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5章 建安候(下)
 
  “子涵这一次求学归来,倒是越发的稳重了。”忽闻门外传来男子浑厚的声音,堂屋内顿时肃静,内屋外庭的丫鬟们纷纷屈膝行礼迎接男子到来,好不尊贵。

  话说我在闺房中因病躺了多月,期间虽下不了床,也睁不开眼,倒幸好还算存了几丝意识。这几个月来每日都能在耳畔听见一妇人啜泣,埋怨老天残忍,想自己一生清清白白未有伤人之事,却还是要害了自己苦命的儿;又或者向上天垂怜愿意以命抵命,只求自己的孩儿能早日苏醒。每当这妇人用自己的性命发誓哀求,总会有一音色浑厚的男子劝慰道,希望她保重身体,莫要作践自己,他们的孩儿他一定会想办法救回来之云云;想来这声音的主人便是我那尊贵无比的建安侯父亲。有道是:听一个人的声音大概便能辨别出一个人的容貌,虽不能辨别出九十分,倒也七八分不相离。因此,我一直以为我这建安侯父亲许是长得和关老爷一般的“身长九尺,髯长二尺”,实实在在的武将模样;却不曾想,倒是赵子龙那一挂的“云身长八尺,姿颜雄伟”,还略微有些文绉绉的书生气。

  只见他今日虽简单地套了一件锈红色的圆领锦袍,身上也无别的装饰,可衣裳合理的剪裁却衬得他十分俊朗,举手投足间又都是与生俱来的贵气,这般样貌叫人着实移不开眼。

  “三妹妹,你这是见到什么宝贝了?竟然看的如此起劲?”苏子慜这话一出,屋内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着我,似乎都在疑惑这屋内到底藏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竟吸引的大小姐如此痴迷。

  “在看爹爹,没想到爹爹竟然生的这么好看。”

  “啊?你是着魔了吧。”苏子慜非常的不解:“你日日看着父亲,难道还没看够?”这个苏子慜怎么老是要来拆我的台?若不是知道他是我的亲二哥,真怀疑我们是不是一个娘肚子里生出来的。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悦道:“爹爹好看,我日日也看不够。二哥哥说这话,难不成是觉得爹爹不好看吗?”

  “我!”苏子慜突然被我一问,竟说不出话来,等回过神刚要辩驳。只瞧见建安侯哈哈大笑,走到苏嫣然面前一把抱起她,亲了亲她的小脸笑道:“我的好然儿,你今天嘴巴怎么和蜜饯一样甜?可不会是犯了什么大错,惹恼了你母亲,特意找我求救的吧?”

  “爹爹,怎么会呀!我才没有惹恼母亲呢,我是真觉得爹爹长得好看,说比潘安甚之也不为过。”

  “哈哈,好好好,我信我们然儿说的。既然然儿觉得爹爹长得好看,那然儿觉得母亲长得如何呢?”建安侯腾出手本想将苏嫣然往上挪挪,防止她万一调皮起来会从自己怀里摔出去。却没想到,自己的问题刚问完,苏嫣然就像条滑溜溜的鱼儿从自己的怀里溜走了,一转头就看见她扑到了柳氏的怀里。只听见她奶声奶气的说道:“爹爹长得好看,那母亲长的肯定更加好看。爹爹若是潘安再世,那母亲便是洛神转世,总之爹爹和母亲都长得十分好看。”

  “你呀,嘴巴总是这么甜。”柳氏听了来自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的夸奖,嘴上虽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是十分欣喜,她笑道:“想必说了这么久的话,老爷都累了,然儿呀一早就饿的不行,要是再不让她吃饭,估计定都恼我了。”

  “哦?还有这等事?”建安侯摸了摸苏嫣然的小脑袋,笑眯眯道:“那就赶紧开饭吧,可不能饿坏了我们然儿。”

  坐在一旁的苏子慜看着屋内其乐融融,不,是妹妹和父亲母亲相亲相爱的景象,心里有些发酸还有些委屈。他想到,和自己交好的好友家里,都说是更疼爱儿子看重儿子,女儿次之。可怎么到了自家家里,只觉得父亲母亲都更加疼爱他们的小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妹妹,隐隐约约似乎还有重女轻男之意。想到这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愤愤怒道:“父亲母亲,你们这也太偏心了吧?我和大哥坐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没见你们说抓紧开饭,怕我们饿到了呢。”末了可能还不觉得解气,还要再添一句:“难道父亲母亲只喜爱三妹妹?我和兄长都不受你们喜爱了吗?”苏子涵此话一说,屋内顿时鸦雀无声,丫鬟老婆子们站在一旁不敢吭声,而建安侯和柳氏有那么一瞬间的精神恍惚,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建安侯放下怀里的小女儿,走到苏子慜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看来慜儿和然儿一样,都还未成长大。”

  相比较苏子慜的冲动气愤,一直坐在一侧的苏子涵仿佛倒没什么想说的,也没什么怨言,只是听见建安侯后来说了一句,是为父关怀不周,让你俩受了委屈……手中正准备品茗的茶水差一点溅到自己的手上,险些被烫出一颗巨大的水泡。

  他在心中默默地喊了一声,父亲。

  苏子涵深刻的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普通人家的长子都需挑起荣光耀祖的责任,更何况是这建安侯侯爷家的嫡长子?父亲自小便说,家中是因祖上护驾有功被太宗皇帝特意赐了丹书铁卷,封了建安侯,才得以发扬光大。虽说这侯府的品阶也已足够好,可由于家中历代皆是武官,总给外人一种粗俗浅陋的印象。明明家中的兄弟姊妹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大有人在,可只要一提起建安侯侯府这五个字,众人便只道是前线杀敌,凶狠暴力的一家,时间久了令人好不烦恼。因此从太爷爷那辈开始,便寄托家中可以出个文官,他日飞黄腾达,好改正百姓对建安侯侯府的错误认知。这个想法很是正确,只可惜都过了这么久了,都还未出现过一个高中的文官状元。所以当建安侯发现自己的嫡长子对诗词笔墨十分感兴趣时,便立马差人请来了临江城最好的书塾先生专人给他授教。如此种种安排,如此给予厚望,苏子涵想:若自己还考不出一星八点的功名,想必家里人应该都会很失望的吧。

  是啊,所以这些苦就让他一个人承受吧,而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只要多一些欢乐多一些自由就好了。想到这,苏子涵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汾酒绵绵入喉,只是好奇怪,这酒真苦,苦的快要到了人的心里了。

  ------题外话------

  喜欢的读者大大,请多多收藏和评论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