿着衣服站在浴室花洒喷头下,任凭刺骨的冷水冲刷着全身,也冲洗掉眼里不断翻涌的泪水。

  爱情,正如有人说的那样,始于微笑,浓于热吻,逝于眼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