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MC:我真的不是最强天灾 > 第零章 林阳(战斗调整)
 
  “呼”

  林阳一口气干完浆果酒后,吐了口浊气,百无聊赖的翘起二郎腿,罕见的在工会里眯了一会。

  这人是这块较为有名的赏金猎人,当然,他不是因为能力才有名的。

  而且他是这里为数不多用用铁器作战的,剑术还算可以。

  “看那边那白发杂种,又在工会里摸鱼了。”一人指着林阳对其同伴鄙夷道,看起来他似乎有着什么优越感。

  ”是污雪吧,杂种也太难听了些,都是平民,话不能太……”其同伴小声道,语气略显单薄。

  “嘿,怕什么,混血儿好听点就是污雪,难听点不就是杂种吗?况且,他不还正在睡吗?”那人不以为意道,“听说啊,他爸是个变态,抓了一个白雪然后,嘿,你懂的。”

  “我咋听说是一个白雪强了他的母……”那人同伴带着颤音弱弱道,看来他对林阳还是有着一些害怕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高高在上的白雪贵族怎么会强一个平民?笑死了。”那人说完拇指指着林阳有意无意的笑了几声。

  “啧”林阳扭头看一眼聊天的两人,默默把他两列入黑名单,便悄无声息的离开工会。

  所谓工会,也就是猎人工会,是人类对抗天灾的组织,支部成员鱼龙混杂,而林阳正隶居于北方斯内斯通雪原结月王国猎人工会支部。

  “推翻白雪暴政!王国属于人民!”

  出门,便是破败的街道,没走几步,便看见了自称救世主的组织成员,以及后面一帮的吃瓜群众。

  不过,很快,这人被身着铁甲的护卫直接拖走,身后的支持者一哄而散。

  哈,警察也只会管这种东西咯。林阳心里嘀咕道,这事常有,他也没放在心上。

  吧唧!

  有什么东西被林阳踩碎,似乎是个尸体?他瞥了一眼便立马拔出来,往旁边踏了两脚确保整洁后继续上路。

  这里是结月王国,一个由白雪贵族统治的封建王国,不过很快这个国家也将在暗潮涌动下土崩瓦解。

  林阳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身为混血的他,虽然暂时没掌握“粒子”,但强悍的肉体还是足以让他在这个国家勉强存活。

  “林猎人,别来无恙啊。”

  阴影之下,一个目光向着林阳不断扫视,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这人故意露出一些行踪,林阳估计是不会发现。

  “天蓝眼睛?呃,找我干嘛?”林阳停下脚步看着那人说道,这里可不是白雪愿意来的地方。

  天蓝眼睛是贵族的特征,是区分污雪与白雪主要的方式,污雪大部分只有眼睛与贵族不同。

  “有关起义军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指导一些人剑术。”那人果断道,看起来他对林阳十分有兴趣。

  “没兴趣。”林阳摆手道,握住腰上的剑柄,继续前进。

  “你就不害怕我报复你吗?”那人戏谑道,用羽毛笔划了一下手中本子林阳的名字。

  “同是污雪,你难道要自相残杀?”林阳也是无所谓的说着他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

  “呵,算了。”

  那人摇摇头便遁入黑暗,林阳瞥了一眼认为短期不会袭击自己后便放松了一下,继续前进。

  反抗军有不少派系,大部分背后有贵族手笔,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个王国坚持不住了。

  但最大规模的反抗军,却是由一个平民领导。

  像混血这种潜力战力,虽说有的人为了避灾会把刚出生的混血给杀了,但在部分地下势力的保护下,一部分混血还是顺利成人,不过地表上的混血还是挺少的。

  “哟,林阳。”招呼林阳的是一个情报贩,林阳在不知觉中来到了贫民窟,这也是变相种族平等的地块。

  “嗯?是有啥值得打劫的商队吗?”林阳出言不讳道,看起来他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了。

  “这么大了还喜欢开玩笑,商队最近是越来越少咯,不过我给你看个东西。”情报贩稍显变扭说着,提起一个在地上扭曲的方块人。

  “呃,你还兼职做这个?”林阳鄙夷道,因为一些原因他对人贩子或从事肉体方面的人有着极大的厌恶感。

  “你什么意思?这人貌似是个外乡人,好像是因为惹恼了哪个白雪被处置了,给以冻刑。”情报贩随口吸了口金黄色的蜂蜜说道。

  “哦?那关我什么事?”林阳说道。“你不会只是想给我看看吧。”

  “当然不是,这人染上凋零花瓣了,而且看他给我的地图,这人貌似知道点什么。”情报贩说道,递上地图。

  林阳挑挑眉,准备强抢地图,他是清楚这个唯利是图的家伙是不会轻易的送情报的,那怕只是便宜服情报。

  “诶诶,你这什么表情,我又不是调戏你,那么凶干什么?”情报贩看着他说道。“况且你把我当什么了。”

  听到这,林阳也是愣了一下,心想着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变性了,接过地图。

  地图上画满了差,但不是胡乱画上去的,一部分凭借着林阳的回忆,与之前一些存在的遗迹地点吻合。

  但大部分林阳都不清楚。

  “这是?”林阳拖长尾音说道。

  “他的旅行地图。”

  “所以呢?”林阳冷漠道,这人之前把自己情报卖给别人,他还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这地图上有一些不错的东西哦。”

  “确实是有一点,而且大部分都被探索过了,你造假的话,可就没啥意思了。”

  “这地图上有那人专属的消失诅咒。”情报贩语气欢畅的说着,指了指因毒——蜂蜜瘾发作而引发的凋零花瓣症状的旅人。

  听了这话林阳挑了挑眉,举起地图看了一眼,确实有点东西。

  自己用羽毛笔在地图上划了两下。

  没留下痕迹。

  情报贩摆了摆手,林阳将笔递给他。

  又是两下。

  也是什么痕迹都没有。

  这老头一般不会干一些特别麻烦的事,最近我也没招惹他,他没理由骗我,不过这货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小心为上。林阳想道。

  “所以?”

  “这人卖你,加上他这张图。”

  “你要什么?”

  “16个煤炭,外加探索出来的东西分我六成”

  “真TM黑心,还六成,如果真有,一成加0.6个煤炭卖不卖?”林阳听到价格后连忙摆手准备离开。

  煤炭在这个王国可算是硬通货,只有少数的获取煤炭的方式,其中一个便是猎人工会的工资。

  “等等,别走,3煤炭就行了,探索的东西我不要。”情报贩急忙说道。

  “啧,2个煤炭卖不卖?”林阳说道。

  “卖,卖,卖。”情报贩擦了擦自己的方脑袋说道。

  这人反正是我捡的,地图上有的信息都过期几十年了,换个煤炭也不错。情报贩庆幸着心里嘀咕道。

  交易达成,林阳扛起冻成冰雕的方块人,慢慢朝家的方向走去。

  “嗯?附近新开了个卖酒的?不容易啊,啧,去看看。”林阳低头看着一张传单后果断转弯前往酒坊。

  待林阳走后不久,一帮人找上情报贩家中,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反正林阳再也没见过那个老头了。

  “艹,什么东西嘛,不是最近才开始营业的吗?怎么现在就倒闭了。”林阳看着面前破损的酒坊气愤道。

  肩上的人被他用一坨蛛网给缠住了,防寒作用不大,不过,林阳是不希望他没到家,商品就死了。

  “算了,回家,今天也不能转悠咯。”林阳瞥了一眼黄昏,径直走回家。

  话说回来,今天贫民窟还真是安静啊,是我错过了什么吗?林阳左顾右盼后心里嘀咕道。

  他家并没有什么外饰,与周边贫民窟建筑一致,只是,门口上被写满了辱骂的话语。或许是贫民窟最好找的建筑了。

  起初会清洗一下,但每次洗完第二天还会有,便无视掉了。

  “这门,被人打开过,是那个女人嘛?家里可没有蜂蜜了,再说那人也不会这么粗暴的开门。”林阳碰了一下出现裂痕的铁门。

  砰。

  注视着门,林阳随手把商品扔地上,观察了一下地面痕迹,大概是两人。

  “妈*,有东西进我家了。”林阳臭骂一声,右手握紧剑柄,左手凭空闪出盾牌。

  门是镶铁的,这估计是林阳家里第二值钱的玩意。

  从门缝往外里看,因为房间透光效果不好看不清里面状况。

  他妈的,是不是那帮反抗军,要不要进去?林阳犹豫着。

  反抗军虽说杂兵较多,但还是有一部分人拥有者绝对实力的。

  犹豫着,林阳思索家里是否有什么值钱的玩意。

  没有。

  有点意思的只有几张没有物质意义的纸。

  “啧,有时我还真是个懦夫。”林阳看了一眼地上的方块人,觉得现在里面人应该没有注意到他,便又扛了起来。

  本来就是个问完话就可以扔掉的垃圾,但这货迟迟不醒。

  怎么说也是个用2个煤炭买回来的家伙,丢掉就可惜了。

  抱着这种心态,林阳准备离开先去工会避避难。

  砰!

  铁门连带着周围的方块全部震碎,要不是因为这里不归牛顿管,那可危险了。

  “粒子?!他妈的,果然是反抗军,你们心胸就这么狭隘的吗!”林阳边骂道,头也不会的向前冲去。

  按我现在这个速度,工会还有三分钟就可以到达。

  “老大,这货跑了。”一个胖子方块人憨憨道,身上穿着不属于王国的衣物。

  可以看出,他至少是一名D级粒子持有者,在这种穷乡僻壤里还算可以。

  “追。”

  “好的,老大。”胖子憨憨的回应道。

  「粒子冲击」

  「粒子加速」

  (肉弹冲击,雾)

  砰!

  伴随着少许的白色粒子,胖子猛的接近林阳,且意外的灵活。

  “就知道这么快,啧。”林阳说着,随手把商品缠在自己身上,手持盾牌准备抗下胖子一击,然后趁机继续逃跑。

  毕竟,粒子能拉开很多东西,这也是为什么贵族能统治王国原因之一,贵族全能使用粒子。

  “把,你身上那人给我,留你全尸。”胖子很是直白说着,他身上的皮革甲护肩涂着一个大大的Z字。

  “嗯?我把他给你留我全尸?笑话,也不看看你这头肥猪有几斤几两。”林阳笑道。

  他奶奶的,留个全尸是什么意思,会粒子的外域人,艹,本来以为能捡个惊喜,没想到是个惊吓啊。林阳心里无力道。

  「复合粒子*构建粒子*尖锐」

  「粒子冲击(蓄力)」

  “说实话,我讨厌别人问我体重的,而且我也讨厌别人叫我猪。”那人嘀咕道。

  “因为,那是对猪的不尊重。”话音刚落。

  轰!

  带着大量粒子,这人猛的撞向林阳。

  “这特么是什么玩意!”林阳低吼着,侧身躲避,怎么想被这玩意攻击了都会残。

  “等着受死不好吗?”胖子说着继续向林阳冲锋。

  他妈的,更快了,这人貌似说他要的是我身上这个商品,那就。林阳突然意识到什么,切回盾牌,左手抓起背上的方块人。

  砰!

  果真,这胖子没有直接撞过来。

  “不用在意那人是否受伤,能讲话就行。”胖子同伴在附近传来。

  “好的,老大。”胖子说着,手上换出长柄斧准备对林阳截肢。

  “这招本来想做压箱底的,但你这个家伙让我猝不及防。”林阳恶狠狠道,周边产生微量粒子。

  听了这话,对方也是楞了一下。

  这么微弱的粒子也敢拿出来显摆?还是说有诈?

  “胖子,小心这人粒子渗透。”那人对胖子说着。

  “粒子渗透?这也太软弱了些。”胖子带着憨气直说道。

  “接招吧!究极无敌螺旋粒子火箭。”林阳摆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架势吟唱道,他清楚现在只有一个方式能助他一臂之力了。

  “啥?老大,这人要干啥?”胖子转头对空气说着。

  咻!——砰!

  一个烟花直接从林阳背后射了出来。

  “这是……”

  “工会的急救烟花?他怎么会有,大意了,但这点时间还是足够了。”一些紫色粒子闪过,那人瞬间传送至林阳背后,企图把一个偷袭直接带走林阳。

  锵!

  “他妈的,之前要不是有过跟你这种家伙类型差不多的怪物打过,我还真有可能栽在这里。”林阳低声道,扭着腰反向持剑抗住那人攻击。

  “呵,算你运气好。”那人冷声道,放弃了和林阳硬碰硬,一个后跳给对面的胖子使了个眼色,准备一起袭击林阳。

  虽说接触时间不长,林阳也是清楚了对方配置。

  末影人(?)加一个粒子持有者,胖子智力不高,这瘦子倒是不清楚有什么特别的,估计是个爆发力高,持续力不行的家伙。

  “你们两个哪里来的!”林阳出声道,手中铁剑靠近商品的腹部。

  “虽然不清楚你们要这个男的做什么,但你们要清楚,现在在我手里!”林阳说着,用刀给男人扎了几个窟窿。

  “艹!你个杂种,在干什么!”那个瘦子爆粗口说道。

  “老子就是杂种,放心,我不会让这人死的,但失血过多,就不用担心等会不能一击毙命了。”林阳笑道。

  “给我玩这个是吧。”

  “哈哈,估计你是个末影人,但,粒子掌握程度达不到C吧,不然我早就是具尸体咯。”林阳铁剑抵着方块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