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37章 八皇子(下)
 
  将士们神情严肃,身姿笔直坚挺。好像只要某人一声令下,他们就能即刻赶赴战场,冲锋陷阵、杀死敌军。

  再沿着迂回的长廊走进山庄内院,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个容貌出众,身材姣好的丽人们。她们明眸皓齿,娉婷袅娜;有手持琵琶弹曲的,也有拿着团扇翩翩起舞的。她们的一颦一笑,勾得让人心中春心荡漾,流连忘返。

  不过这山庄里最令人觉得惊艳的,莫不过于后院被百花盛开围绕地揽月亭。这人世间上但凡能叫得出名字、亦或者没有名字的花儿,都能在这花园里一一看见。而花园的墙角竟然随意摆放着几盆被京都城赐名的御花红牡丹。

  “公子”揽月亭外,名叫终觉的小侍卫正低着头朝着亭子里的男子恭敬地禀告。

  男子头戴一支样式简洁的青玉簪子,身着一件琥珀色的蜀锦圆领袍,袍子的领口和袖口皆用双股金丝线绣上了游鳞图案,在日光下散发着熠熠光辉。

  他漫不经心道:“说。”

  “禀告公子,建安候家的大公子此时正往浔阳楼赶。”

  “哦?”对于这个答案,男子仿佛早就意料之中。他挪了挪身子,慵懒地靠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而跪地伏在身旁的佳人眼瞧男子改变了睡姿,便立刻用小嘴含着的马奶提葡萄缓缓地送入他的口中。

  “公子,关于地点的改变,是否需要属下给他一点提示。”

  “不必。要是连这点小难题都答不上,我怎能将他招入麾下。”说话间,男子又捏了一把佳人的酥胸,笑道:“你说呢。”

  “恩~公子,你可真讨厌。”佳人别过脸,一脸娇羞的模样看得人简直心痒难耐。

  “公子说的对,是属下愚笨。”眼前春光旖旎,终觉却始终低着头,不瞧一眼。

  男子坐起身,看着院内的花朵愣是发了会呆。随后他吩咐道:“传我令,让外院和内院的人全部退下。再沏上一壶上好的碧螺春来招待贵人。”

  “是。”终觉低着头大步地退出亭内。

  “公子。”佳人眼含秋波,娇滴滴地笑:“公子,你许久没回来了。妾,今日能不能留下来陪陪您?”还未说完话,佳人整个的身子如同一堆软骨软绵绵地搭在了男子的身上。

  “呵呵。”男子低下头,伸出手捏起佳人的下巴,看着佳人淡淡的微笑道:“你觉得你配吗。”

  “公子饶命!”男子明明未曾动怒,可佳人却惊吓地跌坐在地。她慌忙磕头求饶道:“公子,妾错了!妾不敢了!妾定是得了失心疯才会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求公子绕过妾!再给妾一次机会。”

  男子不答,只是拿起身旁的一瓣橘子放进自己的口中细细品尝。约摸一柱香后,他才看着地上跪着的佳人冷声鄙夷道:“不会再有下一次,你滚吧。”

  男子的命令如同大赦!佳人顾不上因磕头导致的斑斑血迹,便慌忙逃出了揽月亭。回想刚才,她觉得自己真是着了魔。这眼前的男子从来不是贪恋美色,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而是为达目的心狠手辣,手段残忍的地狱罗刹!自己竟然妄想能够爬上他的玉床从此一朝富贵!只怕荣华未得,自己到最后将会被挫骨扬灰,不留坟冢。

  东市酒家,浔阳楼。

  “吁!”苏子涵紧紧抓住缰绳,迫使马儿来了个急刹。他顾不上将骏马的缰绳系好,便大步冲向浔阳楼内的天字雅间。

  “嘭!”他用尽全力推开房门,却没想到天字雅间内等待他的就只有一桌美酒佳肴罢了。

  “情况怎么会这样!”苏子涵懊恼的握拳一捶桌子,忽然间原本结实的木桌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咣当!”一声,桌子上的佳肴尽数摔了个稀巴烂。

  “哎哟!这位公子,您这是怎么了!”闻讯赶来的店小二,顾不上脚下的狼藉,连忙走到苏子涵身旁关心道:“这位公子,请问是小店的菜肴是不合您的口味?还是这雅间未能让您满意?您有什么吩咐都可以跟我说,我都……”

  苏子涵不愿与店小二废话,开门见山的问:“这里面的人呢?”

  “哎呀,我说这位公子!您说的店小二我实在不知啊。”

  “我再问一次,这雅间内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侍卫和他家公子,这二人去哪了。”

  “……”老天爷,真是活见鬼了!店小二心中大喊救命,才将两个难伺候的黑无常送走,现在又来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白无常。

  “呵。”苏子涵拔出长剑,抵在店小二的脖子上反复摩擦,语气冰冷道:“再不说,我只能送你去见阎王。”

  “啊!公子饶命!我说,我说。”

  “说。”

  店小二哭丧着脸,哆嗦道:“小人只听见他们仿佛是要去城西,其他的可真的什么也没听见。”

  “城西?”趁着苏子涵出神的间隙,店小二急忙推开长剑跑向楼下。

  苏子涵放下手中的长剑,心里认真地揣摩着这二字。就在电石光火间,他突然想到这个人难道是他!?

  “鹤归无华表,来日未方长。”男子放下手中的兔肩紫毫笔,在亭内的菖蒲团上盘腿而坐。他的身旁放着一壶茶香芬芳的洞庭碧螺春,正默默的等待贵人而归。

  “公子。”终觉回禀道:“据暗影来报,无需多久,苏大公子就将抵达山庄门口。”

  “是吗?”男子哈哈哈大笑道:“他可比我预估的时间早太多了,看样子果然是匹好马啊。”

  “公子,属下……”

  “有事直说,我不喜说话绕圈子。”男子拿起桌上的茶杯,凑近自己的鼻尖闻了闻。

  “公子,我听闻建安候一心要远离朝堂纷争。万一苏大公子随了他父亲的性子,不肯入了我们这派那该如何?”

  “哈哈哈。”男子不怒,反而笑道:“终觉,我从未要将他收入麾下。”

  “那公子这般,又是为了什么?”终觉有些费解道。

  “自然是为了搅局,我要这水被搅得越浑浊越好。鱼多了,这水才有价值。”男子放下茶杯,笑。

  正当终觉还想要追问,只听暗影来报,苏大公子已到山庄门口。

  “吩咐下去。”男子摆了摆手,说:“山庄大门大开,欢迎贵客到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