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我外婆是武则天 > 第二百八七章 李隆基的阴谋
 
  林一嫂拥有接近300艘的海鹘船...小弟有20000多人,这种海鹘船应该是唐朝最强的战船之一。

  它可以在恶劣天气作战的攻击舰。体型不大,船形头低尾高,船身前宽后窄,是仿照海鹘的外型而设计建造的。船上左右各置浮板四到八具,形如海鹘翅膀,其功用在使船能平稳航行于惊涛骇浪之中,并有排水以增加速度之功。

  船舱左右都以生牛皮围覆成城墙状,以防止巨浪打碎木制的船体,并可防火攻。牛皮墙上亦加搭半人高的女墙,墙上有弩窗舰孔以便攻击。甲板上遍插各类牙旗并置战鼓以壮声势。

  一般的攻击是无法破掉海鹘船的防御,这个黑龙帮抢来的钱,大部分都变成了海鹘船,这也是这位林一嫂聪明的地方。

  她知道在海上只有不断的增加自己的实力,那才是唯一有出路的选择,不像以前抢她过来的人,只知道贪图享乐。

  林一嫂和岸上的一些大商们都搞好关系,只要他们交了保护费,就不让这些大商们的商船被抢,这是很先进的一个思想。

  也因为这样,林一嫂才能频频的在大商的帮助下买到此时大唐最先进的战船,扩充自己的武力。

  “你不再想想了?”张保看着林一嫂小声的问道。

  “还有什么好想的,登州就是一个块大肥肉,我们就要做第一口咬它的人,我会派人去侦查一下,再对登州发起攻击,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只要在家中将门户给看护好就够了。”

  “可是...!”张保还想要规劝一下,不过,林一嫂却摆摆手,不想再和张保继续的说了。

  无奈张保只好离开,而等张保离开了林一嫂的房间之后,站在外面的几个林一嫂的心腹痴痴的笑了起来,张保很清楚的听到了其中有人嘲讽的笑道:“快看...又被赶了出来,就这种还算男人?”

  “哈哈...你们知道什么...这种叫做吃软饭的男人,赘婿你们知道吗?”

  “我这辈子反正不当这样的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对付不了,还不如去死。”

  “以前这个张保就是卖自己的,现在又是卖自己,对了...我想起来了,这种就要男宠。”

  “男宠...哈哈...这个名字很贴切,真是下贱的男宠。”

  ...........................

  周围的奚落声,让张保嘴角微微的抽了抽,不过,张保却没有反驳,而是默默的走了,这是张保的恨,他一直都是活在前帮主的阴影下。

  后来好不容易将前帮主的女人给抢了,前帮主又死了,本来名正言顺是他要上位的。

  可是谁知道,这个女人林一嫂的野心很大,一次黑龙帮的会议上,这个女人直接踩着张保登上了帮主的位置,张保那一天虽然很想和这个女人拼命,但是张保看着这些跟在女人身后的人...张保再次忍辱偷生了。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张保一脚直接将凳子给踹倒,慢慢的坐在床上的张保冷静了下来,大概一刻钟之后,张保突然对外面喊道:“老邱在不在,陪我喝一杯。”

  一会儿,老邱来了,这是一个缺了门牙笑起来很猥亵的老头,是在一次张保出海的时候,被张保救上来的老头,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一直喜欢在一起喝一杯。

  今天张保又一次将老邱给找来,然后开始和老邱喝起了酒,在喝酒的时候,张保将自己委屈还有林一嫂的强势都一股脑的和老邱说了起来。

  不但如此,张保在就要醉倒的时候,还透露了一个让老邱震惊的消息,那就是林一嫂准备偷袭登州城,这个消息让老邱有些担心。

  一顿酒喝完之后,这位缺了门牙的老邱,将张保给扶到了床上之后,跟着一个人偷偷的来到了海盗人很少的后山,跟着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了一只信鸽,跟着放飞起来。

  ............................

  洛阳...武三思的天枢铸造成功,柱身碑刻百官及四夷酋长名,武则天亲题“大周万国颂德天枢”

  并且武则天在这一天加号“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

  然后武则天从神都出发,登嵩山,封神岳,大赦天下,免天下百姓租税一年。

  也是在这一年...武则天将武家人还有李旦,太平公主等李家人给召集到了一起,让两边的人发誓永远不会伤害对方。

  这是武则天的无奈之举,现在的朝堂已经是李家的天下了,她虽然对武家人很失望,但是却不能看着武家人死,因为武家人杀得李家人实在是太多了。

  武则天害怕如果自己死了,那么李家人就会将武家人也杀光。

  所以她弄了这么一个聚会,而在这个聚会上,李旦也是表示了一定会和武家人和平共处,这样武则天才放心下来,当然了,其实这也是武则天自己骗自己。

  现在没有利益冲突,当然武则天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如果有那么一天武家人有些异动,今天的这些所谓的承诺都会瞬间作废。

  武则天在来到了嵩山之后,其实还默默的和自己的宰相们说了一些关系李安的事情,武则天的意思是自己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李安。

  所以武则天希望可以让李安每年回来一次看看自己。

  只是被几位宰相给驳斥了,不但如此,这件事情传到了李隆基的耳中,李隆基对李安更加的忌惮了起来,这段时间,李隆基可以说如鱼得水,在朝堂之中,他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这些支持李隆基的人都承诺,只要李旦成为皇帝,就会推李隆基为太子。

  但是自始至终,李隆基没有得到几位宰相的认同,这几位宰相在狄仁杰的劝说下,都认为只有长子也就是李成器才能成为太子。

  而这边武则天将李旦、太平公主、武三思等人立下誓言文书,相互友好,把誓言写在铁券上,昭告天地,藏在史馆中。

  她就认为这样已经解决了继承人的问题后,志得意满,加上年近八旬,开始耽于享乐,大修宫殿、佛寺,对于朝政的控制力逐渐下降。

  只是武则天却并没有想到,她的这个行为给了某些人的可乘之机。

  武则天眉头都和张家兄弟玩乐,基本上也就不上朝了,所以朝政基本上就给宰相们把持,她就让张家兄弟去做做耳目,今天做什么什么,昨天做了什么,只是知道一下就可以了。

  张家兄弟要是以前还敢肆意妄为,但是经过了自己大哥李安的敲打之后,张家兄弟老实多了,一般也就照办武则天的要求,不敢多做一点事情。

  可是即使是这样,有得人还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他想要立功,立一个大大的功劳,可以帮着自己的父王登上皇帝的位置,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成为太子。

  所以他就开始琢磨起了张家兄弟,如果能将张家兄弟变成祸害,那他就可以清君侧了。

  ..............................

  夜晚登州城

  这里是登州港口,和已经熟睡的洛阳不一样,此时的登州港口正是热闹非凡的时候。

  长长的大约一千米的港口水泥路上,两边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吃。

  “胡饼、煎饼、烧饼、汤饼...都是热乎乎刚出炉的...!”

  这是一家卖饼的,白面饼胚抹油撒芝麻,放炉子里烤熟,咬一口焦香酥脆,如果能夹上肉就更香了。

  “冷淘,冷淘,一口吃下,凉爽无双呀...!”这家是卖冷面的,槐叶汁水和面煮成面条,放入井水中自然冷却,吃进嘴里清爽甘甜、消暑解热,带来大自然的气息。

  “来...来...羊肉羊肉,水盆羊肉...!”

  “鱼脍...鱼脍...这可是金枪鱼的鱼脍,是刚刚我们的捕捞队,捕捞上来的,你们可知道,大王都爱吃呀...!”

  唐朝人也喜欢吃鱼,常见的做法是脍,即做成生鱼片,日本的生鱼片吃法就是唐朝传过去的,现在登州也可以大量的捕到海鱼,要知道海鱼的鱼脍可比河鱼要好很多,李安确实很喜欢吃金枪鱼的鱼脍。

  但是吃的不多,主要是怕寄生虫。

  “酥山...酥山...好吃又甜的酥山...!”

  每年夏天,唐朝人的消暑方法层出不穷,其中包括冰冻甜品。炎炎夏日来一杯酥山,底层覆盖奶油,看腻了白色,用贵妃红、眉黛青染成红色、绿色,搭配假花仙气十足,入口香甜滑腻,是现代冰激凌的前身。

  李安,晴儿,王灵儿三人牵着手走在夜晚的登州港口,两边叫卖招揽生意的声音,还有那阵阵冒出的食物香味,三人是一边走一边看。

  “今天我们吃什么呀?”李安看着身边的两个小女孩问道。

  只是两个小女孩没有说完,身后的一个小尾巴说话了:“姐夫,我想吃酥山...!”

  李安回头一看,王孜然也就是王灵儿的弟弟有些眼巴巴看的一边的酥山有些流口水的道。

  “你的牙齿都不好,还想着吃甜的...不行...!”对于王孜然,李安可是一点都没有惯着,他是真的将这个小子当成亲人来待。

  “啊...?”一个皱眉,王孜然看向了身边的姐姐。

  不过,王灵儿则是比李安更加凶狠的道:“别看我,要是我的话,会直接不给吃任何的甜食,你看看你的牙齿,已经没有多少好得了,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带你去看郎中,给你吃那些苦苦的药,我看你怎么办?”

  “姐夫...!”王孜然再次看向了李安。

  这个时候,李安笑了起来:“好了...他其实还是可以换牙的,没有必要去看郎中,走...我们还是去吃冷面吧,再切一点卤的羊肉...!”

  “好...好...!”晴儿笑嘻嘻的点头。

  跟着一群人走进了一家冷面的面摊,摊主很是热情,看见几人之后,连忙的招呼几人坐下,不过,这家冷面摊也是真的是够忙的。

  他们不单单是要在店中做,还要外送。

  “小二...快点快点,港口八号位,要十碗冷面,你快点送过去。”

  李安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有想到,自己得登州已经有外卖小哥了,虽然和现代的外卖小哥不能比,但是已经很多错了。

  跟着就就听小二连忙应了一声,跟着就拿着托盘小跑了起来,李安真的很担心,这些面条会撒了。

  就在李安等人在港口吃冷面的时候。

  上官婉儿,许靖怡,李凭簇三人则是坐在一间房间中看着桌子上的一只白鸽说起了话。

  “终于有海盗对我们登州有了兴趣。”上官婉儿将白鸽脚上的纸条递到了许靖怡和李凭簇的面前。

  “还是最大的海盗帮...这位林一嫂是个人物呀。”李凭簇微微一笑。

  “谛听这位会继续的跟进,然后确定这伙海盗攻击我们的时间...!”许靖怡微微的道。

  “这件事情要不要和大王说一声?”上官婉儿看着两位女孩问道。

  “这段时间,大王的情绪其实一直都不好。”许靖怡道:“要不然就不说了吧...就让晴儿和灵儿陪着,好好的散散心。”



  “这里有什么好散心的,我看还是说了吧...也让大王转移一下注意,也许这样大王还能开心一点,并且我总感觉这次黑龙帮对我们的袭击并没有那么得简单,我手上的消息就是扬州的黄埔最近也是有动作的。”

  微微一个皱眉,上官婉儿看着李凭簇:“不会是周正涛的手段?”

  “有这个可能...!”李凭簇想了想:“上一次我们的炸药被劫,跟着李显一家被炸死,这才促使大王被赶到了这里,这也间接的说明,黄埔也有了炸药的秘方。

  所以如果这次的事情是黄埔周正涛的动作,那么我们要防范的就不仅仅只是海上,这陆地之上也要有防范。”

  “那就通知大王...毕竟这也不算是小事了,对了...谛听那边可不可以将那位张保给拉拢过来?”上官婉儿看着许靖怡问道。

  “嗯...!”许靖怡点点头:“谛听给的消息是这位张保确实不太如意,不过,贸然拉拢是有危险的,容易暴露,所以我认为还是等这次危机过后,再慢慢的拉拢,这样就没有危险了。”

  “好...!”上官婉儿:“就这么办...好了...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你们各自去忙吧,不过,不管多忙,记住晚上22点之前一定要回去。

  大王需要我们。”

  “是的...大姐...!”李凭簇和许靖怡都露出了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