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33章 良药(上)
 
  “韩管家。”柳氏朝着跪在地上的韩管家示意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是,夫人。老奴这就退下”柳氏如同及时雨刚好解了韩管家的困境。

  “走什么?我还没问责!”这下,建安候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这……”面对眼下两难,韩管家只好偷偷用手拭去额头的汗珠,不知道该如何。

  柳氏的心中原本就不快,她气建安候不顾子女的安危,没有马上派人前往营救;又气他平日里胆小如鼠,只会说些要顾全大全,不可轻易妄动的废话。最可气的自己竟瞎了眼,嫁给这样的一个废物!

  “韩管家,我让你走你就走!”柳氏的语气十分冰冷,让韩管家的心中不免一惊。自从自己在侯府里伺候以来,柳氏给人一直就是温柔的模样,一般的闲事惊扰到她也未曾动怒,好像个局外人般不愿多加追责。可如今……唉,算了。遇到普通夫妇间的矛盾就该少插手,更何况是这侯府大院内。

  想到这,韩管家恭敬地朝建安候和柳氏行了礼,三步并作两步走,立马退出了这个房间。而建安候抬头看着远离硝烟的韩管家、又不小心瞥见了冰冷面孔的柳氏,忍不住尴尬一笑,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忽然,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被人揪着拎起快要疼死了!“哎哟,疼疼疼!”“哼,你还知道疼!我以为你的心是用石头做的,不知道疼是怎么回事!”柳氏很是鄙夷道:“苏时渊啊,苏时渊!我怎么会瞎了眼嫁给……”心里的怨气越积越多,气的柳氏将拎着建安候耳朵的手狠狠地往后一推,怒骂道:“嫁给你这样一个胆小怕事的怂包!”

  “啊呀,夫人!”建安候顾不上自己被揪疼的耳朵,慌忙走到柳氏身旁牵她的左手。

  “别碰我,我要和你断交!”

  “哎呀,我的好夫人!”察觉柳氏的脸上越气,这建安候心里就越害怕。他想要拉过柳氏的胳膊,讲明道:“夫人,天地可鉴,你夫君怎会是一个胆小如鼠的怂包!”

  “难道不是吗?”柳氏眉头一皱,衣袖一挥,甩开建安候的手,看着他逼问道:“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慜儿、然儿出事了你竟还能如此淡定?你没有马上派人去寻,究竟是为什么!”“夫人,那是因为……”建安候正要准备开口解释,突然门口有小厮气喘吁吁的传话道:“侯爷,大公子请你赶紧去一趟三小姐的厢房,说是……”“说什么?!”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重重地一推,只见柳氏踉跄地走出来急问道:“大公子说了什么!你快说呀!”

  传话的小厮不敢隐瞒实情,可架不住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只敢跪在地上磕头道:“大公子说,三小姐的情况十分不乐观,如果有什么差异。请您做好心里……”“啊!”柳氏厉声尖叫道:“怎么会,我的然儿啊!”不等小厮回过神,人便已昏倒在地。

  “夫人!夫人!”建安候虽觉得小厮的传话,会让柳氏十分的伤心;可不曾想柳氏竟会直接心伤到昏迷。他一把抱起柳氏,急匆匆地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外厢房赶。自己怀中夫人的情况不知如何,更何况还有个生死未卜的女儿!联想到这层,建安候只感觉天都要塌了!他忍不住仰天长啸:老天爷啊,你这是要亡我!

  前院因柳氏的昏迷,丫鬟们忙活起来变得手忙脚乱。而后院因三小姐的病重,众人料理起来亦十分的混乱。

  “大夫!我家三妹妹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苏子慜一把拉住从内厢房走出的大夫,着急地问道:“大夫,你怎么都不说话!”

  “恕老夫直言,贵府三小姐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恐怕……”

  “恐怕什么!您倒是快说啊!”苏子慜一着急,就忍不住提高自己的嗓门,颇有去打架的气势。

  “贵府三小姐的体质与常人相比本就偏差,万万不敢出点什么意外,譬如体内大出血。可如今,三小姐不仅伤口大出血未能及时止血,又加上身染剧毒。如此种种,实在恕老夫无能为力。”

  “怎么可能!”苏子慜虽说平常一副吊儿郎当,和苏嫣然十分不对付的模样,可在他心里是真心的疼爱自己这个三妹妹。如今听到自己的三妹妹染上剧毒,却没有大夫能医治。火气真是不打一处来!他一把揪过大夫的领口,破口大骂道:“哼,曾大夫我看你是人老脑子也老,真是没得救了!想你在临江城中人人称赞,说你是活神仙!况且你还是从宫里出来的,现在竟连个蛇毒都救治不了,你说你活着还能干嘛!”

  “你!”想来曾大夫从未受此侮辱,只见他被苏子慜的这番话气的吹胡子瞪眼,提起自己的药箱就要往外走。

  “曾大夫且慢!”厢房内传出制止声,这温润的男声除了苏大公子谁还会拥有?苏子涵顾不上自己也是病患,大步走向前对着曾大夫赔礼道:“曾大夫,我二弟也是救人心切才会胡言乱语,请你大人有大量别同他一般计较。”

  “呵,好一个大人有大量。”曾大夫提好自己的药箱,看着苏子涵翩翩君子的模样,冷哼一声讥笑道:“你们建安候府可真厉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把他人看成玩物般丝毫不给尊严。”

  “你!”

  “闭嘴!”苏子涵呵斥道:“二弟,这的确是你的过错!还不快给曾大夫赔礼。”

  “大哥!”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这让苏子慜怎肯低下头。

  苏子涵微皱眉头,语气里掺杂着些疲惫,他问道:“二弟,你不能总这样一切不管不顾先说为快。你,到底有没有想过病床上的三妹妹?”

  “大哥!”苏子慜简直不敢置信,一向和煦的大哥竟然说出这般指责自己的话语。他的心里满是委屈,可眼下却不能发作,他得考虑到自己命悬一线的三妹妹。苏子慜咬着牙,双手抱拳朝着面前的曾大夫赔礼道:“曾大夫,对不住!刚刚是我年少无知,不会说话。拜托您,一定要施以援手救治我家三妹妹!无论您怎么惩罚我都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