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28章 结草衔环(下)
 
  “倒也不是。”苏子慜盯着苏子涵的一举一动,有些紧张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是不安。”

  “嘶。”苏子涵倒吸一口冷气,刚听完苏子慜的担忧,手上的虎口便被手里的寒剑划开了一道伤口。

  “涵儿!慜儿”闻讯赶来的柳氏,见到自己平常疼惜到不能再疼惜,犯了过错都不愿多责备一句的孩子变成了眼前鲜血淋漓,身负重伤的模样。只觉得自己七窍生烟,恨不得将刺客吊起来剥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将他们五花大绑,车裂而亡。

  “母亲?”苏子慜和苏子涵同时诧异道:“您今天怎么这般穿着打扮?”

  “穿成这样还不是为了方便营救你们!”柳氏气急败坏的拿起李嬷嬷递上的金疮药,小心的抹在苏子涵裸露的伤口上:“你们怎么伤的这般严重?”

  “唉,没办法。刺客太多了,怎么打也打不完!”苏子慜无奈的耸耸肩,撇着嘴说道:“母亲,你好偏心。一来就只关心大哥的伤势严不严重,都不关心我。”

  “你啊!看你这般的生龙活虎的模样,就知道没什么大事了。”柳氏掏出手帕轻轻搽了搽苏子慜脸上的血迹,心疼道:“回去我让管家给你买些人参鹿茸多补补身子。”

  “哈哈,那我先谢过母亲。”苏子慜双手作揖朝柳氏拜了拜,笑:“母亲,三妹妹是不是早已在府里了?”

  柳氏忽然脸色一沉,恨得牙齿直打颤:“若是早已回府,我又何须如此心急。待我找到贼人,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母亲,难道三妹妹还未回府!”柳氏的恨意,惊得苏子慜直呼:“不可能,我明明让十月护送她了啊!”

  听见苏子慜的答案,柳氏刚想询问他们昨夜最后分别的细节。身后的骏马忽然长啸一声,只见苏子涵纵身一跃,手持长剑,面色冷峻,朝着苏子慜嘱咐道:“二弟,你先护送母亲回府。我去找三妹妹!”不等众人回过神,便已驾着骏马长扬而去。

  “涵儿!”柳氏急迫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跟着大公子!”

  “是,小的遵命!”随行的家丁齐刷刷的回答。

  “慜儿,你准备去哪!”柳氏一把拽下骏马上的苏子慜,责骂道:“大的让我不放心,小的也让我不省心。你都伤成这样,还想去哪!”

  “我要跟着大哥去找回三妹妹啊!”苏子慜有些欲哭无泪,“好母亲,你就让我去吧。何况大哥孤身一人,不是也令人放不下心。”

  眼见着柳氏神情有些动容,苏子慜立马登上骏马,拜别道:“谢过母亲。”

  骏马飞驰而过,卷起地上的尘土,夹起飘落的枯叶,打在伫立在官道旁,柳氏的身上一层接一层。

  柳氏盯着渐渐远去的黑影,有些自嘲道:“老了,真的是老了。”

  虽说现在依旧处于炎炎酷暑,可清晨的低温却也着实让人身受寒意。

  我扯了扯身上的披风,将自己裹成一个大粽子。说好去去便回的江少侠,这么久了都未见人影。想来古有涂山望夫,现如今倒要增个凤山石女了。

  “你低着头做什么?”出神之际,脑袋上方传来男子的音色。

  我抬起头,正对上江寒允那张充满疑惑的面瘫脸。

  “没什么,没什么。”我慌忙将手中的草环藏在披风底下。“这里离山涧太远,我只能找到这点泉水。”江寒允将用树叶折成的盛水容器,递到苏嫣然手中,说道:“即使你觉得不干净,也先喝点。”

  “不会。”我出声打断他的话语,低头解释道:“我没有那么多讲究。”清澈的泉水,缓缓流入口中,让人齿缝间回味甘甜。

  “你的手是不是受了伤?”江寒允站在苏嫣然的身前,语气中有些命令的味道:“若是受伤了,就将手伸出来,别藏着。”

  他的话直白的令我不敢置信。伸,若是被误会了怎么办。不伸,却又显得我矫揉做作。母亲常说,这世间的男儿一般都行君子之风,委婉之极。可眼前的男子怎么如此直爽?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松开左拳,露出手心里的那枚草环。

  “杂草?”

  这是草环!听到他的疑问,我的内心无话可说。

  江寒允微微抬头,瞥了眼我暗淡的脸色,打趣道:“没想到苏小姐不爱胭脂水粉,倒有收集杂草的癖好。”

  “不是的,我没有那种爱好……”

  “那是为何?”江寒允坐到离苏嫣然的不远处,随意敲了敲自己的双臂。他想,这苏小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不禁风。说心里话,只冲着她回城的路途上从不叫屈,一直咬着牙坚持便让人十分的敬佩。何况,自己并不闲嘴饶舌,她想做什么是她的事,和自己有何关系。天已经亮了,如何将她护送回城不让人发现,才是现下最该考虑的。

  只是,这事情的发展倒出乎自己的预料。

  苏嫣然挪动着脚下的步伐,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靠近。

  “呵。”江寒允冷笑道:“苏小姐要做什么?”

  “给你。”她展开的掌心里,躺着的依旧是刚才的那枚毫不起眼的杂草。

  江寒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我不喜欢这些女孩家的东西。苏小姐,你还是把你的杂草收回吧。”

  “不是这样的!”我连忙上前,解释道:“江少侠,你我萍水相逢素未相识,昨夜幸得你出手相救,我才能活命。我原本该给你一个信物,他日若你有了困难,求救于我。我看见信物,定会不惜一切想法设法营救于你。只是,我头上的簪子掉了;身上的外衫也破了;实在没有物什可做信物。古书有云,结草衔环以报恩。我就做了一个草环给你,以后见此草环,我便会出手相救。”

  “……”苏嫣然的这番话,惊得江寒允的心里泛起千层巨浪。他负手而立,平静道:“我只是顺手搭救罢了,你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不是的!爹爹说了,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你今日救了我一命,他日我一定要还你的。”

  瞧着苏嫣然气鼓鼓的模样,江寒允忍不住大笑:“苏小姐可真是妙人,说出的话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你!”我走上前,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生气道:“你严肃点,我是认真的。”

  “好。”江寒允顾不上被苏嫣然踢到的痛处,接过她手里的草环,笑:“若他日,江某真的有了难处。还望江小姐可以帮在下一把。”

  我郑重的点点头:“一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