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全球追妻令:老婆,离婚无效宜栖席谨忱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有鬼
 
王书央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依依惜别,她迅速的对于梓萌点了个头之后,就拦了辆计程车飞驰而去。

于梓萌目送着那辆车越开越远,忽然,她目光一沉。

这可是你自找的,就别怪别人没给你机会了。

于梓萌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任务圆满完成。”

王书央摸索着给自己订购好了机票,选了最近的一班飞机,接着就飞速赶往安检口。

她一刻都不能停了,她马上就要回国,然后找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一辈子都藏起来。

但就在检查签证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坐在柜台里的工作人员诧异地扫了王书央一眼,“抱歉女士,您的签证过期了。”

“怎么可能?”王书央想也不想的就反问道。

她明明算好了时间的,她的签证至少还有三天才会过期,怎么可能这么快?

女人被她笃定的表情惊了一下,又连忙再仔细看了一眼。

忽然,她皱起眉头。

只见她在电脑上查询了些什么,脸色骤然沉了下去。

她拿起一旁的座机来,用英文对那边讲了些什么,接着就有警察三三两两的走上来,把王书央围在了中间。

王书央瞪大眼睛,“你们干什么?”

为首的警察向她亮出警官证,“女士,您涉嫌非法偷渡,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说什么呢?!”王书央惊讶无比,“我怎么可能是非法偷渡!我的签证就在这里呀!”

“可是,系统查询后,我们发现根本就没有您这个人。”

柜台后的女人站起身来,“女士,还是请您配合一下吧。”

“不可能!我不是非法偷渡,我是合法出国的!你们不能抓我!”

“有什么事,就等到审讯的时候再解释吧。”

“你们放开我呀!我真的不是偷渡!我不是啊!”

可是此刻已经没有人在听她的辩解了,王书央心急如焚,她拼命的动跺着脚,试图挣扎,可不过是徒劳而已。

就在她即将被拖离机场大厅之前,王书央目光无意间一扫,忽然愣住了。

她瞪大眼睛,那不是……

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王书央的面前,王书央骤然脸色惨白。她不能自制的惊叫一声,忽然白眼一翻,当头晕了过去。

宜栖摘掉脸上的墨镜,“还以为她多厉害呢。”

“草包而已。”洪助理简短的评价的,“不过咱们很快就能回家了,夫人,你开心吗?”

“当然开心,”宜栖发自内心的笑说。

但没过一会儿她的脸上就挂上了狠厉的表情,“是时候和那些人做个了断了。”

她转头和洪助理对视一眼,“你说她如果见到了我,会是什么表情呢?”

“妈妈,安神药已经好了,您喝点儿吧。”

明决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汁送到明月夜的面前,明月夜满脸疲惫地看向明决。

“辛苦你了。”

明月夜病的很突然,不知是吃坏了什么,前几天夜里突然上吐下泻。

第二天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整天,到了天擦黑时才醒。

可是明月夜还是觉得困,她勉强睁开眼皮,吃了粥和药就又想躺下继续睡。但骤然的心慌却让她怎么也合不上眼,明月夜也说不好自己是因为心脏难受的厉害,还是因为白天睡的时间太长,她竟然失眠了一整夜。

之后,她的时钟就全然颠倒了。

明明生活在东半球,可是是她的作息却和西半球的人没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是,即便是她睡下了,也睡的极不安稳。

每每心脏压抑的难受,她就会突然惊醒,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病让明月夜慌张的不能自已,她连忙让明决找了个中医,给自己配了一点安神的药。

她现在只在心中祈祷着喝了这碗药,今天晚上就能正常入睡,然后明天就恢复应有的作息时间。

她颤抖着手,接过了明决递给她的碗。

明决担忧地看着她,“妈妈,您没事吧?要不然还是去医院吧?”

“小问题……”

明月夜虚弱的摆了摆手,她嘴唇乌紫,但又起了极其违和的干皮,整个人看上去憔悴的不成样子。

她端起药碗,咬牙忍着浓重的苦味,把药一饮而尽。

明决收回已经空了的碗,“我去把碗洗了,妈妈您在这儿稍等一下,我扶您上楼休息。”

“我没事。”明月夜摇头拒绝了,“我还没病到那种地步。”

她倔强的撑起身子来,扶着墙一点一点的向楼梯口蹭过去。

这时,门铃响了。

明月夜忽然心悸,她转过头,心慌的厉害。

明决连忙擦干净手跑了出来,对明月夜比了一个手势。

“我来吧。”

明决站到门口,对外面询问了一句。

“谁呀?”

“送牛奶的。”外面传来了一个瓮声瓮气的男声。

“知道了。”明决说着,一边打开了门。

“牛奶呢?”

那个低垂着头的男人沙哑的声音说道,“牛奶没有了,但是我给你送来了另外一个好东西。”

男人向一旁闪身,暴露了站在他身后的女人。

女人缓缓抬起头来,对明决微微点了下头。

明决也自觉的向一旁挪了挪身体,他转头诡异的对明月夜笑着。

“妈妈,有人来看你了。”

宜栖缓缓摘掉帽子,对明月夜微微勾起唇角。

“明小姐,久仰大名。”

明月夜骤然瞪大眼睛,一声尖叫卡在了她的喉咙里。

她忽然捏紧了自己的脖子,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宜栖厌烦的皱了皱眉,“明小姐难道不欢迎我吗?”

明月夜掐着自己的脖子猛向后退了两步,一声尖叫终于爆发。

“有鬼啊!”

明决忽然神色一变,“妈,你说什么呢?哪里有鬼呀。”

“有鬼……有鬼!她就在你身边!是宜栖,她变成了厉鬼,她来向我寻仇了!”

明月夜惊恐的叫着,她根本没有看见明决的神色有多么的古怪。

明决快步走上来,按住明月夜的手臂,看上去是想扶住她,可实则却是拉着她不让她走。

明月夜在明决的控制之下,生生地瞪大眼睛,看着宜栖进了门,并且离自己越来越近。

宜栖在外面吹了冷风,手有点凉,她忽然来了兴致,恶作剧一般的把自己的手背贴在明月夜的脖颈上。

“明小姐,你不欢迎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