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118章 婚后篇
 
《坠海》让郁初在国际电影圈声名大噪, 入围了含金量最高奖项的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人提名。

虽然最后郁初不敌某出道已近三十年、作品无数的老牌影帝,与最佳男主角失之交臂,但一举拿下了新人奖, 已是传奇。圈里人对他的评价无一不是“未来可期”,他也因此迎来事业上的新一个巅峰。

而他和江洐野的恋情始终是居高不下的话题,尤其是在两人正儿八经领了结婚证之后。

有人羡慕郁初可以嫁入豪门, 且对象还那么帅气俊朗、年轻有为。他背靠江家,衣食无忧, 要什么有什么,只要他想,甚至能在景城横着走。

但也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声称这些高门大户私底下的腌臢事一大堆,郁初只不过是表面风光,背地里指不定怎么受气。

更何况,两个男人生不出孩子,对江家来说, 总归是要有个继承人的。

这样的猜错,总让某些不自量力的人产生她有机会的错觉。

没皮没脸的小网红依旧在江洐野的私信里发露骨照,委婉点的便想尽法子想要拓宽人脉或混进上流聚会来结识一番。

江洐野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受欢迎,上赶着送上去的人从未少过, 但他觉得烦。

这些人连郁初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实在太碍眼。

某一天江洐野忍无可忍, 改了微博id,从“你在说什么屁话”改成了“我老婆全世界最漂亮”。

江洐野很有为人夫的自觉,坚决不想这些脏东西污了郁初的眼,然而放任为之又是瞎了他自己。每次碰到这种情况,就找无所不能的赵安缇来帮他出主意:“赵秘书, 你说这些人我该怎么处理?”

明知三而三,赵安缇也是无语,之前的律师函警告没想到已经威胁不到这群丧心病狂的人,看来要动真格才行。

赵安缇说:“江总,交给我吧。”

江洐野:“我相信赵秘书的能力,给你加年终奖。”

赵安缇呵呵一声,她老板画大饼的本事也在与日俱增呢。

江洐野在赵秘书的“指导”下,阴阳怪气地发了一条微博:“我老婆真漂亮,全世界最漂亮,谁都比不上我老婆。”就差把内涵明晃晃地写在脸上。

郁初颇为头疼,他没想到不过两日没见,江洐野又在互联网上如此不安分。

全世界最漂亮什么的,他听着害臊,更何况太拉仇恨,跟自封“第一美男”有什么区别?

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亲自监督江洐野把微博id改回来。

江洐野委屈:“我觉得还不错啊。”

“改不改?”

江洐野抗议无效,只好道:“改。”

家庭弟位一目了然。

郁心敲了敲门,歪着身子露出半张脸,神神秘秘地要把郁初叫走:“哥哥,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讲。”

“好,我马上来。”

江洐野刚输入“你在说什么屁话”之后又迅速删掉,贼心不死,琢磨了半天,取名“郁初全网唯一正牌老公”。

他们是正经在谈恋爱且领了证的合法夫夫,和网络上这群嚷嚷着只能打嘴炮喊郁初老婆的泥塑粉可不一样。

郁初和郁心说完悄悄话回来,看见江洐野的新id,又无奈又好笑:“这个名字也太肉麻了。”

“陈述事实罢了。”江洐野理直气壮。

网友并不知情,只以为江总是兴致突然上头,想秀秀恩爱顺便杀杀单身狗罢了。

郁初事业蒸蒸日上,经常有很多行程要跑到外地去,更不用说拍起戏来更是要闭关几个月。

没事找事的营销号为了流量和噱头刻意编排,声称没有哪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能独守空闺几个月,必定要忍不住偷腥,一次两次还能坚持,长此以往下去两人的婚姻关系迟早会出现裂痕。

底下一群网友纷纷附和。

不得不说,这些嘴碎的话,虽影响不到当事人的正常生活,但看起来着实很碍眼。

江洐野力争在老婆面前维持清白,绝对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污言秽语来玷污他的洁身自好,缠着郁初澄清:“你放心,我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

郁初当然知道江洐野是什么人,简直放一百二十个心,较为平淡地“哦”了一声。

江洐野见郁初反应冷淡,还担心是不是自己的态度不够诚恳才让对方心生不满,于是再三保证:“真的,我对别人根本硬不起来。”

“”郁初神色微妙地打量了江洐野某处几眼,想逗逗他,故意口是心非说:“嗯,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行,以前你碰都不让我碰。”

“我、不、行?”江洐野咬牙切齿,满脸写着危险。

郁初咳了一下:“我开玩笑的,我知道你行。”

然而此刻改口已经来不及,江洐野覆在郁初身上,嗓音低沉:“到底行不行,还是让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下吧。”

一整夜,郁初在浮浮沉沉中度过,只觉得浑身酸软,连带着嗓子都有些嘶哑。

翌日一早,江洐野还神清气爽地跟他说早安,又很记仇地问他:“你老公行不行?”

郁初欲哭无泪,恨自己为什么要挑衅他男人的尊严。他生无可恋地点了点头,然后伸出胳膊,跟江洐野撒娇:“腰好酸。”

“我给你揉揉。”

江洐野的掌心带着热度,在郁初的腰窝处打转按摩,摸着摸着逐渐往下,往更隐秘的地方而去。

郁初踹了他一脚,丢了个白眼给他:“老实点。”

“哦。”江洐野不敢再乱动。

郁初最近在遥远的s市拍新电影,周期顺利最起码也要三个月。

江洐野耐不住寂寞,让特助帮他安排好工作,说要跑去s市办公。

十分任性。

江洐野大概也知道自己杵在剧组里,会让其他人有压力。他本人倒是没这么善解人意,无非是被郁初教训的次数太多,便稍微长了点记性。

他除了偶尔探探班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去s市的分公司巡查,又或是在酒店远程办公。

时间一久,消息自然不胫而走。传得人多了,传言就变得越来越夸张。

有自称剧组工作人员的网友匿名在论坛发帖:“众所周知公开出柜且已领证的顶流y,他老公家里是顶级豪门,所以网上对两人关系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说实话,我以前是有点信了那些所谓的爆料。直到我现在进了y的剧组。”

“刚开拍大概一个礼拜吧,j就来探班了,给大家买了很多吃的,y拍戏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等着,y休息时两个人就凑在一起说悄悄话,两个人同框的画面让我这个直男看了都直呼养眼,怪不得网上有这么多cpf。本来以为j探完班就该走了,没想到j要在s市常住,直接跟y一个房间。组里人私底下还说这是金屋藏娇,j总是那个娇(开玩笑开玩笑)。”

“我和y的经纪人q关系还可以,早年间就认识了,前两天我们一起去撸串喝酒,q如今带出了y这个顶流,在圈里也是站得住脚的经纪人了,算是熬出头了,我们又一起忆往昔,想起曾经住地下室的日子,没忍住多喝了几杯。后来就很顺其自然地聊到了y和j,q告诉我,说别看j在外面拽得跟要上天的大少爷似的,私底下y说一句往东j绝对不敢往西,基本y说什么j都选择听话,而且特别粘人,我当时就直接震惊傻了。”

“再跟大家说一个秘密吧,其实也不算是秘密,q说这件事其实身边的人都知道,也没打算隐瞒。j将来如果想和y离婚,得净身出户,听说这个婚前协议还是j本人非逼着y签的,讲真的,只有爱惨了才会这样。”

“哦对了,还有人老说什么y是个男人,生不了孩子在豪门地位不稳,但人家就压根没想过要小孩的事。q说y和j每年都捐很多钱(具体数额不清楚,q说反正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多,而且从没有声张过,都是默默在做实事)给福利院和慈善机构,大概是把爱分给了那些无辜被抛弃的孩子们吧。其实吧,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所以网上那些恶意揣测的,真没必要,人家夫夫两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恩爱。”

发帖人本以为匿名又没带郁初和江洐野的大名,不会有什么人看,哪曾想短短两个小时内讨论量就直奔好几万。吓得他瞬间酒醒,删了帖子。然而内容还是流传了出去。好在齐顺嘴严,说的都是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东西,并未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经过此贴加了一把火后,如今的传闻已经从“江总会因老婆不在家而蠢蠢欲动试图找小情人”彻底变成“江总因自家老婆太漂亮没有安全感于是走到哪跟到哪”。

离谱归离谱,但至少有一点是真的——在外出手狠厉、矜贵傲气的江总,在老婆面前也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老婆奴罢了。

近四个月的拍摄结束,江洐野终于能把亲亲老婆带回景城。

“我们回家。”

“好。”

作者有话要说:  初初和小江的故事暂时先告一段落了。

写这本文的战线拉的特别长,是我本人写的第一本纯爱,也是字数最长的一本文,但写得很开心,真的非常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陪伴。

鞠躬感谢,希望有缘下个故事再见啦。

看完后大家也可以给本文打个分~

下本写《我和顶流前男友网恋了》(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一下预收和作者专栏哦,到时候更新就能看到嘞!)

绿茶攻 x 温柔受

两大顶流沈浔和顾忍舟不和是出了名的,两人曾出席过某年度盛典,同台时全程无交流。

“王不见王、水火不容”的传闻愈加猛烈。

殊不知私底下的顾忍舟其实是个黏人精,喜欢抱着沈浔撒娇:“哥哥,你今天录节目的时候怎么又不理我啊?”

“是吗?我下次注意。”

“你最好说到做到,不然我就当众亲你。”

沈浔受不了顾忍舟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提出分开冷静一段时间。

不久后一向矜贵高冷、桀骜不驯的顾大少爷推了所有活动,对外声称要休长假,在机场面容憔悴,疑似失恋。

营销号和网友把a市的豪门千金、与顾忍舟有过合作的女明星全都扒了个遍,却找不出暧昧过的证据。

直到有人拍到沈浔和顾忍舟共进一家酒店,并且三天三夜没出门

-

舟浔恋公开后,轰动整个娱乐圈。

有位头铁的记者壮着胆子采访顾忍舟:“您当时休了几个月的长假,大家一直很好奇您去干什么了?”

顾忍舟看了身旁的沈浔一眼:“哥哥把我甩了,不肯见我,电话也不接,我只好去找他网恋。哥哥好难追,但我还是追到了。”

沈浔看着他委屈又得瑟的小表情:“因为知道是你,才让你追到。”

分手后和前男友网恋都知道对方身份并且都以为自己没有掉马的故事

年下,无血缘,哥哥只是称呼

感谢在2021-09-29 22:01:24~2021-10-04 22:52: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的cp绝不be 10瓶;玥央、米霖霖love 5瓶;50624001 2瓶;4722613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