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48章 重逢(上)求收藏和书评
 
  建安候的叮嘱让韩尚书的心中一惊,难道那些人早早地就开始有了行动?联想到这,他正要开口向提醒建安候。

  忽然,窗外竟然射入了一支冷箭!

  “贤弟救我!”韩尚书惊呼。说那时迟这时快,建安候立马抄起身旁的茶盏“啪”的一声,硬生生的将冷箭打到一旁。他大步向前,将韩尚书保护好在身后,大喊:“来人,抓刺客!”一声令下,院子里的家丁纷纷跪下等候差遣。“来人,去把侯府通往外面的门都给我都关了!今天就算要将侯府掘地三尺,也得要把这个刺客挖出来!”“属下遵命!”众人齐刷刷答道后,便立即抄起手中的长棍涌向侯府内的各个角落。另一旁,受到惊吓的韩尚书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气道:“贤弟啊,还好有你在。”建安候走上前,拍了拍韩尚书的肩膀安抚道:“少甫兄,莫怕。”

  一瞬间,侯府内因为出现刺客的缘故变得鸡飞狗跳。

  织春本想悄悄地溜到前厅外,好替自家小姐打探消息。可刚出内院还未几步,就被凶狠涌入的家丁们挤兑到墙角动弹不得。她瞧着家丁们一个个面露凶煞的模样,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姐姐。”织春拉过同样被挤兑到墙角,稍年长的丫鬟问道:“这位好姐姐,这家丁凶神恶煞的。请问府里是发生了什么事?”

  “嘘。”稍年长的丫鬟连忙用手挡住织春的嘴,小心地轻声答道:“你还不知道吗!刚刚侯府内竟然出现刺客!差点要了韩尚书的命!”“什么!”织春惊恐道。稍年长的丫鬟一听,又慌忙提醒:“嘘嘘嘘!小声点,别这么大声!小心侯爷要了你的脑袋!”

  “这可怎么办!”织春心中一紧,不行得将消息赶快告诉小姐。她站起身,慌慌张张的跑向苏嫣然的小院。

  院子外的吵杂声此起彼伏,搅的人心中不得安宁。“到底是怎么了,外面怎么会这么的吵闹。”我靠在床沿,揉了揉自己嗡嗡作响的太阳穴,心中依旧无法平静。“嘭”地一声,屋子外传来一声巨响。

  “又怎么回事?”我囔囔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走到闺门前,刚拉开一条缝隙。

  陡然间,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抵在了我的脖子上。门外的黑衣人蒙着脸仿佛受了伤,却冷漠的命令道:“要想活命就别出声,让我进去!”“好。”我打开房门,侧身让这名来者不善的黑衣人进入。

  “只有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不会伤害你。”黑衣人说道。

  “好。”我点点头。

  黑衣人指了指还在打开的房门,命令道:“去把门关上,要是有人问起。你最好回答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了。”我小心翼翼的缓慢走向房门,心里盘算着怎么趁黑衣人的不注意逃离他的掌控。可身后的黑衣人仿佛能猜透人的心思,冷冰冰的讥笑道:“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小心眼,我的刀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我知道了。”看来只好先保命要紧,再另做其他的打算。

  当房门刚合上一小会,院子外便闹哄哄的闯入许多人。“小姐,小姐!”房门外响起了,织春用手重重拍打的门框声。我故作平静道:“怎么了?织春。”

  “小姐!侯府里来了刺客!”

  听到此问,我瞳孔一紧,强忍要看向身旁黑衣人的冲动,假装惊讶道:“不会吧!侯府里怎么会出现刺客!”

  “小姐,这是真的!府中的丫鬟们都传开了,说这刺客要刺杀韩尚书!”织春焦急地回答道:“小姐,你没事吧!你开开门让奴进去看看。”

  “我……”刚一张口,脖子上的匕首便又进了一分。我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平复好紧张的情绪,笑道:“织春,我没事,只是有些困倦罢了。”

  “小姐!”织春仍旧不放心道:“要不奴还是进来陪着小姐吧。”

  “织春,我真的没事。”我笑着回答。呜呜,织春!我在心里默念哭泣。织春,我可不敢让你进来,毕竟我现在的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寒刀!谁知道这刺客会不会要了我的性命。

  “小姐,那好吧。奴去前院看看,那边有什么动静。”

  “你去吧,我有事喊你。”我答道。

  “小姐,奴遵命。”织春回完话,刚想离开前往前院。

  突然,走廊上迎面冲过来几个眼生的家丁。织春觉得有些不对劲,正要将他们拦下,却没想到被这群家丁蛮横地推到一侧。

  “你们在做什么!”织春很是不满的问道。

  可为首的家丁竟不正眼瞧她一眼,面色狰狞的盯着苏嫣然的房门,一本正经道:“小姐,受侯爷之命逮捕刺客!麻烦小姐开个门让奴进去搜查!”

  “你们疯了吗!”家丁的这番话让织春心中非常不爽,她冲家丁警告道:“这是嫡小姐的房间!你们怎么敢随便搜查!”

  家丁斜眼看了一眼织春,鄙弃道:“我们是受了侯爷的命令!你这小小的婢女有什么资格冲我们叫喊,还不滚。”

  “你!”织春受气的竟一时回不上话来。

  “嘎吱”地一声,我打开房门,身着单薄的中衣立在走廊上。盯着眼前面露不善的家丁,冷傲的问道:“是我父亲说让你搜查我的房间吗?”家丁涨红着脸,尴尬道:“回小姐的话,侯爷没有这样吩咐。”“既然没有,你凭什么敢搜查!”我眯起眼,恶狠狠道。“但……”家丁还想争辩。“啪”的一声清脆声,我用力在他脸上甩下一巴掌,憎恶道:“既然没有,那就快滚!我可没空陪你在走廊上吹冷风。”

  为首家丁的心中怒火冉冉升起,可眼下绝不是发作的好时机。他双手抱拳,恭敬道:“是,小姐。属下告退。”随着他一离开,身后跟着的家丁们也自觉的消失了。

  “小姐!”织春两眼星星的向我崇拜道:“小姐,你刚才实在太飒爽了。”

  “好了,你忙去吧。”我笑。

  “是,小姐。”

  “等等。”我又叫住织春,吩咐道:“早上喝的药汤再给我去熬制一碗。”

  “啊?”织春心中虽掠过一丝疑问,但依旧点头遵命道:“是,小姐。”

  等到织春走了稍远,躲在门后的黑衣人开口讥讽道:“你这侯府小姐的架子倒挺厉害。”

  我小心的打量了四周,才关上房门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讨厌道:“这不关你的事。”

  黑衣人虽察觉到我的厌恨之情,倒也懒得搭理我。只见他自己止不住地咳嗽,都快要咳出血来。

  “你伤的很重。”我没好气道。

  “别担心,我不会死在你的房间。”男子冷言回答。

  “你!”真是狼心狗肺,亏自己刚刚还救了他一命。“等家丁不搜查院子了,你就赶紧走。”

  “好。”黑衣人点了点头。可自己的话刚一落下,便突然眼前发黑,不知道要摔向何方。

  “喂!你别倒啊!”恍惚间,黑衣人仿佛闻到了淡淡的女儿香。

  我吃力的扶着黑衣人,刚想高喊家丁过来将他五花大绑丢进官府。但却在他面纱掉落的刹那,诧异的发现这个受伤的黑衣人竟是江寒允。

  ------题外话------

  喜欢的读者麻烦给个收藏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