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1第215章 全剧终
 
“鼠心?”石月心不解, “什么是鼠心。”

她的目光顺着宋延年的目光,同样瞧向石诗莲的心口之处,那儿本该是人心存在的地方。

只听旁边的宋大人继续道。

“鼠心, 顾名思义便是鼠类的心。”

“这是一道秘法,以鼠心窃取人心。”

接着,众人瞪大了眼睛听宋延年说鼠心的秘法。

“鼠类的心在鲜活的时候剜出来,再以秘法炮制养在施了道术的黑坛中,中间搁上麝香以及桃花粉等物”

“如此温养上七七四十九日,鼠心便蜕变成桃粉色的模样。”

宋延年顿了顿,伸出自己的手, 在众人的目光下慢慢握成拳头。

他的视线同样落在上头,继续道。

“人心会长, 每个年龄,每个人的心都是不一样的, 但它是能够估量的,就像是我的心,它约莫便是这般大。”

众人看着宋延年的拳头。

宋延年抬眸看向石诗莲,“同样,石夫人原本的心,也如她握拳时一般大小。”

“所以, 施术之人估摸着石夫人心的大小, 将数十个粉色鼠心以秘法炮制,炼制成人心, 替代它在胸腔里跳动。”

宋延年微微抬头, 示意石诗莲看自己的心口处,问道。

“石夫人,此刻, 在你的胸膛处跳动的便是一颗鼠心,这事你知不知道?”

“我”石诗莲的手捂住心口,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没有说出来。

“没事,别怕。”石磊天牵着她的手,安抚的拍了拍。

石诗莲侧头看去,“天哥。”

石月心瞧见这一幕,倏忽的问道。

“宋大人,被鼠心替代了心,那人又会怎么样?”

宋延年心下叹息了一声,解释道。

“人间向来视鼠类为窃贼,因此这道法门又名为窃心,被窃了心的人,从此一颗心便扑在捧心而来的人身上。”

“也就是那施术之人。”

这话才落地,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石磊天。

石月心咬牙,突然发难。

“说!是不是你?”

事情怎么就这么巧,她爹死了,她娘疯癫了,最后她娘还被换了颗鼠心,从此一颗心全扑在这位竹马身上。

兜兜转转两人再续前缘,夫妻情投意合,家庭和乐。

就像是一切拨乱反正,重新回到轨道上,而她就像是她娘亲人生中错乱的一段,需要修剪的,舍弃的

石月心越想越是心里生疑,再次叱咤道。

“说!是不是你!”

随着她的话落,一阵风平地而起,衣袂翻飞。

凝眉看人时,她深黑色的眼眸如一片无垠的江面,表面风平浪静,内里却又翻滚着怖人的惊涛骇浪。

暗流在下头危险的打着旋涡。

一同而来的还有巨虫振翅的嗡嗡声,声音越来越响,仿佛只等石月心一声令下,巨虫便似锋利的剑芒出鞘,锋芒毕露,只有饮了鲜血才能善罢甘休。

两位白袍人挡在石磊天的身前,眼眸警惕的盯着石月心,压低了声音,道。

“家主,此处危险,速走!”

石磊天叹了一口气,将白袍人往旁边扯了扯,让自己的视线可以直视石月心。

“你们都退下。”

白袍人惊呼:“家主,不可!”

石磊天沉声:“退下!”

“我的命令你们也不听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然而语气却不容置喙。

两个白袍人对视了一眼,拱手应道,“是!”

虽然已经退到一边,但两人已经决定,要是真出什么事,拼了自己的性命不要,那也要将人带走。

石磊天自嘲的笑了笑,事情如此的巧合,便是连他手下的心腹之人都不相信不是他做的。

他瞧了过来,眼睛直视石月心。

夜里风大,他似有些受不得风,轻咳两声,待缓过这股咳意了这才开口,道。

“看来,你真是月心丫头了。”

石月心不置可否,她的眼睛一瞬不动的盯着石磊天,沉声道。

“我爹是你杀的吗?”

石磊天立马应道,“不是。”

他的声音因为坦荡而显得铿锵有力。

“不管你信不信,你爹的事,真的和我没有干系,在今日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去世,我一直和你娘一样,一直认为他是负心了。”

他顿了顿,声音低了一些,继续道。

“至于你娘的心,我做过的事情我承认,它确实是我换的。”

“用的便是这位道友说的鼠心,此物是我机缘巧合从一位老妪那儿得来。”

……

骷髅怪左瞧右瞧,这说的好像是它的生前事啊。

它多瞧了几眼石磊天,有些犹豫的开口。

“唔,生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个大兄弟杀我的。”

石月心咬了咬后牙槽,绷住要动手的冲动,忍气道。

“没问你,你待一边去。”

她视线一横,也狠狠的瞪了宋延年一眼,这才继续朝骷髅怪扔下一句话。

“你不许再插嘴!”

骷髅怪忙不迭的应下:“哎哎!我听闺女儿的。”

它咔哒咔哒的走了几步,魂火冲宋延年跳了跳,似乎在打招呼。

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它这才在宋延年旁边站好,一动不动。

骷髅怪:乖巧jpg。

宋延年:……

他摸了摸鼻子,面前带上几分惭愧。

是他的错。

他就不该带这不着调的骷髅怪过来。

连累他在石姑娘眼里都一并不着调了。

宋延年扼腕:失策啊。

另一边,没了旁人打扰,石月心将目光重新看向石磊天,她昂了下头,示意道。

“你继续说。”

石磊天叹了一口气,眼睛里有着沉痛和回忆,片刻后,他反问道。

“你那时也快四岁了,正是记事时候,对于这,你应该也有记忆你难道忘了她那时有多痛苦吗?”

石月心沉默。

周围巨虫振翅的嗡嗡声稍微小了下来。

不,她没有忘。

石月心看着石诗莲。

正是因为她没有忘,所以,她从来没有去打扰过她。

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石磊天安抚的拍了拍石诗莲的手,目光移向石月心,继续道。

“你别恨你娘,她将你丢在山上那一次,自己也没有想独活,是我将她拉扯了回来。”

石月心低头:她知道,所以,她从来没有恨过。

顶多是看到弟妹时,心里有些惆怅和小小的不开心罢了。

真的只有小小的一点

石磊天继续回忆。

“你姥姥救了你,而我拦下了她。”

他回想起那时的时光,眼里还带着几分怜惜。

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打小时候,他便知道莲娘会是他的娘子,以后,他们会成亲生娃娃,闲暇时逗逗娃娃,娃娃哭了,当娘的会数落当爹的不够仔细,抱着娃娃轻声哄着偶尔再横眉剜来几记眼刀子。

山里的岁月悠悠漫长,生儿育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倒也是上天的一种恩赐。

石磊天轻咳了一声:“我没有想到过,她会遇到你爹,然后动了心。”

石磊天回忆着那人的模样,那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男子。

他高大威猛,说话豪气又爽朗,莲娘说几句家常话便能逗得他哈哈大笑,连山里的鸟儿都被这大嗓门吓跑了,他一个人便顶得上热热闹闹的数十人。

清幽安静的莲娘会被吸引,一点也不奇怪。

石磊天叹息:“缘分便是这般的奇妙,也许是他笑得太过开怀,又或许是那日的阳光太过明媚,动心这事谁能说得准,怦然心动只在那一刹那罢了。”

石磊天自嘲的笑了笑,笑得坦荡。

“我不否认我那时心生愤恨了,但是,我的自尊,我的骄傲,以及我的良知不允许我做出害死你爹的事。”

“我石磊天不是圣人,但我也不是那么差劲的人。”

不过是情殇罢了,这和刀剑之伤一样。

只不过一个伤在皮肉,一个伤在心里,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便能一日日的痊愈。

一年不成,他便等十年,十年不成,便等二十年总有忘情的那一日。

石磊天:“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爹他会一去不复返,连个只言片语也没有。”

“和你娘解除婚约后,我一直都在后山修炼,等我再出山时,你娘已经疯了,你也已经被她丢在山里。”

是他将自戕的石诗莲拦了下来,那一刻,她有了片刻的清醒,她看着他簌簌留着流,喃喃的说她的恨,她的悔以及她的痛苦。

便是那时他才知道,虽然他已经出山了,但心口的那道伤一直没有痊愈。

面对疯癫狼狈的莲娘,他没有解气,有的只是心疼和怜惜,那颗心,依然为她的悲喜所牵动……

玉峰谷的山林还是那般的平静美丽,山风吹来好闻的气息,鸟儿不知人间忧愁的在碧翠枝头啾啾啾鸣唱,一切都还如之前那般美好,只除了她。

石磊天哂笑:“既然悔恨了,那我便让她重新开始。”

起码,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辜负了她,要是有一天他先走了,他也会带着她走。

石磊天这番话后,众人都沉默了。

石磊天看向石月心和骷髅怪,最后又说了一句。

“不管你信不信,你爹的事,我是真的不知情。”

石月心看向石诗莲。

她紧张的抓着石磊天的手,另一只手揽着石月茹的肩膀,似爱惜的摸了摸她的肩头,便是自己这般紧张之下,她都不忘安抚这个小女儿。

在山上,他们还有一个小儿子。

石月心沉默,她倏忽的侧头,神情认真的问道。

“她这样,以后会有关系吗?”

宋延年一下便理解了石月心的担心,他的心里一片柔软,看向她的目光都放柔了两分,温声道。

“没有关系,只要那人不负她。”

石月心低头,那便好。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到石诗莲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你这几年,过得开心吗?”

石诗莲迟疑了下,随即用力的点头,轻声道。

“天哥对我很好,我这心里一直很安稳。”

她目光里似有无限的情丝,抬眸看向旁边的石磊天,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道。

“其实,你们说的鼠心这事,我是记得的。”

她记得自己那时的痛苦,真的是太难受了,她将刀割在自己的手上,然而那疼痛已经缓不了她的心痛。

痛苦和愤怒焦灼啃噬着她的心,她好恨自己的有眼无珠

她信错了人,辜负了别人,所以她也被人辜负了。

报应,那一切都是报应

因为这样的想法,她一刻都得不到安宁。

天哥瞧着她又是痛惜又是爱怜,他问她,要不要重新开始。

石诗莲怅惘,“是我逃避了,月心,是娘对不起你,是我懦弱了我真的好想重新开始,哪怕要剖掉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重新换一个,便是那样我也是愿意的。”

“是鼠心也不要紧。”

“娘真的受不了了,我,我好想安安静静的睡个觉,看看日出日落再听一听咱们玉峰谷鸟儿欢快的鸣叫,热热闹闹的”

石诗莲想起以前的事,那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一样了,除了一丝惆怅,别无其他情绪。

她摸了摸自己心口,看了一眼石月心和骷髅怪。

大概是因为,那颗被燕君牵引的心被剖掉了。

石月心鼻头酸涩,故作不在意道。

“没关系,我跟着姥姥也挺好的。”

“以后也会更好。”

“你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

她的目光瞥过石月茹,石月茹瞪了瞪石月心,石月心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臭丫头,便宜你了!

石诗莲想让石月心跟着她回山上,石月心拒绝了。

“你就当没有撞见我,小蓝我也会约束好,它不会回族里吃蛊虫的。”

“是因为他么?”石诗莲看了一眼宋延年。

石月心没有回答,“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和你不一样,我一开始便不喜欢在山上。”

宋延年注意到石诗莲的目光,客气的朝她笑了笑。

石诗莲:

她不死心,“可是,这山下的人不好。”

话才说完,她的视线扫过骷髅怪,一时又有些气短。

这一团乌漆嘛黑的怪物也不算不好。

唉,只能算是没缘分了。

但一直根深蒂固的想法又怎能一朝就被打破?

石诗莲还是想要石月心跟着回山上。

……

石月心干脆利落的拒绝,“不了,你自己回去。”

“十五年前你将我扔在山上,咱们的缘分在那时已经断了,我不怨你,你也别苛求我,人与人的缘分便是这样,有人情深缘浅,有人情浅缘深,不管哪一样都是遗憾。”

“既然我们缘分已灭,那便各自安好。”

“我知道你过得不错,你也知道我过得还行,那便可以了。”

石诗莲:“可是”她怎么知道这个孩子过得好不好。

原先她以为这孩子没了,那便也就算了。

可是这孩子还活着,那她这做娘的便得操心着她的事。

石月心神情认真,“我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宋延年,宋延年冲她笑了笑,石月心也笑了笑,一双眼睛弯成小月牙,瞧过去分外可爱。

她相信自己没有找错人。

便是找错了,她也绝对不会像她娘那样。

一颗心即便千疮百孔,那也是属于她自己的,她绝对不会舍弃它。

石月心看着石诗莲,四目相对中,只听石月心说得认真。

“我尊重你的选择,你也尊重我的,行吗?”

石诗莲倏忽的有一种落泪的冲动,她的心有一瞬间空荡荡的感觉。

这是时隔十多年,再一次听到这个孩子唤她一声娘,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好。”

石磊天轻咳了两声,过来牵起石诗莲的手。

“走,咱们回去。”

石诗莲再次看了一眼石月心,目光又扫过一身黑布的骷髅怪,这才跟上石磊天的脚步。

再见了。

一行人很快便走进了夜幕中。

院子里只余宋延年,石月心还有骷髅怪。

骷髅怪凑近石月心,声音幽幽。

“闺女儿,爹能说话了吗?”

石月心:

这真是她爹啊,瞧过去有些傻呢。

宋延年望天。

没办法,脑花都化没了,哪里还能强求太多。

囫囵着叫着便成。

石月心瞪了两人一眼。

“可以,你随便。”

骷髅怪桀桀的怪笑,“那敢情好,方才我都憋坏了。”

瞧着自己扔在地上的行囊,骷髅怪心疼坏了。

这可都是它给闺女带的大宝贝,丢了哪个它都得心疼大半天呢,捡起来捡起来。

骷髅怪咔哒咔哒着骨头,在院子里忙活开了。

宋延年从袖里乾坤中重新拿出一截蜡烛,将葡萄藤下的那盏灯笼重新点上,烛火透过纱幔,光亮在院子里洒下漫天星辰。

宋延年:“好了。”

石月心托着腮看着这烛光晃动,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感觉是真的。”

宋延年知道石月心说的是石磊天,他点头应和道。

“应该是真的,他的五官清正,是个坦荡情深之人。”

“烦!”石月心薅下藤蔓上的几片叶子,叶子在手上卷个不停,都被搓烂了她也没有察觉到。

石月心挫败:“气人!那便是我爹和她没缘分了?”

宋延年递了个帕子过去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石月心没有注意到。

他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停,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牵过石月心的手,低头认真的擦拭上头的污渍。

石月心愣了愣,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

只见一方洁白的帕子将自己手上那绿色的汁水擦净,他擦得很认真,动作也轻柔,她见过街坊周婶便是这样给她家奶娃娃擦拭小黑手的。

宋延年抬眸,眼睛里带着笑意,“好了,干净了。”

石月心的脸一下子便爆红了,“哦,好,好的。”

“谢谢”

她的眼神游移,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看宋延年。

石月心另一只手摸向心口,那儿砰砰砰的跳得厉害,就像揣着一尾活泼的大尾巴鱼,那大大的鱼尾不断的在她心里甩啊甩的。

“砰砰砰,砰砰砰……”

“汰!”

“你俩在做什么!”

骷髅怪捡完地上的包裹,大大的行囊往脖颈处一背,才回头便看到了这一幕。

这一幕刺激得它的魂火都不稳了。

当下便咔哒咔哒的朝这边跑来。

“松手,松手,你们两个给我松手!”

石月心的心本来就跳得厉害,被骷髅怪这惊天动地的吼叫吓了一跳,手不自觉的往回缩了缩。

随即,她又摊开自己的手瞧了瞧,莫名不已。

她又没做啥坏事,心虚啥哦!

……

骷髅怪噔噔噔的跑过来,虽然有些忌惮,它却还是用力的瞪着宋延年。

指节分明的骷髅骨从黑色斗篷下探出,力道不轻不重的往宋延年肩膀上推了推。

“道长,你可是方外之人,你刚才这是在做什么?”

“你,你不说个清楚,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它魂火似两簇添了柴的灶,火苗倏忽的往上蹿了蹿,燃烧得特别的旺盛。

宋延年:

夭寿哦!

他这是给自己找了个老丈人回来啊。

骷髅怪盯着宋延年的耳朵尖,眼疾手快的探出白骨摸了摸,似乎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的怪叫。

“啊啊,你的耳朵还红了。”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可恶!”

宋延年将它的指骨推开,愁大苦深。

“没错,真是太可恶了!”

他就不该想着去了结一份因果,结果越牵扯越深。

人海茫茫,这骷髅怪和自己果真是有大缘分,躲都躲不开。

石月心在一旁幸灾乐祸。

哼!谁带回来的,谁便好好的受着。

月上中天。

宋延年瞧了瞧天色,和石月心告别道。

“石姑娘,夜深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些歇着。”

石月心挥手告别:“恩,大人再见。”

宋延年将骷髅怪往院子外拉扯,“走了走了,你也跟我走。”

骷髅怪不依了:“作甚?作甚拉我?”

“我还没有和我闺女儿亲香亲香呢,哎,你放开我啊。”

宋延年不容拒绝:“不成呢,石姑娘还不大认识你,你一下子太热情了,会吓到人家小姑娘的,感情得慢慢培养,这父女之情也是一样。”

骷髅怪怀疑,“是吗?”

它是亲爹也不成吗?

宋延年肃容:“是,就是亲爹也不成。”

“你瞧瞧,你虽然穿着黑袍子,但骷髅骨的模样还是很吓人的,石姑娘是个姑娘家,你在她的院子里该吓到她了,尤其是夜深时候,多吓人啊。”

“走,你还是跟着我走,住我那儿去。”

骷髅怪想了想,这倒也是。

片刻后,它拍了拍大腿骨,突发奇想道。

“道长,你的道法精湛,不然给我画一身皮。”

宋延年僵了僵。

骷髅怪得意:“桀桀,瞧你这模样,我就知道你会,等我有了皮,我就吓不到我家闺女儿了。”

“成不成,成不成”

骷髅怪锲而不舍的磨着宋延年,宋延年被这一连串的成不成念叨得耳朵疼,脑袋也疼的,只得投降的应下了。

“成成成。”

这还差不多。

骷髅怪心满意足了。

天上的圆月跟着人在前进,无论在何地抬头,人们都能看见这轮满月。

一阵风吹来,薄纱似的白云将云朵遮掩,大地跟着暗了暗。

宋延年侧头看向身边这笼罩在黑暗中,好似和黑暗浑然一体的骷髅怪,问道。

“方才见到石夫人,你有想起什么吗?”

骷髅怪的脚步慢了一些,沉默片刻,开口道。

“没有。”

它顿了顿,继续道,“燕君已经死了,这会儿活着的只是一具枯骨,她已经重新开始,那便让往事就这样过去。”

它叹息了一声,难得的有了正形模样。

“我不知道我的死和石家那小子有没有关系,便是有关系”

它抬头看了一眼挣脱了黑云的明月,它在破庙口曾经无数次的见过这轮明月,任人世间时移世变,这轮月色依旧清冷不变。

骷髅怪叹息:“人生短短数十年,转眼已经过半,她难得有安宁的日子,便当真是他我也不想再去计较,也不知道该如何再去计较。”

这缘分它错过了,便是真的错过了。

眼下,她身边陪伴的是另一个人,他们有着共同的儿女,她为他喜为他忧,它又何必再去搅合其中。

倘若真的是那石磊天,清醒后的她,又该如何自处?

罢罢罢,有时糊涂一些,反而更轻松一点。

骷髅怪想罢,倏忽的又振作起精神。

“我还有闺女儿,闺女儿也还有我,不错不错。”

“唔,兴许是我真的倒霉,就这样在破庙里病死了,唉我瞧着那大兄弟倒是不讨厌,应该不是害我的人。”

一人一骷髅怪说着话朝东湖州城走去。

隔了两日,东湖州城府衙,灶间。

江氏打开大瓮瞧了瞧,里头的麦粒已经发芽。

她重新将大瓮上的盖子搁好,朝外头喊道。

“延年,延年,你的麦芽发好了,可以了。”

宋延年搁下手中的笔,探头朝窗外应道,“哎,来了。”

他抬脚出了屋门,轻手将门掩上,一阵风从门的缝隙吹过,风将案桌上的画纸吹得簌簌发响。

画还未完成,但可以看出勾勒的是一个英武汉子的模样,空气中一阵波动,一团墨色一点点显形,骷髅怪凭空出现。

它咔哒咔哒的走到案桌旁的凳子上坐下,认真的端详上头的画作,幽幽的声音里有着欣喜。

“唔,还成还成,就是瘦了一点,我喜欢胖一些的皮囊。”

它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枯骨拈起旁边的紫竹狼毫,正琢磨着该如何添上一笔时,它的枯骨一个没抓牢毛笔,上头的墨汁朝画作上洒下几滴。

骷髅怪傻眼:

它看着那英武的面皮上添上的点点黑痣,欲哭无泪。

它,它这不是成了麻子脸么。

忒丑了!

宋延年不知道骷髅怪的悲怆,灶间里,他在他娘的帮忙下,试了几趟,从清晨忙到申时时分,终于将那糖稀熬出来了。

宋延年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暗地里松了口劲儿。

可算是成功了。

难,真难!

江氏捡了个大陶盆出来,因为许久不用,陶盆上头已经蒙上了好些个灰。

“给我给我,我拿去外头打点井水好好洗洗。”

宋四丰接过江氏手中的大陶盆,手脚麻利的便将这陶盆洗干净带了回来。

他细心的拿出干净的布,将上头的水渍擦拭干净,这才递给宋延年,好奇的探头道。

“儿啊,你熬这锅糖做什么好吃的?”

“谢谢爹。”宋延年接过大陶盆,将粘稠的糖稀装进陶盆。

听到宋四丰的问话,他侧头瞧了他爹一眼,笑眯眯道。

“爹,我给你做个好玩的。”

宋四丰:“哦?”

接着,他便看到他这儿子手上沾了一些面粉,直接从陶盆中团起一团热乎乎的糖团,糖团中留了一根空心的小管,一声脆响,糖管定型。

宋延年炫技:“爹,你看我,京师里的老师傅都夸我的手艺好呢。”

“哎,看着呢。”

“你这是在吹糖人吗?”

宋四丰有些意外,他瞧着他儿子手中的糖团一点点的变大,而那一双指骨分明的手灵巧的在糖团上不断的掐,揉,捻

不过片刻时间,原先那糖团便成了小人的模样。

最后,宋延年将一根木棍插上,递给宋四丰,“爹,给你。”

宋四丰接过,“这是我吗?”

他多瞧了瞧,片刻后哈哈大笑,“像像,真是像呢。”

江氏也过来凑了个热闹,“哎,还真是四丰哥呢,你瞧瞧这弓,这箭盒,还有这衣裳是以前你去山里打猎时候的模样呢。”

宋四丰稀罕得不行,他手中的小糖人来回转个不停。

“好好,延年好手艺。”

江氏酸了,“嗤,这有啥好瞧的,吃到肚里不一样是糖嘛!”

“瞧你这嘚瑟模样!”

“娘,给!”宋延年递了个新的过来,原来,就是这么个空档时间,他便又吹了个糖人出来。

江氏欢喜,她连忙擦了擦手,待干净了,这才接了过去。

“哎哎,我也有吗?”

“好好,真是好看呢。”

宋四丰觑了她一眼,好笑道,“方才是谁说不稀罕的。”

江氏不理会他的嘲笑,径自欣赏着这和自己相像的小糖人,不住的夸赞宋延年,道。

“儿啊,想不到你还会吹糖人,娘小时候去市集可喜欢买这个了,那卖糖人的老伯手中拿着一个拨浪鼓,只听他咚咚咚的摇几下,就有好多好多小孩跑过去围着他”

“热闹着呢!”

说着说着,江氏眼里有了怀念,旁边的宋四丰也一样,毕竟他和江氏可是一同长大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瞧出了同样的怀念和感叹。

原来,一眨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岁月不饶人啊。

宋延年又捏了个糖人过去,笑眯眯道。

“爹娘要是喜欢,我空闲了便吹这糖人啊。”

宋四丰摆手,“嗐,你也忙,哪能瞎耽误你。”

“唔,十天半个月的来一次便成。”

宋延年好笑,“成。”

他的宽袖拂过,那一陶盆糖稀便被收到袖里乾坤中。

宋延年和江氏一起将灶间清理干净,除了大铁锅,方才用的大瓮以及压糖汁的纱布也要一一清洗。

直到灶间重新恢复整洁,宋延年和他爹娘打招呼道。

“爹,娘,我出门下。”

江氏:“哎!”

待人走后,江氏拍了拍脑门,懊恼道。

“哎,都这个点了还出门,我也忘记问问他了,一会儿还要不要回来吃饭。”

“没事,这么大了饿不坏的。”

片刻后,宋四丰又自己不放心了,忙不迭的打补丁,道。

“唔,还是给他留点饭菜,万一要是饿了呢。”

“小伙子经不住饿,回头肚子饿坏了,那可不成。”

江氏没好气:“是是是,就你最心疼儿子。”

宋四丰从柴房里捧出一些稻草,稻草捆成柴垛子,这才珍惜的将方才儿子捏的糖人插了上去。

阳光正明媚,柴垛子上扎了三个糖人,那是猎户打扮的自己和年轻的珍娘,中间一个背着书笈的小延年。

宋四丰多瞧了几眼。

“嘿嘿,真好。”

回头他可得朝儿子讨几张冰封符,这么好看的糖人要是化了,他可得心疼死了。

宋四丰溜溜哒哒的朝外走,“珍娘,我去买唐记的酱肘子,你吃不?”

远远的传来江氏带笑的声音,“哎,多买几个,爹娘也喜欢吃呢。”

宋四丰摆手,“知道知道。”

他转身出了署衙,外头天空晴朗,阳光正正好。

峒阳县,石家小院。

石月心瞧着那糖团在宋延年手中变成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蓝,忍不住拍手叫好。

“好玩好玩,特别的像小蓝。”

她伸手摸了摸糖人小蓝鼓鼓的肚子,嫌弃道。

“小蓝最近就是这般胖,该少吃点虫子了。”

宋延年又在小蓝面前补了食盆,里头是小虫模样的糖饴,听到石月心这话,他笑了笑,道。

“那便吃草籽,我那儿草籽很多。”

说话时,宋延年便团了个糖团在手中,他将做好的糖管递到石月心面前,“给。”

石月心诧异,“我来吹吗?”

宋延年点头:“嗯。”

石月心捏着糖管子,面容有些羞赧也有些忐忑,小声道。

“可是,我不会呢,我都没玩过这个。”

宋延年温声安抚道。

“不要紧,慢慢的吹气就可以了。”

“便是吹坏了也不打紧,我熬了一大盆的糖稀呢。”

为了证明他说的是真的,宋延年当下便将那一陶盆的糖稀端了出来,搁在院子的石桌上。

果然,见到有这么多糖稀等着霍霍,石月心放松了下来。

不过,便是如此,她也是很认真的在吹气。

宋延年垂眸瞧着她神情认真的模样,因为吹气两腮鼓鼓,就像小松鼠一般的可爱。

他手中的动作不停,眼眸里都是笑意。

“好了。”

石月心接过像自己的糖人,开心不已。

“这是我吗?”

“我得和小蓝搁一起。”

宋延年瞧着她欢喜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抓了抓她头上那振翅欲飞的蝴蝶簪子。

石月心意外的抬眸,不解,“大人?”

宋延年:“咳,没事,上头沾了一点糖稀。”

石月心没有怀疑,“是吗?那现在还有吗?”

宋延年:“没了。”

他左右看了下,话还未说出口,自己耳朵尖却红了,总觉得便是连那脸庞都有几分的热意。

宋延年轻咳两声,待石月心的眼睛看过来时,四目相对,他认真道。

“月心,我家里还有做了几个糖人,有我爹我娘,还有我,你和小蓝的糖人,要不要和我的摆在一起?”

说到后头,他有点忐忑。

会不会说得太隐晦了一点,嗐,他应该更直白一点。

宋延年以手握拳抵唇轻咳一声,待那股羞涩过去一些,正待继续开口,突然听到一句中气十足的声音。

“要!”

他朝石月心看去,石月心两只眼睛晶亮的看了过来,她脸上飞起一片红晕,仍然大声的重复一声。

“要!”

对上这样的眼睛,宋延年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月心,我说得隐晦了一些,或许我得说得更明白一些。”

石月心急急道,“我知道。”

她咬了咬唇,又是羞涩又是欢喜,大胆热情道。

“咱们这叫心心相映,就像陈公子和瑶云姐姐一样。”

宋延年点头,眼眸里都是笑意。

“是,和荣枫兄对吴家小姐一样,你愿意吗?”

石月心傻笑了片刻,带回过神后忙不迭的应道,“愿意的,愿意的,嘿嘿。”

……

两人一起将剩下的糖稀又吹了几个糖人。

“喏,我爹长这个样子,别看他模样凶,小时候就数他最疼我了,我娘要是瞪我,都是他护着我呢,他最爱我了”

“这是我娘,我最喜欢娘做的饭菜,唔,就是腌小菜都好吃”

“我知道,上次的月饼可香了,我最爱吃五仁馅的。”

宋延年轻笑,“那下次咱们和娘一起做。”

石月心:“好。”

宋延年:“这是爷爷,这是奶奶哦,这是山里修行的三伯”

石月心:“山里修行?”她语气里有着艳羡,“是不是特别厉害的那种?”

宋延年失笑,“不是不是,他是做了坏事了,被冥清真君留下来看庙宇,冥清真君你知道吗?祂家的娃娃神可喜欢小蓝了,下次咱们一起去。”

石月心:“好。”

“我们老家那边有座山叫做源山,山的尽头应该是另外一个世界等我爹娘百年了,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石月心好奇,“那头有什么?”

宋延年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手中的玄蜂应该便是从那头地界过来的。”

石月心:“那我要去。”

宋延年:“那咱们说好了。”

石月心:“恩,说好了!”

风将两人絮絮叨叨的声音吹散,不知什么时候,暮色渐起,天畔挂起一轮斜阳。

橘黄的阳光似一层薄纱轻柔的盖住了整片大地,在树梢间,在屋舍房檐上又似乎是在那一株油桐树上,树梢枝头丛丛白花迎风招摇。

此时阳光微淡,正是情窦初开之时。

全剧终!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感谢各位小天使这一路的陪伴

因为有你们,我终于不是坑王了

爱你们,真的真的

鞠躬

算算时间,八个月了呢

辛苦大家追文了,真的好感谢大家

本来想写个百年后的番外

现在又不想写了

我希望延年一直和爹娘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停留在这里,就好像书里的时光也不会老

另外,作者君要去减肥了,胖了胖了,凳子都塞不下我了

应该过个把月再开文,可能写打更那本

咱们有缘,下本书重逢

那么,江湖再见了!

爱大家,鞠躬!

感谢在2022-05-01 23:57:00~2022-05-03 01:00: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万上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ei、万人如海、鱼眼小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罗漂亮 224瓶;1mily 188瓶;婧、 98瓶; 70瓶;呆呆的糖罐子 50瓶;蘑菇不是树、y橙 30瓶;洛威威 28瓶;琳琅玉珥、东篱、最美年华、卷耳、54688788、啪嗒、24764516、松下卉卉子 20瓶;沙砾、风扬 15瓶;dyty、家有儿女(w)、凉风拂晚月、悠悠南山 许我秦桑、娜娜、长安某 10瓶;长乐长安344 9瓶;禾槐 6瓶;懒人一枚、爱睡觉的宝宝、鳉蔷稥、轩辕狗剩、鬼知道什么鬼、久久久久啾啾、月亮 5瓶;27238738、听123 3瓶;打豆豆、鱼歌、兰飞 2瓶;逍遥自在、31336683、青青草青、星歆、倚石听泉、毒萝最可爱、嘉颖、傅么么、toe、小仙女今年三岁半、淡月殊颜、皎皎明月、grace、宁九黎、yy、故三、ranran、房子、一只小飞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