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46章 朝中局势(上)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云柏厅内再也没有传出两人的吵闹声,这让一直等候在院子里的丫鬟小厮察觉到了战火停止的讯息。“呼”地一声,不知是从哪一列队伍中的小厮发出的长叹,虽在肃静的气氛下着实突兀。可这一声叹气,却让大家紧绷着的心总算是舒缓了一些。

  而云柏厅内的两人,丝毫不知刚才做作的‘表演’会让恭候在屋子外的丫鬟小厮那么的紧张。

  建安候端起茶盏,吹了吹茶沫,刚喝了一口便被坐在一旁的韩尚书张嘴嘲笑道:“时渊贤弟啊,我说你一个八尺大男人怎么喝起茶来和一个小女子一样这么磨磨唧唧。”若听到这玩笑话的是不相熟的他人,或许又得掀起一场对骂的腥风血雨。可建安候与韩尚书相识相知都这么多年了,他对于韩尚书这人的品性早就了如指掌。这个大家伙的嘴巴里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无非就是那几句来来去去的玩笑话罢了!说实在的,自己啊都早就听腻了!因此建安候的脸上竟看不出一丝的生气。相反,建安候慢悠悠地放下手中喝茶的茶盏,对韩尚书打趣道:“少甫仁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苏某乃是一个只会打仗的老匹夫!不像你官拜礼部尚书,想必皇宫内的礼节都是学得一清二楚吧!”

  “那是自然!”韩尚书摸了摸自己下巴并不长的胡须,骄傲的笑道:“老夫的礼仪可是得到过天子的赞赏!”

  “少甫仁兄原来这么厉害!”建安候伸出手鼓掌道:“那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瞧见仁兄完美的皇家礼仪?”

  “呵呵,既然是时渊贤弟亲自开口,那身为兄长的也不好拒绝。也罢,今日就演示给你瞧一瞧。”话一说完,韩尚书就大步走到厅中,抖了抖自己的袖子,环手于额前作揖,认认真真的给建安候行了第一个大礼。“哎呀!今天的袖子真是繁琐!影响到了我的发挥!”韩尚书对于今日自己总是下滑的袖子很是恼怒!

  “别急,别急!”建安候靠坐在椅子上,乐呵呵的笑道:“仁兄别急,慢慢来!贤弟我啊,肯定一直会看着仁兄行礼的。”“也行罢!”韩尚书理好自己的袖子,正要向建安候演示第二个大礼。突然,他反应过来了这里面的不对劲。“苏时渊!”韩尚书恼羞成怒的大骂一声,紧接着双手紧攥在背后泛起青筋!他在建安候的身前来回的走来走去,瞧着一脸憨厚样的建安候语塞的竟不知道要骂些什么才好!

  “少甫仁兄,你这是怎么了?”建安候拿起茶盏又喝了一口,无辜的问道:“少甫仁兄为何如此的恼怒?”

  “切!你还问我!老匹夫!”韩尚书不屑的拿起茶盏,‘咕噜咕噜’的大吞了几口,斜眼嫌弃道:“哼,害得我以为你真转了性子成了老实巴交的乡野农夫!果然啊,建安候侯爷依旧如此的奸诈!”

  “那挺好的。”建安候看着韩尚书微笑道:“至少,少甫兄长只是称赞我奸诈,却并未将我同小人一起相提并论。看样子我还不算个坏人。”

  “哼,你倒是挺会给自个人贴金。”韩尚书气急败坏的坐回到自个儿的座位上,别过头懒得搭理身旁的老友。

  “别生气,喝茶喝茶。”建安候微笑道。

  韩尚书心里恼火,虽接过了建安候递给的茶盏,却忍不住讥讽道:“你倒是真沉得住气!”

  “有什么好沉不住气的?”建安候淡淡地回答道。

  “哎呀!”韩尚书一着急,便搁下茶盏站在苏时渊的面前,用食指敲了敲他身旁的桌子恼恨道:“你就当真不顾天下安危?一辈子就躲在这小小的临江城了吗?”

  “仁兄,这天下和我并无关系。况且我现在能和我一家子团团圆圆的,又有什么不好?”建安候认真的回答道。

  “你怎会变得如此安于现状?”韩尚书看着建安候的样貌,越看越觉得很是陌生。眼前这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根本不是当年自己认识的那个英姿飒爽,独自一人带领四十万铁甲大军攻陷漠北,挥手戏玩人间的少年战神大将军。

  “不然呢?我还能怎么样?”建安回忆起往昔,他亦想知道距离那曾经意气风发的自己,这时间到底是过了多久。

  “你可以的,我知道你一直不甘心。”韩尚书走上前紧抓着建安候的胳膊,逼迫他与自己对视。他道:“时渊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太子他于上个月薨了!”

  “你说什么!”这一消息简直如同晴天霹雳,震惊得建安候的嘴里长久吐不出一句。

  韩尚书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喝了口茶润了润自己的嗓子。“少甫仁兄,这倒是怎么一回事!”建安候追问道。可对于追问,韩尚书也只是摇了摇头,回答道:“恐怕这将成为宫闱秘事,再不会有人知道了。”

  “太子殿下……”建安候瘫坐在椅子上,眼神是空洞洞的,了无生机。

  “唉……”韩尚书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宽慰道:“时渊啊,我知道你与太子殿下感情深厚,可这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要好好保重身体罢。”

  “是谁做的!到底是谁做的这件事!”建安候咆哮道,他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太子宅心仁厚,不管是对待宫人还是朝中大臣又或者是皇后天子,他一直都是被大人们夸奖的那一个。

  ‘建安候这个给你,这是我让御膳房给你们一家子做的芝麻酥饼。’那时太子的个子还不算高,都够不到自己的马匹上的布袋子。只见他踮起脚尖,小心地将手中的酥饼放到了自己布袋子里,用软糯的声音嘱咐道:“建安候,你这一路上多保重!”

  ‘建安候这个给你,这是我让御膳房给你们一家子做的芝麻酥饼。’那时太子的个子还不算高,都够不到自己的马匹上的布袋子。只见他踮起脚尖,小心地将手中的酥饼放到了自己布袋子里,用软糯的声音嘱咐道:“建安候,你这一路上多保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