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 43章 小心打探(下)
 
  忍冬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红着眼再不愿多说。

  虽早已对忍冬的身世略知一二,可不曾想到这中间竟有这样的隐情。“忍冬,刚刚是我唐突了,你别往心里去。”

  “你坐下说话吧。”我随意道。

  “谢小姐。”忍冬坐在凳子上,鼻子眼睛都红红的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我合上书本,岔开这个话题,说:“你说你母亲会制香?想必她识香的本领也肯定好极了。”

  提起母亲,忍冬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欣悦的笑,她自豪道:“我母亲生于制香世家,她识香制香的本领都是一流的!”

  制香世家?我在心底默默地揣摩着这几个字,忽然意识到那可真是巧了。

  而老老实实端正坐在一旁的忍冬,见我长久未有反应,自己的心里又有些局促不安。她对着我,弱弱的问道:“小姐?”

  “怎么了?”我看着她,笑。

  “没什么,就是小姐一直不说话,奴以为奴又说错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又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糊涂蛋。忍冬,你凡事不必想那么多。”

  “是,小姐。”忍冬点点头。

  “忍冬。”我想了很久,还是开了口。

  “小姐,奴在。”

  “现下倒有一件事想问问你。”

  忍冬认真听我说着,问道:“小姐,请说。”

  “你方才说你母亲出生于香料商贾世家,识香制香的本领又都是数一数二。那你关于香料的知识可曾跟着你母亲学习过一二?”我虽明面上看着云淡风轻,可藏在衾被里的双手早已渗出了汗渍。

  忍冬微微地点头,回道:“小姐,正因为奴外祖父是商贾之人不重教育,奴才会识不了几个大字。但是请小姐放心,奴会识香也会制香,奴的母亲在世时就夸我,说奴对香料的制作有着精于常人的天赋。”

  “你这般以你母亲自豪,想来你母亲肯定是很疼你。”

  “是啊。”忍冬眼含眼泪笑道:“小姐,我母亲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她疼我爱我,有母亲在我就是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

  “忍冬……”一时之间,我竟想不出要怎样去安慰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你别哭了,我相信你母亲在天之灵定是希望你能平乐安康的长大。”眼见着忍冬泪流不止,我给她递上我贴身小香囊,安慰道:“这上面有我母亲给我绣的六字箴言,她说佩戴者能消除一切病痛折磨等世间灾难。我现在将它赠送与你,这样你以后定会远离世间灾难,一切安康喜乐。”

  “小姐,这不行的。”忍冬连连摆手。

  “没事的,母亲那边我自会和她说。”眼瞧忍冬又要跪下,我无奈道:“你若是再跪我,我便将你逐出我的院子。”

  “小姐……”忍冬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忍冬,其实我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帮我跑一趟。”

  “请小姐吩咐,奴一定会办妥。”

  “好。”说着,我向她眼神示意了还在敞开的房门。忍冬见状,立即大步地在房间内绕了一圈,将房间里原本打开的窗户,房门合上的十分严实。

  “忍冬,你快走到我身侧。”我略微紧张道。“小姐。”忍冬亦低声说:“小姐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嘘。”我伸出食指放至唇上示意道:“先别说话。”我竖起耳朵,仔细的分辨走廊上来来往往的脚步声。过了会儿,等到确认走廊上再无一人的脚步声。我才艰难地从我的胸口之中扯出一块乌颜色的碎布条。

  “小姐?你这是?”忍冬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心里觉得很是困惑。“咳咳咳。”陡然间,胸口十分疼痛,好像有一股气堵在胸口,让我止不住的咳嗽。“小姐。”忍冬赶忙扶住我,焦作不安道:“小姐,要不要再请大夫来给你把脉!”我摇了摇脑袋,虚弱道:“不用了,我没什么大碍。要是将大夫请到府中,那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还有哥哥们就更加担心了。”

  “小姐,话虽如此,但伤病可不能拖着啊!”忍冬面显忧虑,她握起我的手劝慰道:“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先请大夫吧。”

  “真不用!”我有些懊恼,“我的身子我有自知,你不要总是操心这个。”

  “是,小姐……”忍冬垂头丧气的,让人有些于心不忍。

  “好了,看了这东西后,你就替我去请大夫罢。”我放缓声量,正色道:“忍冬,当日我兄长二人留下抵御刺客,我便和朝露十月仨人一起坐着马车往城里赶。可谁知马车在官道上走到一半竟然陷阱了莫名出现的深沟里?当我们三人改道沿着水路偷偷回城,又谁会想到我的小腿竟会被有毒的利器划伤?而我居然在河边昏迷十分之久,朝露还不知所踪。最后,当我和十月重新启程,那些刺客仿佛有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竟然又在我们回城的小道上夹击着我们。你说这件事到底怪不怪?”

  “小姐……”忍冬握紧我的手,害怕的哆嗦道:“不瞒小姐,奴现在听起小姐那时的遭遇都觉得十分的毛骨悚然。这些刺客就好像是在小姐身上安了一双眼睛,不管小姐怎么拼命地逃,他们都能找到小姐!”

  “是啊,他们可不就是在我身上安了一双眼睛。”我用手一笔一划的抚摸着衾被上的花纹,冷声道:“所以我要让你帮我去查一查这块碎布条。”

  “小姐,你说这块碎布条?”忍冬不解地问道。

  “是。”我将手中颜色是乌色的碎布条递给忍冬,嘱咐道:“等会你就去厢房换身小斯的衣裳,从西院的侧门出去,试着到临江城内几家大的布匹绸缎庄去打听打听有没有和这碎布条同样售卖的料子。切勿记得要小心行事,不可让人家发现了。”

  “是,小姐,奴一定会办好这件事的。”忍冬小心翼翼的将乌颜色的碎布条收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