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26章 野茉莉(下)
 
  百问在心头,可我却问不出一句。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吱嘎”一声,建安侯府常年紧闭的大门竟然缓缓打开了。

  街道上往来经过的百姓们,看着气氛不同往日的建安侯府,纷纷停下自己脚下的步伐七嘴八舌的议论开。

  “真奇怪,建安侯府这是怎么了?”

  “各位街坊,有没有人知道侯府发生了何事?”

  “小生觉得长久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肯定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议论间,侯府的门口出现一支抄着长棍的家丁,他们紧跟着为首的管家,快速地朝着城南的方向出发。

  “侯爷家这究竟是怎么了?”人群中有一位年长的老人家,神情看起来十分地激动。她紧握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到侯府门前,冲着驻守在建安侯府两侧的守卫说道:“这位小哥,你可否告诉老身,是不是侯爷家中出了什么变故?不然这正门可从不会轻易打开啊!”

  侯府的守卫仿佛未曾听到老人家所问,身子始终笔直的站在原地,目光朝前,并不开口。

  “这位小郎君,你怎么不回答老身的问题?”

  侯府的守卫,仿佛置若罔闻,双目依旧注视前方,闭嘴不言。

  或许正是守卫冷淡的态度激怒了老人家,只见老人家拿起拐杖,恶狠狠的掷向在地。她哭诉道:“老天爷!你可真是没有开眼!老身是真心的关心建安候一家,可这小郎君却仗势欺人连句话都不愿回答!可见他的心肠会是多么的歹毒!”

  这一番话如同一颗炸弹,引得原本便心怀各异的人群变得更加躁动。人们仿佛着了魔,竟将这侯府的异常怪罪于门口这个身形羸弱,始终保持沉默未曾开口的守卫小郎君身上。

  你一言,我一语;批判交织成的网,紧逼得令人透不过气。

  守卫小郎君的面色从白到红,又从红到白,反反复复的变了好几回。人们的议论逼得他心中满是怒火,正当他想要丢下手中的长剑,欲要与这名老人家理论。身后的侧门却“嘎吱”一声开启,随之带来的是一缕清幽的蔷薇花香。守卫的小郎君抬头一瞧,发现来人竟是鲜少露面的侯爷夫人——柳氏,而且她今日的衣着也不似常日里的高贵打扮。只见她身着一件无花纹的玄青色窄袖长裙,脚上是一双皮质上乘的鹿皮小短靴,头上的乌发用一根赤色的发绳绑着;整个人看起来飒气清爽,别有一番韵味。然而她那右手紧握的长剑正散发着冰冷的寒气,令人不敢接近。

  柳氏先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守卫小郎君,又十分厌恶的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老人家。她对着身旁年纪估摸着四五十,面显慈爱的嬷嬷吩咐道:“李嬷嬷,你去看看那位老人家怎么了。”

  “是,老奴遵命。”李嬷嬷点点头,她大步走到老人家身侧,从头到脚盯着老人家扫了一遍又一遍。许是被李嬷嬷的眼神瞧着浑身不适,老人家正要开口询问。只听见柳氏笑道:“老人家,您对我侯府的关心之情可真令人感动。”

  “夫人,这是老身应该做的,”老人家笑着答道。

  “既然如此,那为表我们侯府对您的谢意,这里有些银两还望您能够收下。”

  “这……夫人,我怎么能收下您的银两?我只是单纯的关心侯爷的安危罢了。”老人家虽是客气的向柳氏道明了自己的立场,可那贪婪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徐嬷嬷。”柳氏示意道。

  徐嬷嬷一把抓过老人家的手,将一袋沉甸甸的银两放在她的掌心说道:“老人家,这里面有我们夫人对您的感谢。只是分量太沉,您可得收好。”

  老人家接过徐嬷嬷递的钱袋,便立马揣进了自己的怀里,她很是为难道:“夫人,老身真的是简单的关心下罢了,并无他意。让您破费,我的良心会很不安。”

  “无妨。”柳氏微笑道:“您收好就可以了。”

  “那老身就此谢过夫人。只是老身想起自己家中还有杂活未做,恐怕要先行一步。”

  柳氏点了点头,看着老人家离开的背影,冷笑不语。

  “梅娘。”

  “夫人,属下在。”回禀的是一名身形高挑,打扮侍卫模样的女子,让人惊奇的是她的脸上带着一个令人害怕的恶狼面具。

  柳氏吩咐道:“务必查清刚才的那个老人,我要知道她是不是又是某些派来的细作。”

  “是,夫人。属下遵命。”

  不知几时,原本聚集在侯府门口叽叽喳喳的人群早已偷偷散开。

  李嬷嬷回到柳氏身旁,担忧道:“夫人。”

  “嬷嬷,你也觉得近日发生的种种并不寻常吗。”

  李嬷嬷不语,只是点点头。

  “呵。”柳氏冷笑一声,她抬起头看着万里无云的青空,喃喃自语道:“该来的终究会来。”

  山野间,崎岖小道。

  我看着眼前疾步快走的黑衣人,心里莫名的有些埋怨。真不知这个人的双脚是用什么做的!一整晚都未曾休息,现在却健步如飞,毫不疲惫。

  “少侠,你可不可以走的慢点等等我?”我做委屈状,向他小心的问道。

  “不能。”黑衣人头也不回,直白的拒绝道:“只有回城才是最安全的,没几步路了赶紧走。”

  “哦,我知道了。”

  “你是不是走动不了?”黑衣人问道。

  “没有。”我嘟着嘴,摇了摇头。

  黑衣人转过身,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只是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下的步伐,反而加快速度催促道:“那你加快脚步,紧跟着我。”

  “……”

  “你怎么不说话?”

  “……”我郁闷的看着黑衣人,不想回答。

  而眼前的黑衣人双手抱于胸前,脸上变化的神情令人琢磨不透,他用一种几乎陈述的语气,道:“走了这么久了,你肯定很疼吧。”

  “疼?”他的陈述句让我很是迷惑。紧接着,只见黑衣人转过身蹲下,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非常的冷漠道:“你上来,剩下的路我背你走。”

  “啊?”此刻,我觉得我受惊吓的嘴巴里可以同时塞下好几个鸡蛋。

  “恩?”黑衣人微微蹙眉,他瞥了一眼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苏嫣然,心里满是无奈又好笑。他忍不住再次催促道:“快上来,你脚上的伤口必须马上回城,找郎中处理。”

  听他一提,我才注意到自己步行的双脚早已变得神经麻木,就连脚上的伤口鲜血横流,也并无任何感受。

  “上来吧,我不会对你有其他意图。”

  我愣了愣,才发觉他的话好像有股魔力,令人着迷。大脑经过再三思考,我终于还是走上前轻轻地趴在他的后背上。男子温热的体温隔着衣物从他的身体传来,羞得人面红耳赤不敢说话。

  “你太轻了。体重过轻容易生病,你多吃点肉吧。”可当话一出口,黑衣人却十分的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她的身体健康又与自己无关,自己为何要多言。正当他暗自懊恼之际,身后的女子却笑着答道:“好。”

  那一瞬间,他觉得心中好像有股暖流流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