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女护卫 > 第99章 番外
 
赵元翊坐在榻边, 举着手上那彩色绸布做的小风车,铆足了劲吹动着给她看。时文修倚在床头笑看着他,伸手就从他手上拿过小小风车, 斜插在了他玉冠中。

他佯怒的斜睨她, 特意将自己脑袋朝她的方向凑过些许,哼哼冷笑几声:“好看吗?”

小小风车随他脑门而动,悠悠的旋转两下。

她噗嗤下笑了, 璀璨的笑容冲淡了些她面上的病态。

“好哇, 还敢取笑你相公, 看你相公如何收拾你。”

他哼笑着去揉她的脸, 动作却极尽温柔,犹似眷恋不舍的抚摸。她微凉的手握了他温厚的掌心, 轻移到她苍白的唇上, 柔情印过。

他眼眶一热, 却强笑着掩饰住眸底的悲意。

“对了, 今个王府外又来了不少百姓,送了不少鸡鸭鱼肉来给你补身子。他们中不少人还特意带了从寺里请来的平安福过来, 在府外祝福祷告,希望他们的王妃娘娘能够快快好起来。”他点下她鼻尖, “所以啊,我的王妃娘娘,快快顺应民意好起来罢。听到没?”

时文修感于那些百姓的真心, 眉梢眼底皆有柔色。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这话我可不同意,宜州的百姓也断不赞同。”他边拢着她的手给她捂暖着, 边道:“宜州不算是土壤肥沃之地, 可如今州内百姓大多可吃饱穿暖, 是仰仗着谁人的功劳?来封地的这些年你就没闲着,要么招人来研究改良农具,要么就督促人从海外寻那高产作物,你这王妃娘娘当的比我这王爷都上心,你当老百姓都是心瞎眼盲?谁对他们好他们晓的呢。”

时文修依偎在他肩上。

当时在前往封地的一路上,她在沿路见到了些民间惨相。有逃难灾民的悲苦,有病饿死的凄惨,还有些欺男霸女的恶相。那会她心里突然就浮出了一词,民生多艰。

在这阶级分明,生产力又落后的朝代,老百姓活的不易。而普通景象,百姓们的愿望其实很简单,能有饭吃有衣穿,头顶有个清明的大老爷,让他们有处伸冤,就够了。可就这样简单的愿望,或许在不少百姓那里,就是个奢望。

刚来封地那会,她也没想太多,也就想着既然她有些微薄之力,那能改善他们一点的生活,也是好的。倒也没想到天遂人意,到封地没几年就陆续改良出了农具不说,曹兴朝也带人从海外顺利带回了她想要的农作物。

如今见着宜州的百姓们日子越过越好,她心里也高兴。

赵元翊侧过脸亲吻她鬓发,嗓音含笑:“还有,现在宜州百姓们谁人不知,有大冤情的话,若府衙老大爷不管,那就只管到王府门前喊冤便是。府衙大老爷不管,可王妃娘娘一定会管的,而且还会拉着断案高手的王爷小厮,定会让其沉冤昭雪。”

时文修抿唇笑。

他佯怒:“你还好意思笑?整个宜州哪户人家不知我夫纲不振,生生成了你手底下干活的小衙役。当然这也怪不得你,也怪就怪那些不重要的府衙大老爷。”

听到这,她又忍不住的噗嗤笑了。

那些府衙的官员着实被他们头顶的王爷给训怕了,如今办案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唯恐造成冤假错案,让人捅到了王府门前。

笑的厉害,她又没忍住偏了脸咳了起来。

他抚着她躬下的背,只做没看见她咳后藏起的帕子,咬牙低了眼,竭力忍住眸底的湿意。

待她稍缓过来后,他揽过她让她得以倚靠着他,掌心在她胸前轻抚着给她顺着气。

“今个天色好,要不要出去看看?也去看看那些给你祈福的百姓们,这么些时日未见,他们应也很想念着你。”

时文修用尽力气偏头看向窗外,外头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看着让人心情就好。

他让人端来胭脂水粉,他亲自给她描眉点唇。

脂粉掩了她面上的病态,上完妆的她看起来气色好了许多,让人心底忍不住升起奢望,或许她会慢慢好起来的。

他给她穿上外裳,从前穿的衣裳如今套上身上却显得空荡。他低眸整理着衣裳,故作切齿的说那裁缝手艺不成,改日要寻他算账云云的话,她笑听着,双眸深处却是对他止不住的心疼。

赵元翊抱着她上了銮轿,轿身周围拢着厚厚的毡子,防止有风透过。她指指拢的严实的毡子,示意掀开稍许,让外头阳光透进来。他依言照做,掀了一角,让外头璀璨的光落了她的半身。

府外闻声而来的百姓们沿道行礼,纷纷上前送上平安福。他让人停轿,接过来递给她看。

时文修抚着那一枚枚用心求来的平安福,心里盛满了暖意。

‘百姓们很淳朴,你要好好的,待他们。’

她依偎在他肩上,手指落他掌心,划动的很慢。

他亲吻了下她发顶,嗓音低哑:“所以你要好起来,监督我才是。”

这一刻,她有些想哭。

她能感知自己的大限将至,她也知道他强忍的悲痛,还有那隐隐的万念俱灰。她却不知要如何劝他,如何劝他看开,如何劝他来日莫做傻事。

‘多替我看看这世间,可好?’

这个问题,他没有答。

她继续在他掌心划动,‘你答应我,那我就许你下辈子。’

“你下辈子还是我的。”他哑声道,“生生世世,你别想逃开我。你走哪,我跟哪,就算你下辈子是棵树,我也得长你旁边与你成那连理枝。”

泪水划过下颚,洇湿了膝上的平安福。

他掌心轻抚着她脸颊,“别哭。知不知我多期望来世?我希望来世我能早早的遇上你,在你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时,就捉你回府,牢牢护你在羽翼下。”

这一世,他与她圆满,却又遗憾。

他无数次渴望上天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与她之间能重来一回,让他得以扭转当日的错误,让他们的命运回归该有的轨迹。

他拥紧着她望向轿外的日光,灿烂夺目,熠熠生辉。

轿子猛地一晃,他回神瞬息急朝怀里看去,可空空如也的怀中却让他瞳孔急遽收缩。

他面如土色的掀了轿帘刚欲喊人,隐约熟悉的娇俏声却不期在此时传入他耳中——

“想看猩猩吗?”

几乎是同时,他不敢置信的倏地将目光转去。

璀璨的日光中,她走在耀目的金辉里,偏着脑袋问着旁边的汉子,唇边噙着笑,盈盈的乌瞳里尽是狡黠之色。

明媚的日光里,她就那般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双眸,看的他两眼发热。她说着,笑着,一颦一笑皆是天真烂漫。

这是她最无忧无虑的时候,是她没受到世事磋磨最美好快乐的时候。

他不敢眨眼的看她,一瞬不瞬的盯牢她。

她还在,她没有消失,他见到的不是幻觉。

他心跳激狂,手脚发颤,迅速环顾四周,心底好似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天意吗?这世间,难道真是有天意?

时文修还在与护卫们开着玩笑,冷不丁听得声马嘶声响,一辆极尽奢华的马车就突然横在他们面前停下。

马车上那宁王府的专属标记,无疑让鲁大海他们骇吸口气。几乎在一同时间他们就跪下拜见,当然也不忘拉一把那还不明所以的时文修。

“拜见宁王爷,宁王爷千岁。”

时文修这方明白这是谁的车驾,当即心下也一突。

纵是对这朝代了解的不多,可她也隐约听人说了,这宁王与他们那主子爷可是死对头。

车帘一掀,里面的人低头出来。

时文修余光瞧见那人长腿迈了下来,鹿皮靴踩着地,几步朝他们的方向过来。而后就在她跟前停下。

她嗖的下低了眼,心里狂跳。停她跟前干嘛?

“刚谁在讲笑话?”

头顶传来磁沉好听的嗓音,可听在她耳中,却让她猛地一抖,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是……我。”

她惴惴不安说着,声如蚊蚋。

独属于她的声音入耳,让他心神一震,酸涩却涌上了喉腔。

鲁大海倒有些仗义,虽也忐忑,却也低声解释了句:“王爷,奴才们刚不过是说些酒楼里的趣事……”

“我让你说话了?”

不善的话刚落,那鲁大海就被马车旁侧的侍卫们捂嘴拖了一旁跪着。时文修他们齐齐骇吸气,对方这架势,明显是来者不善啊。

时文修还在惊慌失措的想,要怎么办,有没有人回去报个信赶紧来救救他们,就听面前那人磁沉着声又道:“是你在讲笑话?知不知,你吓着小爷的马了。”

她错愕抬头去看那马,张口结舌。

赵元翊忍着笑,就道:“说罢,你要怎么赔。”

她惴惴辩解:“我,刚说话声音,很小的……”

“哦?我刚离得老远都听见你说要看猩猩。”

时文修脸色变了变,刷的下又红透了。

他也不再逗她,俯身握了她胳膊拉她起身。

“回去转告你们主子爷,小丫头冲撞了本王的马,本王要拎回去教训。”他斜眸勾唇,撂下句话,尽是桀骜不驯的模样。

不等其他人反应,他就已经将她带进了马车,放下了车帘。

“你离那么远干什么?”

他懒洋洋的倚坐着矮榻,看她脊背紧贴着车壁,乌溜溜的眼儿不安看着他,有点警惕与害怕的模样,不免觉得她好笑又可怜。

“放心,我吃不了你。”

时文修放心不了,她好端端的出去吃个饭,没等回府就被人给当街掳走了。且掳走她的人还是府上的死对头,焉能让她放心,焉能让她不怕?她现在求爷爷告奶奶的祈求着,但愿他们禹王府上赶紧来人将她救回去。

知她此刻断是担惊受怕,他也不再出言,也不再试图靠近她,给她缓和的时间。只是在她看不见的角度,他深情的眸光眷恋的流连在她面上,眉眼间。

回了府后,他就让王公公给她安排些洒扫内殿的活。

他知自己这会府上皆是钉子,所以便暂且按捺住对她的渴慕,并不过多的与她接触,待她也如寻常奴婢。而他接下来一段时日也频频招曹兴朝及幕僚入府,商议就藩之事。

经历了上一世的种种,他对皇位早就淡了念想,如今他只想与她早早过上平静安稳的日子。

可想而知,当他那就藩折子上表时,朝野上下是何等震惊。连那素日老成持重的赵元璟,都当朝失态了面色。

在与父皇彻夜长谈之后,父皇终还是允了他的请旨。

圣旨一下达,他就收拾好东西带着她,毫不留恋的离开京城赶往他的封地。

封地还是宜州。

她还是那般的心地纯善,见到路上的人间悲惨景象,总是伤怀不已。

“宜州不会这样的。你我携手,把宜州变成人人羡慕的桃花源,可好?”

她看着他俊美多情的模样,撇过了脸,耳根有些红。

“相信九爷会清明政治,爱护百姓,使治下百姓安居乐业的。”

他危险眯眸,欺近她:“听你这意思,是要单独将我撇开了?”

她着急朝后躲,可背后就是车厢壁躲无可躲,他手臂一横撑了车壁,就将她牢牢桎梏在他与车厢壁的狭小空间。

这一刻她觉得空气稀薄,喘不上气的同时,脸也爆红。

“九爷,你……自重。”

“自重?”他灼烫的呼吸喷薄在她额间,嗓音磁沉的犹似带着钩子:“那日你直勾勾盯我胸腹看的时候,怎么不说自重了?小爷清白都被你毁了,你这会跟我提自重,是想赖账不成?”

时文修无言以对,此时此刻被他的气息包围,她只觉得浑身发麻。她慌乱躲闪着他的目光,觉得自己大概不正常了。

“兰……修修,等去了封地,我便娶你过门。”

他低低醇醇的嗓音入耳,可这话却让驱散了她脑中的些许混沌。

娶她……她有些失神,心里五味杂陈。

“九爷,是要娶我做妾吗?”

她笑着看他,似是随口这么一问。可那笑看在人眼里,好似在强拉出来,那般的勉强。

他收了眸里的笑意,指腹掐了她下颚,用力抬起。

“妾是用纳,妻才是用娶,你明白吗?”

看着他似有冒火的狭眸,她咬了咬唇,终究对他吐出了心底的话:“九爷,我善妒,我……容不下旁的女人。若是我未来的夫君不能只有我一人,那哪怕我再心悦他,也不会嫁给他。”

他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她牵强的干笑了声:“你就当个玩笑听便罢了,我知我这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也知我的思想在你们瞧来是有些怪异,但是我……”

剩下的话全都被他吞入了口齿间。

分开时,他抱着浑身发软的她,嘴唇亲吻着她耳珠,细语柔声:“只有你一个,从来都只有你一个。”

他的整颗心已经被她塞满了,除了她,再容不下旁人。

两颗心解开了桎梏,此后两人的感情上升的飞速。

大婚这日,他用金称揭了红盖头,见到了这世间最美的新娘子。与她交腕喝了交杯酒,他们同坐喜床,喜服打成结,迎接着客人们一波一波美好祝福。

白首到老,永结同心。

这一夜,龙凤喜烛垂到天明。

这一夜,红鸾帐里,他如愿以偿听到了她颤颤的哭唤他元翊的声音。声声细颤,悦耳动听,撩得他血液沸腾,血脉喷张。

这一世他们幸福安康。

虽然中途也经历了削藩的动荡,不过没了封地于他而言也无甚所谓。他索性带着她游走天下,看尽天下美景,吃遍天下美食。

心血来潮时,他们还会乘船渡海,去看西洋景,观那异国的风采。

这一世,他们白首到老。

即便他们双双白发苍苍时,还会牵着手出来逛街,买些地道小吃,买些好玩用物。饶是她已是满头白发的小老太太,可依旧还是那么爱笑,还不时讲个笑话说段评书与他听,亦如少女时候般的活泼生动。

这一世儿孙绕膝,美满,幸福,没有遗憾。

銮轿一晃,赵元翊犹有眷恋的回了神。

刚刚他好似经历了另外一世,见到了那一世的自己幸福美满。那一世是真实存在的,他无比坚信。

他无憾了,此刻内心再无半分遗憾。

他将她的脑袋轻按他肩上,轻声细语,无限柔情:“知道吗,我们的另外一世,美满幸福。你与我,白首偕老走到了最后。”

他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可是他却还在笑着说那一世,说她的那些趣事,说他们白发苍苍时,还携手逛街买小食的快乐。

銮轿停下的时候,他低语声也随之而停。

静待的这段时间中,他慢慢揽紧了她,越来越用力,似要将她彻底融入自己的骨血里。

“一辈子不够,两辈子也不够。那就生生世世罢。”

他在她额上印上一吻,“别嫌我贪心,没你的世间,我待不住。”

平地起了风,揭起毡帘一角,轻轻吹拂着銮轿里额头相抵的两人。犹如交颈鸳鸯,犹如连理双枝。

时文修,咱们下辈子见。

办公室里,时文修猛地从抱枕上抬起头,巨大的动作带起桌上键盘笔筒碰撞,发出很大的声响。

她神思恍惚的环顾着周围,如梦似幻。

周围同事见她怔怔的异常模样,不免关切的围过来询问她怎么了。

她呆呆的看着一张张陌生又隐约熟悉的面容,看着看着,突然泪流满面。

“怎么了小时?”

“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舒服吗?”

“你别哭啊,有什么事你说说,看咱们大家能不能帮忙解决?”

她摇头,从默默的流泪,渐渐变为嚎啕大哭。

是在异世的那些是梦,还是现在的场景是梦,她不知。

此刻的她只想痛快的宣泄,将那些长年积压心底的苦闷伤痛,痛快淋漓的释放出来。

同事们给她拿了纸巾擦脸,安慰的拍打她的后背。

一切都那么真实啊,她能哭的出声音,能看得到久违熟悉的现代场景,听得到同事们的安慰声。

或许她真的是穿越回来了,或许刚刚她不过是做了个梦而已。无论是哪种情形,她都无比感谢上苍,让她再次回归到她原有的人生轨迹中。

窗外的暖阳透过玻璃窗照了进来,璀璨耀目,铺洒在窗台的盆栽上。办公室的中央空调运作时发出轻响,徐徐朝四周散发着凉气。电脑的屏幕打开着,屏幕上的壁纸是她最喜欢的卡通猫猫图案,带着别样的喜庆。她的手机是她刚下了血本新换的,拍照功能特别好……

这是与古代截然不同的现代生活。

浮世三千,大梦一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