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米中文网 > 嫡女是朵白莲花 > 第 54章 赏菊大会(上)
 
  忍冬换化装成建安候侯府小厮的模样,小心的前往临江城城中几家布匹绸缎庄准备一探破布条的究竟。

  她先是假装成给府中公子小姐们订购衣裳缝制料子的模样,前前后后在城中逛了不下八家布匹绸缎庄。可令人遗憾的是,这八家布匹绸缎庄里竟没有一家在架售卖和怀中相同纹路的破布条。此外,绸缎庄老板们都一致认为,这破布条布料的样式实在是难看,颜色又是十分古怪。给公子小姐们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是给夫人嬷嬷又稍微欠缺了一些稳重,想来城中其他老板们也定是不会去拿货做这赔本的买卖。

  忍冬坐在西街口的大树下,越想越觉得丧气。没想到小姐第一次吩咐的事情,自己就难以办成。

  “大家动手麻利点,水老板说了今天未时之前必须将铺子里的货品全部给换了!要是完不成,明个儿都得喝西北风!”说话的是一名体格魁梧,年纪约四十的中年男子。

  “水老板?”忍冬虽在临江城中活了十几年,可这水字姓氏却是头一次听见。因此,她觉得挺是好奇,可一抬头却见到那名中年男子的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伤痕!从左眼斜切在右脸之上,令人看了不免心中犯怵。

  忍冬从树底的石桌上轻轻地跳下,刚准备溜走回府。却没想到竟然在刀伤男子的背后发现了一家貌似才新开的布匹绸缎庄——一水阁

  忍冬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道:“若想成功,必探虎穴!小姐待自己这般好,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才可回报小姐!”说完,忍冬便大步一迈,踏进了一水阁之中。

  “哟,这位小爷请问你要买点什么?我们布庄里的布匹绸缎可都上好的!”忍冬刚一走进,就有伙计迎了上来为其贴心的服务。

  “我说,你们铺子里的料子怎么在别家没见过?”忍冬压低声,模仿着男子说话的语态状问道:“难不成是一些不入时的料子拿到我们临江城售卖?”

  “哎呀,怎么会呢!我们一水阁的料子可是和京都城一起同时售卖的,都是眼下京都城里夫人小姐们最喜欢的时兴料子勒!”店伙计的这张嘴真是巧舌如簧,滔滔不绝的向忍冬介绍着布庄内的各种料子。若不是忍冬时刻提醒自己是有任务在身,恐怕早就掏出荷包全买了个一穷二白。

  “我看着也不怎么样。”忍冬嘴巴微瘪,冲店伙计傲慢轻视道:“外头的料子都差劲的很,想我一个小厮都瞧不上,那我家的夫人就更入不了眼了!”

  “哎呀呀,怎么会呢!”店伙计努力陪笑道:“这位小哥不妨说说你家夫人喜欢什么样式的料子,我啊好给你再去库房里瞧瞧。”

  忍冬冷着脸,眼睛一圈一圈地扫视着店内的布匹。忽然,她在靠近仓库最底层的木架上发现了和怀中破布条,颜色非常相似的布料。

  这一发现,让她心里为之一喜。想到这,忍冬更加板着脸,让她的脸上瞧不出一丝地激动之色。

  “没什么好看的,和其他布庄的料子都差不多。”忍冬抬起脚,故作马上就走的模样。

  “哎呀呀,这位爷你先别走!”店伙计连忙将忍冬拖回,他歉意道:“爷就真的没有喜欢的料子吗?”

  忍冬十分冷漠的摇了摇头。

  “唉”店伙计叹了一口气,有些郁闷道:“我们家的布匹款式可是现今城中最多的了,可惜爷竟然一件都瞧不上。”

  忍冬不明店伙计的用意,她怕自己再多呆一会就会被人拆穿自己的真面目。她故意不耐烦道:“难不成我不买你家布匹,你家就不准备放行了吗?”

  “这位爷怎么会这么想?我将您留下,当然是有好东西给您!”

  忍冬皱起眉头,问:“什么好东西?”

  店伙计神秘地笑了笑,从自己的袖口中掏出了一份请帖递给忍冬,说道:“三日后,我家将在城外的菊园开展一期赏菊大会,届时会有更多的时兴料子推出展示。我见这位爷和我聊得投机,就将这请帖送你了。有空可以来再看看啊!我家的料子真的很不错!”

  忍冬觉得自己嘴角有些抽搐,她竟猜不到这新开的布庄会有看一赠一的服务。她为了避免起疑,便惊喜的接下店伙计的帖子,又朝他施了礼才离开了一水阁。

  可当忍冬一离开,这原先点头哈腰,唯唯诺诺样的店伙计立马变回了冷冰冰的杀手模样。他走到店内的库房门前,恭敬地向着里面的人回禀道:“水老板,按你的计划都部署好了。”

  忍冬回来之时,我正靠在贵妃椅上出神发呆。

  我想象不到江寒允他是怎么过完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回想起,我拿起剪子将他的衣服剪开,发现他被冷箭射伤的伤口早就烂的血肉模糊,已露白骨。因为长时间的未被处理,他伤口上的一圈和衣服上的料子已紧紧地粘合在一块。我一动剪子要剪衣裳,他受伤的伤口就被我连带着扯下一块皮肉;问他疼不疼,痛不痛,他好像事不关己的模样,浅浅的笑道“这些都是小伤口,无大碍的。你想怎样处理便怎样处理,不用管我的感受。”听完他的话,仿佛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我只好紧咬嘴唇,倒吸一口冷气,一把将他背部断了半截的冷箭拔出,拔出的那一瞬间,鲜血如同泉涌,用光了篮子里的汗巾止血都止不住。等我强忍哭意在伤口上撒上金疮药,又用撕下的棉布条将他的伤口小心的一圈又一圈的包扎的严严实实。这才发觉,他的胸口上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所浸透。

  “你其实可以说的。”我有些埋怨:“你若不说,就没人知道你到底疼不疼了。”

  他听完很轻柔的摸了一下我的脸颊,柔和笑道:“小丫头,今天谢谢你了。这个送你。”

  “恩?”我不明所以,等回过神来他早就离开了这个屋子。原来他的轻功这么好,我笑。

  “小姐小姐!奴发现了那块布料是来自哪里了!”

  “什么?”我有点不敢置信。

  “城外菊园,到时候会见分晓!”

  ------题外话------

  先占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