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53章 伤痕(下)
 
  (由于内容语句问题,本章节将会进行2次更新,更新时间于明日下午之前~请喜欢本书的大大们不要了我啊)

  “药篮子原来被放在这里了!”我立马拿起眼前的药篮子,朝着江寒允笑道:“你看,我找到了。”

  苏嫣然笑语盈盈,更称的她脸上那一双灵气清澈的眼睛宛如天空上的一弯新月。

  江寒允原坐在梨花木椅子上端起瓷碗喝着药汤,但是抬头看见苏嫣然扬起笑容的那一刹那,他的目光居然不由自主的停在了这个小丫头身上。即使这小丫头朝自己的距离是越来越近,自己也不愿将目光移开看向别处。

  “江少侠?”我端着药篮子朝他疑惑道:“你怎么了?”

  这一声疑问,才将江寒允游离万里外的思绪重新迁回到了一些现实中。

  “我没事,只是自己回想起了一些回忆罢了。”江寒允放下手中的瓷碗,淡淡的笑了笑。

  我放下手中的药篮子,对他打趣道:“是什么样的往事竟能让你一个大老爷们如此牵挂?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小娘子。”

  我以为我这般打趣会被他立即反驳,却没想到这玩笑话并没有得到江寒允的开口否认。只见,他靠在桌边岔开话题笑着问道:“苏小姐这是怎么了,刚刚都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又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我哪有!”我将药篮子竖着倒扣在桌子上“噼里啪啦”的一顿乱翻,没好脸色的看着他问道:“你的伤口在哪?我给你稍稍地包扎一下。”

  “啊,苏小姐说什么?”江寒允单手挣着自己的脑袋,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忍不住坏笑道:“在我们那儿有个习俗,若是自己的身子被未有人家许配的妙龄少女给瞧了,那就不管少女有多不乐意都得入赘到小女子家里,给他们当赘婿!”

  “你说什么?”我一惊,险些将手中握着的剪子摔到江寒允的命根子上。

  “霍!”得一声,江寒允连忙站起身子,他退到墙角处,看样子他同样被吓的不轻。

  “我……我……”这尴尬至极的场面,可让我怎么收场。

  江寒允察觉到苏嫣然的状况异常,便立马三步做两步,走到她面前关切道:“苏小姐,刚刚你没事?”

  我眨了眨眼,泪珠好像就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一颗的落在了他的手上。

  “你怎么哭了?”江寒允对于我的不喜感到意外。可更意外的是,他竟发现自己的心不知道从何时起会跟着苏嫣然一起揪心和难受。对于刚才的意外,他其实一点儿也没有放在心上。倒是这可可爱爱的小丫头的不开心,却着实让自己有些头痛。他自小就从军营中长大,每天书习孙武兵法、沙场实操训练。若是让他取人性命暗杀他人,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若是让自己去安慰女孩子,真的是一窍不通。他只好一言不发的守在苏嫣然的身边,他的脸上虽然写满了担忧却又不敢上前仔细询问。

  这种被动的状态,简直是糟糕透了。

  (由于内容语句问题,本章节将会进行2次更新,更新时间于明日下午之前。)

  “药篮子原来被放在这里了!”我立马拿起眼前的药篮子,朝着江寒允笑道:“你看,我找到了。”

  苏嫣然笑语盈盈,更称的她脸上那一双灵气清澈的眼睛宛如天空上的一弯新月。

  江寒允原坐在梨花木椅子上端起瓷碗喝着药汤,但是抬头看见苏嫣然扬起笑容的那一刹那,他的目光居然不由自主的停在了这个小丫头身上。即使这小丫头朝自己的距离是越来越近,自己也不愿将目光移开看向别处。

  “江少侠?”我端着药篮子朝他疑惑道:“你怎么了?”

  这一声疑问,才将江寒允游离万里外的思绪重新迁回到了一些现实中。

  “我没事,只是自己回想起了一些回忆罢了。”江寒允放下手中的瓷碗,淡淡的笑了笑。

  我放下手中的药篮子,对他打趣道:“是什么样的往事竟能让你一个大老爷们如此牵挂?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小娘子。”

  我以为我这般打趣会被他立即反驳,却没想到这玩笑话并没有得到江寒允的开口否认。只见,他靠在桌边岔开话题笑着问道:“苏小姐这是怎么了,刚刚都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又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我哪有!”我将药篮子竖着倒扣在桌子上“噼里啪啦”的一顿乱翻,没好脸色的看着他问道:“你的伤口在哪?我给你稍稍地包扎一下。”

  “啊,苏小姐说什么?”江寒允单手挣着自己的脑袋,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忍不住坏笑道:“在我们那儿有个习俗,若是自己的身子被未有人家许配的妙龄少女给瞧了,那就不管少女有多不乐意都得入赘到小女子家里,给他们当赘婿!”

  “你说什么?”我一惊,险些将手中握着的剪子摔到江寒允的命根子上。

  “霍!”得一声,江寒允连忙站起身子,他退到墙角处,看样子他同样被吓的不轻。

  “我……我……”这尴尬至极的场面,可让我怎么收场。

  江寒允察觉到苏嫣然的状况异常,便立马三步做两步,走到她面前关切道:“苏小姐,刚刚你没事?”

  我眨了眨眼,泪珠好像就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一颗的落在了他的手上。

  “你怎么哭了?”江寒允一瞧到我哭了,这心里便会跟着揪心和难受。对于刚才的意外,他其实一点儿也没有放在心上。倒是这可可爱爱的小丫头的不开心,却着实让自己有些头痛。他自小就从军营中长大,每天书习孙武兵法、沙场实操训练。若是让他取人性命暗杀他人,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若是让自己去安慰女孩子,真的是一窍不通。他只好一言不发的守在苏嫣然的身边,他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却又不敢上前仔细询问。

  这种被动的状态,简直是糟糕透了。

  (由于内容语句问题,本章节将会进行2次更新,更新时间于明日下午之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