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谁动了我的天使 > 第4章 退伍把家回
 
  部队的生活简单而又枯燥,没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消遣,尽管陈安当了多年的兵,还是不习惯这种生活。

  陈安骨子里放荡不羁的性格,并没有随着当兵时间的推移而磨掉,反而深深蛰伏起来,就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蓄势而发。

  午后的阳光明媚而又灿烂,军区某部篮球场上,“嘟!”随着一声悠长的口哨吹响,老兵们组织的篮球比赛开始了。

  距离篮球场不远的草地上,陈安眯着眼双手枕在脑后,双腿随意交叉躺在地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好不悠哉!

  “陈安,宿舍里找不到人,我就知道你保准在这!”一个瘦高个圆脸的士兵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边说话边坐在陈安身旁:“陈安,你姑妈在会客室等你!”

  陈安睁开眼看了看来人,发现是寝室酷爱篮球运动的老铁,随后瞥了一眼热热闹闹的篮球场:“老铁,你怎么不下场?”

  “就要退伍了,没啥心情!”老铁望着周围熟悉的风景和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战友们,感到十分不舍,神色有些黯然。

  “老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陈安没有安慰老铁的意思,反而无所谓地实话实说。

  随后陈安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低下头双手交替拍打着裤子上的污渍,等仪容整洁干净后,才慢悠悠地朝着会客室方向走去。

  老铁坐在草地上,神色复杂地望着那抹渐渐远去的背影,军区前后勤部长的侄儿,背景强硬的关系户,不由摇头苦笑喃喃自语:“陈安,你不懂!”

  陈安本来当兵就是迫于各种压力,他每天都巴不得尽快脱掉身上的军装,自然理解不了类似老铁一般不愿离开部队的退伍老兵的各种纠结。

  几分钟后,陈安站在会客室门口,想到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棘手问题,不由深吸口气,做好准备才推门进去。

  他一进门,就和里边等他的女人四目相对。

  陈安连忙打了招呼:“姑妈!”

  陈安的姑妈——陈金凤,一个被人娇宠一生的女人,军区前后勤部长的夫人。

  她的身材保养得当,今天穿了一身合体的套装裙子,搭配中跟黑色皮鞋,一头利落短发烫成时下老年人流行的卷发,嘴唇稍微涂了点唇彩,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精神!

  时间好像特别优待六十出头的她,仅是身材丰腴一些,皮肤白净没有半点斑点,脸上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然而这个令人羡慕嫉妒的女人,她的人生并不完美!

  陈金凤一辈子夫妻恩爱,却抱有最大的遗憾:他们结婚四十多年,也没有个一儿半女。

  再加上她夫家那边也没其他亲人,导致他们夫妇对于唯一的侄儿陈安感情十分特别,几乎当作亲生儿子一样亲近和照顾。

  陈金凤见到陈安的时候,情绪特别激动。

  她几个快步走到陈安跟前,双手抓住陈安胳膊,语速极快地说道:“安子,你真决定要退伍吗?”

  “嗯!”陈安面对陈金凤毫不掩饰的关心,还是有些心虚。

  自家人了解自家事!

  陈金凤一向要强,一生无儿无女的她,从不在人前露出半点伤心情绪;但是在唯一的侄儿面前,她就变得像普通妇女母亲一样,难受会哭,高兴会笑。

  可以说,陈安以另一种方式填补了陈金凤夫妇没有儿女的缺憾。

  从陈安穿的、用的、吃的、学习、工作甚至婚姻问题,能想到的以及不能想到的,他们几乎方方面面都有顾及,说陈安是他们的儿子也不为过。

  可现在这个承载着他们夫妇全部希望的人,突然要改变人生轨迹,不按照他们的规划前行,这让陈金凤一时难以接受。

  陈金凤摇晃着陈安的手臂,有些歇斯底里地吼道:“安子,我和你姑丈给你取名叫陈安邦,就是希望你将来不一定非得出人头地,但是要有安邦定国之心!后来你不喜欢安邦这个名字,自己改成陈安也就算了。现在,部队里你姑丈已经帮安排妥当。你只管好好在部队走下去就成。你怎么还要退伍?”

  对于这些熟悉的陈词滥调,叛逆的陈安听得有些烦躁,他稍微用力拨开陈金凤的双手。这才腾出手松了松领口说:“姑妈,部队里人人都说我是关系户,我不想当兵,我要退伍回家!”

  “安子,你一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人,不依靠你姑丈能进部队吗?能在部队混下去吗?现在这个社会,有关系有门路不用又不是傻子?被人说几句会死吗?”陈金凤看着陈安油盐不进的样子,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陈安低头不语,他万般不喜这种万事被人安排的人生,垂于身侧裤缝的双手紧握成拳,狠命地压住心中不断翻涌的不甘!

  以前陈安就一直认为:她姑妈和家人要是真的尊重他的意愿,他会和其他同学一样读完初中、高中,然后考取一所大学,将来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哪怕当初中考前夕他出了点意外,以当时他姑丈如日中天的身份地位,安排他继续读书应该完全不成问题!

  不会像现在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在他不喜欢的部队里,蹉跎七年的大好时光!

  陈金凤根本不明白陈安的真实感受,见陈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赖皮模样,再想到她听到有关陈安私生活方面的闲言碎语,不由拉下个脸。

  “安子,你是不是急于回家找舒家那个女孩?我们给你介绍多少高干子弟供你挑选,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得去找那种小地方出来的女人……”

  陈金凤原本还有很多话要说,突然看到陈安霍地抬头,眸光深沉地凝视着她,一股寒意瞬间袭上心头,让她硬生生止住话语。

  尽管陈安花心滥情,可是舒心的存在就像他身上的逆鳞,是一道不可触及的唯美风景,他绝不允许别人诋毁舒心半句不是,哪怕这个人是爱他如子的陈金凤。

  现在陈金凤一而再再而三地诋毁舒心,陈安有些不厌其烦,不下一剂狠药他姑妈很难认清现实。

  “姑妈,姑父已经不在了!我们谁也靠不了,只能靠自己!”

  静!

  会客室突然陷入极度的安静当中,针落可闻。

  陈安一语道破陈金凤的痛楚,想起恩爱半生不久前死于癌症的老公,陈金凤瞬间仿佛被抽空了全身力气,手指颤颤巍巍地指了指陈安,随后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说道。

  “安子,你长大了!”

  人走茶凉的感觉,陈金凤不久前才刚刚领略过,只是从来没有哪次像现在这般难堪!

  被侄儿道破事实的残忍,让她感到心头滴血般的疼痛。

  陈金凤明白:她丈夫死后,她身为军区后勤部长高官之妻,前面还得加个前缀“前”。

  虽然她丈夫的余威还在,建立的关系网还尚存,但是侄儿陈安学历低的短板,注定陈安未来的军旅生涯,走得一定异常艰辛!

  以前陈安有着军区后勤部长的姑父罩着,多少高干子弟趋之若鹜与之交好;现在陈安没了强硬的靠山,那些眼高于天的人,怎么还会把女儿下嫁给陈安?

  人情总有用尽的时候,陈安的未来真的只能靠他自己。

  “儿孙自有儿孙福!”!

  想明白了,陈金凤也歇了继续劝说陈安的心思,只是离开时凝视着陈安,郑重其事地说:“安子,希望你将来,不要为今天的选择后悔!”

  “姑妈,我一定不会后悔!”陈安斩钉截铁地回答。

  此时的陈安并不知道,未来的他将会为今天的选择,付出惨痛的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