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50章 爱意萌生(上)
 
  (各位喜欢本书的读者大大,可以帮忙去潇湘书院APP帮忙加个收藏吗~~十分感谢!)

  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搭错了神经,这一瞬间,他就是想逗一逗眼前这小脸红扑扑的小丫头。

  “你要做什么!”我吓得慌忙跳起身来,看着床上的江寒允紧张道:“你离我远些,不要这么靠近我。”

  自古男女授受不亲,苏嫣然的话本就合情合理。但不知道怎么了,她的话却让自己听得如此刺耳。他伸出手又一把拽过站在身前的苏嫣然,将她环于怀中,讥笑道:“方才苏小姐趴在床前盯着我看的时候,可不觉得男女授受不亲。怎么这会子倒想起伦理纲常?”

  “你!”他嘴中吐出的话不见一个粗语,却字字扎心,损人颜面。我用力的想要挣脱眼前男子的怀抱,结果他拥着我的手力更加收紧。真是活见鬼!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

  “你别动,就这样让我安静地拥抱一会。”江寒允松了一些手劲,好让怀中的小丫头可以微微地喘口气。

  “不行!你怎么能这样抱着我!”我依旧发狠的想要挣脱。

  江寒允到底是因为受了伤,身子又实在虚弱,难有精力再和这么一个小丫头折腾。可是见着怀中的这般生机勃勃的小丫头,他竟不愿轻易的放开了。他对着怀中的小丫头笑道:“苏小姐还是少吵闹罢,否则这侯府里的丫鬟们冲进来见到你我这副模样,苏小姐的清誉可就被玷污了。”

  “江寒允,你!”我紧握拳头,咬牙切齿道:“我先前居然以为你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没想到你却是如此龌龊的小人!竟然会出要挟女儿家的事。”

  江寒允听着苏嫣然一字一句的咒骂,竟也不恼奥,只见他很温柔的摸了摸怀中女子的小脑袋,笑道:“我从未说过我是君子。不过,竟然苏小姐都说我是龌龊的小人了,那我不做点龌龊的事情岂不是说不过去?”

  “你说什么?”这江寒允是在发什么疯?怎么听得人云里雾里,满脸迷茫。瞧着这小丫头一脸茫然然的模样,江寒允的心中是觉得好气又好笑。她啊,果真是个小丫头。

  我本想趁着他出神之际,赶紧逃离他的怀中,却没想到这人竟会无耻的耍无赖。只见江寒允一把捞过怀中的小丫头,反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他止不住脸上的笑意,坏笑道:“你怕不怕?”“你离我远一点!”真是受够了,若不是门外有两名护卫看守着,我早就一拳打得他上西天!我虽年纪尚小,不懂情爱,可用常人的脚指头想想便猜到这江寒允的所作所为绝非善事。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自以为是的将他藏了起来。现在可真是麻烦不断,自讨苦吃。

  我睁大眼,凶狠的瞪着他,道:“你快给我起来!再不起来我就喊人进来了!”

  “喊什么人呢?”江寒允敛起笑容,冷漠笑道:“单这一条窝赃刺客之罪,怕是就会拉上整个侯府陪葬吧。”

  是,他说的没错。

  新东秦王朝虽民风开放,能包容前朝许多无法包容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事情都可原谅!单单就律法来说,若是判定为窝赃刺客之罪,那不仅仅会牵连本家遭受牢狱之灾,与之相关的九族都会可能面临着诛九族的风险。因此,从新皇登基以来,不管是临江城还是京都或者其他关口都从未出现一例窝赃刺客的人家。所以,这第一例窝赃刺客之罪,在哪儿发生都行,但决不能出现于建安候侯府中。否则,父亲在朝中辛苦经营这么久的势力全部都会付出东流。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

  我别过头,再不愿理他。

  “你怎么哭了。”江寒允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身子下的小丫头竟眼眶红红的,一颗颗硕大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你别哭了!”江寒允心慌慌的翻过身子,守在苏嫣然的身旁解释道:“我刚刚只是想逗逗你罢了,你别往心里去……”这安慰姑娘,哄姑娘笑的事情,自己是真的做不来。可身旁的小丫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脸上一直落泪不止。

  “小丫头。”江寒允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他拉了拉身旁小丫头的袖子,耐心的哄笑道:“刚刚是我唐突了,我不该胡说的。你别气了,更别哭了。”

  我背对着他,对于他的这套说辞不加理会,反正心底打定主意再也不会理他。

  “你别生气了,要是真生气就打我几下吧。”江寒允现下虽和苏嫣然在同一床上,可他却已经识趣的与她隔开了好远。

  早干什么去了,我心想,老虎不发威,真当自己是病猫。

  但江寒允倒是不知道苏嫣然心中实际的想法,只见她用力的甩开江寒允搭上的手,愤愤道:“我虽不知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但我不是你心里想的那种,恩……很水性的人。我一点也不水性杨花!”

  “水性杨花?”听到这句话时,江寒允着实一愣,这苏嫣然的小脑袋里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他爱怜的继续抚摸着,苏嫣然散落的乌黑长发。她的长发长得极好,发色乌黑如同瀑布,没有掺杂着一根枯黄的头发丝。他夸赞道:“你的头发长得真好。”

  他虽开了口,可我仍旧毫无兴致的想要搭理他。

  我的心里满是自责,真是美色误国,竟放了一条凶残的毒蛇进来。躺在身后的男子轻声的叹了一声气,喃喃自语道:“你的头发长得真美,就如同我已过的母亲一般美丽。”

  “什么?”他的话,令我很是惊讶。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自己的一些身世罢了。”江寒允停下手中的动作,淡然的笑了笑:“虽然你可能不爱听,但是我还是有必要解释。”

  我双手枕着枕头,闭眼假装睡觉。

  他道:“我其实还是比较喜爱玲珑有致,颇有风情的,而不是……一马平川,望见底。”

  各位喜欢本书的读者大大,可以帮忙去潇湘书院APP帮忙加个收藏吗~~十分感谢!

  ------题外话------

  各位喜欢本书的读者大大,请我一个收藏吧~~万分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